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宁林雨真〕〔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弃婿归来叶凡〕〔我不想继承〕〔超级人生〕〔弃婿归来〕〔乔管家给我打十个〕〔我怎么这么有钱〕〔陈平〕〔元卿凌〕〔重生医妃元卿凌免〕〔篮坛紫锋〕〔元卿凌楚王免费阅〕〔无敌从灵气复苏开〕〔神宠全球降临〕〔巨龙之血脉进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追求永生路迢迢 第1503章 天使剧斗管线赢管片
    说实话,在挪己和求婚人生死角逐中,那些求婚人全军覆没,输得比较冤枉。

    这不关谁对谁错,只关谁的运气更好一些。

    这固然有挪己诡计多端、经验丰富、意志坚强的原因,也有那些求婚的年轻人少不更事、经验欠缺、纨绔习气难成大事的缘故,但是,关键并不是这个。

    如果能提纲挈领条分缕析地站在高处看到全局,便可知道,最关键的一条,是在天使支持这个层面,挪己罗胜一筹。

    也就是说,人事上,大家都各尽所能,在天使层面的战斗,支持挪己的天使压倒了支持求婚人的天使,前者羊眼天使为代表,后者裂地天使为代表。

    也就是说,人心所向,必不可少;天使所向,才决定事态发展的方向。

    这个大局,卷入西乃山下东城西城大战的各路英雄,基本都是茫然无知,他们被命运驱使,成为各种悲剧的构成因素。

    跟着一路看下来的日月明直播台观众,也鲜有明白者,他们都是自诩吃瓜群众的名副其实的吃瓜群众,这是他们的大幸也是他们的不幸。

    大幸是,他们有幸能为历史的见证者,以傍观者的的身份和眼光,参与了历史的具体进程。

    当然,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对当时的历史施加任何影响,这不是他们的角色。

    但是他们看了以后,在思想和行动上的反馈,则不可避免地对今后的历史,施加了不可忽略不可替代的影响。

    实质上,不管他们意识到也好,没有意识到也罢,也无论他们意识到以后的深浅程度如何,他们事实人已经全部进入了对历史的构成之中。

    他们中有的人可能轰轰烈烈,搞得尽人皆知;有的人可能默默无闻,没有一个人知道,甚至看了以后,始终保持呆若木鸡的状态,他们依然是历史的一个构成部分。

    如果当事人有清醒的觉悟,就会知道,这个呆若木鸡正是造物主造他的旨意,让他呆若木鸡地成为历史的观察者。

    这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没有理由妄自菲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造物主的独特创造。

    更当然的是,别人更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妄自菲薄,造物主都动用他的全能大智慧造出来的一个特殊存在,试问你是谁,胆敢妄自菲薄?

    也就是说,对自己妄自菲薄,已经非常不妥;妄自菲薄别人,你吃了豹子胆了!

    如若对这个没有意识,没有认知,罚你去再看一遍那些求婚人的悲剧!

    虽然人们的认知状态不容客观,不过,百里良骝等人也没有悲观。

    这个最全面的主持人和对大局的最全面知情者,心里有数。

    造物主通过这些方式,启示了他自己和他的旨意,那些观众是否理解、如何反馈,也早就在他的旨意中预定了。

    概括地说,就是一句话,“已经有的还会更多,没有的现有的也会被取走”。

    结局如何,强求不得的。

    当事人自己,唯有一件事情可做,就是尽自己最大的潜力,遵行造物主的旨意。

    百里良骝自己一贯以来,坚定不移的一个目标,就是带领他的探险队,不管在什么地方,无论是什么历史时期,都是匡扶正义,坚决打击那些悖逆的恶徒。

    他也深知,而且确知,任何人、任何事,他都不能决定最后的结局,但是他可以尽最大的努力,保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任何人、任何事,都行在造物主的旨意中。

    比如,他主持制定了三八大政,如果有任何人违背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都会出手不留情,决然处置,绝不会给人误解,他可以和那些违背造物旨意的人共戴一天。

    综合来看,百里良骝肯定是认知和遵行合二为一的第一人,但是单论认知,他远远不是那个最高存在,当然这个比较只是在人的层面,不能和同为被造的那些神圣天使比。

    当然,更不能和造物主本人比,那是本质上的区别。

    在认知方面,造物主是所有知识的来源,他还是将哪些知识启示给他确定的人的决策者,所以人的所有认知,都是造物主确定给他的那一部分。

    即使这一部分,人的掌握程度,也差得太多!

    不管是从个体角度,还是在整体角度,都差得远去了。

    如若不信,你在天下找到一个人,他是不是对整个被造都了解清楚了?

    这是普遍启示那一块。

    还有特殊启示呢?

    有任何一个人,或者天使,敢夸口对六十六卷经典已经理解透彻了吗?

    加尔文都不敢吧?虽然他二十七岁的时候就完成了那本《要义》。

    这也是为什么人真有知识,就会兢兢业业、谨小慎微,充满敬畏。

    无知到极点的人,才会目空一切,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世界到处可以去得。

    即使是宇宙太空,他都可以脚面水——平趟。

    这种对世界的认识,对人生的认识,对人和造物主的认知,直接决定了一个人对周围环境的态度和自己和那些人和其它的因素的对待方式,

    对造物主敬畏的人,绝不会对环绕自己的任何事情掉以轻心,因为他们都是造物主所造,为了造物主的旨意来到世间,你是何人,胆敢藐视?

    毫无疑问,你态度端正,它们也会把你当作朋友,和你共同效力,让爱造物主的人得益处,共同遵行造物主的旨意,完成造物主在创造的时候就赋予你的特殊使命。

    可是,一旦你的态度和对待周围环境错误,那就是你自己将它们变成敌人,你就会处于一个四处与你为敌的环境中,每日忧虑,惶惶不可终日。

    你的人生必定是一个悲剧,凄惨无比,一事无成。

    你就是西楚霸王的本事,你能战胜环绕你的亿万敌人?

    你可能力大无比,战胜了一头大象;却没有料到,一只小小的蚂蚁,就要了你的命。

    那个时候,你力大无比,手中有一柄千斤铁锤,又有什么用?

    在知行合一方面,百里良骝第一,单论认知,第一位应该是以诺了。

    毕竟他是第一位得到造物主永生祝福的第一人。

    起码对永生的认知,谁也比不上他。

    而人的知识,对生命的认知最为重要,也无疑是最重头的知识内容。

    这不仅仅是知识量巨大、知识内容丰富的问题,还是相关知识是否正确的这个关键质量问题。

    毫无疑问,即使对一个人来说,适用于只存活几十年最多不过百年的知识,可是正好反对适合于永生的知识。

    比如说,认谁是你生命主人的问题。

    一个普通的认知,就是那些直属领导的话一定要听,这就是你认为他是你的主人了。

    而且这在你的日常生活里非常重要,因为和领导闹对立,那纯粹是自找不自在。

    轻则生活受到影响,重则生命都受到威胁,也许那份工作就是你全家生活来源的依赖。

    这个不可避免的重大事项,如果放在永生的要求上,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永生的基础要求,就是有造物主作自己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人,这个角色,再好的领导也不行。

    如此一来,我们就得知,一个已经得到永生的人所掌握的知识,很可能和常人不一样,甚至具有本质的不同,必须予以足够的重视。

    第二人自然是保罗三世,虽然他没有以诺那样的正式被授予“义人”头衔,但是,两千多岁的年龄,让人无比信服地认为他是已经得到造物主永生祝福的义人一枚。

    还有一点,他得到保罗和提摩太直传,那也是一件非同小可与众不同,那绝对是早期教父洁碧的泰斗,使徒传承的扛大旗者。

    二人以降,就是麦轲、加文、路德等人了。

    非要找出第三人,排在以诺和保罗三世之后,麦轲可以勉强脱颖而出了。

    他不仅有通过考试的牧师资格和正式按立,而且有知行合一的重大实践,就是他在清末建立的天国大业,一时无两。

    在这方面,如果强调的话,他甚至可以名列第一。

    麦轲之下,必须是乔直了。

    他入选的原因,也是他有丰富的知行合一操作,即使现在,他掌握的特殊力量也是非同小可,包括“直月龙马”组合,也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存在。

    对了,那个预谋已久即将发动雷霆万钧的打击海盗行动,就是他的力量为主力搞起来的。

    乔直的影响力之大之普遍之深远,还在于他所有的“分值系统”。

    那个东西,把直播接近五十亿观众都给圈了进去。

    分值系统的奖励内容,是对任何一个有生命的存在,都有一股致命的吸引。

    月亮公子,勉强可以排在第五位,主要是日月明直播台给他带来的名声,还有直播节目和每个节目的内容,让他能够对人们的认知发挥影响。

    当然作为一个在后世打拼而没有随同百里良骝、麦轲、乔直一样参与探险的核心人员,他的影响力不仅仅局限于平台,还在于他在实业方面的领导的地位。

    别的不说,一个“天下都总督”,就让他在全球范围内发挥了无可替代的影响。

    举例来说,目前已经成为国际结算和金融业务的龙头老大,佳苑国际结算中心,就是他领导下的十大总督北欧总督唐深深管理的一个项目。

    当今世界,看一个人的影响力,必须和他的经济实力挂钩,所以月亮公子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虽然他的信仰没有前面的那几个人稳如泰山坚如磐石。

    不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在直接大哥乔直的影响下,在大哥的大哥麦轲的管教下,还有排在更前面的几个大佬的直接控制下,也不会跑出正道。

    否则,麦轲的那些厉害手段,包括什么九节鞭、暗器如意珠给他来一下,就让他后悔起码一个月,至少。

    这还不算那个“思想禁锢器”呢。

    一个当过总司理和天国元首的人,手段一经动用,哪里可能是轻与的?

    不过所有这些东西,虽然复杂和热闹,都在他们的凡人中间,或好或歹,都作用有限,就是只能影响一些人的命运,或者说还要更狭隘一些,只是一些现世的富贵荣华。

    所以真正心智高洁目光长远之辈,都将瞩目的方向投向了更远的标的,就是二军对垒的前线,智繇指挥的绝仇帮和裂地天使怂恿的求婚者支援大军。

    其它的效果不论,智繇的横插一杠子直接打乱了裂地天使的计划,使得他帮助那些求婚者打败挪己的计划彻底失败。

    最理想的当然是杀了挪己,彻底灭掉那个讨厌的小子。

    我不过就是想教训你一番,让你知道上下尊卑,你干嘛那么桀骜不驯,总是不让我教训?

    第二个目标,就是夺走挪己的夫人罗佩,给他最大的羞辱,让他生不如死。

    第三个目标,就是搞死挪己的儿子己明,起码也让他失踪了百八十年!

    最差的一个目标,也是让他破财,让挪己家族的繁华不在。

    可是,这些如意算盘,一个也没有打响,而且还让挪己历经沧桑最后回归故里。

    那些求婚者,哪里是足智多谋身经百战的老狐狸挪己的对手?

    最后,裂地天使的目标,就是将那些求婚人安全撤回,保住他们的性命。

    期待挪己手下留情网开一面放他们活着回家,根据裂地天使对挪己的了解,那是想都别想。

    挪己虽然不是那种嗜血杀手,但是对敌人斩尽杀绝不留后患,那个劫后余生的人没有这个最低的对敌标准?没有这样标准的,早就成了死人。

    智繇的出现,直接就让裂地天使的各种目标失去了实现的可能,哪怕最后一个目标也是落花流水一场空。

    总体上说,就是裂地天使没有对挪己的复仇之战产生任何影响,等于让对他们寄予厚望的求婚者彻底绝望,并且全部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些开战和战果全都没有什么停滞地传递给裂地天使,实际上裂地天使是亲眼目睹那些求婚着被挪己和他的几个同伙一一杀死的。

    他那个气啊,恨不得将天地都撕成碎片方解心头之恨。

    其实,那些人死,他根本就无动于衷,几个不争气的家伙死了更好。

    他气的是别人不给他裂地天使面子,难道你们都不怕我一怒裂地,二怒翻天?

    嗐,二怒翻天有些不符合实际,我翻不了天,还是二怒也裂地吧!

    就问你们怕不怕!

    可是,事实上,他什么也没干成。

    如果没有什么限制,他倒是可以过去杀了挪己的,比如兴起杀死挪丑那样的风浪,运用移山倒海的大能,就能灭了挪己,而且将他的北山城邦化为齑粉。

    可是,天下不如意的事十有七八,天使也是如此,比人来的十有八或者十有九稍强一线,他一心想做的事情,愣是没有做成。

    原因只有一个,那个保护挪己的羊眼天使,在那里死盯着他呢!

    这也是为什么在挪己最吃紧的时候,羊眼天使都没有出现的原因。

    原来他在那里维护世界和平呢!

    他也有信心,只要裂地天使不乱掺和,挪己一定能杀了那些求婚者。

    这也是一个男子汉敢自称男子汉的起码担当。

    如果对那些骚扰自己的夫人的恶棍都解决不了,那就枉为人夫了。

    本来裂地天使不怵羊眼天使,可是羊眼天使手里有个东西,令裂地天使不敢轻举妄动。

    那个东西,就是撒旦老大送给羊眼天使的震天雷。

    老大有一个绰号叫作沉雷大能者,说的就是他震天雷的手段,随手就能发出百八十个,天都能给震动,其它的东西更是一震而跨。

    裂地虽然厉害也不过是裂地而已,比震天还是差得远。

    所以,他在羊眼天使面前,不敢轻举妄动。

    同时,这个关键时刻,羊眼天使也无暇他顾,必须紧盯着这个裂地天使,不让他暴起杀人,弄死那个好不容易活到现在的挪己。

    得知那些自己怂恿的求婚人一个没剩都被挪己杀光,裂地天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把滔天的怒火洒向拦截在对面的绝仇帮!

    你耽误我的好事,我让你断子绝孙!

    他当然知道绝仇帮刚成立不久,是虚伪天使和智繇施展政治抱负的基础和依靠,我今天就让你希望成灰。

    这个时候,羊眼天使就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了。

    原来在天使之间,虽然矛盾重重,关系错综复杂,其中的规律还是有迹可查有章可循的。

    其中最基础的规矩就是那些天使,大概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十六位天使长那样,他们每一个天使长负责某一种品格,或者是一种属性。

    比如骄傲天使,他的品格是骄傲,因此他就成了所有具有这种品格的天使和和人类的首领。

    要论骄傲,除了老大撒旦以外,谁也比不上骄傲天使,所以他自然而然能者为王。

    当然,他也获得一种权力,就是他可以在所有人类和天使中发展同类,没有地域的限制。

    这样,他的影响力,就可以在任何职能天使的范围内一直通达每一个个体,那些只能天使没有全力干涉,不让自己所管辖的天使或者人类成员跟着那些品格天使走。

    当然这种跟着品格天使走,主要是思想上一致,而不是行动上跟着那些品格天使在一起。

    还是骄傲天使为例。

    跟着他走,就是也和他一样骄傲,跟着骄傲天使照猫画虎,谁也不服。

    而不是骄傲天使到那里去,他们一群牛皮哄哄的人也到那里聚齐,骄傲天使没有给你准备地方。

    不过,一但骄傲天使建立比如黑鹰国那样的实体国家,你如果愿意,你如果不是骄傲得没边,你如果服从相关的号令,你如果有真才实学不是一个一无是处只会瞎吹的废物,欢迎你来!

    可是如果你骄傲到没边,认为自己比骄傲天使还厉害,以至于不听骄傲天使的号令,那么骄傲天使就会分分秒秒教导你如何作人。

    魁大也会管教你,让你知道骄傲只能到一个什么程度。

    具体措施,就是将你弄到黑鹰国如果绝仇帮那样的机构里接受军事化驯练,任何违反纪律的苗头,都会遭到严峻处置。

    黑鹰国的严刑峻法,一定让你对骄傲有一个深入骨髓的重新定义。

    骄傲天使的品格管辖如此,虚伪天使的品格管辖也是如此。

    虚伪天使、智繇师徒二人的管理,比黑鹰国的骄傲天使魁大二人的管理,显然更上一层楼。

    再阴狸国,别管是日常生活,还是政治斗争,最高妙的技术,就是维持虚伪和谦卑二者之间的平衡。

    虚伪天使和智繇要将阴狸国推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高度,你如果只有虚伪的东西而拿不出真才实学的实际,虚伪天使会饶了你?智繇会放过你?

    还有一个妙处,要说虚伪,谁能高过虚伪天使的水平,所以任何一个崇尚虚伪的人来到他的面前,都会被他一目了然彻底看清。

    别说是虚伪天使了,即使是智繇,除了他的师傅看不清楚以外,其它人也难逃他的火眼金睛。

    如此一来,就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虚伪天使统管的国度,成为虚伪最少的一个地方。

    因为这种性格天使对人影响的时候,都是如同一条线一样,从天使长那里出发,联系到首影响的那个人,所以习惯上,就称这样的天使长是管线的,只要一条线连上你,你就归他管辖。

    而那些职能天使,比如裂地天使,他的主要管辖范围是海洋,凡是在海洋里的生物,都给他管辖,哪怕是那些临时在海上航行的船员,也被他的淫威慑服。

    所以,他们有被称为管片的天使。

    本来这种区分历史悠久,由来有自,可是自从撒旦老大将十六天使赶入凡尘以后,出现了一个自古为有的大变局,就是那些天使占据一国,实质上变成了更加强大的一个管片天使。

    他的统治,当然依然具有管线天使的特征,骄傲天使依然骄傲,虚伪天使继续虚伪,可是他们都兼有统管一片的特征,就是在他们的过度,一律不允许其它管片天使干涉他们的居民

    这次裂地天使和虚伪天使大规模战斗,实际上是在这个背景上发生的,不是仅仅因为教训还是保护挪己的问题。

    导致战争的根源很深远,战争带来的影响更长久。

    羊眼天使得知挪己已经大功告成,同时裂地天使和虚伪天使如同两只斗牛已经红了眼睛,他二话没说,悄悄走人。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将老大给他的那颗沉雷凌空抛出,轰隆隆一声震响,炸死了裂地天使一千多人,虚伪天使也死了一百多人。

    不过,这颗沉雷最大的作用不是杀人,而是点火。

    炸雷响处,双方没有再想要不要打,而是如何趁此机会冲上去打死敌人。

    雷声隆隆死亡狼藉相映之下,众人一声呐喊,也是如同炸雷,将手中的武器向对方的脑袋狠狠打了过去。

    这种战争场面,月亮公子当然不会错过,在高空一千米之处,一个九十度视角,将整个战局呈现在大众面前。

    只见绝仇帮的人分成三路,右边全都手挥一柄大号锄头,亮闪闪的锄刃闪着寒光,直接锄向对方的那些不知名生物。

    左边的绝仇帮众都是高举铁镐,狠狠地朝敌人刨去!

    对面的敌人似乎是人,但是有绝对不是正常人!细看都有和人共同之处,再看却有很大不同。

    中间的绝仇帮众,人手一杆铁枪,和他们帮徽的那根一样,只是上面没有了那只田鼠,可是在枪头和木杆之间,却加了一簇鲜红的羽毛,不知道取自什么鸟。

    他们这些枪手的对面则首次出现一切正常的人,他们都是手持五股钢叉,也算是正常武器。

    这个时候,风雨刚刚过去,遍地都是积水和泥泞,对正常人类成员的战斗带来极大不便。

    不过相对来说,绝仇帮的人训练的时候有雨中作战的内容,所以没有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他们的攻击占据了上风。

    可是他们的对手有一部分来自海洋生物,积水泥泞更好适合他们战斗,让他们的战斗力得到极大的发挥,将那些似乎占了上风的绝仇帮不但顶了回去,而且形成了压制。

    只见一群高举大刀海泥鳅之属,他们的两条腿之处是一条长长的尾巴,在泥泞中左右一摆,闪电一样冲了上去,接敌的时候尾巴一挺,拔地而起一丈多高,大刀从上往下狠狠劈下!

    对面的那个绝仇帮猝不及防,被一刀劈成两半!

    那个人也是狠茬,临死之际,也是一个狠命突刺,将那么还泥鳅的脑袋一枪洞穿,双方同归于尽,一命换一命。

    这个情况被智繇看到,顿时眼睛就红了。

    一名换一命,看似不吃亏,实际上却吃亏吃大了。

    绝仇帮的每一个人都是人类经营,那些海洋怪物不过是一个不知名的动物而已。

    还有,从人数上来说,绝仇帮的人要少得多,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搞下去,对方死一半的时候,自己一方就死绝了。

    就在这一恍惚之间,绝仇帮又被搞死了几十人。

    智繇脑袋一热,大叫:“十滴子!为我上!杀光了他们!”

    这最后一招都用出来了。

    可是稳坐钓鱼台的虚伪天使停止了那些十滴子的发动,对智繇说:“沉住气!看我的。”

    他抬起脑袋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对东南方向一拱手:“太阳天使老弟,给我帮个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厚厚的云层中露出了一个红脸大汉,问道:“大哥你说,让小弟干什么?”

    “请你立刻将战场范围的地面晒干,一点水都不要留下,谢了!”

    作为分片大王太阳天使,对这个世界的阳光分配有独一无二的权柄,闻听这个要求,回答道:“没有问题!马上做到。”

    原来他们天使之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通常都是给帮忙的一方记下一个人情,下次对方有需要的时候再还回去即可。

    今天这个情况,是因为抬眼天使和裂地天使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交情,所以一个人情就足够了。

    倘若太阳天使和裂地天使关系好,那就不是一个人情能摆平了,必须两个。

    不要以外这种人情无足轻重,实际都是无价之宝。

    关键是有钱没处去买。

    那些海洋动物正在长袖善舞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泥地上驰骋张狂,突然天空一亮,一轮黄亮得发白的日头跃升天空,炽热的炎阳风卷残云般将天空的残云焚烧的一毫不剩。

    然后犹如电光直扫残雪,阳光结结实实地铺洒在大地上。

    那原本泥泞的地面霎时间腾起一股水雾,如同沸水锅中的蒸汽四散飞走,可是刚刚散开,就被天阳射线吞灭得踪影皆无。

    也就是眨眼之工,战场所在之地,泥土干涸,大地龟裂,泥泞变为极度干旱。

    那些依靠尾巴摆动的海洋动物立刻就被固定在原地,再也动不了分毫。

    绝仇帮大吼一升,反守为功,士气大涨,将那些海洋生物砍瓜切菜一般,杀了个痛快。

    不过,智繇很快就发现,他还有更省事的方法。

    原来那些海洋动物一旦离开了水,就成了搁浅的干鱼,不用杀他们,他们也活不长。

    智繇哈哈一笑,对那些对战海洋生物的帮众下令:“脱离战斗,转而攻击那些异种生物战队!”

    主管那条战线的掌管海恩斯一边指挥大家转移战场,一边不解地说问;“总长,你不是一直强调,趁他病要他命吗?这些海洋生物很快就被我们打死了,干嘛要放它们一马?”

    智繇笑道:“小海呀,你还年轻!我说的一般原则;如果你不一鼓作气灭了他他有可能莉莉逃生甚至反咬一口,当然要除恶务尽!可是,当你不打他们他们也必死无疑的时候,你还要费劲打他吗?”

    海恩斯也是透亮人,否则也当不了独当一面的大将,立刻恍然大悟。

    赞道:“果然是总长老奸巨猾!继续跟他们打,不但白费力气,而且他们现在还有一战之力,垂死挣扎的时候,还能伤到我们!刚才就有一个地方,被一个怪物一口咬死。”

    海恩斯又看了一眼那些海洋动物一类的东西,发觉他们都已经不能移动了,只好在原地等死,越发赞佩智繇的明察秋毫。

    大喊一声:“大家快一点,不要理睬那些不能动窝的东西!”

    根据智繇的指示,海恩斯他们这次攻打的目标是那些异种生物,那里是和捅一个级别的官长长河落指挥,只见每一个队员都在单打独斗,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到最大程度,人人作战勇敢。

    不少人甚至冲入了那些长着人脑袋的野马之间,和他们贴身战斗。

    人人士气高昂,打得想挡热闹,可惜效率不高。

    非但如此,更大的问题是许多人还受了伤。

    因为那些异种生物很难一下杀死,一旦将他们打伤,他们就会凶性大涨,和伤了他们的人殊死相斗,什么损招都能用出来,最拿手的一招就是上嘴咬,以至于他们不少人都被咬伤。

    海恩斯来不及作全面调整战术,只是对他带来的新生力量,不管是拿锄的还是抡镐的或者是挺枪,都严格命令他们站成一排,禁止和敌人混杂在一起。

    因为他已经观察清楚,因为他们的敌人特殊,他们用来攻击的身体部位也五花八门,如果混战,让人防不胜防,你没有办法知道他从哪里给你致命一击,使得你防不胜防。

    海恩斯的对策只有一个:自己人站成一排,不管敌人用什么部位出招,就是一镐跑刨下去!

    出腿就让你断腿!

    伸胳膊就让你掉胳膊!

    哪怕是你硬出头,也给你一镐断头!

    这就是不管你如何,我都是一镐刨!以不变应万变。

    那些挥舞锄头的前农夫现军人舞动锄头的功夫没有荒废,招术的基本原理和一镐刨基本一致,只是他们的技术更加娴熟。

    他们的那个招数一锄摘瓢。

    那个瓢自然就是敌人的脑袋,管脑袋叫瓢也是由来有自,因为老农通常管脑袋叫脑袋瓢,是脑袋瓜的另一个符合农作物产品的变化称呼。

    这个一锄摘瓢,技术含量就一镐刨高多了。

    这也是因地制宜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特长的一个临战应用。

    摘瓢,因为任何人一旦被摘了瓢,他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完蛋了。

    所以这种战术有擒贼先擒王的意思,摘了你的瓢,你还闹个毛?

    摘瓢对于使用锄头当兵器的人来说,是发挥它的优势。

    原因是锄柄比较长,一般大约在一丈左右,这个长度,敌人无论用哪个部位进攻,都占不到便宜。

    如此一来,就可以闲庭信步一样,出手摘取他的脑袋瓢。

    不管对方怎么闹腾,我只摘取你一瓢儿,目标明确,心无旁骛。

    至于长枪兵,没有那么多讲究,踏步向前,中宫突进即可,有什么事情,先扎你一个透心窟窿再说!

    势均力敌,战术为胜!

    某一个战术大师曾经这样说过,今天,海恩斯的战术操练,让智繇很直观地对这个说法深表赞同。

    两队的人基本一样,可是在海恩斯的手下,很快就拉开了巨大的距离。

    只是一轮下来,海恩斯的战队打死了二百多个非常不容易死亡异种动物。

    而那个长河落,已经大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打死的敌人没有超过十个,他自己的队员却伤亡了一百多人,虽然死的不多,只有十几个,但是其他人也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智繇的大局观特别好。

    一见到海恩斯的战斗成效,立刻下了一道命令。

    “长河落听令!命令你立刻停止使用你的战术,采纳海因斯的战术,细节不用我说,你跟他学就行,他的战队离你不远,照猫画虎你应该会吧。”

    长河落立刻感到一阵脸红。

    原来他和海恩斯是一对竞争的对手,战前还下过战书,说是比赛谁杀敌多,杀敌少的那个就叫他大哥!

    这是闹的,战书墨迹未干,胜负已分!

    长河落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他也正为自己没有打开局面头痛!眼看海恩斯的战术有效,别的不管了,赶紧拿过来学着他们一样干!

    一试之下,果然效果显著!

    可是他们对面的那些人虽然是异种生物,却也不笨,一看对手要脱离接触,立刻下令紧紧缠住不让他们离开。

    正在一筹莫展,这种情况被海恩斯看到,立刻带领他的属下前来,一阵长枪缵刺,把敌人击退,将自己的人拉出敌人的围困。

    然后,二支队伍合成一股,正面向敌人发出强大的攻势,很快就把敌人打得节节败退。

    这个时候,智繇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绝仇帮和那四千人人类成员的战斗,不得不说,这是最激烈的局部战斗。

    因为大家势均力敌,而且都是人类成员,谁也占不了对方智慧高超的便宜。所以甫一战斗,立刻就是火星四溅,不分上下。

    大家开始对阵的时候,已经知道双方的一些基本情况,原来这四千人都是来自最东部的东山山脉,属于最古来的该隐一脉传继下来的后裔。

    智繇一听,明白这些人属于老大撒旦所属力量的基本盘,从大局上来说,不应该自相残杀,所以他暗中下令给统管这条战线的长官都不咄,让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即可。

    意思是不求杀敌,只要不被敌人所杀就满意。

    当然,他们如果想去支援别人,也是不允许的,坚决挡住。

    至于最后怎么办,等消灭了那些异种生物再说。

    就在一处大打,一处相持,一处停战的情况下,挺战的那一块首先做出了结论。

    那些海洋生物因为没有水,全部给旱死!

    接着就是那些被光明正大用镐刨、用锄头摘瓢的异种生物,被全部消灭。

    最后那股远东人类成员该隐的后裔,在答应了不在继续和野狸国为敌以后,被智繇放走。

    不过,他们的所有兵器全部被没收。

    只给他们留下十柄五股钢叉,当作他们行走荒野对付野兽用的防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镖道〕〔爆萌小兽妃:邪王〕〔最强医妃:邪王,〕〔重生女神:帝少的〕〔妃常难驯:魔帝要〕〔极品小厨工〕〔名媛S小姐大曝光〕〔盛宠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