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王妃乞丐君 50:双赢
    傍晚打烊,秦宇诺和大鸭手牵手回家。一关上大门,就喜滋滋地打开钱袋子,开始数一天的诊金。

    一边数,秦宇诺又有些担忧:“望舒哥哥,那些人也不为看病,就为看我。这么下去,赚快钱倒是可以,会不会不持久啊?”

    大鸭爽朗笑道:“放心吧小黄雀儿,那些人看了你一次,就必定想看第二次。她们怎么看第二次?当然是说你的方子有效,要回头来看。名声就是这样传出去的,谁管来源可不可靠?十人里有一人抱这种心思,我们清源阁的好名声就传出去啦!”

    秦宇诺想想,觉得有理,但马上又有点遗憾:“望舒哥哥,我本来是要治病救人的,现在剑走偏锋,走起这条路子。”

    大鸭一拍她的肩,掷地有声地说:“谁说帮女子变美,就不叫治病救人?在女子眼里,美貌难道不是跟健康同等重要?你把一个麻脸歪嘴的女子变成玉颜皓质,难道不叫挽救她一生?更重要的是,”

    大鸭压低声音,神秘地说:“我仔细观察过了,这明县的医馆,南有回春堂,主伤寒杂病,北有济世堂,主弱证体虚,东有悬医阁,主厥逆躁狂,西有福生楼,主跌打扭伤。就是妇人经产,重症回魂,都已经被四面八方的医馆经手啦。你怎么跟他们竞争?嗯?你拿什么跟他们抢市场?嗯?你现在这条路,就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路!”

    秦宇诺听得直瞪眼。

    大鸭露出语重心长的一笑:“小黄雀儿,不是我说你,这道理你不懂。这叫利基和区隔!”

    秦宇诺问:“啥?”

    大鸭说:“没啥,当我没说。饿了,我们出去吃红烧肉,怎样?”

    第二天,果然如大鸭预言,清源阁刚开门,就已门庭若市。

    一半的人为看漂亮大夫,一半的人则是真听了传言,想来试试药效。

    当然,为秦宇诺的美色吸引的人越多,最终想来尝试药效的人也就越多,二者相辅相成。来人中,除了富户夫人、小户小姐,慢慢就夹杂了很多绮年玉貌、花枝招展的姑娘,谈笑间风情流转,眼波传意。秦宇诺和大鸭暗暗相视而笑,心照不宣。

    中午,二人吃过饭,回家抱在一起亲亲密密地睡了个午觉。

    阳光清爽,惠风如缕,简直已像初夏。生活真是妙不可言,就像大鸭亲吻的滋味一样。

    秦宇诺趴在大鸭胸口,小声建议:“望舒哥哥,我们现在只坐诊,却没有自己的药房,总是欠缺。等钱存够了,我们自己盘个药房,你看怎样?”

    大鸭呵呵笑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小黄雀儿,这事儿你听我的。药房的事,我们缓缓再说。钱存着,先有别的用处。”

    秦宇诺好奇地问:“什么用处?”

    大鸭不答,只卖关子似的笑,却说到别的事情:“小黄雀儿,听我的话,别光顾着看病。要多跟病人说——治病求本,你现在气血亏虚,心脾不和,才致面色暗黄无光,先去城北济世堂看看,看好了再过来——这一类的话。总之,多把人往济世堂里赶。”

    秦宇诺惊道:“为啥?”

    大鸭说:“为啥?济世堂为明县医馆之首,求医者如云,让他们说一句好话,胜过我们自己走街串巷宣扬,不是吗?”

    秦宇诺乖乖地按大鸭教的做了。

    如此持续小半月,有一天傍晚,二人酒足饭饱手牵手回家,就看见院门口候着的儒雅的青衣中年人。

    中年人看见他们,礼貌地躬身问候:“鄙人许辰,为济世堂管账,不请自来,叨扰之处,还请二位海涵。”

    秦宇诺惊讶地看向大鸭,却见大鸭面色沉着,举止自如,就如同早有预见似的。

    当晚,大鸭跟济世堂的许辰秉烛夜谈,一份协议随之诞生。

    凡由清源阁介绍往济世堂的患者,所得之利,两家三七分成。

    原本一穷二白、无所依仗的清源阁,就此一跃,成了济世堂的伙伴,被济世堂大力推荐。

    又过半月,二人回家时,又在门口遇到一白面长须、满面和蔼的先生。这先生秦宇诺认识,是明县锦荣药堂的掌柜。

    当晚,又一份协议诞生,比较复杂,关于药材分成,秦宇诺没太看懂,但她知道大鸭心里门儿清。

    送走药堂老板,大鸭抱着秦宇诺在院子里飞转了三圈,几乎将秦宇诺扔到半空,吓得秦宇诺惊叫连连。

    大鸭大笑着说:“这可真好玩,赚钱原来是件这么有滋有味的事,早知如此,我还做什么储……”

    话没说完,又被大鸭自己的笑声打断。秦宇诺被扔得晕头转向,只当大鸭说得说“早知如此我还做什么乞丐”。秦宇诺边惊叫边附和:“你早就不该做乞丐啦!你要早点做正经事,我早就跟你……”

    下落,被大鸭一把揽进怀里,大鸭故作凶恶地问:“跟我怎样?嫌弃我是乞丐?就知道你嫌弃我是乞丐,才迟迟不肯跟我!”

    秦宇诺咬着嘴唇吃吃地笑,却也忙不迭地否认:“也不是,也不是嫌弃你!你就是大鸭,我最最喜欢你,怎么会嫌弃你!”

    大鸭皱眉问:“不是嫌弃,那又是什么?”

    不等秦宇诺回话,他又一挥衣袖,果断地说:“也不管从前是因为什么。总之现在,我已洗心革面变身正经人。今晚,就今晚,你不许再拒绝我。乖乖跟我圆房生崽。”

    秦宇诺骨碌碌地摇头,鼓着嘴说:“不行!你说了,八抬大轿抬我!”

    大鸭略略回想,竟也老实点头,说:“确实,不能委屈你。”

    秦宇诺躺在他双臂上,搂着他的脖子,双靥粉红,樱唇娇艳欲滴,不说话。

    片刻,大鸭伏到她耳边,神秘地、温热热地说:“不圆房,也有很多事情可做。”

    秦宇诺撇撇嘴,不屑道:“不就亲一亲。”

    大鸭的手已探向她的衣襟,声音更低更氤氲:“哦?小黄雀儿不满?只亲一亲,觉得不够?没关系,这事儿我在行。包你有病看病没病美颜,药到病除,心胸开怀。废话不多说,走咯!”

    说完,已抱着秦宇诺大踏步闯进房里,一边走,秦宇诺的衣裙就簌簌下落。

    第二天,秦宇诺软软躺在床上,若让她起床,还不如让她去死。

    大鸭将粥送到她嘴边,说:“乖宝宝,吃一口。我知道你虚脱了。”

    秦宇诺看看天,担忧地说:“都卯时了,清源阁那边都要晚了吧!”

    大鸭温柔地说:“乖宝宝今天就在家休息,不去了。”

    秦宇诺大惊:“那怎么行!那么多病人呢!他们会怪我的!”

    大鸭薄利的嘴唇微一倾斜,漾开一抹莫测的笑:“乖宝宝就听我一次。他们不但不会怪你,以后还会排着队求你。听话,在家休息。”

    秦宇诺终于听从了大鸭的劝,在家跟大鸭逍遥整日。

    秦宇诺完全不知道,当天,清源阁门前,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排队的人,对着门前不断作揖道歉的伙计,既愤慨又无奈地问:“什么什么?以后每天只看二十人?这怎么使得?那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办?”

    伙计一个劲儿地道歉:“不好意思各位,对不住对不住。我们家公子也不想这样。但我们家公子是书香门第,明年就要进京参加会试。时间紧迫,公子每日秉烛夜读,白天若再诊个百来位,真是吃不消啊。这不,今天就给累病了。公子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各位多包涵,多包涵!”

    然后,手从袖中一掏,就掏出二十张印有清源阁印章的信笺,说:“那今日就如此,排在前面的这二十位……”

    话没说完,就被人群中一声质问打断:“这小笺卖多少钱?”

    伙计一愣,随即赔笑道:“看这位姑娘说的,不就是往日诊金,又不多收。”

    那喊话的姑娘,立刻高声叫道:“我翻倍,你卖给我!”

    伙计再次愣住。

    姑娘的话,马上被人群此起彼伏的争吵掩盖住。

    “啊呀呀,有钱了不起,才出两倍,也好意思张扬!两倍怎么了!本小姐出五倍!”

    “十倍,十倍,把这二十张全给我!”

    “二两银子一张,全给我!”

    ……

    伙计被嚷得手足无措。慌乱的面色下,却掩盖一丝诡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