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师兄小心,有刺客〕〔三诀定乾坤〕〔我的灵胎不可能这〕〔总裁他又又又吃醋〕〔心机总裁:重生娇〕〔恰似时光与你〕〔娇妻养成:林先生〕〔唯猎〕〔九阴大帝〕〔帝国老公狠狠爱〕〔继承千万亿〕〔绝地求生之王者巅〕〔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官运红途〕〔绝世兵王王旭东〕〔仙界巨擘系统〕〔我有一个帝王群〕〔兵王弃少〕〔最强业余足球选手〕〔重生之美利坚反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 第688章发现了新情况
    木渔村。

    冰冷的海风,从窗外吹到一艘破旧的小渔船上,惊醒了(床chuang)上昏沉睡眠中的男人。

    慕少凌猛地从(床chuang)上坐起(身shen),耳边回((荡dang)dang)着海浪冲刷海岸的声音。

    他一惊,双眸快速的逡巡了一圈,却发现自己(身shen)处一艘渔船内。

    里面布置陈旧,但却相当的干净,而他正躺在一张双人木板(床chuang)上,(身shen)上正盖着一(床chuang)薄丝被。

    他想起(身shen)下(床chuang),(胸xiong)口和左手臂处,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慕少凌不(禁jin)皱眉,这才发现(胸xiong)口和手臂上,全都缠绕着厚重的绷带,绷带上还能嗅到血液和浓郁的药味。

    他记得自己(身shen)负重伤,飞机爆炸的刹那,他和朔风,青雨从机舱一跃而下,跳了海。

    他们两个去了哪里?到底是谁救了他,并给他包扎了伤口?

    正当他想下(床chuang)查探清楚的时候,有人走了过来,脚步一轻一重,听起来像是两个人。

    慕少凌赶紧闭眼躺下,双眸不动声色的留一条细缝,观察着四周的(情qing)况。

    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覆在了他的额头上。

    接着,便是一道略稚嫩的女声,说的是地道的英语:“奇怪,他怎么还不醒?阿爸说这个哥哥现在应该醒了啊……”

    “或许哥哥太累了,他还想多睡一会儿吧?说不定他就像阿布一样(爱ai)赖(床chuang),嘻嘻……”另外一道声音似男似女,听起来更为稚嫩,好像是四五岁的孩子。

    慕少凌恍然间就睁开了双眸。

    他从(床chuang)上坐了起来,男人一双犀利的眼睛,看到(床chuang)头前正站着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她穿着五彩斑斓的特色民族服装,女孩苹果似的脸庞,大大的异域双瞳,一张脸有些黝黑,但非常的精致。

    她正错愕的望着自己。

    另外一个则是五岁的小男孩,目测比湛湛和软软大不了多少,他眼眸是湛蓝色,脸蛋又圆又胖,顶着一脑袋金黄卷曲的头发,穿着红背心,蓝色短裤,看起来非常的可(爱ai)。

    “你们是谁?”慕少凌看到眼前两个毫无攻击力的孩子,顿时收起了一(身shen)的戾气,态度变得温和。

    女孩子对慕少凌甜甜一笑,清脆的声音像个百灵鸟:“哥哥,你醒了呀?我叫阿诺,这是我弟弟阿布,你是我阿爸和阿妈在海里捡到的。他们捡到你的时候,你伤的好重,幸好我阿爸是游医,他把你带回来以后,就给你治疗了。不过,他现在和阿妈去打渔了,现在不在家,等天黑了才能回来。他们走之前交代我和阿布好好照顾你,哥哥,你现在饿了吗?阿诺去给你做饭吧?”

    “哥哥,你长得好好看,你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吗?”小家伙阿布依偎到慕少凌的(床chuang)边,一双清澈湛蓝的大眼睛,直丁丁的盯着他,看起来很喜欢他的样子。

    “谢谢你们。我不是神仙,我是不小心遇到了意外,所以出现在这里。”慕少凌摸了摸阿布的小脑袋,望着这个可(爱ai)的小家伙,他会想起家里的一对宝贝。

    “哦,这样呀……哥哥家是哪里的?阿布喜欢哥哥,哥哥真好看,比阿布村里的人都要好看……”阿布小嘴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傻憨的笑望着慕少凌。

    慕少凌莞尔一笑,揉了揉如他毛茸茸的脑袋,真是太可(爱ai)的孩子。

    不过想到自己的同伴,他又问向阿诺:“小妹妹,这里是哪里?我在这里睡了多久?你阿爸阿妈救我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阿诺摇了摇头,对着慕少凌竖起了两个细长的手指:“这里是木渔村,我们村与世隔绝,世世代代靠打渔为生。那天阿爸阿妈出海的时候,只带了你一个人回来,并没有看到其他人。那时候哥哥你浑(身shen)都是血,可把我和弟弟吓坏了。哥哥,阿爸给你疗伤后,你足足昏睡了两天了呢……”

    两天?

    慕少凌的心一凛,他知道罗勃尔的势力有多广,又有多猖狂,尽管现在他的爪牙还没有找到这里,但以他们那种恐怖的搜捕速度,估计这里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

    他不能连累这一家善良又无辜的大小,他得想办法尽快从这里出去。

    ……

    莫斯科,机场。

    来为阮白接机的,是南宫肆。

    他依然器宇轩昂,一表人才,但他(身shen)边还跟着一个矮胖的女孩,褐黄色的短发看起来纠结成一团,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布袋熊。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南宫肆(身shen)边,低垂着脑袋,暂时看不清面容,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很卑怯的样子。

    “嫂子,林霖,欢迎你们来到莫斯科。”南宫肆对阮白和林霖打了招呼,知道林霖通晓多国语言,也并没意外她会过来。

    看到淘淘,他欢喜的就要去抱:“淘淘也过来了,让南宫叔叔抱?”

    因为南宫肆每次去探望阮白母子,都会给淘淘带各种稀奇古怪的玩具,而且他逗弄小孩子特别有一(套tao),因而淘淘对他并不陌生,甚至颇为喜欢。

    淘淘兴高采烈的伸出胖乎乎的小胳膊,就要往南宫肆怀里扑:“蜀黍,淘淘好想你……”

    想你的玩具!

    最后一句话,小家伙聪明没有说。

    南宫肆从阮白怀里接过淘淘,在他白嫩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你这小子,南宫叔叔果然没有白疼你……”

    “南宫,这位是?”阮白好奇的眼神,落到了他(身shen)后那个卑微的女孩(身shen)上。

    南宫肆脸色一沉,意兴阑珊的介绍了他(身shen)后的女孩:“她叫薇薇安妮,小名无颜,我在莫斯科的老婆。无颜,这是我大嫂,阮白。这是大嫂的堂妹,林霖。”

    “无颜?”林霖饶有趣味的咀嚼着这个名字,目光同样好奇的,落在了薇薇安(身shen)上。

    “这是肆为我起的名字,我本来就长得丑,他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薇薇安终于抬起了头,羞涩的对阮白跟林霖笑了一笑:“大嫂,林霖,你们好,你们是第一次来莫斯科吧?你们……想去哪里逛,我……我都可以给你们当导游。”

    阮白跟林霖看到薇薇安面容的刹那,都(情qing)不自(禁jin)的别开了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是谁说的,对于相貌丑陋的人来说,就连过多的注视,都是一种残忍……

    还好,南宫肆打破了尴尬:“大嫂,少凌大哥的事(情qing),我发现了新(情qing)况,我们先回家细细详谈。”

    阮白点了点头,当下也没多话,她只想尽快了解更多的(情qing)况,便跟着南宫肆他们一起回到了住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