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成婚,总裁宠〕〔花心皇后〕〔妖孽弃少在都市〕〔绝品校花保镖〕〔愿有湖光载归客〕〔神医妙相〕〔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重生之多情王爷冷〕〔开局我是弃子〕〔极品贴身家丁〕〔乡村小医圣〕〔霍少的闪婚暖妻〕〔萌妻难追:总裁爹〕〔外滩十三号〕〔百鬼传人〕〔农女种田之将军宠〕〔村民苏果果〕〔大刁民〕〔种田神医:小媳妇〕〔以妻之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 第681章演戏吗?呵
    林宁的话,犹如一道晴空惊雷,在阮白的耳畔炸开,炸的她心魂俱裂!

    她直接冲到林宁的面前,揪住她的衣领,声厉俱荏的质问道:“你说什么?你告诉我,少凌是怎么死的!你现在就告诉我!”

    林宁此时却清醒了几分,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心里一惊,转而对阮白轻蔑一笑:“我刚刚说了什么凭什么要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你有本事弄死我啊!”

    对林家这个失而复得的亲生女儿,她从骨子里有一种很深的嫉恨。

    要不是因为她的存在,自己还是林家那个集万千宠(爱ai)于一(身shen)的大小姐!

    凭借自己的(身shen)份,跟慕少凌联姻也是铁定的事!

    而这个女人一出现,就抢走了父母的宠(爱ai),更抢走了她最心(爱ai)的男人。

    但没想到慕少凌竟然死了,而且还是憋屈的死在异国他乡,林宁只觉得这是报应!

    林宁厌恶的看阮白,尖利的指甲就要去抓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放开我,扫把星,拿开你的脏手!”

    阮白深知,林宁现在的(情qing)绪不太正常,看样子她肯定知道一些内幕。

    眼见林宁要伤害自己,她眸色一变,瞳孔里的神色,逐渐变得冷厉,拧着林宁的胳膊,反手重重一剪,只听“咔擦”一声,直接卸掉了她的一只胳膊。

    当初因为薛文频频(骚sao)扰的缘故,为了防(身shen),她一直坚持练跆拳道,柔术。

    虽然她的功夫对付一个彪悍的大男人,或许稍显弱势,但是对付待林宁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是轻而易举。

    “啊——”林宁痛的惨叫。

    但她刚喊了一声,便被阮白狠狠的捂住了嘴,甚至她连痛呼都困难。

    “唔……咿……妈……救……救命……”林宁胳膊疼的不行,嘴巴里也不能发出声音。

    看着阮白那张脸,她满眼的恶毒,直接用另外一只手,去抓阮白的脸。

    阮白扯出林宁的头发,抬脚就往她小腿肚上狠狠一踹,林宁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怎么了?小白,宁宁,你们在做什么?”这时,周卿听到客厅里的动静,匆匆的赶了出来。

    她手里还拿着几件,她亲手为淘淘缝制的宝宝服。

    阮白见到周卿,神色立马变得柔和,她用自己的(身shen)体挡住周卿的视线,“咔啪”一声脆响,将林宁的胳膊重新快速复位。

    然后,她为林宁揉了揉淤青的膝盖,关心的说道:“妹妹,你没事吧?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在家里都能磕到自己?”

    林宁却一把推开阮白,怒气冲天的骂道:“少在这假惺惺,表里不一的小((贱jian)jian)……”

    当她意识到周卿也在的时候,立马噤了声,眼泪簌簌滑落:“妈,阮白她欺负我,刚刚她还卸了我的胳膊,我疼死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我知道林家对姐姐有多年的亏欠,所以在家里,我什么都让着姐姐,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可即便这样她好像也容不下我。妈,我到底还是不是林家的女儿?”

    演戏吗?

    呵。

    林宁以为她不会?

    阮白在心底冷笑,却绽放一抹最单纯,无害的笑容。

    阮白摇了摇林宁的双臂,向周卿示意,林宁的胳膊没事,然后她望着母亲:“妈,你看,妹妹的胳膊明明好好的,我真不知道她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从来没有跟妹妹争过任何东西,平时那些妹妹不要,或者不喜欢的东西,都会拿给我。我觉得她对我(挺ting)好的,我们姐妹俩相处也(挺ting)融洽。就是妹妹有时候脾气有些急,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要让着她点。还有,妈,妹妹谈男朋友了也不顾忌着点,你看她的脖子……”

    周卿的目光,落到林宁白皙脖颈处那大片的“吻痕”上,温婉的面孔,登时有些龟裂。

    而且,尽管阮白在说着跟林宁关系好,但是,一字一句,却在暗中指责林宁的无理取闹,让林宁几乎气得肺炸,恨不得撕烂她那张利嘴。

    阮白这虚伪的白莲,她什么时候有这种精湛的演技了?

    刚想反驳,但看到周卿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灵活自如的胳膊,还有脖颈,林宁慌张的用手捂住脖子。

    阮白这((贱jian)jian)人倒打一耙不说,还如此的编排是非,污蔑自己,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妈,不是……我……我……”

    周卿失望的看了林宁一眼,厉声责斥道:“宁宁,姐姐好不容易回到林家,妈亏欠她实在太多,你们姐妹俩要好好相处才是。现在你姐马上要出国了,你就暂时消停一点吧。还有,妈平时怎么告诉你的,女孩子要自尊自(爱ai),要懂得廉耻,你是不是把妈妈的话当耳旁风了?”

    她一直以为,两姐妹相处和谐,看来自己平时看到的都是假象。

    只是周卿实在搞不懂,曾经那个懂事乖巧的宁宁,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林宁委屈的瘪嘴,极为愤恨的扫了阮白一眼,默不作声。

    阮白望着似乎还处于迷幻中的林宁,想着她刚回来时候的恍惚模样,还有她嘴里不经意间蹦出来的关于“慕少凌”的消息。

    黑眸微敛,她心底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

    太平洋,某孤岛。

    慕少凌独自坐在海浪拍打的礁石上,望着海天一线的如血残阳,

    落(日ri)的余晖,洒在他颀俊的(身shen)影上,男人被海风吹拂的有些凌乱的黑发,被染上一层金色的冷晕。

    他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石刻雕塑,丰神毓秀,俊朗无双。

    他凝望着夕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男人的周(身shen)明明是暖的,但是笼罩在他周围的空气,却是(阴yin)冷而深沉的。

    “慕先生。”一个脸上有一道深深疤痕的,看起来瘦弱而年轻的男子,迟疑的开口。

    慕少凌却没有看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出神的凝望着血色残阳。

    直到那一道光线,彻底的消失在辽阔的海平面,他才低沉的开口:“说。”

    疤痕男子低头说:“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是不是明天就动手?”

    慕少凌低头沉思了一秒,直接否决:“不,今晚就动手。”

    “今晚?会不会太仓促?我们的计划是明天……”

    “今晚!”慕少凌回答的毫不迟疑。

    他已经在这里浪费了两年多的光(阴yin),这里,一刻也不想再多呆下去。

    他想快点冲出这个地狱般的牢笼,去见那个他心底最想念的女人。

    <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