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五百八十四章 乌鸦之首
    早在科学昌明,医疗技术发达的二十世纪末期和二十一世纪初期,人类自以为消灭了绝大多数传染病,殊不知,细菌和病毒仅仅是以更加阴险的方式蛰伏起来,在无数疫苗、抗生素和医疗手段的围攻之下,不断进化,等待着重新浮出水面的一天。

    到了灾厄纪元,这一天终于降临。

    在地震、洪水、飓风横扫之后,鼠疫、天花乃至烈度增强十倍的变种流行性感冒病毒相继出现,疯狂爆发,看不见的洪水猛兽,不断收割着新鲜的生命,摧残着人类岌岌可危的脆弱秩序。

    在整个灾厄纪元中,一共爆发过三次全球范围的超级瘟疫,每一次超级瘟疫都造成数亿人感染,绝大部分感染者都在三到六个月内死去,即便侥幸活下来的人,亦是终身致残,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这倒是非常符合抗震救灾中,那条非常残酷的“九一定律”。

    在一次旷日持久的天灾中,直接死于自然灾害,诸如地震、海啸、风暴和泥石流的人数,不会超过总死亡人数的10%。

    其余90%的人,往往是死于灾后的瘟疫,社会秩序崩溃导致的饥荒和混乱,等等“间接伤害”。

    对抗瘟疫的战争,是人类在灾厄纪元中,面临最残酷,也最绝望的战争。

    在这场黑色的战争中,一支被人们称为“乌鸦”的防疫部队,应运而生。

    一开始,乌鸦部队仅仅是军人、医生、护士、消防员、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临时编组起来的应急队伍。

    可是,随着灾情的持续和扩大,抛开三次全球大疫不提,波及一个大洲的中等疫情每年都会爆发,笼罩一座城市的“小型疫情”更是一天都没有平息过,渐渐的,乌鸦部队也就成为了和红盔部队类似的常备军,并且在地球军的序列中,排到了相当前面的位置。

    之所以叫“乌鸦部队”,是因为他们习惯性穿着涂抹了特殊纳米防化材料的隔绝服,通体漆黑,不露出半寸皮肤。

    同时,新型的高效空气过滤面罩,长长向前凸起,能够瞬间发现病人身体异常的扫描镜片,又呈现出猩红的反光,都令他们像极了传说中那种不详的鸟类——乌鸦。

    乌鸦部队的处境,亦像是乌鸦这种被诅咒的鸟类的风评一样,非常复杂。

    从理性上,人们知道这支防疫部队战斗在对抗瘟疫的第一线,面对的是致命细菌和变异病毒这样看不见的恶魔,危险程度远超红盔部队和普通的军事部队,乌鸦部队的成员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应该得到鲜花,拥抱和荣耀。

    然而,从感性上来说,每次乌鸦部队的出现,都是和恐怖的瘟疫,腐烂的尸骸,死气沉沉的城市联系在一起,再加上他们神秘莫测的手段,以及不近人情的规矩,令人们很难克服心理障碍,对他们产生崇拜和亲近的感情。

    更重要的是,人类和细菌以及病毒的战争,是一场永远都无法取得胜利的,永恒的绝望战争。

    刚刚扑灭这个城市的疫情,下个城市又爆发了新的瘟疫。

    刚刚研发出对抗这种病毒的特效药,病毒却产生了新的变异,变得充满耐药性。

    这就像是人类和永不疲倦的死神的赛跑,无论人类怎么筋疲力尽,最多暂时拉开和死神的距离,但用不了多久,死神终究会追上人类,往人类的脖子上,架上它冰冷的镰刀。

    最要命的是,在灾厄纪元秩序崩溃的年代,支离破碎的当局对绝大部分瘟疫,其实并没有任何控制的手段,唯一能采用的方式就是——“隔离”。

    发现一例疫情,就隔离一个家庭。

    一座城市爆发了瘟疫,就隔离一座城市,任何人都不许出入,然后,等待人类的免疫系统以及虚无缥缈的命运,来裁决究竟谁更有资格活下去。

    执行隔离任务的,往往也是乌鸦部队。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身穿黑色隔绝服,佩戴着鸟头型面具,夹着猩红扫描镜片的“乌鸦”们,就变成了人们心中死神的化身。

    哭喊着想要逃出疫区,求一条生路的“健康市民”,认为当局隐瞒真相而无比愤怒的记者,还有不明真相却充满朴素同情心的普通民众,虚弱的老人,啼哭的孩子,发疯的妇女……所有这一切,都被乌鸦部队组成的黑色冰冷的城墙阻隔。

    这是疫情爆发的地区,随处可见的场景。

    在这种情况下,乌鸦部队若还能取得好的评价,那真叫见鬼了。

    “孤独,阴冷,残忍,不近人情,像是一具具没有情感的机器,伴随着细菌和病毒而来,眼睁睁看着疫情爆发却无计可施,只是沉默等待着死亡收割所有的生命”,这恐怕就是很多普通民众心目中,对乌鸦部队的刻板印象。

    是以,连楚歌听到“乌鸦部队”这个名字,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他自然知道,疫情爆发和乌鸦部队没有丝毫关系,细菌和病毒的肆虐也不是乌鸦部队可以阻止,他们是比红盔部队更能忍辱负重,也付出了更大牺牲的英雄部队。

    不过,内心深处的毛骨悚然,却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用理性思考清除的。

    “这一次,最高议会派到灵山市来的乌鸦部队,将由一位刚刚升上来,名叫‘乌正霆’的中校指挥。”

    关山重干咳一声,犹豫了很久,才轻声道,“或许,我不应该在背后说同僚的坏话,不过,这位乌中校可不好对付,楚歌,你千万别以为能像说服我这样,轻易说服他。”

    楚歌皱眉:“什么意思?”

    “我没有和乌正霆中校共过事,你知道,我们原本就不属于同一系统。”

    关山重道,“不过,从我听到的消息里来看,他似乎是一个作风非常强硬,杀伐决断的人,一个典型的铁血军人。

    “三年前,某联盟边境的热带雨林爆发了疑似和埃博拉病毒变异体有关的新型瘟疫,席卷附近三座城镇,死亡率极高,几乎十室九空。

    “当地刚刚纳入联盟的势力范围不久,联盟统治还非常薄弱,有许多军阀,匪帮,毒枭,以及天人组织这样的邪恶觉醒者势力在活动,乌烟瘴气,鱼龙混杂,联盟的医疗团队根本没办法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当地,进行隔离和治疗。

    “更加糟糕的是,在这三座受感染城镇附近,就是一座人口达到数百万的大城市,是无数难民涌入之后形成的大型避难所。

    “一旦被三座疫情爆发城镇里的感染者,跑到这座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瘟疫规模和烈度,都将瞬间激增百倍。

    “可是,当地对联盟的警告置若罔闻,强行突入进去的医疗团队也遭到了军阀、毒枭、匪帮和邪恶觉醒者的劫持。

    “眼看,一座数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即将被变种埃博拉病毒毁于一旦,数百万人都要丧生。

    “正是这位乌正霆中校,当机立断,绕开优柔寡断的上级,调动了一支空中力量,对三座受感染城镇周围实施了饱和式的燃烧弹攻击,用熊熊烈焰制造了特殊的‘隔绝’,最终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关山重说到这里,忽然闭口不言,只是看着楚歌。

    楚歌凝神静气想了一会儿,道:“等等,当乌正霆中校投下燃烧弹的时候,三座受感染城镇里的居民都死绝了么?”

    “这个问题,没人知道。”

    关山重少校道,“反正,根据事后病毒学家的分析,变种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几乎是100%,无论乌正霆中校是否投下燃烧弹,都没人能逃出这一处人间地狱的。”

    楚歌道:“但那一刻,极有可能,还有人活着?”

    关山重道:“或许吧,不过乌正霆中校也没有直接对三座城镇投下燃烧弹,仅仅是阻断了他们的出路而已。”

    楚歌道:“用燃烧弹在三座城镇外面,‘堆砌’一座熊熊燃烧的火墙,和直接焚烧又有什么区别?”

    关山重道:“这个问题,事后亦有无数人向乌正霆中校提出,还有人直接斥责他是杀人魔王,包括那座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中,被他拯救的人们——说来奇怪,大约是某种负罪感的缘故,这座城市里的人们,抨击他最厉害,他也因为这个原因,仕途不顺,明明出生入死立下无数功劳,到现在仍旧是一个小小的中校,这次,又被上头派来灵山市执行如此棘手的任务,看来颇有点‘破罐破摔’的意思。”

    楚歌叹了口气。

    听关山重这么说,这位乌正霆中校,的确不好对付。

    “对了,还有一件事。”

    关山重眼里折射着颇为古怪的光芒,“乌正霆中校该不该投下燃烧弹,投下燃烧弹时,那三座城镇里还有没有人活着,这些都是永远说不清楚的事情。

    “但,另外有一件事,却是可以肯定的。”

    楚歌道:“什么事?”

    关山重道:“乌正霆中校的身世——他是孤儿,双亲都在几十年前,死于那场席卷全球的超级鼠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