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个王爷去种田〕〔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神医毒妃:邪王轻〕〔病娇毒妃狠绝色〕〔BOSS来袭:甜妻一〕〔将女重生:暴君要〕〔超品兵王楚炎苏梦〕〔林雪薇楚炎〕〔超品兵王〕〔谋入相思〕〔重生我要当学神〕〔商路局中局〕〔随身带个狩猎空间〕〔男人的江湖〕〔入赘狂兵韩东〕〔神宠全球降临〕〔近身狂婿〕〔女主翻身做豪门〕〔重生最强丹帝〕〔独宠旧爱慕少的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追求永生路迢迢 第1224章 赔钱傻眼(修改稿)
    <content>

    马奥巴整箱子压去赌的那个箱子还没有打开,有人彻底晕菜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那个人是盖普恩,

    他已经感觉到了世界末日,彻底完蛋了。

    随着小球定在16号,他整个人神情一滞,如遭雷击。

    脸立刻黑的如同锅底,起码马奥巴黑多了。

    他恨不得去,把那个号码16 给抠出来,咽下肚子。

    别人不知道那个箱子里是什么馅儿,他心里有数啊!

    那里整整有一个亿的筹码!

    虽然兑换的时候,他给了间人5000万奖励,赌场实际只得到赌资的一半,也是5000万。

    但是赌博的时候,一旦输了,还是要一赔一的,是按照一亿的赌注乘以赔率赔给赌客。

    本来赌博业内的人都知道,不管赌客换多少筹码,最终都要输在赌场。

    这个其实是大家惯例都这样算账。

    盖普恩给无人敌的那个百分之五十奖励,实际是在百分之百赢过来的基础算账的。

    是利润对半分的简单数学。

    可是,现在一输,可把他的如意算盘全都打乱了。

    不但一分钱赚不到,还要大量赔钱。

    那赔的可是货真价实响当当硬邦邦的美元!

    那个小白球叮咚一声落在号码16的凹槽里的响声一传出,盖普恩脑袋里开了锅。

    里面千思万转涌出了无数念头。

    第一个念头,是学他大哥盖普伦国王,穿裤子不认账。

    你那个钱在箱子里没有拿出来,不符合规定,我是不会赔你的。

    可是,这种做法,要有绝对的实力作为支撑,才能行得通。

    他看了一眼那个大胖子无人敌,感觉底气不足。

    正好那个无人敌也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让颇有做贼心虚感觉的盖普恩顿时吃了一惊。

    二人较量非只一次,都非常熟悉对方,每逢那个胖子露出这个神情,代表着一切都准备好了。

    那么结果也等于决定了,是他败于那个胖子之手。

    而且对方现在可是六个人,自己的一方只有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动起手来肯定吃亏。

    至于那些发牌手、服务员什么的,根本指望不。

    他们本事低微不说,闹不好还是对方布置的内奸,说不定关键时刻,还捅自己一刀。

    凭自己过往对员工的苛刻,他觉得没有一个人在关键时刻会感恩帮助自己。

    第二个念头,是赖账。

    轮盘赌押单个数字,那是一赔三十五,也是说,赌场必须给那个赢了的赌客三十五亿美元。

    这个数额,尽管够吓人,赌场还是能赔的起的。

    怎么说这个金字塔赌场,也是大西洋赌场的最大,起码也是最大之一。

    在大西洋赌城里最大,那也是在老美这块土地最大。

    毫无疑问,也是世界最大,在这方面,没有人敢说自己老美更有气派。

    大的意思,是钱多。

    可是真要是这笔赔了出去,赌场必须关门了。

    因为赔了钱以后,没有现金流量支持其它赌局继续运营了。

    这并不是赌场的准备不充分,而是这个赌注数额太大,而且出其不意冒出了这个需求。

    毕竟这种一手一亿美元的玩儿命赌,一辈子也遇不到一次。

    如果赖账的话,他可以把没钱支付当作借口。

    可是问题是,赌场最重要的是信誉。

    如果你没有能力支付赌客赢的钱,你可以不设置那样的赌局;既然设了,必须按照规定赔钱。

    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

    而且赖账,你也要看和谁赖。

    无人敌那个胖子,跟他赖账,不知道他会使出什么手段催债。

    欠他三十五亿,说不定让你吐出七十亿。

    这个方式不付钱,显然也不行!

    总的来讲,数钱赖赌不赔钱,不是你想赖账能赖,而是消费你的底蕴。

    非但如此,还要把你费尽心机积累的信用搭。

    你是再有本事挣钱,赌客一看你不讲信用,拒绝到你这里来,你也没辙。

    其它的念头,也是纷纷攘攘,杂乱涌现,搞得盖普恩脑袋成了浆糊。

    可是这个时候,场已经一片大哗。

    原来那个值班的荷官,已经打开了箱子,一看那金色的筹码,傻眼了。

    虽然不多见那样大面值的超级筹码,她还是认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百万美元一枚的特有标志。

    那不是包金,而是真金。

    不但是百万美元一枚,而且不是一枚,有那么足足一堆。

    粗略看看,起码百八十枚。

    这个时候,那个荷官的脑袋已经停止了运转,一片空白。

    她只剩下一个念头,是恨不得自己没有长手。

    没有长手,不会开启那个轮盘,也没有这个史无前例的输钱了。

    输到这个程度,她知道自己的命也输进去了。

    最好的结果,也会被砍掉两只手。

    她老板之狠辣,可是无人不知。

    周围的赌客,一看这里出现百年不遇的大数字赢钱观,都放下了自己的赌局,跑过来观看。

    过来的这些赌客,许多都是职业赌客,其他人大多也是这里的常客。

    他们很多人是图那个刺激,现在这个可是超级刺激的一局。

    这样的好机会,岂能错过?

    自己不能亲身经历,亲眼看看别人的也是好的。

    这可不是演电影,这是现实世界!

    这些观众也有不少为别人着想的,这样的热闹,不能自己独享,还要和朋友分享。

    于是,不少人都抓紧时间,举起手机拍照。

    尽管赌场有明规定,禁止拍照,这个时候,谁还管那些。

    赌场里的警卫看到这种情况也傻了眼,成千万的客人一起违规,从来没有见到过。

    再给他们增加一百倍人手也管不过来呀。

    况且,他们现在哪里还顾得这种小违规?

    于是,金字塔赌场出事的新闻,转眼间传遍了全世界!

    处于事件心的两个胖子,现在是冰火两重天。

    无人敌乐得跟傻子一样。

    盖普恩急得跟疯了一样。

    外加一个哭得死去活来的荷官。

    可是,她一边哭还得一边数筹码。

    事情不到最后一步,她还得履行责任。

    当然,她也不知道那个保险箱里到底装了多少钱。

    五千万和一个亿,性质不同!

    她业务熟练,十个筹码一摞,放在一起,嘴里念念有词:“一千万,呜呜!一赔三十五,要陪三亿五千万,哇……”

    不念叨还好,一念叨这几亿的赔钱,不禁大放悲声。

    她倒不是为赌场心疼钱,而是赔钱越多,她受到的惩罚越重。

    “又是十个筹码,还都是一百万一个,一千万,又是三亿五千赔钱,哇哇……”

    看那个荷官哭得梨花带雨,铁人也得掉泪,众人无不心生怜悯。

    可是,却没没有一个出言相劝,更没有一个出手相助。

    关键是这个事情太过重大,不是说相助能相助。

    多了不说,你助一摞筹码,那是三亿五千万美元。

    还别说一摞,是一枚,平常人也掏不出来。

    那也是三千五百万之多。

    这个时候,盖普恩想和无人敌打个商量,争取一个分批付款,不影响正常营业。

    “嗬嗬!无人敌先生,无兄,你这几个……个人好厉害!出手不凡,运气超级爆……爆表!小弟我佩服死了!这样,我这里资金虽然很多,但是临时用量太大也有些紧张,我想来个分期分开不是……”

    无人敌哈哈大笑:“过奖!我的客人向来所向无敌!也感谢老兄你的财大气粗全力配合,能够让他们大展拳脚!你放心,他们不会见好收,还会继续来!你赶紧赔钱,好接着来!这才仅仅是开始而已。”

    赌场最怕的是什么?

    是那些一锤子买卖的临时赌客。

    他们突然赌那么一下,赢了钱马收手,那么赌场再也没有机会回本。

    这是久赌必输的规律那些聪明的赌客反其道而行之。

    听到无人敌的回答,盖普恩知道自己的分期支付要求被拒绝,也不再作无谓的挣扎。

    听到他说的不是马走,心来还感觉好一些。

    于是大怒,呵斥那个荷官:“你哭什么哭,一双充满晦气的手,要它何用!快,给我赔钱!下面好好给我赚回来,否则,我卖了你到非洲顶账!”

    那个荷官还在那里数,一听这话,赶紧止住哭声,两手一阵闪电般摇动,已经全部搞好。

    “赌本一亿!赔钱三十五亿,客官收好!”

    马奥巴早看得清清楚楚,一共三十五摞,金光灿烂,高度和原来的赌本齐平,没错。

    其实,即使是差几百万,他也不在乎了。

    他这一辈子没有这么财大气粗过!

    当那个八年总统还过瘾!

    他大嘴一咧,哈哈哈大笑一声,抓起四五个筹码递给那个荷官:“这个赏给你的。”

    五百万!

    那个荷官大吃一惊!

    顿时被天掉下里的馅饼给砸晕了。

    觉得这位前总统出的英俊。

    这个赏金也没谁了。

    可是不知道有没有命来花。

    如果命没有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想到此,不由看向那个赌客。

    恍惚觉得那是一个黑人大叔。

    可是一看之下,这不是活脱脱一个前总统吗?

    难道那个家伙退休以后也来赌场碰碰运气?

    不会吧?即使退休了,也是高高在,会如此的接地气?

    赶紧再看一样,确认一下。

    看到那个黑大叔列着嘴留着满口大白牙小孩子一样对着她笑呢。

    她确认这是前总统马奥巴,如假包换!

    她一捂嘴大叫一声:“哎呀妈呀!你是总统马奥巴!”

    这声叫喊,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些正在报导三十五亿赌注的新闻媒体,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爆点!

    原来赢钱的那位赌客,是退休总统马奥巴!

    这个新发现,如同一瓢冰水泼进了滚开的油锅,立刻炸响!

    有人质问,总统,即使是退休的,进入赌场也太不成体统了吧?

    又有人说,总统退休以后是一个平民百姓,只要不危害国家安全,他有人身自由。

    赌博又不是什么非法行为,他只要愿意,整天住在里面都没有问题。

    有人又跑到另一个方向:“总统不得不去赌博,是不是生活所迫?也是啊,他当总统的时候,工资收入还不如一家等公司的总裁,退休以后钱更少了!我们是不是该反思,对我们的总统太吝啬了?这样还能吸引第一流人才去竞选总统吗?”

    大概是有人觉得这个楼有点歪,赶紧扶正。

    “喂喂!大家!你们不觉得怪吗?马奥巴去的赌场可是金字塔!是那个普伦王国盖普伦国王的赌城!大家都知道,这两个人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他为什么偏偏去那里赌?这难道是偶然为之吗?难道不是对盖普伦国王在经济战线开辟另一个战场而打响的第一枪吗?”

    这个说法一出来,马有人跟风。

    可见络时代,歪楼容易,引导回来也不是太困难。

    “对!这第一枪打得还够狠!这颗子弹威力重大!价值三十五亿美元!估计盖普伦国王这样几枪,又会走回到他那条不得不宣告破产的老路。”

    一位性急的老兄风风火火地跟帖:“这个推论最为合理!我要去现场,看着他们打枪,尤其是看着他们弹!看别人的传,依靠二手资料,实在是隔靴搔痒,太不解渴!走,我立刻走,开飞机去,各位兄弟,现场见!”

    这位老兄一说,后面跟了百八十个,都是一句话:“现场见!”

    有人刚才加入进来,看着大家都在嚷嚷现场见,看着怪,插了一句:“现场见什么?”

    马有人说:“你落伍了!不要破坏队形,赶紧滚开!”

    这些性急的赶往现场,一个号称冷眼看花的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别说这才是刚刚开始,赌场也没有见输赢;即使赌场决出了雌雄,那个盖普伦也是今非昔,他即使输得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也能用其它方法捞回来!看着吧,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面呢。”

    另一个叫作平时不露面偶尔露狰狞的说:“这个马奥巴可真是一鸣惊人啊!难道他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博弈高人?一局轮盘赌,博取三十五亿,估计是空前绝后了吧。”

    再回头看现场。

    马奥巴收起筹码,也不管别人大惊小怪,他现在也不担心安全,老美的这种斗争还是保持秩序的,只要下台了,已经不是别人针对的对象,一天云彩满散,啥事都没有了。

    除非依然有私仇未了,那也远离围绕总统而来的政治斗争了。

    还有,即使有人对他不利,大哥乔直在那里盯着呢,估计再大的危险,都会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给了五个筹码给荷官,那个荷官确认了给她赏钱的是总统,虽然是以前的,也是胆量倍增,也收下,不再战战兢兢。

    反正今天的经历,是一个字,神。

    她以为这位总统见好收,拿到钱以后马会走人。

    哪里知道,马奥巴继续来,这次把刚才赢来的钱,三十五亿,全部押,依然是16那个数码。

    这个不是装在保险箱里,而是直接放在那里,真的是一座小山一样。

    本来是放不小的,但是赌场有专门的设备,是一个酒杯一样的托盘,只是杯脚放进那个数码槽里去,再在托盘摆满筹码。

    一看这个架势,盖普恩真的吃不住劲儿了。

    如果是一亿的三十五倍,他还能扛住;三十五亿的三十五倍,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

    要是赢了,不过是拿回刚才输掉的那些,不悲不喜。

    可是万一要是输了,那是1225亿!

    把盖普伦国王所有家产全卖光也不够赔,包括盖普伦国王自己,不够吧?大概不够。

    其实,盖普恩自己也不清楚。

    他唯一清楚的,是盖普伦国王绝对不饶他。

    他立即去制止。

    对着那个荷官劈头大骂:“你个丧门星!还敢继续开盘?立刻给我住手!”

    气急败坏之下,一把拉断了连接轮盘赌的电源线。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这台机器彻底报废了。

    然后对无人敌说:“实在对不起,这个数额太大,超出了我的权限,我不能批准!如果你们非要玩儿那样大,我不得不请出我的终极老板了,你们想必是心知肚明他是谁。”

    看大家都对他横眉冷对,他又对马奥巴说:“前总统先生!您不会和我们小民过不去吧?你的宏大运气,不是我等能抗衡的,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一直没有说话的月亮公子顶一句:“是说,我们还可以继续玩儿其它的赌具,毕竟我们的五亿筹码才玩了一亿。”

    这个时候盖普恩实在是骑虎难下。

    那四个亿,他也不敢冒险了!

    谁知道这几个家伙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可是,不让他们玩四亿这个小的,他们再坚持玩儿大的怎么办?

    二害相权取其轻!

    于是,他一咬牙,应道:“可以!我也豁出去了!你们还有四亿筹码,玩儿完为限!”</conte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