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尊倾城〕〔诡命阴倌〕〔天下卿〕〔庶妃惊华:一品毒〕〔洪荒之乾坤道人〕〔明末求生记〕〔王者荣耀之最强外〕〔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怎么就火了呢〕〔我混烘焙圈的〕〔重生野性时代〕〔仙墓〕〔糟糕,寒太太又生〕〔大周王侯〕〔洪荒之不朽圣道〕〔娇宠田园:娘子,〕〔神道仙尊〕〔我混烘培圈的〕〔重生八五,霸道军〕〔我的出场自带旁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 第853章 陷害
    只是,这样的话,阮白终究没有说出口。狂沙文学网

    反正,这个奇葩男跟自己毫无关系,无论他人品怎样。

    她根本不需要多管闲事。

    一顿午餐就这样戏剧(性xing)的结束了,阮白一边看笑话,一边食的津津有味,而林宁却截然相反,整个席间她都味同嚼蜡,食不下咽。

    午餐过后,大约何勃英和林宁相互看对了眼儿,他特意邀约她出去逛一逛。

    在林(奶nai)(奶nai)殷切期盼的目光下,林宁羞答答的应承了,跟着他一起离开。

    而阮白陪林老爷子下象棋。

    林老爷子棋艺非常高超,但阮白的棋艺也不算差,一老一少兴致高昂的下了约莫两个多小时都不尽兴。

    期间,两个人还探讨了很多关于建筑方面的话题,让阮白颇为诧异的是,爷爷虽然不是学建筑的,但他在建筑方面的见解,甚至比一些专业的建筑家还要高深,老道,让她特别佩服。

    阮老爷子边用自己的黑棋子,吃了孙女的一个“卒”,边语重心长的道:“……无论是人文或者自然环境,都会对设计产生深远的影响,好的建筑设计会让周边环境变得更好,而非成为其负担,建筑内部或者外部空间都应该遵循自然秩序。大孙女啊,想要做个好的建筑设计师并不容易,虽然你学的是这个专业,但入这一行并不是太久,你以后的路还很长呐。”

    阮白的一颗白子后退了一步,堪堪保住了其他棋子,敬佩的说:“多谢爷爷的教诲,我一定会谨记在心。”

    林老爷子满意的“嗯”了一声,继续道:“还有,你要好好练习你的书法,其实书法和建筑某些地方是相通的。在构筑建筑设计的时候,一般设计师都会去想如何布局,搭建结构,但又不能填满,这跟书法一样要学会留白,人不能老是追求那种花哨或者浮躁之物,有时候静下心来,去雕琢简单质朴的美,同样的会令人赏心悦目。”

    “嗯,我知道。”

    “还有啊,我书房里有很多关于古建筑的书籍,我记得有《考工记》《工段营造录》《木经》等等,你待会可以到书房拿走几本,好好揣摩揣摩古人的构思……”

    林老爷子喋喋不休的跟阮白说了很多,阮白都一一记下。

    后来,她见林老爷子一直打呵欠,知道他困了,便搀扶着他到卧室休息,而她则去了爷爷的书房,去寻找爷爷所说的那些书籍。

    林老爷子的书架非常多,又高又宽敞,几乎铺满了几面墙,就像是一个小型图书馆一样,里面囊括了天文地理,简直令人惊叹。

    而且,他的书籍摆放的井井有条,政治,经济,语言文学,还有建筑学,艺术学等都分书架和层次摆列,查找起来也很是容易。

    阮白在建筑学那一排排书籍中寻找了起来,上面收藏的都是一些难得的好书,随便翻阅一本都让人惊艳。

    她挑选了几本比较经典的建筑学著作,坐在爷爷的书桌前,津津有味的研读了起来。

    ……

    林宁回来的时候,看到林老爷子书房的门半敞开着,而阮白正坐在他的书桌前,正在看书。

    古色古香的书房内,阮白随意挽着发髻,露出白皙的天鹅颈,看起来修长而优美,白的好似能发光。尤其是她读书时候,那股宁静致远的恬淡气质,更是(情qing)不自(禁jin)的吸引着人的目光。

    林宁想起何勃英那几乎黏在阮白(身shen)上的双眸,心里愤愤然的厉害,人影一闪,她也进了书房。

    当她闪(身shen)进入书房后,刻意的摆出了自己一(身shen)崭新的行头。

    全是何勃英给她花钱置办的,打算向阮白炫耀炫耀。

    但是,令林宁完全没想到的是,她明明这么显眼的出现在阮白的面前,可阮白根本好像没瞧见她似的,一双淡静的眸子只是凝视着书籍里的枯燥文字,却连瞟她一眼都不曾。

    林宁不由得有些微怒,重重的咳了一声,在阮白耳畔大声喊了一句:“姐——”

    阮白被突如其来的噪音吓了一跳。

    她这才从书中抬起头,看到是林宁,皱眉:“是你啊………”

    “哟,看什么这么入迷,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林宁撇撇嘴,然后像只花蝴蝶似的,在阮白(身shen)边转了一圈,特意向她展示自己的新衣,新首饰。

    可阮白却瞧都没瞧她一眼,直接下了逐客令:“出去,我现在要看书。”

    林宁怒了,当即将几个奢侈购物袋往桌子上一砸,生气的怼道:“这里是爷爷(奶nai)(奶nai)家,就算下逐客令也不该是你,你凭什么赶我出去?”

    阮白却连头都没有抬:“你想待在这里自然也可以,但请保持安静,我看书的时候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林宁望着这样云淡风轻的阮白,真是来气的很。

    突然,她看到爷爷的那个价值连城的墨色砚台,正躺在阮白的面前,眸子不由闪了闪。

    那一块砚台是某代歙砚,据说流传了百年,全手工制作,工艺精湛至极,它外表温润如玉,看起来是墨色,但晚上却会发出莹莹白光,而且这砚台非常容易发墨,不易损伤笔锋,更不吸水,寒冬储水不冻,夏天灌水不腐,据说是父亲林文正高价为其拍买而来。

    爷爷向来嗜那墨砚为宝,平时精心呵护,甚至根本舍不得拿它出来见人。

    林宁也是某次来林老爷子书房的时候,侥幸见过一次,怎么它今儿大张旗鼓的被摆放在桌面上了?

    但林宁此刻的心思,可不是纠结墨砚为何出现书桌上。

    她趁着阮白再次认真看书的时候,借着书桌上凌乱若干凌乱书籍的遮挡,悄悄的将墨砚从桌子中间,移到了书桌的边缘。

    只要阮白的胳膊稍微动一下,它就会从上面掉下来摔的粉碎……

    林宁的动作十分隐秘,加上阮白看书看的入迷,根本没发现她的小动作。

    她像幽灵一样站在阮白(身shen)后,勾唇诡异一笑,漫不经心的道:“既然你这么喜欢看书,那就继续看吧,妹妹我先去(奶nai)(奶nai)房间了。”

    说完,她佯装要离开的样子,但走的时候脚下突然踉跄了下,“不小心”重重的碰到了阮白的后背。

    而她那一撞,让阮白的(胸xiong)直接趴到了书桌上,她的右手手臂控制不住扫到了桌上的东西,那块墨色砚台毫无意外的被阮白扫落到地,“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齐欢〕〔仙古天尊〕〔午夜游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