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阴差阳错
    修仙者顿时瞪大眼睛。

    震惊能量像是一道小旋风似地从他脑门上涌出。

    同时涌出的还有大片冷汗。

    他的身体都禁不住微微颤抖,显然被楚歌击中七寸。

    在修仙界向来高高在上,从未受过如此屈辱的他,仍旧维持着最后的骄傲。

    他竟然张开嘴,露出贝壳一样的牙齿,朝楚歌咬过来。

    还没咬到楚歌,就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激活了捆仙索。

    金属软索的尖刺上,缭绕着一道道幽蓝色的电弧,如万千魔虫,争先恐后朝骨髓深处涌去。

    饶是修仙者,也忍受不住扒皮抽筋般的痛楚,他像是煮熟的虾米一样弓了起来,发出刺耳的……

    不,还没等他发出尖叫,声音都被楚歌一拳闷了回去。

    “别叫,这么想死么?”

    楚歌安慰他:“其实没事的,也就前面几天难受点儿,后来……后来你就习惯了。”

    修仙者的嘴唇被楚歌打得肿胀起来,像是挂了两根大香肠,他气喘如牛,恶狠狠瞪着楚歌。

    “还瞪?”

    楚歌伸手,“我真动手了啊!”

    修仙者浑身一颤,面露惊恐之色,眼眸深处最后的骄傲支离破碎,破碎的骄傲竟然变成了闪烁的晶莹,大团水雾在他的眼角凝聚。

    “……不会吧?”

    这回轮到楚歌目瞪口呆,“你,你不是吓哭了吧?”

    楚歌从没想过,原来修仙者也会哭鼻子,太震撼了!

    的确,修仙者的骄傲,愤怒,惊恐和绝望,统统化作了无法用笔墨形容的羞耻。

    穿越到地球之后身陷囹圄的屈辱,和此刻被楚歌羞辱却无法反抗的痛楚,变成两滴晶莹的泪珠,冲破满脸淤泥,滚落到了眼角。

    修仙者的眼神变得无比幽怨。

    楚歌有些不知所措。

    实在没人教过他,应该怎么面对一个哭鼻子的修仙者。

    “算了,我开玩笑的。”

    楚歌毕竟宅心仁厚,叹气道,“就算你实在不配合,我也不可能这么卑鄙无耻,最多一枪打死你,我得不到的,天人组织也别想得到。”

    他的语气无比认真。

    修仙者的眼神再次颤抖起来。

    或许一开始,凭借一腔血气之勇,这名修仙者还可以视死如归。

    但先是两名同伴被上校毫无征兆杀死,近距离目睹修仙者的大脑在地球先进武器的攻击性四分五裂,已经令他大受刺激。

    又被楚歌狠狠抽了一个耳光,半张脸肿得像是发了瘟病的猪头,心理防线也被楚歌彻底攻破。

    这名修仙者,丧失了慨然赴死的勇气,昂了半天的脑袋,终于低了下来。

    “愿意和我一起逃走吗?”

    楚歌问道,“也不用你服了,愿意的话,点个头。”

    修仙者迟疑了很久,终于用最轻微的动作,点了点头。

    “你看,这就好嘛,这就是地球人和修仙者真诚沟通,和谐共处的第一步嘛!”

    楚歌紧了紧身上的军用背包,右手拽着修仙者,继续蛇形前进。

    经过基因药剂和震惊能量的增幅,现在的他比起在崩塌大厦下面硬生生扛起钢筋混凝土的力量都要强大,在体育场一口气救出几十人都不带喘气,即便只有一条手臂可以正常活动,拽着这名修仙者逃跑,还是绰绰有余。

    当然,生拉硬拽,动作幅度免不了稍微大一点点,令对方一次次激活捆仙索,被电得死去活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为了避免对方再次发出尖叫,楚歌只能撕下一截浸润了汗臭和血腥味的衣角,恶狠狠塞进对方嘴里。

    “别叫。”

    看着修仙者那双仿佛会说话,充满了哀怨、愤怒、委屈和震惊的眼睛,楚歌道,“这待遇就算不错了,你要是敢发出半点声音,我就脱下袜子塞到你嘴里。”

    修仙者果然不敢叫了。

    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滑落下来。

    “这年头的强者和修仙者啥的,心理素质都不行啊!”

    楚歌暗自琢磨,“也是,看他这副细皮嫩肉的模样,估计在修仙界也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平时就提笼架鸟,吃香喝辣,带几个家丁出门作威作福,现在家丁都死光了,留他一个人,根本没什么真本事,自然哭哭啼啼起来。”

    这么一想,楚歌觉得修仙者和地球人也没太大差别。

    对修仙者的陌生感和恐惧心理,顿时消解了不少。

    当然,这小子除了动不动就哭鼻子之外,贡献震惊能量还是很卖力的,他一个人输出的震惊能量,就比得上十几个雇佣兵了。

    看来,若非被捆仙索束缚,又被注射了大量肌肉松弛剂,他的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只可惜“战斗”,从来不止是“战斗力”的比拼,虎落平阳被犬欺,他又能有什么脾气?

    “等等。”

    楚歌心想,“这什么话,虎落平阳被犬欺,他是虎,我是个啥?”

    正琢磨着呢,头顶忽然传来枪声。

    楚歌悚然一惊,回头看时,发现另一队天人组织的悍匪,从斜刺里杀了出来。

    冤家路窄,带队者不是别人,正是楚歌的老相识,把他卷入漩涡的源头,“引导师”!

    他们避开了“狮王”和“上校”的战场,散开到丛林深处搜索。

    很显然,天人组织已经发现所有五级基因药剂都被上校带走,而他们志在必得的修仙者也不翼而飞。

    楚歌和修仙者匍匐在地上,借助草丛和灌木的掩映,暂时还没被对方发现。

    但他们一路蠕动过来,在地上留下鲜明的沟壑,却成为无法掩盖的痕迹。

    “快点!”

    楚歌心急如焚,知道几分钟之内就会被对方发现踪迹,追赶上来,只能咬牙加快蠕动速度。

    这下子,不但修仙者因为肌肉牵扯太多而时不时触发捆仙索,连楚歌自己的动作都大幅变形,出发了捆仙索。

    一道道幽蓝和深紫的电弧在两人身上来回游窜,把他们都电得眼冒金星,七窍生烟。

    头顶的子弹越来越密集,对方的喊叫声也越来越近,楚歌甚至可以听到“引导师”气急败坏的怒吼。

    继续往前蠕动,只有死路一条。

    楚歌把心一横,朝丛林左侧的悬崖拱去。

    “唰唰唰”,一瞬间,脑中闪过无数电影中的经典画面。

    好像在电影里,每次的悬崖峭壁之上,都有一挂气势恢宏的瀑布。

    瀑布下面,则是一条水流湍急,不知通往何处的大河。

    每当逃亡者被追逐到无处可逃时,只要跳下瀑布,就能绝处逢生。

    可惜现实和电影往往大相径庭。

    当他好容易拱到悬崖尽头时,发现落差并不高,所谓的“悬崖”最多是二三十米高的小突起,底下,则是黑黢黢的烂泥坑。

    或许灾厄纪元的环境剧变中,这里曾经是有过一条河流,但现在,河流早已干涸,原本的瀑布深潭,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沼泽。

    以楚歌现在被捆仙索束缚的状态,跌入沼泽,只有越陷越深,永堕黑暗的可能。

    楚歌冲悬崖下面的沼泽啐了一口唾沫。

    回头看时,子弹密集如雨,打在两人身边的岩石上,打得火星四溅。

    楚歌艰难地笑了笑。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条求生之路。

    “那个……”

    楚歌小声对修仙者道,“问一声,修仙哥,你和天人组织究竟啥关系,他们到底是来救你还是杀你,那啥,能帮忙说几句好话吗,我其实是个路人,碰巧经过,无意间被卷进这件事,我根本啥都不知道,我很无辜的啊!”

    修仙者愣了半天,震惊于楚歌的无耻,金色光点在他的脑门和楚歌的脑门之间搭建了一座金色之桥。

    可惜再多震惊能量,都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不但丛林中射来的子弹越来越密集,还夹杂着大量手雷,甚至尖端武器轰出来,如同凝固岩浆般的赤红火球。

    “不要!”

    楚歌听到林间传来“引导师”的尖叫,阻止手下鲁莽的攻击。

    可惜,来不及了。

    楚歌蠕动得不够快,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五枚手雷和一团岩浆在自己面前爆开,数千度高温的热浪和强劲无比的冲击波把他掀飞到了半空。

    他被火焰笼罩,被热浪吞噬,被冲击波撕扯。

    军用背包里的大量五级基因药剂,“****”一支接一支狠狠爆开,原本超高压缩的五级基因药剂瞬间气化,变成一团张牙舞爪的浓雾,围绕着他,仿佛拥有生命的精灵,争先恐后往他的七窍和毛孔里钻。

    楚歌就这样,在烈焰和五级基因药剂的双重吞噬之下,落入悬崖下方的沼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