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雨打梨花
    “裸绞”是依托人体工程力学和格斗生理学,最科学有效的压制技巧。

    别说普通人,就算虎背熊腰的格斗家,一旦被对手成功完成裸绞的技术动作,几秒钟之内就会因为大脑缺血缺氧,陷入昏迷。

    饶是体质特异,修为深厚的修仙者,只要其生理结构仍旧属于人类的范畴,大脑仍旧需要血液来供应氧气,就不可能不受影响。

    当然,作为修仙者,小宫主是可以在楚歌的裸绞之下,多支撑一段时间,甚至能挣扎和叫骂。

    但也仅止于此了。

    更要命的是,在一套标准的裸绞技术动作中,攻击者除了双臂交叉形成三角支撑,死死锁住被攻击者的脖子和头颅之外,双腿亦要从后面绕到被攻击者的腰胯之间,或者夹住被攻击者的一条腿,再加上全身重量,去阻遏被攻击者下半身的活动范围。

    楚歌通过古武以及遥控无人机的修炼,已经将双脚修炼到比双手更灵活。

    在化工厂,他就用灵动无比的双脚,多次出其不意打击敌人。

    而现在,带给小宫主的感觉,就是楚歌长了四只手,两只锁死她的上半身,还有两只,则拼命控制着她的腰胯和下半……

    小宫主受不了了。

    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放开我!”她不停挣扎,但越挣扎楚歌的四只手就越紧,整个人像是一座热烘烘的大山,压在她身上。

    她只能尖叫。

    “废话,放开你,让你再挠我?”楚歌自己也憋得面红耳赤。

    他既不敢真的狠狠绞杀,把小宫主勒昏过去,却也不愿意轻易放手,有点儿骑虎难下,不尴不尬——不对,是很尴尬!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小宫主被楚歌镇压,声音都变得又尖又细。

    “那我就更不能放开你了,咱们就在这儿耗着吧,先纠缠个一年半载再说!”楚歌“嘿嘿”狞笑。

    “我,我让我爹杀了你,把你们统统杀光!”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小宫主却连哭都哭不出来。

    “嗯?”

    楚歌眯起眼睛,眼底绽放出无比危险的光芒。

    他就是这么个人,平时吊儿郎当,但真到了要玩命的时候,干脆就玩一把大的。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没人可以这样威胁我,哪怕元婴老怪都不行!”

    楚歌把脑袋凑过去,炙热的声音和气息一起吹进小宫主的耳朵里,“别逼我,把我逼急了,信不信我真的把你五花大绑,脑袋捂到裤裆里,再把穿了三天三夜的臭袜子塞到你嘴里?”

    小宫主吓得魂飞魄散,最后一丝骄傲支撑着她,色厉内荏,结结巴巴道:“你,你不怕元婴的报复?”

    “怕个屁,就算元婴,难道还能杀我两次?反正怎么都是个死,当然要拉你一起陪葬,你这个不知好歹,恩将仇报,狼心狗肺的女人!”

    楚歌连声冷笑,金色光点不断流转全身,肌肉越来越硬的同时,脑细胞也得到增幅,智慧再次飙升到天花板,忽然灵光一闪,“而且,就算你爹真是元婴,又如何,他真会为了一个女儿,和整个地球为敌么?”

    小宫主身子一僵,忘了挣扎。

    “我忽然觉得,你未必如自己交待的,那么受父亲重视吧?”

    楚歌道,“如果你真是一名元婴老怪最心爱的女儿,怎么会放你在外面乱跑,以至于误入空间缝隙,穿越到地球上来?

    “是,你是有一些护卫,但实力也不是很强,和你一样都是炼气期而已,没怎么挣扎就被我们抓住了,这个阵容很寒酸啊。

    “还有,抓住你时,你身上好像也没什么压箱底的强**宝之类,倘若你爹真把你当成心肝宝贝,会不给你准备一两件类似的法宝吗?

    “虽然我不太知道修仙界的事情,却也知道,要修炼到元婴境界,一定经过漫长的生命旅程,几百岁的人,又位高权重,就算有几百个儿女都不奇怪,你不过是其中之一。

    “而且,有些修仙者,还有‘断情绝欲,超凡脱俗’的说法,根本不怎么重视血脉亲情的,会不会,你爹也是一样?

    “所以,我猜你之所以一直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透露之后又不肯合作,根本不是因为骄傲和警惕,而是窘迫,连你自己都吃不准,你爹会不会来救你!”

    小宫主彻底僵住,像是一头被汽车远光灯忽然罩住,不知所措的小鹿。

    三秒之后,她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剧烈挣扎起来。

    楚歌说着说着,双手渐渐松懈,没想到小宫主突然爆发,再绞都来不及。

    两人重新陷入泥泞不堪的纠缠。

    小宫主用尽全力,脑袋往楚歌的下巴上狠狠一顶。

    虽然将楚歌顶得龇牙咧嘴,不得不松开双手双脚,但自己的假发也被蹭了下来。

    她果然戴着头套,满头黑色瀑布般的秀发都是假的。

    十天半个月,还不够长发披肩,小宫主顶着一头猫抓狗啃,稻草窝般的碎发。

    现在,稻草窝上还沾满了烂泥。

    其实楚歌倒没觉得有多难看。

    现在很多女孩子,还专门花大价钱请托尼老师去剪这种貌似凌乱的短碎发,一颗头好几百块都有,抵得上楚歌大半个月生活费了,上哪儿说理去。

    楚歌甚至觉得,短碎发版本的小宫主,看着还挺俏皮的。

    当然他也知道,修仙界的社会风俗和东方古代差不多,古代女孩子好像都蛮重视自己的头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嘛。

    把一个古代女孩子满头乌黑亮丽,说不定还各种精心修饰的长发剃光,变成猫抓狗啃的稻草窝,这意思,估计和毁容差不多。

    果然,小宫主在池水的倒影中,见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她像是被一道闪电劈傻了,久久无语,哀怨凝噎。

    脸上渐渐乌云密布,终于,化作暴雨滂沱,嚎啕大哭起来。

    她哭得如此伤心,仿佛要把穿越过来之后,不,甚至是穿越过来之前,在修仙界遭受的所有委屈,统统发泄出来。

    她的肩膀一抽一抽,身形愈发单薄,一边哭一边咳嗽,哪里还有半点儿修仙者或者“小宫主”的威风,却像一朵还未绽放,就被狂风暴雨摧残的花蕾。

    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

    楚歌没想到小宫主会来这么一出,这,两个人刚才还摔跤摔得好好的,咋又哭上了?

    抹了一把脸,眼镜和对讲机早就不翼而飞。

    左右一打量,从远处的烂泥里捡回了对讲机,楚歌看着哭得旁若无人的小宫主,觉得自己的脑袋膨胀了三倍。

    “俞会长,俞会长,能听到我的话吗,我支撑不住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你们他妈就在外面干看着啊!”

    楚歌压低声音,“都说了,我不行,我和她有误会,一定会搞砸的,您看,真的搞砸了吧,这可不怪我,我和你们说,要是真的破坏了地球和异界之间的和平友谊,这笔账赖不到我头上,还有,万一那位‘凤羽尊主’风上玄真的怒气冲冲杀到地球来,你们一定要保护我,一定要出动十个八个航母编队加几百个特级高手来保护我啊!”

    “放心,楚歌同学,你做得很好。”

    对讲机里传来俞会长温和的笑声,“就是这个节奏,保持下去,我们都为你加油鼓劲,灵山市几百万父老乡亲,都会铭记你的贡献的!”

    “……啥?”

    楚歌目瞪口呆,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您说啥,这都叫‘做得很好’?那做得不好该是啥样啊!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们刚才大打出手,搞得狼狈不堪,她现在还哭得很伤心,您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

    俞会长十分善解人意地说,“既然她哭得这么伤心,你还不赶紧上去安慰一下人家?”

    ------------

    有同学还不清楚”裸绞“究竟是个啥动作。

    没关系,上网搜一下“裸绞”,很多图片的。

    更好是找几个综合格斗里面,地面技的视频集锦,然后脑补一下,把选手们的脑袋替换成你们心目中楚歌和小宫主的模样,大概就这意思,嗯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