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村姑召夫令 第一百零一章 娇娇的境遇
    殷才正在气头上,声音很大,惊扰了院中的明月和小翠,二人急忙往屋内跑,见刘氏被热汤烫了,小翠赶紧扶着刘氏进了里屋,坐在炕上,将刘氏的棉鞋、袜子全都脱了下来,幸好是隔得厚,整个脚面虽然看着略微红了,但大碍倒是没有,过两天就能好了。

    明月将殷才一把推得一个趔趄,怒目而视道:“殷才,你丫的有病啊?上我家来耍什么神经?许奶奶死了,没有儿孙送葬,他这个被视为亲孙的自然代行孝道,帮摔盆打幡去,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殷才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摆了乌龙,搞得大家情绪都失了控,明月当场就发彪,直呼其名。

    殷才脸色讪讪的,手足无措,想上里屋看看刘氏烫伤得严不严重,又恐男女有防,连里屋的屋门都不敢看,身子堪堪的面向墙壁,如同犯了错误面壁思过一般。

    手触到了怀里的伤寒药,突然又想起松儿的身体,急切道:“明月,不成,松儿不能去,松儿身子还没好利索呢,这要是病出个好歹可咋整?许家,唉,要是非得去,把药带上!!!”

    殷才本想还想阻止松儿去,随即想到许奶奶毕竟养育了松儿六年,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不让送一程也太不尽人情了,怏怏的将怀里的两包药拿出来,背着手递给了宋娇娇,自己则撒腿要去追马车。

    宋娇娇一把将殷才给扯了回来,嗔责道:“平时看着挺稳当个人儿,遇上松儿的事儿咋就那毛愣呢!你两条腿的人能跑过四条腿的大马?再说,明月这个当亲姐的不着急,定是松儿的病大好了或是安排妥当了,你还真把你这不值钱的破药当仙丹了!”

    宋娇娇不好意思的将药抢下来,放在炕上道:“月儿,这药是瞒着你奶、向你大伯娘借钱买的,你奶是啥样人儿你知道,拿回去又该说道了,咱这院娃子多,冬天里预防伤寒用吧。”????昨天的事情明月已经听刘氏说了个大概,知道殷才两口子费了不少心思,尤其这宋娇娇,又是用银耳丁换了药,又是借铜板换药的,再铁石的心肠也成了绕指柔。

    因为和宋娇娇年龄相当,早就没有辈分之别,明月开玩笑似的一把抱住宋娇娇,含笑道:“小婶子,昨天多谢你啦,若是没有那一剂药,松儿今天早晨也不能如此的生龙活虎,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娘也不会怪小叔的,而且,你们这个小家,我是看出来了,是你在当主心骨。”

    宋娇娇不好意思的翻了一记白眼,佯装嗔责道:“你净浑说,谁不知道咱家当家主事的是我那婆母娘,也就是你奶奶,你再这样说,你奶又该说我对你小叔吹枕边风,使坏想分家别过。”

    想着分家也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宋娇娇脸色瞬间阴暗下来,眼睛一红,借着低头捡鸡肉的空档,悄悄用手抹了抹眼角,用水将鸡肉表面粘的泥土洗净,重新放在锅里热。

    刘氏几人重新添了碗筷,准备留殷才和宋娇娇用饭。

    明月看着脸色分外尴尬的殷才,眼珠一转,将殷才扯到外屋,将墙角的那把铁斧子拿了出来,低声道:“小叔,没事就好。你别生气了,我也是因为昨天的事才心情不好。昨天的事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家不仅被偷,连许奶奶都死在后院了,这斧子就是那贼人留下的罪证,我猜可能是松儿看到了恐怖的景像,所以才吓得不敢说话。早晨许家来了人,还请来了官家,那个骑黑马的威风凛凛的,听说是从京城来查案的,若是抓住了那贼人,定会严惩不怠,以命抵命都是轻的。”

    说罢,明月用帕子轻拭着眼角上本就没有的泪水,偷窥着殷才的脸色。

    自家的斧子殷才自然认得,几乎隔几日便会用它劈柴,为了与别家区别开来,手柄上还被翟氏缠了一只黑布条,只要拿出来,只怕半个村的村民都能指出是老宅的斧子来。

    殷才的脸色登时变白了,与那乌黑的布条泾渭分明,身子已经抖得如同风中的叶子,额头上的汗流得如春天的泥淖地,分外的狼狈。

    殷才连招呼都没打,心急如焚的回了老宅,宋娇娇惊诧的问起,明月说是殷才有事先回家了。

    宋娇娇眉头紧锁,站起身也要走,明月一把将内心忐忑的宋娇娇扯了回来,重新按到炕桌旁道:“小婶子,你和小叔成亲到现在,还没端过我家饭碗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别担心,我小叔有啥大事还不得和你商量,还能把你自个儿扔到我家?定是将我娘烫着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寻思过味儿来就好了。”

    宋娇娇想想也是,便爽气的坐了下来,伸手拿了一只黄色杂面馒头,咬了一口,松松软软的,一股蛋香弥漫,口齿生津,宋娇娇脸红的将馒头放下,不好意思道:“我还以为是杂米面馒头,这,咋这样香呢?是白面馒头加了多少鸡蛋?得老贵了吧?咋舍得吃?”

    明月盛了一碗白继,又将馒头拿起来,拉过宋娇娇的手,放在她枯槁似的手心里,眼睛却似眯了沙子般的磨砺,喉咙却似噎了棉花般窒息,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起。而让明月难过的,正是这样一只明明二八年华,却似八十老妪的手。

    宋娇娇刚嫁到殷家时,她的手明月见过,还是她亲手将那付银丁香放在宋娇娇的手心里的,那时的宋娇娇,身形虽然清瘦,但却精神煜煜;双手虽布满薄茧,但却圆润有力,也就是个把月时间,上面竟沟壑遍布、褶皱丛生,指腹上布满了殷红的冻疮,似透明的薄纸,让人不由自主的怀疑,只要稍一用力,这肉皮便会支离破碎。

    明月摸了摸宋娇娇有些枯槁的脸颊,只是叹了口气,终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默的夹了一只大鸡腿,悄然的放在宋娇娇的碗中,随即螓着头吃饭。

    明月的眼里的同情和郁结是那样的明显,宋娇娇本身就不是个笨的,悄然的放下筷子,喃喃的开口解释道:“我,我,别看我瘦,其实,其实肉都在里面,劲儿大着哩,你奶,对我,对我挺好”

    空气里瞬间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气氛,怕是当着全村几十户上百人的面儿说翟氏对宋娇娇好,没有一个会相信的,因为“好”的定义,不是大冬天到河边去洗全家人的衣裳,不是拿着斧子去劈山脚的粗木柴禾,更不是院里的活计、屋里的活计大包大揽,丈夫帮忙还会被骂

    宋娇娇的境遇,因骗婚、猫妖等一系列事件,比当年的刘氏更为不如。

    也许宋娇娇也觉得自己的话不可信,看着手心里黄澄澄的鸡蛋馒头,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想解释又不知如何解释,只好放下馒头,用手掌心“啪啪”轻拍了两下自己的小脸颊,腮里吹着气,鼓得如同大青蛙,小脸瞬间“胖”了不少。

    明月知道自己的不郁表情吓坏了宋娇娇,而实际上,她只是在生翟氏的气,对儿媳就如同对待用不完的老黄牛,拼了命的压榨力量,直至油尽灯枯,不,她是欺软怕硬,对泼妇般的宋氏倒是对了一些脾气,对其他的儿媳妇则是恨不得捏在手心里拼命的搓圆揉扁。

    这样压抑的气氛实在让人没法继续吃饭,明月伸出双手来,放在宋娇娇的小脸颊两侧,突然一发力,宋娇娇的鼓腮登时破了功,“扑哧”一声漏了气,明月又顺手揉了揉小脸蛋,揩足了油笑道:“我知道,别看你瘦,你骨子里都是肉;别看你黑,你满脸放光辉;你头可断,衣裳不能乱;你血可流,头发不能没有油儿。”

    宋娇娇被明月说得怔在当场,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明阳倒是痛快,哈哈大笑,在炕上直接来了个驴打滚,乐道:“大姐,你说的哪里是小婶子,说的分明是奶奶!!!”

    明月只是想逗趣宋娇娇,顺着她的话押韵来说,天地良心,她敢发誓,她真的没有打趣翟氏的意思,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过,翟氏的头发确实每天抹的跟狗舔似的,即使大多数时候用不起头油用唾沫;翟氏的衣裳也总是叠得方方正正压在枕头下边,火炕就是天然的熨斗

    被明月和明阳这么一搅和,气扮登时轻松起来,一家人加宋娇娇暂时收起了愁云惨雾,安静平和的吃起了饭,临到吃完,宋娇娇突然掩着口跑了出去。

    刘氏先是震惊,随后脸上喜色一现,待宋娇娇回屋之时,已经端上了一杯热糖水,眼里充满希冀道:“四弟妹,是不是、有了?”

    宋娇娇羞赦的点了点头,手不自觉的抚摸着一点儿没有变化的小腹,脸上不可抑制的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明阳颇为惊奇的贴近宋娇娇的小腹,眨着晶莹的大眼睛道:“娘,你昨天说大伯娘怀了小弟弟,现在又说小婶子怀了小弟弟,到底哪个才是最小的弟弟?”

    刘氏脸色一暗,摇了摇头道:“阳阳,大伯娘没有怀小弟弟,是娘眼拙看错了。”

    一提此事,刘氏恨得牙痒痒,当时她好心的以为宋氏怀了孩子,现在想来,当时怎么那么愚蠢,宋氏怀里揣的,分明是从自家偷的东西,一粒米、一滴油都没剩下,自己却蠢笨如牛,错把老鹰当喜鹊,还帮她烧水洗澡!若不是大部分吃食在地窖里,自家怕是过不了年就都饿死了!!!

    宋娇娇趁着热乎气儿喝着糖水,爽朗的笑道:“三嫂,四郎一直担心你们被偷了这年过不好,这样看来,反倒是多虑了。”

    明月静默的的不说话,她感谢殷才对三房的照顾,也十分理解方才殷才的举动,毕竟,在老娘和侄女面前做选择,每个人都在心里自然而然的向着老娘,这是人之常情,也是迂腐陈孝,她不怪殷才的选择,所以,殷才也别怪她利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