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村姑召夫令 第八十四章 祸事不单行
    明月梗着脖子半分都不敢动,眼睛瞄着架在脖子上的十几把长剑,眼睛分明在说,我倒是想动一下试试, 小命直接就会没了。

    李放的眼光再次扫向那十几个侍卫,侍卫噤若寒禅的将剑从明月身上抽开来,明月呼的一直窜起,跳到五步开外,仿佛李放才是那个死活不放手、该避如蛇蝎的人,只是她逃跑的计划显然落空,长剑再次整齐划一的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明月的小脸再次塌了。

    李放扶着被砸伤的老腰站起,一幅咬牙切齿的走到明月面前,手指头快戳得明月的鼻子都塌了,吼道:“是谁派你跟踪本将军的?”

    明月本着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原则,换上一幅委屈胆小的模样道:“那个、将军,民女是先来的,你,是后来的。”

    李放脸上一个大写的“窘”字,貌似、好像人家说的不无道理,人家是先在树上,自己打马狩猎后至,慌乱的动物撞倒了枯树,害得对方从树上掉下来,对方是受己所累,换言之,即使人家有目的,也是“守株待兔”,而非是跟踪。

    李放神色不悦的执扭道:“说,你在此等本将军有何目的?上次在城门口等本将军又是何目的?”

    这是“是也得是、不是也得是”的节奏吗?明月心中腹诽了一句,用她自认为最为谄媚的笑对李放道:“听城里的说书先生讲,将军清如朗月、玉树临风、英名远播,是大齐女子仰慕的对象,农女为什么等将军,将军不知道吗?”说完双手手指搅在一处,一幅含嗔带羞的小家子气的模样。

    马屁谁不受用,此话虽然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农女说出来,李放仍被夸得心花怒放,让侍卫们将长剑撤下来,微笑着回味着小农女的话,突然眉毛一立,充满威胁的口吻道:“英名远播?你知道本将军姓甚名谁?”李放从边疆回来那是秘密的,不可能有外人知道。????明月眼波流转,一幅难为情的样子道:“正因为不知道,才将说书先生书里说的所有保家卫国的将军的英勇事迹、气宇轩昂全都放在将军身上啊,将军才是完美的俊彩非凡的人物呢!”

    明月边说边微不可查的后退,心中暗骂,这什么狗屁将军,简直是脑子里有包,专爱让人拍马屁。

    李放的心情果然好上了不少,嘴里却不相让道:“你虽无心之失,但毕竟伤了本将军,你总得表示一下歉意吧。”

    明月看着眼睛里阴光阵阵的侍卫,猝不及防的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吓得众侍卫纷纷后退了几步,在明月身后让出一块空地出来。

    明月连磕了三个响头,声泪俱下道:“将军,民女错了,民女有眼不识金镶玉,在此叩谢将军不杀之恩,此生无以为报,愿以身相-----”

    李放吓得往后连退了五步,心中一顿阵哀怨,这脸上乌七麻黑的农女还当自己是七仙女下凡不成?若是今天“以身相许”成了,估计整个大齐国朝野都会笑话他连“野鸡般的农女”都不放过,甚至写进话本子里。

    李放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

    明月惊喜的一抬眼,熤熤生辉道:“将军不责怪农女冲撞之罪,无需报恩,亦不会寻隙嗔责?”

    李放郑得其是的点头:“不用不用。”

    明月一下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再次对李放行了一个屈身礼,众侍卫戏谑的看着明月,交头接耳,嘻嘻哈哈,纷纷猜测小农女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对少将军死缠乱打。

    明月悄然提起裙子,突的一个疾转身,若豹子似的如闪电、似疾风似的跑出了包围圈,待众侍卫反映过来,明月己在几丈开外,持剑欲追,被一阵石子雨疾飞而至,阻了去路,只几瞬间,小农女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瑟瑟的风声。

    她,就这样跑了?众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李放的脸则还在错愕中没有反应过来,刚刚还在谄媚道谦,只一喘息功夫,抽冷子就跑了?她,不缠着自己了?

    李小五从明月跪着磕头的地上捡起了一个图本子,交给了李放道:“将军,这是小农女摔下树时留下的。”

    李放指着图册上鬼画弧的文字,迟疑着念道:“《御猫经》?这农女莫不是帮大户人家养猫的?”

    翻看里面的图页,年轻风流的少将军越翻脸越白,由白再转成红,再由红转成绿,再由绿转成五彩纷呈,向身后一人挥了挥手,那人是个传信兵,以为将军用信鸽发消息,从身上拿出一只纸条,一只黑碳条,乖巧的平放在另一位侍卫的后背之上,方便少将军书写。

    李放则只拿了碳条,在《御猫经》上划了几笔,将《御猫经》三个字改成了《白虎通》,笑道:“‘御猫’太没气势,要叫‘白虎’才够凶猛,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魏大人不是正忙着满城找正室夫人,拒不见本将军吗?本将军怎能袖手旁观?小五,替本将军将此书册赠与魏大人,聊表心意。”

    李小五呵呵一阵笑,眼前仿佛看到了魏知行如吞苍蝇般的模样,这姓魏的一主二仆,都一幅道貌岸然的模样,治他的方法只有少将军能想得出。

    看着小农女离去的方向,李放的嘴角呈现了一个上扬的弧度,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李小五道:“这个小农女,本将军有点儿舍不得杀她了,要亲手擒住驾御住这只带爪子的野猫才有意思。”

    李小五打了一个冷颤,一种不祥的欲感涌上心头,少将军这种斗志昂扬的状态,只有在面对强大的胡虏将军刺哈的时候才有,小农女,你自求多福吧。

    ......

    明月搜遍了全身也找不到她费尽心力所画所书的《御猫经》,怕李放等人没有离去,明月一夜没睡好觉,睁着眼睛苦挨到第二天早晨,急匆匆回到北麓寻找。

    北麓人影杳杳,明月放下心来,一寸土地都没有放过,却独独不见遗失的书册。

    明月暗近叹了一口气,可叹《御猫经》没有收获一个粉丝便猝然而死,享年一天。

    明月背靠着大树休息,低眼间见无数只蚂蚁正向自己栖身的大树爬行。

    明月好奇心起,循着蚂蚁的爬行轨迹向上看,自己背后倚着的是一棵枯柳树,咦,这树怎么这么眼熟?

    明月瞬时恍然,这树,竟然是昨天随同自己一同倒塌的枯柳树,被人重新的栽到了土里,树干之上,被一只寒光阵阵的匕首插着一只黑毛野鸡。

    不,不是黑毛野鸡,明月一阵阵作呕。

    这只野鸡,是被人拨光了毛、放光了血、抹了蜂蜜,匕首又插了脖子,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蚂蚁,离远看竟像是一只黑毛野鸡。

    野鸡的肚子胀胀的,诡异的一鼓一鼓的动着。

    明月莫名的觉得浑身发痒、脖后生风,疑神疑鬼的看了看四周,四周静寂寥寥,空无一人,连鸟叫声都少之又少。

    明月呕了半天,知道这是昨日之人被自己气恼了,以此来恐吓自己,杀自己如同杀这只小野鸡一般,还是不得好死那种。

    明月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感觉这古代人都是神经病,动不动抬手举刀就要人命,昨天的什么将军如此,魏知行亦如此。

    明月抬腿想抽身离去,却被匕首上的五颜六色的宝石引了目光,上面有红色的、绿色的、紫色的、黄色的、青色的五色宝石,看着花里虎哨的,不用想,就是昨天那个将军之物,看着就价值不诽。

    对明月来说,金银财宝是最好的良药,明月心情登时就好了,一伸手拔出插入树干的匕首,随着匕首的拔出,“黑毛鸡”咚的一声落了地,蚂蚁四散夺沈,鸡肚子洞开,从里面跑出数十只千足蜈蚣来,吓得明月“嗷”一声跑将开来。

    有好几条尺长的蜈蚣追着明月跑,明月惊慌失措,直接跑到了小溪的冰面上,想以冰来挡住蜈蚣的侵袭。

    蜈蚣跑到了冰面上,果然阻了去路,渐渐调了头四散而去。

    明月轻舒了一口气,心知小溪的冰层之上不是长久之计,小心翼翼的想回到岸上。

    这条小溪说是小溪,只有两米来宽,却是极深且湍急,是上游月亮河的支流,韩林的媳妇周氏就是掉进这里而没有踪迹的。早晚时分,上面的冰层会冻上,中午天气转暖又会被冲开,明月自觉知道危险,所以才想着踏回岸上。

    明月的前脚已经踏上岸边,后脚吃了力,只听冰面“卡”的一声碎裂,明月后脚深深的踏了进去,本能的挣扎了下身子,本来只碎了一只脚的冰面轰然碎裂,身子一下子半沉入冰中,随着冰坨飘了半米远,明月急忙用手中的匕首一插岸边岩石,岩石虽坚硬,但这匕首更是锋利,一下子插进了半尺长,牢牢固定了明月继续下沉和被冲走的身子。

    明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了岸,上下两排牙齿,如同编钟般咯咯叮叮的打着架,幸好只湿了下半身,上半身没有走光的问题,明月身子上蹦下跳的往村里方向跑,生怕一停下来,自己连同衣裳迅速冻成冰坨子。

    跑到村口,韩兴正要往南麓山上去砍柴找猎,见是明月,忙将衣裳袍子脱下来披在明月身上,脸色急切道:“明月,你咋又到北麓去了?是遇到黑毛怪了吗?遇到了也不能跳河啊,河水上层冰薄,下层水流急,人掉进去就没影子了。”

    明月拉着韩兴往家跑,边跑边说:“我也不想,回家再说,冻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