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神医〕〔独家宠婚:景少,〕〔我游戏中的老婆〕〔亿万枭宠:宋医生〕〔无敌继承人〕〔奉道而行〕〔超级医生在都市〕〔水墨云清〕〔最上超能师〕〔娇媛〕〔盛世书香〕〔灭尽天下修仙者〕〔全能影后:云少,〕〔水浒任侠〕〔万灵苍穹〕〔强宠,小娇妻给我〕〔邪蟒神瞳〕〔史上最强重生者〕〔琳琅的理想人生〕〔我在万界送外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 第699章 阮白,是我。
    “眼睛安分点!”阿曼德身后的男人,声音有些嘶哑,钳制他的力度加重。

    这让他眼睛不敢再乱看,却猛然看到男人钳制自己的胳膊,袖管撸起,那健壮的胳膊上似乎有不少疤痕,十分的刺目。

    阿曼德突然想起,阮白的丈夫失踪了两年多了,他当时想去探望阮白,奈何她拒绝见自己,他也就没有凑到阮的面前去自讨没趣。

    这两年中慕少凌到底去了哪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没有人能知道。

    但看目前的情况,他这两年似乎过得并不如意。

    不然,养尊处优的慕大少,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

    这时,外面有仆人突然敲了舱门:“少爷,您是不是跟珊娜小姐闹了矛盾?夫人要您到前厅去一趟……”

    一个管状的坚硬物,抵着阿曼德的腰部,并往他的身体内嵌了几分。

    慕少凌冷寒的腔调没变:“如果不想死,就乖乖听我的吩咐,回答他,你现在不想出去。”

    阿曼德轻笑,但依然按照他的吩咐,波澜不惊的回了话:“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禀告母亲,我换件衣服,等衣服换好后立马出去。”

    “好。”

    听到阿曼德的回答,外面的仆人不疑有它,便离开了。

    慕少凌挑眉,没想到这个“人质”蛮识趣,倒是省了他很大的麻烦。

    正当他要问这游轮行驶方向的时候,阿曼德突然转过了身,英俊的脸上噙着一抹斯文的笑意:“好久不见,慕先生,还记得我吗?”

    慕少凌在看到阿曼德正脸的刹那,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俊脸,终于有了一丝裂变:“是你?!”

    这个男人他怎么可能会不认得?

    当初在a市,他一直在阮白屁股后穷追不舍,后来被慕少凌得知后,他当场出面,对这个男人威逼加利诱,甚至联系了曼彻斯特的家族长,这才将阿曼德这个狗皮膏药给弄回了国。

    阿曼德一直以为,家族唤他回去继承家业,是父亲的决定。

    但他却始终不知道,慕少凌才是背后最大的始作俑者。

    慕少凌开始挟持阿曼德的时候,因为事出紧急,并没有看清他的脸。

    此时见到是旧识,他虽然将枪放下,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抱歉,阿曼德先生,刚才对你的无礼事出有因,希望你不要介意。这搜游轮要驶往哪个方向,能否捎带我一程?你的恩情,日后慕某定会重谢。”

    “承蒙慕先生不嫌弃,游轮这么大,多载一两个人,根本不算什么,有何不可?”

    阿曼德无所谓的耸耸肩。

    在他看来,慕少凌无疑是个极优秀的男人,要不然阮白也不会这么多年都对他如此的死心塌地。

    阿曼德向来是一个有风度的男人,而经过这两年多的时光浸练,他变得更加的成熟,内敛,明白有些女人不一定要得到,有时候默默的守护,也是一种爱的方式。

    他从酒柜拿出两个空杯,分别斟满威士忌,并递给慕少凌一杯:“慕先生,你消失的这两年究竟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阮找你都快找疯了?”

    提到阮白,慕少凌的心口蓦然一疼,对她长久的思念,已然成疾。

    但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所有的言语,都显得那么无力:“她还好吗?”

    阿曼德唏嘘性的说:“她情况会怎么样,我相信你应该能猜测的出来。记得当初你刚消失的那段时间,整个t集团摇摇欲坠,我当时想要帮助阮,但是她却拒绝了我。是她以自己一己之力力挽狂澜,逐渐让你的公司重新走上正轨。阮先前并没有经过商,更没有过管理公司的经验,其中她付出了怎样的艰辛,你我皆是商场中人,应该都清楚。何况,在管理着偌大公司的同时,她还怀着你的孩子,更经历着丧夫之痛,我真不知道她那样一个柔弱的女人,那段时间究竟是怎么撑过来的……”

    慕少凌隐忍着内心翻腾的愧疚情绪,修长的手,突的伸向了阿曼德:“手机借用下!”

    “什么?”阿曼德听到他要手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急忙的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慕少凌:“呶,拿去用吧。”

    “谢了。”慕少凌毫不客气的接过手机,指尖微抖的拨通了阮白的电话。

    阿曼德的一番话,让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危险了,他只知道自己想那个女人想的发疯。

    即便现在见不了面,哪怕听听她的声音,他也觉得满足。

    何况,用阿曼德的手机打电话,即便罗勃尔顺着线索查下来,也只会牵涉到曼彻斯特家族。这个百年家族根基极为深厚,就连英国皇族都对其敬重三分,罗勃尔多少都会对其有所忌惮。

    ……

    莫斯科。

    南宫肆被雷打折了五根肋骨,胸腔都出了血,只能住院疗养,薇薇安去了医院陪床。

    阮白前去探望,而林霖因为讨厌南宫肆,不想过去,所以她在家带淘淘。

    医院,阮白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南宫肆好长时间。

    也不知道她的话他究竟有没有听到肚子里,但阮白觉得自己该尽的义务,真的已经尽责了。

    南宫肆对她倒是和颜悦色,但对薇薇安却是全程黑脸。

    似乎经历了这件事,他对薇薇安的态度更为冷漠,恶劣,仿佛犯错的人是他的妻子一样。

    阮白很是无奈,有些事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相信南宫肆早晚有一天,会明白薇薇安对他的好。

    处理了南宫肆跟薇薇安的事情,阮白实在是觉得心累。

    回到住处的时候,淘淘已经被林霖哄得熟睡。

    她简单的跟林霖说了医院里的事情,林霖直讽南宫肆活该,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分别去洗漱休息。

    刚刚刷完牙,阮白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一看是阿曼德的号码,她直觉的便想掐断。

    但仔细想一想,虽然阿曼德曾经一直缠着自己,但后来他回了英国,之后他们的联系就甚少了,况且人家也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死缠烂打,她有什么好心虚的?

    所以,迟疑了片刻,阮白还是接了电话:“喂?”

    那边却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并没有人说话。

    “阿曼德,你有什么事吗?若是没事,那我就先挂了。”阮白的声音很好听,但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长长的寂静,在手机那端蔓延开来。

    “……”那边依然没有说话声,但似乎呼吸声更重了。

    阮白有些生气,阿曼德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刚想挂断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个,令她心魂都炸裂的熟悉男音:“阮白,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自古红楼出才子〕〔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进化之危〕〔林诗瑶陆霆骁〕〔萌宝认亲:爹地你〕〔都市全能仙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梦为马,不负昭〕〔神卦宠妃〕〔龙神至尊〕〔极武双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