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 第908章 偶尔把球传到她那边,就是为了多看一眼
    慕少凌冷冷抬眼,只在柔柔脸上逗留一秒钟,便挪开看着阮白,把她的手背贴在脸上。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与你表嫂相似,在我心里,她是独一无二,其他女人,连做个替代品都没资格。”他很少说这么长的一段话,阮白听在耳朵里,感动在心里。

    她刚开始遇到柔柔也觉得有几分相似,难免觉得厌恶,对张行安这种行为欣赏不来。

    但是慕少凌的一番话让她觉得,张行安在跟与她多像的女人在一起也是徒劳,她们代替不了她。

    她们给张行安的爱,是自己永远不会给出去的。

    柔柔愣了愣,上次在商场她便怀疑这个女人的身份,没想到居然是大名鼎鼎慕少凌的妻子!

    而如今,在慕少凌面前,她被张行安摆上桌子,又遭到了慕少凌的厌恶,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女人之间,最忌讳的,就是比较。

    干脆跟张行安撒娇起来,“行安,讨厌,哪里相似了,我是我,慕夫人是慕夫人。”

    不管柔柔是出于什么心态来说这番话,阮白都赞同,“没错,柔柔小姐年轻漂亮,的确是与我不相似。”

    张行安眼眸一沉,他们说话,哪里轮得上她张嘴?手一推,柔柔差点摔倒。

    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却不见一点爱护的意思,柔柔想要发飙,却不敢。

    张行安的大腿,还是要紧紧抱着的,毕竟这是其他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她一直渴望了很久。

    有钱,对方还不是那些糟老头子,高大帅气。

    拢了拢头发,柔柔故作优雅地坐在另外一个位置上,满眼都是对张行安的爱意。

    张行安看也不看她,眼神接近痴迷地落在阮白身上。

    若是没有慕少凌,她早就是自己的人!

    阮白觉得这道目光让人讨厌,她低头,抿了一口果汁,假装不在意。

    慕少凌却冷冷开口,“表弟,你要看表嫂,到什么时候?别忘记,这是你的表嫂。”

    被点破,张行安不觉得难堪,只觉得愤怒。

    柔柔的手指甲快要掐到手心里去,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

    “你有听过一句话吗?”张行安阴恻恻的,也不怕得罪慕少凌,“挖人墙角者,必定会遭反挖。”

    他在暗讽着慕少凌是挖墙脚那个。

    阮白心里一顿生气,若不是当初他使手段,她会乖乖跟他到民政局去?

    若不是有郭音音当枪头,他恐怕现在还待在监狱!

    阮白握紧了慕少凌的手,本没打算说话,她还是没忍住说道:“我跟少凌是真心相爱的,从学校的那个时候便开始。”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是暗恋。

    一路过来,经过磕磕绊绊,还有不少的阻拦磨难,他们还是走到一起。

    张行安盛怒。

    “少爷,老爷在到处找您,让你到书房一趟。”他还没来得及发飙,张家的一个佣人便走了过来。

    张行安冷哼一声,“有什么事不能等宴会结束后再说吗?”

    “老爷坚持让您过去。”佣人为难,但也不敢得罪张一德的意思。

    张行安拂袖而去,对于阮白说的话,他耿耿于怀,却无从发泄。

    柔柔见自己被落下,只好无助地跟在他的身后,“行安,等等我。”

    阮白眉头慢慢松开,说实话,她是真的讨厌张行安,侧头看着慕少凌,发现他不但没有生气,嘴角还疑是在上扬。

    “你在笑?”她觉得意外,本还以为张行安的话会让他生气。

    虽然那段荒唐的婚姻到最后她也没让张行安得逞,可到底还是二婚,慕少凌应该介意才是。

    他点头,摸了摸阮白散落在肩膀的长发,“老婆,我想起当初我在高中的时候,你隔着道矮墙,一直往篮球场这边看,少女的心事,一览无遗。”

    阮白因为害羞微微低头,脸上的红粉比腮红还要娇艳。

    “可惜那时候我还没有能力去选择,要是能够选择,我一定会跟你表白,我常常在想,如果那时候我表白了,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艰难?”慕少凌见她害羞的模样,一如当初。

    年少的时候,打篮球的男孩子,最受女生的欢迎。

    特别是模样出色气质出众的慕少凌。

    很多女生都会在球场边上待着,就为了讨好他。

    只有阮白,一直都是在矮墙那边偷偷摸摸的看着,慕少凌等了很久,等不到她的水跟纸巾,其他来献殷勤的女生,一一被他拒绝。

    可是阮白不明白,偶尔把球传到她那边,就是为了多看一眼,眼神交流的瞬间,她就会像一直受惊的兔子一样低下头,就跟此刻一样。

    一直木木呆呆的,他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阮白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而且那时候的你太过耀眼,我想,也不敢想。”

    不止一次,李妮在怂恿她去表白。

    阮白只觉得自己是一个跟着爷爷长大的孩子,又有什么本事去配得上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打从小时开始,她便是那么自卑。

    要不是后来慕少凌的帮助,她也不能这么的自信。

    阮白见慕少凌的笑容越发的深邃,笑起来的模样俊朗明媚,她快速环了一眼四周,好多女性都在光明正大的看着他。

    自己的男人被窥探,阮白有些不爽。

    她低声问道:“我们是现在离开,还是等会儿?”

    慕少凌摇头,今晚,他是有特别的安排,“现在我们不能离开,不过,张行安暂时也不会找你麻烦,不要害怕。”

    阮白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

    她爷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张行安就该负上最大的责任,可他却借用了郭音音逃脱责任成功。

    加上那阴暗不加修饰的肆意,每一次阮白对着他,都觉得不舒服。

    慕少凌不离开,阮白明白自有他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

    书房里。

    张一德郁闷之极,大口大口地抽着烟。

    桌子上散落了一堆东西,包括慕少凌刚才递送出去的袋子。

    原本想着他会给自己送些贵重的礼物,可张一德万万没想到,他送的东西,居然是一份文件!

    比起之前他所知道的,一份张行安更加荒唐的文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