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三百九十章 阁楼的角落
    一碗馄饨吃得楚歌心满意足。灬菠萝小灬说

    拍拍滚瓜溜圆的肚皮,哈出一口鲜甜的热气,楚歌和许军相视一笑,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楼上我那行军床还在吧?”

    楚歌问白姨,“待会儿我就睡那儿得了。”

    “这怎么行?”

    白姨道,“你现在可是全城皆知的大名人,怎么还能睡在这里?”

    “就是。”

    许军也故意笑闹道,“你原先不是说,扬名立万之后,就要住大别墅,至少是豪华公寓的么,还睡这里,传出去不让人笑话?”

    “你们不笑话,还有谁会笑话?”

    楚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笑自己过去的幼稚。

    没错,在没有得到超能力之前,和许军畅想未来的美好生活,他们总是以“住大别墅,开豪华轿车”为奋斗目标。

    然而,当楚歌真的获得了足以改变命运的能力之后,忽然又觉得,住别墅,开豪车这样的目标,实在太渺小和浅薄了。

    他已经拥有了这个宇宙间最不可思议的能力。

    他曾经和这个世界上最穷凶极恶的犯罪者过招。

    他得到了“上校”宁烈的记忆,在一场场栩栩如生的梦境中,踏遍了险恶的流沙,湿热的丛林,冰封万里的雪原和一座座辉煌大城的残垣断壁。

    亦曾在虚拟世界中,和支离破碎的尸骸以及蛇虫鼠蚁睡在一起。

    那么,回归现实之后,究竟是睡小阁楼还是豪华别墅,真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楚歌看着夜空中闪耀的星辰。

    星辰仿佛铺设成了一条直通修仙界和幻魔界的道路,引导他去向无比神秘而瑰丽的远方。

    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无论别墅还是豪车还是美女,呃,美女姑且不论,反正别墅和豪车,注定阻挡不了他的脚步。

    “我就睡这儿,回忆往昔的峥嵘岁月。”

    楚歌道,“要不然,过段时间小阁楼改成名人故居,变成联盟一级文物保护单位,我自己想睡都没得睡了。”

    许军无语,给了他一根中指。

    又被白姨在头顶狠狠敲了一下,敲得他龇牙咧嘴,抱头缩脑。

    既然楚歌坚持,两人也不再说什么,收拾好了馄饨店里的一切,就从外面关上了门,和楚歌打了个招呼,朝小区深处走去。

    一切仿佛都和半年前一样,什么都没改变。

    楚歌深深吸一口气兀自带有馄饨香味的空气,微微一笑,上了阁楼。

    楼下左右两间虽然打通,又经过了重新装修,但阁楼里的陈设却没有改变,包括他的“全家福”也依旧贴在床头。

    楚歌坐在行军床边,回想着半年前自己是如何立下雄心壮志,非要成功不可,真有恍若隔世之感。

    忽然——

    全家福轻轻一抖,从墙上飘落。

    楚歌的瞳孔骤然收缩,针尖大小的光芒射向黑暗的角落。

    他的心跳漏了半拍,浑身肌肉却一缕缕绷紧,就像是特大号的床弩一寸寸绷劲,连神经束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楚歌的目光滑向窗户和楼梯。

    仔细计算着战斗,追逐和逃跑的线路。

    黑暗中,空气仿佛都要燃烧起来,杀气和战意的摩擦,撞击出一朵朵噼噼啪啪的火花。

    “咳咳,咳咳咳咳!”

    角落里响起了轻微的咳嗽声。

    “你受伤了?”

    楚歌沉默片刻,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

    “是的。”

    黑暗中,响起了洪磊略显虚弱的声音,“‘镰刀’赵廉可不是易与之辈,想要从他手底下逃生,自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楚歌扬了扬眉毛:“你竟然知道,自己的抓捕者究竟是谁?”

    “我说过,我从那些纨绔子弟身上,拷问到了不少消息,自然知道,谁是负责我这起案件的指挥官。”

    洪磊平静道,“看,官方的消息封锁,并不是什么铜墙铁壁,我可以知道‘镰刀’赵廉的事情,炎罗自然有可能知道得比我更多。”

    楚歌死死盯着黑暗,震惊能量在眼底隐隐流转,帮助他勾勒出黑暗中洪磊的形象。

    他果然受了伤,看上去伤势还颇重,肩膀至少中了一枪,还有一枚断裂的铁片从肋下深深刺入胸腹之间,鲜血濡湿了大片衣衫,每次呼吸,濡湿的区域,颜色就会更深重一些。

    楚歌心思电转,琢磨着应对之策,继续抛出问题拖延时间:“那么,你又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你可是全城皆知的大英雄,你们家这间馄饨店在网络上也小有名气,我在‘大众好评网’上轻而易举就搜索到了这里的地址,还有店里环境的照片,包括你的大幅头像,都清清楚楚挂在上面。”洪磊道。

    楚歌在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句。

    “所以,你是专程潜入这里来等我,为什么?”

    楚歌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道,“难道,你是发现特别调查局在全城搜捕你,你已经走投无路,所以到这里来找我投降?”

    楚歌故意这么说,原本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以拖待变。

    没想到,洪磊竟然点头,认真道:“没错,我的确是来向你投降,向非常协会自首的。”

    “什么!”

    这下,楚歌可有些傻眼。

    他在心中飞快计较,虽说这起案件是由特别调查局负责,但这只是说,非常协会没理由去横插一杠子而已,人家慑服于自己的人格魅力,主动找自己投降,没理由拒之门外吧?

    反正,他本来也看特别调查局那个既冷酷又嚣张的“镰刀”赵廉很不爽,这么好的机会,实在没理由白白错过。

    当然,洪磊也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善男信女,哪有这么容易就乖乖投降的?

    楚歌盯着洪磊的双手道:“好,我接受你的投降,现在就通知非常协会,把你带回去,保证你得到最人道的对待,可以吗?”

    洪磊笑起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楚歌盯着洪磊,“现在,你已经走投无路,似乎没资格再谈条件。”

    “不,我有的。”

    洪磊道,“受伤的猛虎最疯狂,走投无路的疯子也最可怕,我当然有资格谈条件。”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走投无路的疯子。”

    楚歌分毫不让,“你觉得,我们非常协会,会和一个走投无路的疯子谈条件?”

    “那就要看,我抛出来的条件究竟是什么了。”

    洪磊轻轻咳嗽几声,道,“在超市里,我就和你说过,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并没有打算逍遥法外,等到整件事结束之后,我一定会给你,给当局,给那些被我杀死的人一个交待。

    “但,炎罗还没有落入法网,你要我怎么心甘情愿地认罪伏法?炎罗还活着一天,我死都不会瞑目!”

    “我知道,这些话,你当时的确说过,而我也非常明确拒绝了你。”

    楚歌道,“虽然我个人很敬佩你的勇气,也同情你的遭遇,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会眼睁睁放你离开。”

    “可是,刚才你不是已经放过我一次了吗?”洪磊笑起来。

    楚歌一时语塞。

    无论说什么都容易落人口实。

    幸好洪磊并不纠缠这个问题,而是举起双手,道:“我明白你的立场,并不期待你会一而再,再而三放过我,但我又非要亲手为小飞报仇不可,所以,我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你和我,一起去?”

    “什么?”楚歌愣了一下。

    “你不相信我能保持克制,不再滥杀无辜,而我也不相信当局那些人能秉公执法,真的抓住炎罗。”

    洪磊道,“那么,我们不妨一起行动,由你监督我的一举一动,反正你的初衷,也是抓住炎罗,功劳都是你的,我只要亲眼看到他,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楚歌默不作声,脑中飞快思考,又抬起眼皮看看洪磊身上的伤口,瞬间想通了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