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夜进化 第621章 鬼域的婚嫁
    第621章

    “最好的办法就是调虎离山。”

    赵牧若有所思道。

    离开哭泉村在十里外停下,时光卡牌瀞灵廷出现在指尖,只见里面跳出一队队大虚,这些大虚视死如归的冲向红衣鬼城方向,中途正好直线经过哭泉村附近。

    哭泉村内,最精美的一栋竹楼。

    竹楼三层,穿着红嫁衣给自己梳妆的老妇人幽幽一叹。

    岁月无情年华易老,她今年已经162岁了。

    穿上红嫁衣能够寿两百,从150岁后就会极速衰老,开始还能依靠化妆让自己看起来年轻,超过160岁已经不是化妆能遮掩的,再过几年她就打算戴上红盖头再也不让人看到自己的脸。

    事实上她还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就已经死了。

    灵魂也只是勉强存留,等她到了两百岁就会被身上的红嫁衣吞噬。

    但是她不后悔,爱情有多美妙世人难以想象。

    她在新婚夜就刺瞎了那个死鬼的双眼刺聋了他的双耳,让他从此再也不能对其他女人动心,只有她能够成为他的眼睛和耳朵,那数十年是她玉从心最幸福快乐的美好生活。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她还会选择穿上红嫁衣。

    轻轻描画的眉笔,突然之间手一抖。

    玉从心叹了口气放下眉笔,伸手一招床头的红盖头飘到头上,身上亮丽的红嫁衣从内到外染成殷红如血的色泽,丝丝缕缕的血雾从中钻出让红嫁衣下的玉从心显的有几分朦胧。

    抬手伸进红盖头,摘下一根如同红玉制成的发簪。

    发簪挥动,身前的空间如同纸一样裂开。

    上前一步,玉从心已经消失在屋内只剩下灯火透着碧绿诡异的光芒不断摇摆。

    村西五里外,空间被一根簪子划开。

    玉从心走出空间裂缝,直面不远处飞在空中不断靠近的一个个戴着面具的大虚。

    “数量有点多。”

    玉从心自语道。

    抬起拿着玉簪的手轻轻挑开红盖头,用自己苍老的面容看着数万大虚组成的虚潮。

    红色的光,从玉从心身上散开将一方天地染红。

    所有大虚,身上都穿上了喜庆的红新郎服。

    所有的大虚突然之间全面失控,彼此一个个碰撞,每一次碰撞必然会消失一个大虚,留下来的大虚也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不过短短片刻所有大虚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个。

    这最后一个,看起来已经不是虚而是一个充满文人气息的英俊青年。

    玉从心痴痴的望着青年,在她背后出现一个挂着红灯笼的院落,院落中一个个人影自行闪现,如同大婚的宾客有的坐在席间有的招呼着进出的客人登记着礼物。

    大虚变成的新郎,眨眼间出现在院内。

    玉从心盖上盖头,走向大院门口的花轿掀开帘子坐了进去。

    “新郎踢花轿迎新娘……”

    领着新郎出门迎亲的喜婆大声喊道。

    新郎来到花轿前轻踢轿门,花轿内玉从心忍着内心的激动也踢了一下轿门作为回应。

    新郎激动的揭开帘子,扶着新娘的手走下花轿。

    跨过火盆,在宾客的祝福声中来到正厅。

    在喜婆的高声下,新郎新娘拜过天地、拜过父母,再经过最后的夫妻对拜,在宾客的起哄声中新娘被送入洞房,新郎留在席间推杯问盏,等到宾客尽兴才带着微醉走向洞房。

    然而在新郎转身的瞬间,完全不曾注意到背后的变化。

    桌上的美味佳肴,转瞬之间腐烂生蛆。

    杯中的美酒,变成腐臭的黑油。

    原本一个个大吃大喝大声欢笑的宾客,齐齐停了下来笑容消失面容大变。

    腐烂的身躯不断进进出出黑色的蛆虫,一个个宾客身上不是少只耳朵就是少一个眼睛,不是少一条胳膊就是少一条腿,不是身体前后贯穿少一些内脏就是干脆没有头。

    桌上的美味佳肴,仔细一看原来另有乾坤。

    飘满眼珠的汤,切成丝却依然在不断抖动的耳朵。

    红烧的心,清炒的肺,还有在盘子中头盖被打开脑浆缺了一些的人头。

    再看杯中之物,腐臭的黑油怎么看怎么像传说中的尸油。

    新郎毫无所觉的走进洞房,等待很久的玉从心紧张害羞的双手用力抓着嫁衣。

    新郎走到新娘面前,搓搓手轻轻揭向红盖头。

    “郎君……”

    玉从心含情脉脉的看向新郎。

    呕!

    新郎喉咙涌动,口中一些尸油、眼珠、脑浆和人肉喷了出来。

    劈头盖脸往下流,让本来就老的看不成的玉从心张大嘴巴目光呆滞。

    直到一个眼珠滑进嘴里,玉从心才一口吐了出来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近在咫尺的新郎顿时如遭雷击,玉从心扑了上去跳到新郎背上搂住脖子一口下去半个脖子已经没有了。

    红衣鬼城西方一百千米,躺在小溪边的蓝染捂着脖子坐了起来惨嚎一声。

    他好端端的在屋里休息,突然之间就被人抓走了。

    因为超凡力量被压制,连一点反抗都做不到。

    被抓到小溪边,意识一阵昏沉进入一个新郎的体内,眼睁睁的看着吃下那些恐怖的东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一个老妇人拜堂成亲,直到最后终于能控制身体忍不住吐了出来。

    再然后被活活吃掉,他现在还有一种自己身上的肉被撕咬下来的灼痛感。

    蓝染发誓,他未来几百年都不会再有食欲了。

    甚至看到红色,他怀疑自己都会像疯牛看到红布一样发狂。

    不断干呕的蓝染,看到旁边站着的赵牧什么都明白了。

    “如果我没有带你出来,这就是你的下场。”

    赵牧偷笑道。

    “你赢了。”

    蓝染低下头隐藏起目中的屈辱和怒火。

    “知道就好。”

    赵牧取出封魂魔瓶将蓝染装进去丢进神话领地。

    处理了蓝染,赵牧脸上的笑容消失。

    通过时光卡牌瀞灵廷,将蓝染的意识投入大虚。

    他不是闲着没事干也不是纯心折腾蓝染,而是在借着这个机会观察红嫁衣的手段。

    事实证明,比他想象的更恐怖。

    那是数万个大虚,集中了瀞灵廷所有的时光灵子制造的大虚,光是队长级别的存在里面就有上千个,但是面对一个驻守哭泉村的红嫁衣分身竟然被瞬息之间一网打尽。

    开始还能挣扎一二,到了踢轿门拜堂的时候干脆就是毫无反抗之力。

    最后拼尽全力,竟然只是控制了新郎一瞬间吐了那么一下。

    再然后,所有大虚被吃掉。

    好在时光灵子跨越时光重回时光卡牌,要不然他现在绝对是掉头就走,直接定位时光坐标离开轮回世界,没有截留下来时光灵子说明红嫁衣的力量还没有超越半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