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天江花瑾婷〕〔青阳市华鼎大厦门〕〔超绝圣医〕〔天降小妻霸道宠完〕〔巨富外公〕〔无敌双宝:首席大〕〔唯我独尊楚天江〕〔32392〕〔翻手为云〕〔顶级弃少〕〔林云柳志忠华鼎集〕〔我的外公是西南首〕〔穷小子逆袭高富帅〕〔叱咤风云〕〔楚天江和花瑾婷〕〔微朝〕〔超级私服〕〔左少的深情秘妻〕〔海贼王之海贼无双〕〔人中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一条小渔船 第12章 养猪猪跳海,养狗狗发呆
    . ,最快更新开局一条小渔船最新章节!

    顾鲲看对方清苦,好说歹说要送他们一些补给品。

    无奈高健雄一伙有纪律,不能收人民群众的礼物,所以最后还是付了钱。

    不过顾鲲也算对得起自己良心了,因为他是按照在兰方采购的价格,问对方收了点成本而已,没算千里迢迢运过来的运费。

    吃着龙五从船上扛回来的新鲜水果,有香蕉、凤梨、山竹、芒果,几个战士很快就热泪盈眶。

    陈丽炖了一大锅肉,然后连锅端回岛上,让大伙儿围坐着一起吃。

    肉都是原本放在渔船冰柜里的冷冻肉,也不算很新鲜,但比罐头肯定要好吃得多。

    因为白天捕到的那条旗鱼最后还是没撑住,死了,所以陈丽要连夜剖鱼放血分割、冻到冰柜里。冰柜里其他的冷冻食物自然要腾出来。

    高健雄一开始还端着架子,想慢慢吃,后来很快就被手下战士的狼吞虎咽给感染,也加入了胡吃海塞的行列。

    吃着吃着,他还不好意思地抹抹嘴,自嘲解释:“太好吃了,不怕你们见笑,咱都连吃两个月罐头了。”

    “你们都是勇士,这是应该的。”顾鲲有气无力地笑笑,很想打晕自己。

    他非常饥饿,偏偏刚刚手术完不能乱吃东西,看着别人吃实在是煎熬,眼冒绿光。

    高健雄相对其他年轻战士,终究懂点人情世故,也看出不妥,连忙狠狠拍了其他三人的脑袋,一人一下雨露均沾,笑骂:

    “吃饭能不能别那么大声?瞧瞧你们那吃相,这里还躺着伤员呢,再吃出声音来你们给我出去站雨里吃!”

    那口气那架势,就像李云龙在鬼子那儿吃宴席,教训和尚的吃相。(这句话好像应该留在本章说里吐槽的,我的手贱病又犯了,居然在正文里写出来了。大家还怎么玩梗?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我对不起广大段子手们。精分现场。话说本书已签约)

    这间值守的小木屋是非常小的,只有一张床位,所以屋子里根本就无处回避。

    90年代威沙群岛海防前线的条件,就是那么艰苦,一个岛如果名义上有4个战士值守,是不会给你提供4个人同时睡觉的床的,因为他们本来就要轮岗巡哨。

    就好比古代潜艇上那些床位,也都是三个人合用一张床,每人每天严格分时占用这张床八小时。

    顾鲲当然不好意思看着主人家被赶出去,连忙说:“没这个必要,我占了你们的床位,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要不今晚你们去我们船上睡,我们有吊床,也不会很颠簸的。”

    顾鲲之所以不能睡船,并不是他水性不行,而是怕颠簸摇晃扯裂了刚缝合的刀口。

    高健雄想了想,也允许两个战士上船,其他人依然留在岛上,准备一夜不睡。

    顾鲲还想劝,高健雄制止了他:“我们来这儿就是来吃苦的,这里是华夏的国土,如果岛上一个华夏人都不剩,全是外国人,成何体统?这是原则问题,你不用劝了。”

    顾鲲气势一矮,被对方的义正辞严所感,不好再说,只是讪讪地自辩:“我没那个意思,我其实也是华夏人嘛。”

    高健雄:“你说的是民族,我说的是国籍,大是大非,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能含糊的。我也是看在你说汉语、是华夏人,才让你上岛的。今儿个要是遇到越南船,是绝对不能让靠的,谁知道是不是苦肉计阴谋。”

    高健雄说着说着兴奋起来,也不知是卖弄还是怎滴,就捋起袖子,炫耀自己的伤疤。

    原来他手肘上有一个被子弹贯穿的陈伤,他就指着这伤口,很骄傲地说:“我当兵超过十年,八年前参加过跟越南人的夺岛战,按我的资历,又没怎么念过书,本来能混到四级军士长就不错了。之所以现在是二级,全靠这一枪的苦劳。所以我是一直很警觉的,时刻提防着越南佬。”

    一旁的陈丽和顾盼听得有些心惊动魄,顾盼忍不住好奇追问。

    高健雄一看有女人感兴趣,就更得意了,说得绘声绘色:“当年越南佬也没敢跟我们宣战,咱也不宣战,他们就是想制造既定控制事实,多登陆些岛,也不跟我们打。

    上面也给了我们死命令,不能开第一枪,不能制造国际争端,只能自卫,双方就在一块大石头上各站一边对峙。我们指导员都没办法,最后就想出不许先开枪、只夺旗的打法,逼那些越南佬先沉不住气。

    越南佬也怕事闹大,不敢先杀人,往往就朝着夺旗手的手臂开枪警告。咱这一枪,就是拔越南佬军旗的时候挨的,好多其他岛上对峙的兄弟,也都是手臂先挨枪。

    不过那些越南佬也没讨到好处去,他们开了第一枪之后,很快就被我的战友们消灭了,剩下的都投降、被我们俘虏了。”

    顾鲲听了,都不敢评论了。

    只能说两个字,佩服。

    一旁的龙五,原来常年听的都是湾湾的宣传口径。此刻听了高健雄亲自口述,还亲眼看了他的伤口,也开始怀疑人生了。

    “高哥,你是条汉子,我原先听的那些电台,都说你们大陆人开放之后贪生怕死、蝇营狗苟,穷还是那么穷。今天才知道耳听为虚,惭愧呐。”

    顾鲲对这个效果很满意,躺在那儿教训龙五:“你需要惭愧的时候还多着呢,等你跟我去粤州晃一晃,就知道你这些年都被骗了,要开眼看世界呀,不要做井底之蛙,跟着大洋国混的都没好下场。”

    顾鲲这是真心话,因为他是人工智能时代重生回来的。他是真的知道,到了人工智能时代,大洋国式的民萃,已经成了攀科技的包袱,吃枣药丸。

    所以他说这番话时,透出来的那股自信,不是那些违心洗脑的人可比的。

    考虑到顾鲲这段时间积累的威望,龙五真就暂时信了。

    龙五惭愧之余,自然而然把话题引回生活条件方面。看着这些勇士如此艰苦,他也有些不忍,就问道:

    “高哥,你说你们这儿经常连吃几个月罐头,那为什么其他补给品那么少呢?是因为运输困难吗?我看过海图,这里离海蓝岛也就两天半航程吧,按说靠船的话运费不贵啊。”

    高健雄点起一根烟,吐了一口:“这你就不了解情况了,海蓝岛做不得数的,那儿本来也才开发没几年,又主打发展旅游业。

    你算两天半航程,那是到亚龙市。但亚龙当地的物价就贵得可以,物资都是从北方大陆运来的。”

    顾鲲闻言点点头:“是这个道理,算运输成本不能从亚龙起算,要从粤州或者特区起算。”

    亚龙市本来就是旅游城市,后世华夏人去那儿渡过假的,都直到那儿整个城市的物价都很贵。

    龙五虚心记下,又问道:“那就算从粤州起算好了,货船开快一点四天也到了,也不该这么困难啊。像我们这么大的船,按你们的汇率算,跑半个月也就万把块钱成本,能往返两趟了。”

    高健雄叹息道:“不是距离的问题,一来是这儿的岛都太小,没有设施——你也看到了,这儿直接就是海滩,200吨的渔船,就要靠岸几十米停下、涉水把东西搬上岸。就算是威沙最大的永林岛,也不过就是一个绳子扎起来的浮筒栈桥。

    除了没码头,另一个就是人少,需求少,运来物资多了,要很久吃用得完。运得少了,平摊下来每次的成本就高了。一条船一个月两万块成本,你应该还没算水手工资吧?就给咱这边十几个岛礁的战士运补给品,每个岛子摊下来要小两千,咱这四个人就是每人五百。

    国内如今平均工资还不知有没三百块呢。我们当兵的,有国家管吃穿住,到手现钱几十块就不错了,怎么好让国家多承担人均五百块驻扎成本。”

    龙五听完终于不吱声了,他想问题没那么全面,一复杂就懒得动脑子。

    倒是躺那儿有一搭没一搭旁听的顾鲲,琢磨开了,很快找到了问题关键。

    他笑着说:“雄哥,没想到你还琢磨得挺明白,看样子是个当领导的料。”

    高健雄也笑了:“别埋汰我了,我是每天就琢磨这么点破事,能算不明白么。”

    顾鲲继续分析:“这么说来,之前这儿困顿的最大原因,是需求规模起不来,让运输船特地跑一趟的边际成本太高。

    可是国家为什么就没想过组织渔民来这附近打渔、顺带帮忙捎点货呢?如果渔船不是特地来的,而是本来打渔航线就要经过这里,这就摊不着成本了吧?”

    高健雄:“粤东和海蓝的渔民,前些年渔船都还很小,不太跑这儿来。这几年大马力的渔船倒是多了,不过这里距离岘港太近,偶尔路过还好,如果是长期滞留作业,很容易引起越南人驱逐的。

    到头来渔民还是会算账,知道划不来的——你同样是从粤东沿海出航,往南开四天航程抓鱼,何不往南海中心更深处去呢?那里船少人少,平均能抓到的鱼就更多。越靠近越南西海岸的话,鱼就少,还要冒跟越南渔民抢的风险,所以没人做这生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