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上门狂婿〕〔战婿归来〕〔北雄〕〔慕少的千亿狂妻〕〔无敌医仙战神〕〔代号修罗〕〔快穿女主真大佬〕〔我真不是大魔王〕〔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龙王的傲娇日常〕〔诡三国〕〔黑石密码〕〔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猪传〕〔都市潜龙〕〔寒门崛起〕〔武神纪元〕〔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一世龙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1644、黑暗之魂(四)
    www..,最快更新收集末日 !

    ——???——

    影之国,无主墓地。

    咚——!

    砰——!

    “嗯……是不是哪里不太对?这里不是法兰不死队的地盘吧?”萨诺斯看着面前的雾门说道。

    在他抵挡住“结晶的女儿”的攻击后,正打算进入英雄古达的“boss区域”时,那扇门被突兀出现的大雾给封住了。

    非但如此,雾门之后,还传来了疑似战斗的巨大金属碰撞之声。

    “理论上讲,这种东西只有在灰烬挑战boss失败并复活之后才会出现,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此时有其他人触发了同boss的战斗。”萨诺斯继续说道。

    附近的地面没有出现任何留言。

    “黑暗之魂的npc是不会自己行动的,只会在主角触发某些特定事件之后进行一段演出,具体来说,即使触发了某人要前往某处的事件,他/她也只会在下次坐火刷新的时候‘瞬移’过去,而不可能见到他/她徒步前往的行为,”萨诺斯又等了片刻,发现仍然没有留言,而雾门之内的打斗声音也没有任何变化时,抬手按向那片大雾:“那么,让我看看这是怎样的‘演出’吧。”

    呼——

    白雾在萨诺斯伸手接触时骤然翻涌起来,将他整个人完全包裹,但没有对他的行动造成任何迟滞。

    但,理论上只有薄薄一层的雾门,他已经走了七八步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成功穿透,只是那战斗时产生的金属碰撞声越发大了。

    萨诺斯面色不变地又走了几步之后,某个似曾相识的老妇人声音缓缓响起:

    “”

    “”

    “”

    “”

    伴随着这仿佛出场介绍一样的“画外音”,萨诺斯终于走出了浓雾。

    他一进门就看到古达在打防火女。

    咣——!

    铛——!

    古达和之前见过的模样没有太大区别,依然是超过三米的身高,巨大的战戟,以及外形如城堡般的厚重盔甲。

    那巨大的金属碰撞声,正是他用战戟攻击防火女时撞到地面的声音。

    防火女同样是之前黑裙面罩的造型,但手里多出了一柄燃烧着火焰的螺旋剑,面对古达的攻击时,她在不停闪躲的同时时不时地找机会冲上去刮古达的盔甲一下子。

    不过,比起身穿重盔不便翻滚的萨诺斯,她能够灵活地翻滚,滑铲,绕后,跳跃,令古达所有的攻击除了砸到地板之外完全没有建树。

    “黑魂对战尼尔,一个打不到,一个打不动,”站在门口的萨诺斯评价道:“但最终结果应该是2,……防火女胜利,我猜普通古达身上的螺旋剑就是被她插上的。”

    地面刷出一条留言。

    “嗯?”萨诺斯挑挑眉:“对了,这是英雄古达,而且无主墓地的螺旋剑……”

    “啊,灰烬大人——”这时,战斗中的防火女看到了萨诺斯,远远地开口招呼道。

    “你竟然会说话——不,在那之前,和这家伙打你竟敢分心?”萨诺斯抄起身后的黄金大剑便冲向战场。

    轰——!

    就在防火女看向萨诺斯的一瞬间,古达骤然发难,他没有使用战戟,而是直接用巨大的身躯冲撞了过去,猝不及防的防火女只能竖起螺旋剑硬挡,结果由于力气不足而被撞得失去了平衡,直接向后一个踉跄,古达的撞击收招极快,趁此良机抡起战戟就是一记凶猛的横扫。

    嘣!

    螺旋剑应声而断。

    而差点被腰斩防火女则被萨诺斯提着后领脱离了战场。

    “灰烬大人!”防火女叫道,语气听起来相当惊喜,但因为带着眼罩而看不出表情。

    “啊……对了,无主墓地的祭祀场里,可以捡到‘断裂的螺旋剑’来着,果然是这个世界的防火女实力不足吗?”萨诺斯把防火女放下,举着黄金大剑走向因为发现新敌人而暂时止步的古达。

    “非常抱歉,灰烬大人。”防火女在身后弱弱地说道。

    “关于她为什么跑到这里被古达揍,可以等等再问,现在,先把这个‘门神’放倒再说。”萨诺斯眯起眼睛观察古达的动作。

    “”古达用沉闷而带着混响的声音咆哮道。

    “……”萨诺斯愣了半秒:“虽然确实有几个boss会讲话,但古达会讲话可真是稀奇。”

    “”古达继续咆哮:“”

    “初火即将熄灭,但无人敲响大钟,没有灰烬大人苏醒,我只得寻找我所知的最强之人前往传火……”防火女在萨诺斯身后用细细的声音解释。

    “”古达应道。

    “我已承诺同你并肩作战,必然不会让你轻易死掉,而且如果初火熄灭,整个世界都将毁灭,你仍然会死!”防火女稍稍抬高了声音。

    “”古达也提高了嗓门。

    “你认为那种一片漆黑的世界很好吗!”防火女再次提高了声音。

    “”古达回应。

    “即便动手我也要……”防火女话到一半顿住,低头看了看手上折断的螺旋剑:“抱歉,灰烬大人,如果知道您已经苏醒,我是不会同他战斗的。”

    “好吧,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打起来的了,”萨诺斯摇摇头转过身:“我跟你去传火,让古达继续守着这里吧。”

    “多谢灰烬大——小心!”防火女话到一半转为惊呼。

    在之前对话的时候,古达已经悄悄接近了一段距离,此时趁萨诺斯转身讲话,他直接一个双手跳劈杀了过来:“”

    嘭!

    萨诺斯头也不回地挥出一拳,将即将劈中他的巨大战戟给弹飞了出去,而没了武器的古达收势不及,咣当一下摔倒在萨诺斯面前。

    咔——嚓!

    萨诺斯反手一记重劈,将之前被防火女切削了半天毫无效果的厚实重盔直接斩开,顺势把剑锋架在了古达粗壮的脖子上:“你说什么?”

    “”古达一动也不敢动。

    “哼,继续你的职责把,‘守墓人’。”萨诺斯收起剑,拎住试图偷偷踹古达一脚的防火女走向传火祭祀场的方向:

    “唔,仔细想想,那家伙这么容易感染‘人之脓’,不是因为我劈的这一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开局地摊卖大力〕〔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