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甜妻深深宠〕〔公子如兰,美人如〕〔最狂御灵师〕〔进击的赘婿〕〔香辣农女:汉子,〕〔你豪女婿〕〔都市极品医神〕〔都市透视医尊〕〔技能交流群〕〔天网建筑师〕〔捡个校花做老婆〕〔蝶谷修士〕〔小可爱你被逮捕了〕〔我的师父是神仙〕〔春野小神医〕〔我对你暗恋已久〕〔鸡毛蒜皮都是情〕〔最佳特摄时代〕〔长生不老混都市〕〔良奴为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 第604章 你的头发掉了
    董子俊离开后。

    阮白望着摇摇欲坠的周小素,扶着她在洗手间外的休息椅上坐下。

    拿出纸巾,阮白为她擦拭眼角的泪,关心的问:“周姐,你跟董特助到底怎么回事?”

    周小素伸出手,掩盖住了苍白的脸,仰着脖子,将眼泪给逼回肚子里:“阮白,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她跟阮白仅仅认识一年多,但她们的关系不仅限于同事,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有些事情,她自己一个人瞒在心里,憋的厉害,迷茫又无助,真的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她的身边虽然朋友很多,但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除了阮白。

    “周姐,你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是不是董特助欺负你了?”

    “如果他真的欺负你了,我让慕少凌修理他!”

    周小素哪里看不出阮白的关心,她将盖着脸的手放了下来,含泪苦涩的笑了:“这件事,慕总是管不了的。”

    阮白一顿:“周姐,你……你跟董特助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听到你说,他要动你的孩子?”

    周小素吸了吸鼻子,眼眶通红:“你不是一直想问,我肚子里的孩子,它们的父亲是谁吗?你刚才也看到了,就是董子俊。”

    阮白惊的攥着周小素胳膊的手有些发紧:“宝宝们的父亲是董特助?这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平日都没什么交集,怎么会扯到一块儿的?

    周小素眉头一直皱着,都没松开过:“这件事说来话长。当初,我喝醉了酒,迷迷糊糊进入一个房间,跟一个同样醉酒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后来,我醒来后落荒而逃,连看一眼他的脸都没勇气,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是董子俊……”

    阮白更是不解了:“周姐,既然你肚子里的宝宝是董特助的,他为什么要伤害孩子?”

    周小素苦笑:“你还记得那次你生病住院,我跟李妮去医院看你,我们碰到董子俊跟他的前妻吗?”

    “嗯,记得。”阮白点头。

    董子俊的前妻叫叶蓁,那个女人非常的嚣张跋扈,态度也很恶劣,当时给阮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周小素悲哀的说:“董子俊跟她的前妻有个四岁的儿子,叫祥祥。他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自从董子俊查出跟他发生关系的女人是我,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就打起了我的宝宝的主意,他想等我的宝宝出生后,就将骨髓移植给祥祥……”

    向来淡定的阮白,气得暴跳如雷,她直接站起身,就要冲出去找董子俊算账:“董特助怎么可以这样过分?他和叶蓁的孩子是宝,难道你的孩子就是杂草了吗?何况孩子也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孩子,同时也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再说了,宝宝是你辛苦的怀胎十月生下的,他只是提供了一颗便宜的精子而已,凭什么要替你做那种残酷的决定?”

    周小素却拉住了阮白的衣角,对她摇了摇头:“你不要去找他,我不想这件事闹得公司人尽皆知。我会尽全力的保护好我的孩子,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别想动我的宝宝!”

    阮白握住了周小素的手,严肃而认真的说:“周姐,你放心,只要你在t集团一天,董特助他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你和宝宝怎么样。再说了,你肚子里的宝宝也是他的,我想,他也不会那么狠心抽取刚出生的宝宝的骨髓给他的儿子。”

    周小素含泪笑了,她轻轻的抱了抱阮白:“嗯,谢谢你,阮白。你知道吗,我在t集团最大的收获,不是积累了多少工作经验,更不是学到了多少东西,而是认识了你这么一个挚友。”

    ……

    因为情绪波动影响厉害,周小素便请了假,回家休息。

    阮白回到自己的座位,刚坐下,安静便拿着一叠设计稿,来到她面前:“阮白,你帮我看下我的设计怎么样,这是我画的设计初稿,你帮我提提意见啊。”

    “好,我帮你看下。”阮白接过她的设计稿,认真的看了起来。

    安静的建筑设计画稿,的确有一定的创意,设计也颇为新颖,但是谈不上多惊艳。

    而且,阮白一眼便能看出,她的设计有不少方面借鉴了19世纪建筑大师柯·椰布勒的作品。

    阮白娓娓开口评价道:“画的不错,只是安静,设计作品最重要的是突出自己的创意和观点,过多的借鉴会将你自己的设计特点掩了下去。而且,你这个建筑设计偏向华丽的西欧风,但委托人的意愿却是偏向追求水墨般的诗情画意,这两者有着一定的冲突,我觉得将建筑设计成中式更符合他的标准一些。”

    安静微微红了脸:“嗯,谢谢你的意见,我以后会多注意的。”

    她没想到,自己的设计稿都改了那么多遍,唯恐怕别人看到她是在借鉴名师设计,却还是被阮白一眼看了出来。

    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女人了,原来她并不仅仅是一个装饰的花瓶。

    为了掩饰尴尬,安静随意捋了一捋自己的发。

    有一根细长的刘海,顺着她的动作,落在了她的工作服上,安静自己却并没有看到。

    阮白见状,小心翼翼的从她的衣服上捡起那根发,将其捏到了手里,并在安静眼前装作不经意的晃了下:“你的头发掉了。”

    “sorry,刚来t集团工作不太适应,压力有些大,最近头发经常掉。”安静解释,并羡慕的望了阮白如瀑般的长发一眼。

    阮白的发,很长,很黑,同时兼具一定的诱人光泽,简直跟电视广告上的一样美。

    阮白建议道:“如果经常掉发的话,要保持充足的睡眠,头发的好坏状态,跟我们是否摄取充足的营养有很大的关系,你以后可以多补充下维生素。”

    “嗯,我知道。先不打扰你了,我再改一下稿子。”安静收起设计稿,便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阮白不动声色的将那根头发捏在了手里。

    相信很快,她便能知道,安静究竟是不是林文正和周卿的亲生女儿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