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狂龙归来〕〔传奇神婿叶昊〕〔帝国大叔暖心宠〕〔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异世厨妃〕〔入赘三年叶昊活得〕〔凤浅轩辕彻〕〔农家娘子好种田〕〔方羽〕〔团宠千金她福运绵〕〔最强练气师〕〔有种姻缘甜如蜜〕〔举国随我攻入神魔〕〔盛唐陌刀王〕〔我能召唤诸天神魔〕〔超绝圣医〕〔和大小姐无法一起〕〔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战国改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一条小渔船 第9章 一口唾沫一个坑
    . ,最快更新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

    自从出航首日那次惊才绝艳的探鱼操作之后,龙五和陈丽对于顾鲲的敏锐,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每一次,顾鲲都能捕捉到探鱼器里其他人类根本听不出来的细微异响。

    而且不仅是方位测得准,连鱼群的规模、深度、移动方向、速度,无一不准。

    简直就跟开了透视挂,或者“见闻色霸气”差不多。

    好几次,龙五都感慨:“船长,你这听力,根本不该来捕鱼。应该去那些海军强国,投网从戎。你要是成了潜艇上的反潜员,什么大洋国的海狼级,或者露西亚的北风之神级,估计都逃不过你的耳朵。”

    顾鲲每次都是笑笑,不置可否。

    倒不是他不爱国,只是未来几十年世界还是以和平基调为主。在民间从商,能为社会做的贡献要多得多,还自由。

    而且真从了军,很多能力就没法解释了,肯定会被研究,傻子才冒这种风险呢。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顾鲲的渔船渐行渐北,一路走走停停捕鱼,已经离开兰芳五百海里,收获也颇为丰盛。

    大部分时候,只要鱼群游动速度不快,顾鲲都选择直接单船拖网作业,以节约人力。

    偶尔有名贵鱼种,速度在20节左右的,他就吩咐龙五下海,人工牵网,配合渔船的拖行设口袋阵。

    因为没有再遇到黄鳍金枪鱼那种非常迅捷灵活的鱼,所以顾鲲也就没必要亲自下海了。

    因为他每次无论是动用自己天赋异禀的听力,还是极限潜泳,都会消耗大量的体能,让他胃口大开。顾鲲也不希望表现出不正常的巨大食量,所以尽量能遮掩就遮掩。

    不过,也就在这几天里,顾鲲经过一番摸索,对自己的体质也更了解了。他发现自己可以靠喝高度白酒或者吃巧克力,快速补充卡路里。

    这倒是比吃肉效率高不少,也不引人注目。看来以后身边要常备几箱巧克力。

    如此这般,每天都有三四次下网机会,一开始只捞值钱的鱼,每网收获至少几千令,一天就将近两万令。

    第三天,顾鲲算了算保质期,觉得从今天开始,连差鱼也多捞一些,也能保证活着撑到岸边,就开始增加捕鱼频次。如此一来,每天至少好几吨的收获,哪怕单价变便宜了,总收入却能翻倍。

    龙五和陈丽对顾鲲的能力钦佩之余,也开了好几次玩笑。

    “船长,前天我第一次牵网,你还嫌我潜泳慢。那怎么不见你给咱露一手?”

    顾鲲每次都是淡然应对:“又没遇到金枪鱼,其他慢鱼不配让我出手。”

    金枪鱼哪能每天都遇得到。

    不过,他表现的机会很快来了。

    出海第四天上午,船已经离开了绍沙群岛海域,进入威沙群岛海域。大约是在岘港东南、金兰湾东北的洋面上。

    这天清晨,吃过早餐后两个小时,顾鲲例行听鱼的时候,就注意到异常的动向。

    他居然听到北方偏西几海里外,好几个速度超快的大家伙,而且方向也是有可能截获的。

    顾鲲立刻吩咐全船准备。

    “陈丽你操舵,航向保持295,全速前进。”

    “龙五准备操作绞网机。”

    “小妹你把我潜水服拿来,然后你盯着探鱼器。”

    所有人已经习惯了顾鲲的令行禁止,非常麻利各就各位。

    龙五检查了一下绞网机后,才回过味儿来,惊喜地问:“船长,你亲自牵网?莫非是遇到大家伙了?又有金枪鱼?”

    顾鲲只留下风一般的一句话:“我什么时候看走眼过?哦不是听走耳过?”

    差不多到地方之后,顾鲲看准方向,牵着纲绳跃入水中。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龙五陈丽等人仅仅看了几秒钟,瞬间就察觉到了差距。

    “什么?人类居然能游得这么快?他是属鱼雷的么?卧槽有这本事干嘛不去参加奥运会?”龙五一时失神,似乎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技能之一,瞬间变成了可笑的笑料。

    陈丽揉揉眼睛:“刚刚是不是有个大黑耗子过去了?简直就是嗖地一下消失了。”

    顾盼的惊讶程度也丝毫不比另两人低,她觉得哥哥似乎有些陌生。

    ……

    顾鲲一入水,就觉灵台空明,耳目敏锐。凝神观察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注意到,前方几百米外,是一条旗鱼,在追逐猎杀着两条金枪鱼,附近还有一些别的鱼群,而金枪鱼就是本能地不停绕弯、往小鱼群里扎,想躲开旗鱼的追逐。

    要论游泳速度,金枪鱼应该是自然界第二了,而第一正是旗鱼。

    许多人或许对旗鱼这个名字不熟,这是一种有着长长的尖锐上吻的大型海鱼,说它的另一个俗称“剑鱼”,估计就都知道了。

    旗鱼广泛生活于热带海域,是渔民的天敌。因为它冲刺的时候能游到60几节的航速,比任何传统鱼雷都要快(使用超空泡技术的不算,超空泡鱼雷是在水下气泡中飞行的,没有海水接触阻力)

    而旗鱼500公斤的体重、锐利无比的上吻、配合60节的航速,连二战时候的驱逐舰都能扎穿,别说是渔船了。

    好多小渔船被旗鱼盯上,就是个三刀六洞的下场,那点铁皮根本顶不住。

    顾鲲不由郑重起来。

    这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抓鱼卖钱了,干掉这条旗鱼,也是为了他自己和妹妹的安全。

    这也算是“正当防卫”了吧?

    他摸了摸绑在潜水服上的狗腿刀鞘,一会儿不得已,也只有顺势动刀子了。

    他冷静地靠近,一边继续观察情况。

    旗鱼因为上吻的长剑,冲刺速度比金枪鱼快,但它有个缺点,那就是转向半径比较大,不灵活。

    所以千万年来,金枪鱼在遇到旗鱼时的逃生本能,就是不停地绕圈子,就跟兔子在逃避猎狗的时候要不停换方向折返跑。因为你要是游直线的话,将近20节的速度差,逃不出几百码就被一吻捅死了。

    但也正是它们不停地绕圈子,才圈起了这个混乱的大鱼群,便宜了顾鲲。

    判断出这一点之后,顾鲲就放心了。

    这就意味着他不用跟金枪鱼甚至旗鱼拼极速。

    他估算好大鱼绕圈子的范围,然后悄咪咪地远远迂回布设好口袋阵,再慢慢收网。

    十几分钟的耐心引导后,拖网已经把大部分鱼群圈了起来,只剩下最后几十米的口子。

    顾鲲上浮,对渔船上的人比了个手势,让他们全速冲过来,合拢包围圈。

    然后顾鲲也极速向着渔船对向游去,一边操刀在手,关注旗鱼的动向。

    随着鱼群越聚越拢,大量的鱼终于朝着拖网的袋口蜂拥冲来,可惜已经晚了。

    顾鲲把纲绳绑在随身的一柄鱼叉上,奋力掷回渔船上。

    船上的龙五立刻把纲绳解下来,系到电动绞网机上,整个渔网已经收拢了。

    “不好,有旗鱼!”一直在负责探鱼器和瞭望的顾盼,这才发现了令她惊恐的一幕。

    原来是一条几百公斤的大旗鱼,因为被引导得无法挣脱,所以直挺挺加速向渔船冲来。

    顾盼此时的声音,估计就跟二战时候的军舰瞭望手,喊“左舷,鱼雷!”的时候那么惊恐。

    可惜,就在它冲到网边、割破几道网上的钢丝绳、即将冲破的时候。

    网外面一个灵活的潜水员,操着一柄阴毒的利刃,从侧翼狠狠捅进了鱼的下颚,精准无比,然后横向狠狠一绞。

    旗鱼的上吻当然是坚硬尖锐无比的,但不代表鱼头所有部位都那么铁。

    下颚被廓尔喀狗腿狠狠捅入,旗鱼瞬间就失去了挣扎,大股大股的鱼血喷涌而出,让附近方圆几米内的一整团海水都红了,几秒钟后才渐渐稀释散去。

    船上三人看得目瞪狗呆,愣了一会儿后,才惊惶不定地继续把整网鱼绞了上去。

    他们深知刚才那个动作的技术含量——人在水里的时候,是很难用力的,因为不像在陆地上可以脚踏实地借力。顾鲲一刀全力桶去时的力度,要全靠他双腿和另一只手提前划水增加惯性,所以非水性极为逆天者,根本不可能做到。

    龙五:“妈祖啊,这条旗鱼有一千斤重了吧。刚才这一刀,没二十年的功夫根本练不出来。”

    陈丽:“这两条被围堵的金枪鱼,估计也有两三百斤了,真是大收获。”

    顾盼:“这一网总共三千五百斤,过磅的时候显示了。”

    几秒钟后,顾鲲一个鱼跃,抓住船舷上挂下来的缆绳,然后跟忍者似的嗖嗖两步爬上船舷,一个鹞子翻身落在甲板上。

    “哥你太厉害了。”顾盼拿着毛巾来给哥哥擦水,满眼都是崇拜。

    龙五居然膝盖一软,噗通跪坐在甲板上:“船长,那天起,我嘴上说服你了,不过也只是服你洞察敏锐,但还是不相信你水性也能如此逆天。今天我是彻底服了,船长,回去之后,你能不能长期雇佣我俩?我们不想跟着刘民干了。”

    顾鲲傲然一笑:“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也没说给你们涨待遇呢,你们怎么就不看好刘民了。”

    龙五摇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都还年轻,我不想一辈子混日子。关键是跟着你混,能学到本事,见识到在刘民那里见识不到的东西。”

    海上,是个崇拜强者的世界。

    尤其是远洋,因为经常会在没有法律的公海上航行,而船舶注册国又往往是些不管事的鼻屎小国。

    “那就随你们便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跟着我,对我忠心又肯卖力,肯定会有好前程的。这次么,就给你们每人加200令,算正月的开张红包,好好干吧。”

    顾鲲画饼许愿的同时,一边用“飘柔,就是辣么自信”的姿势,理了一下自己前额的头发。

    当然,他并不是为了耍帅,只是为了把头发里的海水挤干。

    顾盼在一旁,按哥哥的指示,抽出四百令的钱,给龙陈二人每人两张。

    驭下就要恩威并施。

    发钱这事儿不能和稀泥的,要师出有名。因为一团乱账的发钱,对于马仔的忠诚度和工作热情毫无帮助——

    古罗马那些给禁卫军们乱发钱买皇帝做的将领,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他们大多数最后都被养不熟的白眼狼反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的一天有48小时〕〔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