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高冷校草绝宠小娇〕〔年锦书雁回〕〔快穿之雷劫我来了〕〔陈不凡林雪瑶〕〔霍少宠妻甜如蜜〕〔潜都狂龙〕〔美食从和面开始〕〔完体〕〔重生后我嫁了最凶〕〔开局抽到天谴圣体〕〔首富小村医〕〔蚀骨危情:前妻,〕〔夏天韩涯天王殿〕〔我真没那么强啊〕〔骆夜歌方之信〕〔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我的父母重生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远能走到什么地方 第一章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而这一次的生命却如同大雁南归一般,我们都想着它会重来一次。

    </p>

    可那就像高高的芦苇,风吹啊吹,芦苇会再生,而河流也会干涸,干涸到连芦苇也不再长的地步。

    </p>

    当然人生是没那么悲观的,悲观的只是人,而人的悲观却来源于这个不悲观的世界。我们有无数次奋斗的机会,无数次重头开始,却忘记了我们的初衷到底在哪里。我们在漫漫红尘里渐渐迷失了自己。

    </p>

    如果说爱情是像颗糖,就连敲牵手都会感到脸红的同时格外的甜。

    </p>

    慢慢的会发现人生关于爱情,都变成了巧克力。甜着,甜着却又些苦了,最后就像毫无味道的坚果,磕着磕着,还可能把牙给蹦了,最后就只像是枯萎的玫瑰,该丢垃圾桶了。

    </p>

    明明很相爱的人慢慢的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如果说是没有缘分。那么为什么一开始又会认识呢。

    </p>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吧。有一天我发现,被我当初当成孩子的人长大了,而自己变老了,彼此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悸动。而我想也许我才一直是一个孩子,而她却是巨人。是装在小小玩偶的巨人。

    </p>

    “哥哥”她的眉毛有稀疏,或者根本就是没有,我在想怎么那么好笑。可是十三四岁的人自尊心是极强的。

    </p>

    往往我说:“哎,什么人很好。我说画画的女生很有范哦。”

    </p>

    然后她微笑着,就会悄悄的很努力的去画一副实际上很丑的画。

    </p>

    当然肯定比我小时候要好。那时候我的我刚好认识个画家,其实她是学中国画的,而不是西洋画,风格都不一样。可是无论以怎样的标准去衡量都是,梵高与小学生的对比,都是齐白石与走江湖的比对。

    一秒记住

    </p>

    第一次见面实际很尴尬。

    </p>

    她是我母亲的朋友的女儿,然后她母亲离异,和我叔叔在一起。

    </p>

    秉承着男性要好好照顾女性的份上,我还是很有耐性的做了很多事。包括是夜晚,她看不见,我会拿着手电,左手搭着她的肩膀小心翼翼的照顾。

    </p>

    是照顾么?我想当时的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怀揣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梦。都懂的,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我要去最野的地方,画最漂亮的花。我想去流浪,就像三毛那样,走遍这个世界,然后找一个很美很美的女性结婚,嫁给爱情,抱歉,娶了爱情。可能她永远在灯火阑珊处呢,而我...始终离她很遥远。

    </p>

    自然那是一无所有,正因为一无所有,人才会有那么多幻想。而如今看来,那幻想真的会像某些歌里唱的一样,那只是泡沫,轻轻一触就破。而现实的人生,却已经失去了太多,我们失去了方向。

    </p>

    早恋谈到这个话题,人人趋之如鹜,特别是大人,可是纵然是无数人都去阻止这个早恋的发生,可是它还是发生了。就像清晨,不经意间就开放的花,它就这么发生了,来不及阻止,也无心去阻止。

    </p>

    很像那首诗——

    </p>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它是美好的,只是在大人所主宰的世界下,好像变得邪恶,变得好像洪水猛兽,犹如大江一发不收。

    </p>

    而这本书只是一部小说罢了,可是往往熟悉的人会去想,他到底在写谁。我也会很害羞。该不该用我的口吻呢。算了。我还是用他或她。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