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仙帝奶爸〕〔弃妃,你又被翻牌〕〔海贼王之羁绊永存〕〔我成了小乌鸦嘴他〕〔重生毒女:王爷您〕〔爆笑王妃,腹黑王〕〔至尊神医之帝君要〕〔我有无数神剑〕〔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交趾猛人〕〔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近战狂兵〕〔抢救大明朝〕〔天庭红包群〕〔入骨宠婚:误惹天〕〔骑遇〕〔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级狂医在都市〕〔三国之极品家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密封的心脏(第四更!)
    在自家床上,一觉醒来,脑门上被人神不知鬼不觉贴了张纸条?

    这场面真够恐怖的。

    “所以,你就照做了?”楚歌问道。

    “我,我当然不会被一张纸条吓住,但之后又发生了更恐怖的事情。”

    宁追星捂着心口,颤声道,“我家里原本养了一缸热带鱼,但那天我攥着纸条,跌跌撞撞跑到客厅时,却发现所有热带鱼都躺在缸底死掉了,而我原本锁在酒柜里的一瓶酒,也被人丢进了鱼缸。

    “我把酒捞出来,透过酒瓶可以看到,原本清澈的酒液变得一片混浊,里面还漂浮着几十颗小小的东西,我,我仔细看了很久,才发现那是什么。”

    “什么?”楚歌追问。

    “心脏。”

    宁追星道,“是几十颗热带鱼的心脏。”

    “……”

    楚歌想了一下,“那个半夜潜入进来,往你脑门上贴纸条的人,还杀死了你所有的热带鱼,剖出他们的心脏,丢进了你的酒瓶里?”

    “不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宁追星颤声道,“所有的热带鱼都完好无损,身上看不到半点伤口,甚至我打开他们的嘴,从嘴里也看不出半点勾取心脏的痕迹,鱼缸里很干净,没有半滴血迹。

    “而且,我的酒柜上了电子密码锁,除我自己,没人知道密码,却也没有暴力开锁的痕迹,我新买的这支酒就被人取了出来。

    “最,最奇怪的是,这支酒根本没有打开的痕迹,连最外层的封印都完好无损,但几十颗热带鱼的心脏,却‘钻’了进去!”

    宁追星的说法,令楚歌都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不是解剖,而是凭空取出热带鱼的心脏,又隔着厚厚的玻璃酒瓶,转移到酒里面?

    这是何等诡异的能力!

    “我,我被吓得魂飞魄散,一时间无法思考,那天我哪儿也没去,就在家里蜷缩了一整天,我知道自己卷入了你们觉醒者之间恐怖的斗争中,谁知道你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敌人,对方要借我的刀来打击你,我不敢招惹对方,却也不敢招惹你,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借酒消愁,再次昏睡过去。”

    宁追星捂着脸道,“岂料,次日清晨一醒过来,就发现我养了五年的金毛犬‘麦克’躺在我旁边,一动不动,好似酣睡,但身体早已冰凉。

    “你没猜错,麦克也被人隔空摘取了心脏,它的胸口、背后和喉咙里看不到半点伤痕,就是没有了心脏——它的心脏,同样被塞进一个大酒瓶,出现在我的保险柜里,而我保险柜的密码,连我父亲都不知道!

    “我明白,这是对方的第二次警告,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对方既然能无声无息摘取热带鱼和宠物狗的心脏,自然也能隔空把人类的心脏摘掉,又或者往人体内放一些‘小东西’进去,就像对方把心脏塞进密封的酒瓶和保险柜一样。

    “这是恶魔的手段,根本不是我一个凡人能够抵挡,除了乖乖服从之外,我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吗?”

    楚歌没想到,答案会是这样。

    愣了半天,他道:“你没有报警?”

    “报警?”

    宁追星像只乌鸦似地笑起来,“报警去抓一个能隔空摘取心脏的恶魔,有用吗?”

    “就算对方是觉醒者、修仙者或者魔法师,警方抓不住他,非常协会总能帮到你。”

    楚歌道,“你没想过去找非常协会求援?”

    “没用的,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非常协会或许有大把高手,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较量,是可以抓住幕后黑手,但在那之前,人家只要勾一勾小指头,我一家老小的命都没有了,抓不抓住凶手,有意义吗?”

    宁追星苦笑,“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或许三个警察就能抓住一个罪犯;彼此都有锋利的刀剑,就要七八个警察才有可能毫发无损地抓住罪犯;如果大家都有枪,甚至威力更强大的武器,究竟要多少个警察,才能阻止丧心病狂的罪犯去杀死无辜者;而现在,对方是拥有超能力的觉醒者,破坏性和隐蔽性,远胜于手持枪械的罪犯啊,无论警察还是非常特工,都不可能一生一世保住我们的安全,要我拿一家老小的性命去赌,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楚歌叹了口气:“所以,你就上网发了那些帖子,后来呢?”

    “后来,这件事被我父亲发现,他狠狠骂了我一顿,让我立刻收手,不要玩火。”

    宁追星哭丧着脸道,“但父亲怎么可能明白,宁家正处在死亡漩涡的边缘——对方在纸条上写明了,这件事绝不能告诉任何人,特别是我家里的人,我吓破了胆,哪里敢违抗对方的命令?

    “特别是,有一段时间,我的精神濒临崩溃,有两天懈怠了在网上发帖,结果连安吉拉都死了。”

    “安吉拉是谁?”楚歌问道。

    “她在我经常去的一间酒吧里上班,我们……关系不错,你懂的,有时候她也会来我这里过夜,但那天她却在上班路上,猝死在了出租车里,死因是心脏病发作。”

    宁追星面无血色地说,“安吉拉的工作日夜颠倒,喜欢喝酒,精神压力也很大,包括尸检报告都没任何问题,确实是心脏病,但是,哪有这么巧,一个只不过身体瘦弱些的女孩子,正好在我没有发帖的这两天,莫名其妙猝死?

    “我明白,这是对方的严厉警告,对方既然能隔空取出宠物的心脏,那么,用某种办法隔空钻进人类的胸膛,死死攥住心脏,让心脏停止跳动,不难办到吧?

    “先是热带鱼,然后是宠物狗,接下来是我的情人,那么再下一个要死的,岂不就是我的家里人了?

    “我没办法,只好继续发帖,家里人不知道死神正在头顶悬着,还痛斥我自毁根基,他们哪里知道,企业倒闭,只要小命能保住,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听到这里,楚歌终于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却也陷入更大的疑团。

    他什么时候得罪如此神秘而强大的敌人了?

    没理由啊,自从觉醒以来,他唯一狠狠得罪的也就是异火少年宁追云,至于和杨超的矛盾,根本是不值一提的小玩闹。

    为什么,幕后黑手要通过这么曲折的方式,借宁追星的笔尖来打击他,难道对方一眼就看出了隐藏在他血脉深处的天赋和潜力,认为“此子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正在狐疑,外屋传来了开门声。

    “有人?”楚歌眯起眼睛,眼中锋芒滚动。

    “这——”

    宁追星奇怪,“我明明已经把门反锁,还加了三道锁链,就算我父亲有钥匙都打不开的。”

    “嘘,别声张,别说我在这里,你也别出去,留在我的视线之内,我会保护你的。”

    楚歌心思电转,打开衣柜钻了进去,只留一条缝隙。

    宁追星又灌一口酒,倚靠着衣柜坐在地上,可怜兮兮看着门口。

    “踏!踏!踏!”

    来者步伐很重,脚步声粗暴而狂野,在客厅和厕所里转了一圈,似乎在搜索宁追星,发现没人,便直扑卧室。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风衣,头戴面具的男人。

    但就算是有些滑稽的小丑面具,都无法遮掩他身上凶暴和狂妄的气势。

    他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背包,风衣口袋也高高鼓起,双手插在口袋里,就像是黑色的死神降临。

    右手从风衣口袋里取出时,顺便掏出了一把小钢珠,就是散弹枪或者轴承里经常用的那种。

    手一松,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些钢珠竟然没有掉落,而是环绕着他的手掌和手臂,飞快旋转起来,像是几十枚呼啸的子弹。

    “宁追星,你的‘裁决’到了!”面具后面,传来低沉的声音。

    “这——”

    衣柜里,楚歌瞬间瞪大眼睛,“是许军!”

    --------------

    今天只能四更了,还是厚颜无耻地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各种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