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霸小娇妻〕〔医流武神〕〔狂婿〕〔望族闲妻〕〔天降我才必有用〕〔终于成了你想成为〕〔赘婿无双〕〔我只想享受人生〕〔盛夏婉歌〕〔相亲美女博士〕〔我爸真是大明星〕〔全球武神〕〔重生1980之强国崛〕〔我有一个属性板〕〔小城女律师〕〔黄小仙的狐朋狗友〕〔星星之火,可以撩〕〔美梦情人〕〔盖世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一百六十章 趟过地狱之河
    “明白了。”

    内藤勇也的眼神里,可没有半点儿“明白”的意思,反而跃跃欲试,“上校,等到事成之后……”

    “内藤,不要乱来,天人组织难道会没有半点防备吗,在实力没有彻底恢复之前,我们经不起半点重大损失的。”

    上校顿了一顿,道,“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和天人组织这些该死的老鼠合作,连半秒钟都不能放松警惕,让兄弟们多加小心也好。”

    “是,那么,我去准备了。”内藤勇也一个立正,重重点头,转身离去。

    直到他快走出车厢时,上校才叫住了他:“内藤……”

    听出上校声音里的迟疑,内藤勇也有些疑惑地转身。

    “听着,对于其他人,我可以毫不犹豫带他们赴汤蹈火,但是你不同。”

    上校道,“你就要结婚了,我很遗憾把你卷入这件事里,其实,你没必要走这条不归路的,回到家乡去结婚生子,享受豪华公寓,当预备役教官,不好吗?

    “总之,如果是因为我的缘故,请你千万慎重考虑,我不需要你‘誓死追随’,只要你好好活下去。”

    内藤勇也很认真地想了想,走回来,伸出了手。

    他只有一只手,左手。

    右手被冰冷的机械取代,在潮湿天气里,发出不自然的噪音。

    即便左手,亦是伤痕累累,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刀疤,指尖微微颤抖。

    “上校,我的手在发抖,而且很疼——每到阴雨连绵的天气,我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很疼,疼得想要打滚。”

    内藤勇也看着自己不断颤抖的左手,眼里的情绪无比深沉,喃喃道,“您是知道的,过去,当我手持战刀‘鬼切’之时,可以瞬间劈中三十二颗同时向我射来的子弹,也可以一刀将主战坦克的炮管切断。

    “‘鬼切’劈风斩浪时发出的呼啸,是我这辈子听过最美妙的声音,远胜于女人在床上婉转的喘息。

    “可是,现在啊,就算拿筷子吃饭,我都会把饭粒掉得满桌都是。

    “就算注射再多低阶基因药剂,咬牙切齿地燃烧生命,我都没办法精确控制战刀,激战超过五分钟。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我的伤势仍在不断加重,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能清晰感觉到力量从每一个毛孔中缓缓流逝,就像是小虫子争先恐后逃离一具腐尸,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彻底失去力量,再也没办法挥舞‘鬼切’的吧?

    “不止是我,烈风突击队里所有兄弟都是一样,上校,您刚才说得没错,我们正在一点一滴丧失最后的力量,沦为彻头彻尾的废物!”

    上校面无表情,静静听着,眼底却流露出一抹无法用笔墨形容的痛楚。

    内藤勇也笑了笑,继续道:“上校,上次我回到江户城,去江户第一人民医院做康复治疗的时候,千理惠亲自服侍我,当她看到我的伤口还有检查报告时,您知道她是什么表情吗?”

    上校的眉毛高高挑起:“难道她嫌弃你?”

    “不,比嫌弃更加糟糕,她可怜我。”

    内藤勇也道,“她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只脆弱的花瓶,轻轻一推就能摔个粉碎,又像看一个暴躁的孩童,以为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

    “我能读出她的表情,她在绞尽脑汁组织着措辞,想着怎么说才能不伤害到我‘脆弱’的心灵,她发誓要对我好,却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她可怜我!

    “呵呵,我的上校啊,虽说我们扶桑经过了几十年的劳动主义改造,已经改天换地了,可是深入骨髓的传统和精神,却不是那么容易磨灭的,我和千理惠,说到底都是扶桑人,我们扶桑人只会对一样东西至死不渝,那就是事业。

    “一个没有事业的男人,和抽掉了脊梁骨的狗子,又有什么区别?

    “一个男人必须对他的团体效忠,得到团体的认可,帮助团体不断前进,才拥有了人生的意义,才会得到家人的尊敬,那些被公司裁员的可怜虫,不敢回家,终日混迹在公园和弹珠房里,还不是害怕回家之后,看到妻子既怜悯又失望的眼神?

    “当然,我有的是钱,足以在物质上给予千理惠最好的生活,但人生毕竟不止是物质的,千理惠喜欢的男人,是一个在枪林弹雨中无所不能,连死神的脑袋都能斩落的英雄,一个真正的武士,而不是一个该死的预备役教官!

    “我依旧深爱着千理惠,只有最后一颗子弹打爆我的脑袋时,我才会停止对她的思念,但我实在没办法和一个可怜我的女人共度余生。

    “上校,我并不是为了‘誓死追随您’而来,诚如您所说,我是来找回自己的力量、尊严和生命的意义,所以,请您不要抱有半点内疚之心,贯彻烈风突击队的意志,带领我们所有人,踏入地狱吧,拜托了!”

    内藤勇也的话,令上校动容。

    亦令独眼深处闪烁的烈焰,愈发炙热和明亮。

    “明白,内藤,放心。”

    上校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我会带领你们趟过地狱之河,找到战士的天堂的!”

    ……

    暴雨如注,无休无止。

    在这个疾风骤雨之夜,灵山市方圆百里之内,很多事正在发生。

    灵山市区,大批军队、救援部队和非常协会的工作人员都在聚集,其中的精锐力量深入地底每一座洞窟和每一条沟渠,严密搜索幽灵般的天人组织成员,其余人则散落在街区上,指挥拥挤不堪的车队缓缓前行,安抚惊慌失措的市民,艰难进行着疏散工作。

    上百万人的疏散,原本就是十分浩大的工程,又被暴雨拖慢了脚步,以至于宝贵的有生力量都被陷入泥淖,动弹不得。

    而在城东军营内,曹大爷也找到了关山重,并得到上级的许可,带领一支侦察小队,去加强城外基因药剂仓库的防御。

    考虑到基因药剂仓库就设置在原本的半废弃化工厂内,里面还封存了大量易燃易爆的化工原材料,云从虎也率领一小队红头盔,跟随侦察部队一同前往,万一发生不测,他们将第一时间保护基因药剂等等战略物资,不受大火和爆炸的侵袭。

    只是,出发时,所有人的神色都很轻松,谁都不认为,真会出什么事。

    “‘上校’宁烈,可是重创一名金丹的超级英雄,你我兄弟,也就是在灵山地面上耀武扬威,和人家一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啦!”

    关山重笑嘻嘻对云从虎道,“待会儿见了人家,千万打起精神,不要丢咱们‘灵山英雄’的脸啊!”

    由侦察小队和红盔部队组成的混合车队,穿透雨幕,朝着无止境的黑夜驶去。

    而在距离市区几十公里的西货运火车站,装甲列车,亦降低速度,缓缓驶入车站。

    然而,列车还没停稳,站台和控制室内的工作人员还在紧张忙碌时,几道脸上涂抹着黑色油彩,幽灵般的身影就从后面悄悄摸了上来。

    伴随着一声声闷哼,一切都悄无声息又有条不紊地进行,三分钟后,烈风突击队控制了火车站。

    不一时,几辆用来短途接驳和转运的集装箱大卡车,就朝着和火车站近在咫尺的化工厂,也就是基因药剂和战略物资的临时仓库,高速驶去。

    而在城市另一边。

    楚歌吹着口哨,开着车,在雨幕中艰难跋涉。

    “这什么鬼天气。”

    他撇撇嘴,“雨怎么一下子搞这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