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气逼人 第六百八十二章 回归的兄弟
    楚歌的冷汗简直要凝结成一片冰霜,他结结巴巴地干笑道:“怎么,怎么会,我和大帅根本没过话,怎么会似曾相识,而且我为鼠很正直,一点都不猥琐的。”

    “对,就是这种恬不知耻的嘴脸,总觉得很熟悉,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或者听过。”

    食猫者脸上的疑团越变越大,步步逼近,命令道,“再多两句话来听听。”

    “我,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啊。”

    楚歌的心越来越虚,支吾道,“我不怎么会话,只知道效忠大帅和黑臀大人。”

    “很好,继续。”

    食猫者的目光越来越锐利,上上下下打量着楚歌周身每一簇毛发和肌肉的抖动,仿佛能刺穿他的皮肤和血肉,直抵心肝脾肺肾,“你不会,我教你,你就‘伟大啊,长牙王国,伟大啊,鼠族文明’这句话就好了,对了,的时候记住手舞足蹈,摆出一副非常虔诚和狂热的样子。”

    楚歌艰难吞了口唾沫,两个前爪像是蔫了的狗尾巴草一样,随便抖了两下,含混不清道,“伟大……长牙……伟大……文明……”

    “果然是你!”

    食猫者像是被荆棘长鞭劈头盖脑地狠狠抽了一鞭子,周身肌肉抽搐,瞳孔骤然收缩,用最悲愤的声音高叫道,“——长舌头!”

    楚歌如遭雷击,目瞪口呆,下意识否认:“我不是,我没有,我,我都含糊到这种程度,连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在什么,你居然能听出我是长舌头,太夸张了吧!”

    “废话!”

    食猫者双目充血,咬牙切齿道,“你的声音又尖又利,神色还这么轻浮和猥琐,口齿又这么伶俐,最擅长花言巧语来蛊惑鼠心,化成灰我都忘不了,还敢自己不是长舌头?”

    “我当然不是。”

    楚歌继续否认,“长舌头已经死了,被虫潮啃噬得连渣都不剩下,我怎么可能是长舌头?”

    食猫者咄咄逼人:“哼,还不露出马脚吗,如果你不是长舌头,怎么知道他已经死了?”

    楚歌愣了一下,飞快回应:“长舌头这么出名,所有鼠族都知道他已经轰轰烈烈战死了,我当然知道,这又有什么奇怪,难道死者还能复生么?”

    “没错,如果长舌头是寻常鼠族的话,的确不可能死而复生。”

    食猫者冷笑道,“不过,倘若它是人类的‘移魂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楚歌猝不及防,呼吸顿时紊乱起来。

    不用想,这件事肯定是国师告诉食猫者的。

    混蛋,国师究竟想干什么啊,它这个坑挖得未免也太大了!

    楚歌的面部微表情和略显僵硬的身体语言,都被食猫者尽收眼底。

    它一挥爪子,周围训练有素的精锐武士,纷纷围拢上来,对楚歌怒目而视。

    “如果你不是长舌头,那你究竟是谁?”

    食猫者眯起眼睛,两个爪子按在腰间的刀柄上,冷冷道,“千万别你是黑臀的手下——黑臀还没死,等它醒过来,这件事很容易就能搞清楚的。”

    楚歌愣了半天,又挠了半天头皮,褥下好大一撮鼠毛。

    “好吧,我的确是长舌头。”

    楚歌叹了口气,略显忧郁地,“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食猫者,看在大家曾经并肩血战的份上,请你稍微冷静一些,听我解释……哎哎哎,别打,别打脸,轻点,嘶,轻点轻点轻点,有话好好,别,别绑,至少别这么五花大绑,其实我是人类派到地下来的特使,我为了和平和友谊而来,好歹给我点儿面子!”

    半分钟后。

    鼻青脸肿的楚歌,被鼠族勇士们捆得和粽子一样,又被一根自行车辐条倒吊起来,在食猫者面前摇来晃去。

    “要堵住他的嘴吗?”食猫者的手下问道。

    “堵。”食猫者冷冷道。

    一名鼠族招来一团巧克力包装纸,揉成一坨,堵住了楚歌的嘴。

    两名鼠族分别扛着自行车辐条的两端,把楚歌架起来,像是一头待烤的乳猪。

    楚歌眼底满是天真如婴孩,纯洁如处口的光芒,含着泪光,满怀期待地看着食猫者。

    食猫者硬着心肠,撇过头去。

    好吧,其实楚歌真要反抗的话,也不是完全打不过这些鼠族。

    这具全新的身体原本就是战斗型的,再加上他自从上回死而复生之后,灵魂力量大幅提升,吞噬兽都有再度进化的趋势,真的放手一搏,哪怕食猫者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过,暴力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他原本就是深入地底来寻找食猫者的,眼下不但找到了,还顺利和对方搭上了线……好吧,并不是那么顺利,但总算争取到了沟通的可能性。

    至少,食猫者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痛下杀手不是。

    反正,再怎么五花大绑,只要他想断线逃跑的话,随时都能灵魂出窍,没必要急于一时,倒不如再观察观察,看看食猫者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截至目前,行动很顺利,我们还有大约六十多个时。”楚歌在心里对自己。

    被鼠族勇士抬出极光城的时候,他看到洞穴边缘陡峭岩壁上的缝隙里,移魂者分队的众人鬼鬼祟祟探出脑袋,正好看到他这副略显狼狈的模样。

    楚歌老脸一红,用唯一可以动弹的尾巴,摆了个很隐秘的姿势,表示:“别担心,一切尽在掌握。”

    也不知道穆处长他们,能否领会到楚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又对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和一骑当千的战斗力,有没有足够的信心?

    食猫者和手下带着楚歌,很快撤退到极光城附近的一条隧道里。

    这里黑压压一片鼠头,都是顶盔掼甲,刀剑出鞘,杀气腾腾的鼠族战士。

    可以看到,他们全都在脖子上套着一圈白布,像是一条白围巾似的,既显得训练有素,又有一派哀兵必胜的气质。

    楚歌心思电转,立刻猜到,这一定是鼠族文明秩序崩溃之后,食猫者好不容易才收拢起来,重新建立信仰的“新军”。

    楚歌不由在心中暗暗赞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真没想到几个月前在长牙王国,还仅仅是颇有勇力的食猫者,经过一连串生死淬炼之后,能进化到这种程度。

    当然,现在食猫者的立场不明,极有可能是人类之敌,敌人的强大,就是自己的不幸,倘若这支训练有素又充满必死之心的鼠族新军,果真冲到地面上,闯进灵山市核心区域的话,造成的骚乱和损失,未必比深渊巨兽的践踏多少。

    楚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改变食猫者的计划。

    在食猫者的指挥下,鼠族勇士将楚歌抬到了隧道尽头的一条岩缝里。

    岩缝呈喇叭状,越往里空间越大,最里面是一处颇为干燥的仓库,堆满了压缩饼干、军用肉罐头在内的各种物资。

    楚歌记得自己和白夜也曾在一处类似的仓库里谈过话。

    而接下来的谈话,应该要比那场谈话更加凶险百倍。

    食猫者示意手下将自行车辐条插在一条岩缝里,然后到外面警戒。

    仓库里只留下它和楚歌,一人一鼠,默默对峙。

    它慢慢解下腰刀,卸下铠甲,摘下头盔,长舒一口气。

    看着楚歌的眼神里,充满了幽怨的情绪,简直像是被抛弃的姑娘,看着该死的负心汉。

    “你可知道,当我听长舌头战死时,是多么痛苦、伤心?”

    食猫者沉声道,“我曾经把长舌头当成最好的兄弟,亦无数次在战场上,拯救过彼此的性命,长舌头的死,简直像是抽掉了我的一块脊梁骨……”

    “别,别伤心。”

    楚歌控制着咽喉肌肉,早就把塞进嘴里的包装纸吞了下去,勉强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虽然过程是有些曲折,但总算大圆满结局,大家好兄弟,讲义气,又能在一起并肩作战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灵气逼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