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高冷校草绝宠小娇〕〔年锦书雁回〕〔快穿之雷劫我来了〕〔陈不凡林雪瑶〕〔霍少宠妻甜如蜜〕〔潜都狂龙〕〔美食从和面开始〕〔完体〕〔重生后我嫁了最凶〕〔开局抽到天谴圣体〕〔首富小村医〕〔蚀骨危情:前妻,〕〔夏天韩涯天王殿〕〔我真没那么强啊〕〔骆夜歌方之信〕〔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我的父母重生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远能走到什么地方 第七章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人的惶恐不安在于自觉时日无多,因此用尽全力建功立业,攻秦伐楚,徐峰吐过血,无缘无故的,心脏一紧,噗的吐了一口血。是的,感觉像心脏,被冻住了,突然回暖,急血喷涌而出。那时他才十八岁。无尽的惶恐,摊在地上,不知为何,但是就这样吐血了。

    </p>

    很多人不理解他的疯狂,但是他自己明白,可能就算是踏着别人的血肉,也要在有生之年,建功立业,改变自己的命运,从那根本上解决自己的穷困潦倒。

    </p>

    太苦了,大冬天的薄毯在身,大夏天的,厚衣蔽体。这是穷的表现,而正当年少时,若不奋力一搏,占据主动的人生,难道要等到死的时候后悔么?那时他以自我为中心的。

    </p>

    回顾那些岁月,七千块,算什么?也许你在名牌店,随便看看就一两千。而且还是平民名牌店。人为什么穿名牌?那是因为我们都想做一个骗子,南方多大骗,骗者,金玉其身,出行华丽。

    </p>

    无商不奸。一个钱字,在势利的人眼里,或者在物欲横流的城市里,一眼就能看出你身上的价码。皮带,裤子,衣服。金项链?那太俗。但是别人会表面客套,内心鄙夷,这在北京尤其严重。穷酸的客人去北京,路过北京,别人会问,北京什么好吃啊。大部分主家一看:“小葱拌豆腐吧。”

    </p>

    别人以为是装,可是是多数人千里迢迢去趟北京,闻到的却是北京的势利。其实不过是了解一下,真正的平民到底是怎么活着的,不可能顿顿烤鸭,那也太油腻了。也可能北京人只吃烤鸭,吃的跟某大款似的。

    </p>

    因此,南方人喜装,而这个装却要拿真金白银来装,要计算到你他妈裤裆里的内裤多少钱,你才能去相机,因为北方人确实太势利了,可能见到的东西比较多。

    </p>

    不管北方人对北京到底是一种怎样的褒扬,只有你亲身去过你才会明白,三六九等。从骨子里的所表现出来的,北方越寒,而人心比得上隆冬之寒。

    </p>

    肃杀里带着金权交易的最严重的地方,权力如同刀剑,如同冬天里凝固的枝条。你再厚也能被削的干干净净。

    </p>

    这就是曾经的皇城吧,秦王尚武,尚黑,是以刀剑纵横天下,而北京是有气的,肃煞之气、

    </p>

    龙虎都得趴着,是好亦或者是坏?爱者恒爱,伤者自伤,只有大爱可能能撼动,或者“进军”。

    </p>

    徐峰不喜欢北京。金钱为辅方能进入北京城,你连吃的鸡都不要是十块钱一斤的。不然你就露馅了。也就轻了。权者眼里你轻了,想要被委以重任,难。取利那就没你的份。换个意思说,你的实力没别人厚,刚好拿下,你就要装到极致。也要大舍。

    </p>

    外来人想要混北京,先是剥皮拆骨。拆下来你还是个人就是算人,连人都不是了,死也不远了。

    </p>

    而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来说,你会发现连边缘,都没你立足的份。需要启动的资金太大,北漂者,没有二三十万存款做底蕴,你还没有等到机会你就死了。

    </p>

    所以那些叫苦不已者,通常是不算苦的。徐峰只去过一次,便再也没有想去北京发展的打算。

    </p>

    是没机会,是你无法见缝插针,这是现实。

    </p>

    可能在后来的时间里,回想起那些对于梦想的遗恨,始终会充满了遗恨,不是不懂,而是懂了明白了,你也无法前进。

    </p>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徐峰十八岁,独行两千里去北方,得到的结果却令人绝望,摆在现实的是,他是一个穷人,他心有不甘,不知有何隐疾,没钱查都查不起。

    </p>

    而施展才华的地方平台又是哪里呢。著名的影星说某导演说她不行,她就不停的练啊,练啊。直到行为止。而有的人你就算练也是白练。如果现实是允许我们安静的等待一个机会,为什么不去等待。

    </p>

    那种可能会死的感觉令人疯狂,就好比诸葛亮觉得自己寿数不多,六出祁山。曹丕自知自己有病,有生之年,举兵伐吴,四十而终。生死危机,是最令人疯狂的药。

    </p>

    徐峰知道自己家里没钱,一旦查出什么病,崩裂了。世界一下子崩灭了,所以有条件也不会去查。这是隐忍。

    </p>

    当回顾很多的时候,他已经满眼都是敌人,是人不是人都会忽悠他,整他,欺骗他。甚至觉得他的存在是吹动了别人失败的号角。

    </p>

    可能别人不懂的,舆论之战,好比真正的战役,明星也好,富豪也罢,只是他们敛财的工具。而在舆论上胜利了,那就是真正的胜利。

    </p>

    所以徐峰选择了媒体,也就是网络,网络是一个造梦的地方,也是一个可以诞生奇迹的地方,三寸之舌,可攻城伐地,一人可战天下,有一方广告商找到自己了,那就是胜利。

    </p>

    成了,立足了,可以做的太多了。是世不容人,而不是人不容世。有一天做成了,哪怕是北京方面也得卖自己面子。因是舆论的背后就是民,舆论就是民声。

    </p>

    也许可以把那些年的自己看成一个狂徒,而狂徒从来都是把自己看成一个卑微而不得志的人,心有理想而不得实现的人,心有夙愿而不得满足的人,心有挂碍而寝食难安的人。

    </p>

    而这份寝食难安,让他疯狂的让别人进击。欲二十五岁成才,三十岁立业,至于有没有四十岁那是两说。

    </p>

    那时候无数人,要么面善心鬼,欲来讨要一份影响力,要么是心有毒计。那些一直走不动的明星,都觉得好像看到了契机,他不倒下,也许真的能让人加深影响。而更多的人想谋害他,使他言辞涉政,其中就有周冻雪,其中矛盾颇深。

    </p>

    徐峰嫌弃她给的工资太低,媒体账号被封杀后,她四万块就打发了。

    </p>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谈的政治,竟具有一定的道理,思想,竟然慢慢的被人所接纳。后来的有限的可以去讨论,研发这些文章。被领导所关注。

    </p>

    然而他的商业大计永远的搁浅了,他好像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有钱人。而谈及政治的同时,永远无法踏入商业。

    </p>

    那么危机从来没有解除过,四五年过去了,总觉得死期将至。而所想要的从未得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不是就嗝屁了,而这时的他还是一无所有。惶惶不可终日,再加上他被人故意激怒,骂人,愤怒。彻底被封杀了。怄啊,数年心血尽皆毁于她手。

    </p>

    他心急如焚啊,如何不骂。于是他真走到那个河边,靠着围栏,准备一跃而下。

    </p>

    而在这期间,他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见解,如隔一座山看看。如功名利禄尔。只是这些就像被焚书坑儒了一样,一毁俱毁。所以他才更呕。

    </p>

    那时他还认识了一个画家,徐悲鸣的弟子的孙女。而也是这时,所有崩灭以后,他身无分文,不得不回老家。是的,被打回老家小城了,遇见了那个有点小的女孩子。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