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青不知岁月老〕〔从流量到影帝〕〔我的1982〕〔入骨暖婚〕〔背叛:妻子的谎言〕〔透视小民工〕〔缠绵入骨:总裁好〕〔老婆大人有点拽〕〔九零空间福运妻〕〔张小花的秘密〕〔地球最后一条龙〕〔废世子他又暖又狠〕〔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恋爱吗竹马先生〕〔九八年暖又甜〕〔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饲养全人类〕〔无敌继承人〕〔申老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五百一十八章 第二个
    楚歌忍不住沉浸在这种感觉中,就像是往柔软如棉絮般的云层中越钻越深,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浑然忘却了时间的存在,也忘记了呼吸。

    其他鼠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开始还没有老鼠发现,毕竟大家都浸泡在灵河中,鼠头攒动,熙熙攘攘,所有老鼠都顾自修炼,鼠流最密集处,连低头都办不到。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鼠族承受不住过量灵气的冲击,周身如针扎、火烧和刀割般刺痛,他们纷纷吱吱乱叫着跳上岸来。

    仍旧待在灵河中的鼠族数量,渐渐稀疏起来。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跟随食猫者前来的绝大部分鼠族,都爬上岸去,把尾巴戳在岸边的泥土中,将身体变成一个陀螺,飞快打转,用这种方法来消化灵能。

    也有一部分鼠族,提着一缕缕蚯蚓肉丝,好整以暇地来到灵河边,笑嘻嘻看河水中伙伴们的热闹——每次修炼都是这样,总有些自恃意志坚强的鼠族,好勇斗狠,比拼谁在灵河中待的时间最久,甚至有人赌斗,固然赌注只是几块肉干,几枚锋利无比的绣花针之类,但更重要是强者的尊严,没人愿意灰溜溜爬上岸来,宁愿被灵气充盈成一个气球,都要坚持到底。

    今日正好有两名食猫者家族中出了名不怕痛不怕死的勇士,对上了眼,在灵河中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比斗起来。

    因而也吸引了大把观众,聚集在他们周围,甚至跟着他们一起下注,还呐喊助威,让自己下注那一方,能多坚持一会儿。

    看着看着,终于有眼尖的鼠族发现不妙,用尾巴指着两名勇士不远处的河底,尖叫道:“你们看,那里是否还有一头老鼠?”

    众鼠顺着它的尾巴看过去,果然!

    灵河深处,河床之上,怪石嶙峋之间,的确有一头小白鼠,摆出一个十分奇怪的姿势,手脚如绵软无力般蠕动,还挤眉弄眼,做出种种怪相,叫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在修炼,还是喝饱了河水,像秤砣一样沉入河底。

    这条地下暗河的最深处,大约有四五米深,平均算下来,也有两三米深,对于老鼠而言,算是深不见底了。

    只因为河水清澈见底,一眼就能看到河床,才给人一种风平浪静的感觉。

    其实灵河汹涌,异常危险,每次到灵河沐浴修炼,都是意外频繁——很多老鼠吸收了太多灵气,却无法消化,直接在河水中“走火入魔”,实在凶险至极。

    因此,鼠族们只敢老老实实浮在灵河上面修炼,很少有老鼠敢一个猛子扎进河水深处——即便食猫者这样的强者,也不会这么做。

    而每次修炼的溺水者,更是不计其数,到后来,哪次修炼若是没有老鼠溺水,反而是一件稀奇事啦!

    因此,众鼠见怪不怪,只是招呼着赶紧让人把系着重物的绳索丢到灵河里去,让溺水者自己抓住,好拽上来。

    灵河汹涌,吸足了灵气的溺水者是最疯狂和不可预测的,他们往往陷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会变得力大无穷,倘若别的老鼠潜入河底去救他们的话,十有八九会被他们死死拽住,一起死的。

    只是,众鼠仔细观察,却发现这名溺水者有些古怪。

    通常而言,溺水者只有两种状态,要么是溺水不久,还在拼命挣扎,要么是溺水时间太长,四肢僵硬,静静沉入河底。

    但这名溺水者,既没有拼命挣扎的动作,肢体也不特别僵硬,仍在他自己的控制之内,做出各种古怪却舒展的动作。

    “难道,他没有溺水?”

    鼠族们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哪怕从我们发现算起,他至少在灵河地下待了……待了好长好长时间!”

    “他怎么不挣扎,也不嗷嗷乱叫,甚至脸上都没有半点痛苦的表情,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难道,灵河深处这么强大的压力,都刺激不到他吗?”

    鼠族们傻眼了。

    他们看看那两名漂浮在灵河上,憋得面红耳赤,青筋暴露,仿佛不是泡澡,而是放到油锅里炸一样的“勇士”。

    再看看沉入灵河深处,安宁静谧,满脸风轻云淡的小白鼠。

    鼠族们都有些恍惚。

    “吱吱吱吱!”

    伴随一声刺耳的尖叫,两名“勇士”中的一位,终于承受不住,捂着屁股从灵河中窜了出来,一溜烟跳上岸去,拼命甩着尾巴,手舞足蹈。

    另一名勇士见状,也忙不迭爬上岸去,在河边的泥土里拼命打滚,仿佛周身缭绕着无形的火焰一般。

    两名勇士分出了胜负。

    只可惜,没人再关注他们的比斗,所有鼠族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河底那头小白鼠身上。

    他们找到了新的赌斗内容。

    第一,河底下这头小白鼠究竟是谁。

    第二,他究竟是溺水了,还是在进行特殊的修炼?

    “好像没见过他,咱们家族出名的勇士,不全都在这里吗?”

    “难道是其他家族的勇士?不可能啊,能在灵河深处坚持这么长时间,这样的勇士应该早就名震整个长牙王国,不可能籍籍无名,谁都认不出来吧?”

    “等等,他好像是……长舌头!”

    一时间,众鼠哗然。

    虽然在昨天的凯旋仪式上,楚歌已经一鸣惊人。

    但那时候,他展现的是受到诸神祝福,过人的语言天赋。

    谁都不认为,他能在灵河深处修炼这么久,纷纷断定,他肯定是溺水了。

    楚歌虽然刚刚加入食猫者家族,但身份与众不同,一时间,不少鼠族都叫嚷起来。

    叫声引来食猫者,往河里看了一眼,更是紧张得连尾巴上的毛都炸裂开来,不顾一切想要跳进河里把楚歌捞上来,却是被自己的族人牢牢拽住。

    正在僵持不下时,灵河深处的楚歌忽然动了。

    他的尾巴在河底怪石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就像是一枚鱼雷般朝前窜去,窜向灵河上游。

    “这——”

    食猫者和众鼠先是大惊失色,随后又大惑不解。

    震惊的自然是楚歌自寻死路的做法——灵河越往上游,灵气浓度越高,更何况是在灵河深处,会遭受灵气从四面八方毫无死角的侵袭。

    迷惑的却是,楚歌不应该“溺水”了么,怎么感觉他仍旧拥有意识,而且……游刃有余?

    食猫者和众鼠面面相觑,瞪大了鼠眼,继续看下去。

    “他动了!”

    忽然,有眼尖的鼠族尖叫道。

    而眼神不济的鼠族只看到楚歌好像扭了扭屁股,拖曳出一片模模糊糊的残影,很快消散在河水的波纹中。

    但楚歌四周的环境,却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只有食猫者看到了楚歌的动作。

    楚歌竟然将尾巴当成鱼叉,精确而迅猛地叉住了河底怪石缝隙之间,一条五彩斑斓的小鱼,并且以快若闪电的速度,塞进自己嘴里,连刺都不吐,就将蕴藏着充裕灵能的天材地宝,生吞活剥下去。

    一路游,一路吃,他将鱼雷的诡谲和隐匿,以及鲨鱼的穷凶极恶,完美结合到一起,在河底疯狂觅食,不一时,就扫清了一大片,但因为动作非常轻柔和隐秘,四周的虾兵蟹将们竟然没有察觉,仍旧懒洋洋徜徉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就连绝大部分在岸上围观的鼠族都没发现,只是暗暗奇怪,怎么看楚歌游着游着,他身边的小鱼小虾好像越来越少了呢,都躲到河底泥沙里去了?

    “食猫者,我们,我们还要下去救他吗?”有鼠族结结巴巴问食猫者。

    “……”

    食猫者不知该怎么说。

    它忽然想起了不死将军第一天来到长牙王国,被国师丢进灵河之中的场景。

    那时候的不死将军还是一块支离破碎的烂肉,但浸泡在灵河里时,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即将破茧而出的恐怖感。

    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又体会到了同样的感觉。

    难道,长牙王国,又要出现第二个“打不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