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黑夜进化 第623章 神秘鬼妻
    第623章

    “这就是爱情的代价。”

    赵牧睁开眼睛幽幽一叹。

    肖红衣,这是一个可悲可怜的红衣女鬼。

    她到最后,依然忘不了出嫁那天一生最美的红嫁衣。

    这红衣鬼城的男人虽然可悲变心就死,但是他们也不是每一个都生活的很痛苦,因为红衣鬼城除了男人不能变心,每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也都是悉心呵护尽到了所有的责任。

    这一切从表面来看,似乎是肖红衣不曾忘记曾经的美好。

    但是赵牧深深的知道,邪异早已经泯灭了所有情感只剩下扭曲的欲-望。

    肖红衣最恨的不是张易,而是曾经在这座城天真的自己。

    这城中的新娘就是曾经的她,城中的新郎就是曾经的张易,每一个红嫁衣都是肖红衣的分身,她通过一遍遍的重温曾经的美好来折磨城中夫妻,更是折磨自己让自己更痛苦产生更多的怨恨。

    “我……要不要娶个老婆试试?”

    赵牧自言自语道。

    然后他就真的做了,前往邻近一个即将被红衣鬼城光临的城市。

    城中最近在疯狂的成亲,但显然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立刻找到另一半,大部分不能立刻找到另一半的男人开始逃出城散布在城外,谁被红衣鬼城抓走谁侥幸逃生完全看运气。

    混迹在荒野,赵牧等着自己的新娘来抢亲。

    不是本尊也不是死神分身,而是血肉魔盒制造的克隆体塞进去部分新的灵魂。

    纵然变成幽冥龙鲲,不断分裂灵魂也不是好事。

    分裂三次,已经是他目前的极限。

    继续分裂不是不行,只是一旦分裂太多就会造成幽冥龙鲲都无法恢复的永久灵魂损伤。

    所以这是最后一个借助幽冥龙鲲制造的普通人分身,唯一不普通的是通过灾厄魔瞳赋予这个身份超强的运势。

    赵牧闭上眼睛,将自身的记忆暂时压制,将通过梦界复制的源自于他人恐惧和担忧害怕的记忆暂时作为主导,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顿时变成一个饱受惊吓的普通人应该有的情绪。

    这已经不是演戏那么简单,而是真的暂时变成另一个人。

    毕竟一个生命的性格什么的,几乎完全完全是依靠记忆和阅历塑造的。

    赵牧躲在一个树洞,用泥巴将树洞封住只留下几个小小的出气孔。

    闷热又难受,每分每秒都如同等待上帝审判。

    神话领地中的本尊,默默的观察着这个普通人分身,这种感觉前世他曾经有过,现在重新体会到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前世作为一个出身于下城区的下等人能走到最后可不是只凭借运气和天赋。

    这种对未知的恐惧,逼迫他前世一秒钟都不能停下来。

    没有人的成功是侥幸,纵然是开挂如果连挂都用不好早晚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作为一个普通人,赵牧已经躲藏的很好。

    但他还是被发现了,一个里面空空如也的红嫁衣,径直穿过大树红盖头落下赵牧顿时身体缩小落入其中,来到一个灰暗的看建筑规格至少也是王府的阴森所在。

    赵牧知道,这是红嫁衣的鬼域。

    内部自成空间,甚至连其中的规则都有相当一部分是红嫁衣制定的。

    在这种环境,红嫁衣的力量能得到至少一倍增幅。

    反观外来者,会受到整个鬼域的全方位压制。

    那一只大虚组成的军团,就是被鬼域给生生压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而且那还只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富之家的宅院,最多也就是几百年的红嫁衣,这一个鬼域能幻化成王府大小,至少也是存在了几千年的红嫁衣,看来他被红衣鬼城一个超级大户人家给挑中了。

    鬼域中时间混乱,赵牧迷迷糊糊不知道过去多久。

    等到清醒过来,整个人差点没吓傻。

    他现在躺在床上,旁边正有一个红衣女子痴痴的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

    这个红衣女子他恰好认识,正是肖红衣。

    虽然制造克隆体的时候,赵牧灵机一动让克隆体和张易有那么几分相似,再加上赋予的运势心想这或许能起到特殊的作用,没想到真的产生特殊作用了,因为他这张脸直接就见到了最终boss。

    “你……你是什么人?”

    赵牧一副鼓起勇气的样子说道。

    “奴家肖红妆。”

    红衣女子闭上眼睛耳朵贴着他的心脏听着他的心跳声。

    “肖红妆?????”

    赵牧心跳加速。

    肖红妆和肖红衣,两个名字只有一字之差。

    但是长相看起来一模一样,那么到底是肖红衣改了名字,还是他从始至终锁定错了对象,红衣鬼城的邪异根本不是肖红衣,而是和肖红衣长的一样存在某种亲缘关系的肖红妆。

    “你……你是我的新娘子。”

    赵牧用喜悦和紧张的语气问道。

    “嗯!跟我来。”

    肖红妆点点头起身拉着赵牧坐起来。

    赵牧跟在后面,穿过幽暗的长廊来到不远处的一座祠堂。

    只见祠堂里面摆满了牌位,从上到下密密麻麻。

    赵牧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些全部都是肖家的牌位,其中最显眼一个出乎意料却是母肖红衣的牌位,难道说肖红妆会是肖红衣的亲生女儿不成?

    再看牌位前面,只见一个十字衣架上面挂着一个华丽的红嫁衣。

    不同于寻常的红嫁衣,这一个上面有王侯正妻的凤冠霞帔。

    “娘亲,红衣鬼城危在旦夕,女儿想给肖家留后。”

    肖红妆跪在红嫁衣跟前悲伤的说道。

    “危在旦夕?”

    赵牧心里满是疑问,但是转念一想顿时发现自己以前忽略了一件事。

    邪异,其中也是存在具备高等智慧的存在的。

    他对这些邪异抱着十二万分警惕,反过来其实这些邪异何尝不是对他感到恐惧。

    古话说的好,人怕鬼,其实鬼更怕人。

    为什么?

    三个邪异本来在各自世界过的好好的,突然被恐怖的大能抓到这个世界,给他们布置一个任务让他们除掉一个人,那么他们肯定会想抓他们来的大能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反而要借助他们的手?

    会不会是把他们当炮灰?会不会是他们要追杀的人背后有大恐怖?

    但凡是聪明一点,都会对他产生源自于未知的恐惧。

    毕竟有那么一句话,杀人者人恒杀之。

    所以肖红妆才对未来感到担忧,担心杀人不成反被杀,真正的邪异的确是她的母亲肖红衣,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肖红衣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女儿活了下来。

    这一次因为他强大的运势正好选中了他,想要借个种给肖家留个后防止肖家血脉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