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17**、咒怨(十一)
    www..,最快更新收集末日 !

    同金晶打招呼的,是一名身量非常高,足有一米八的男子,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身穿白衬衫黑西裤,打着板正的领带,整体透出一种“可靠”的气质,唯一有些奇怪的是,他的左手带着一只黑色手套,而右手上挂着一串佛珠。

    看起来也不像是骗人的算命先生啊,刚才那话他是怎么说出口的?

    “请问你是?”金晶眨眨眼,开口问道。

    “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鵺野鸣介(ぬえのめいすけ),是童守小学的老师,你可以叫我‘阿鸣’或者‘阿鸣老师’。”高大男子用一副自来熟的口气说道。

    “我叫......‘白晶晶’。”金晶被他的气场感染,下意识地也报上了名字。

    “幸会,白小姐。”阿鸣老师直接换了称呼。

    他不是很懂保持社交距离吗?所以那种称呼其实是让别人不用对他太客气?

    “那么,阿鸣老师,你说的‘印堂发黑’,‘血光之灾’是指?”金晶转而问道。

    “你能看到须乡老师吧?”阿鸣抬手指了指音乐教室里面。

    那怪物还有名字的?金晶点了点头。

    “这是‘灵视’太高的表现,而白小姐你又完全没有‘灵力’,”阿鸣顿了顿,等金晶稍微理解了一下他的话之后才继续说道:“这种情况下,很容易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鬼怪幽灵等东西,而大部分‘那种东西’只会伤害能看到它们的人。”

    “嗯......”金晶翻了一下自己的属性,并没有什么“灵视”、“灵力”之类的条目,目前最高的是“信仰”,足有15点,而最低的则是运气,完全是0,或许他说的正是这两个属性综合之后产生的效果:“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在下不才,恰好能替白小姐排忧解难,”阿鸣啪地拍了下自己的胸口:“童守小学最有名的‘除灵教师’就是阿鸣我了,只需十万日元,我就能帮助白小姐消除这些烦恼~”

    “......”

    你哪怕说你是哪个寺庙道观神社甚至阴阳寮的编外人员也好啊,“除灵教师”是个什么名号?

    但是,因为这个身份过于离谱,反而不像是胡编乱造的,或许他有点真本事?

    可惜自己没钱。

    “抱歉,我——”

    “等等!五万日元也可以!”

    金晶刚要婉拒,阿鸣便主动降价。

    “就算是五万也......”

    “一万就行!”

    “不是......”

    “五千!只需五千!”

    “那个......”

    “一千!不能再少了!除灵也是有成本的!”

    好吧,她大概知道这里明明是“安全区域”却有鬼怪横行的原因了,都是因为“管理员”不靠谱。

    为了避免阿鸣的除灵费往三位数降,金晶干脆地抽出一张千元纸币阻止他自降身价的行为:“我之前去了‘博丽神社’,花十万日元请了个平安御守,现在身上只有一些零钱。”

    “那个可恶的狐狸!”阿鸣痛心疾首地锤墙:“等我有钱了,也要把广告打在旅游地图上,然后高价对外地游客收费。”

    不要把心里话说出来啊,另外......狐狸?

    “你看,这是我从博丽神社请来的护身符,”金晶把御守取出来展示给阿鸣:“有这个还需要‘除灵’吗?”

    “嗯......这东西的效果确实比除灵要好一些,”阿鸣认真看了御守两眼:“但它上面附着的神力是有限的,现在已经消耗了一部分,如果是普通人佩戴应该足够了,但对像你这样容易‘见鬼’的人来说,还差点。”

    “那,就有劳你了。”金晶将那张纸币递给阿鸣。

    “看好了。”阿鸣接过钱,举起戴着佛珠的右手念念有词:“”

    ......翻译功能是不是坏了?这是一个系统的咒文吗?

    “”一串不明所以的咒文念完,阿鸣猛然用他戴着黑手套的手向金晶一张。

    随着突兀刮起的飓风,金晶感觉自己周身多了某种看不到的东西。

    不过,肉眼看不到,主神空间的状态栏还是能看到的。

    这是什么硬核“除灵”......

    金晶本想声讨阿鸣老师两句,但仔细一想,这位可是能轻易给出霸鬼标记的来着,而且看他的样子,多半是真的把这种标记当做初灵手段了,那,还是暂时别揭穿真相的好,真的把那什么“霸鬼”给招惹出来,这个“安全区域”可能直接就没了。

    “嗯......似乎很有效,”金晶违心地说道,然后赶忙转移话题:“我有事要找花子,你知道她在哪层吗?”

    “花子?”阿鸣皱了皱眉头:“她在三层的女厕,我劝说过她好多次,让她出来上课,但她一直不理我,你要去找她的话,我和你一起去好了。”

    这老师是真的敬业......可如果你真的把她带出来了,要分到哪个班去呢?

    很快,金晶同阿鸣老师一起到达了三楼,阿鸣在外面等候,而金晶则直奔倒数第二个隔间而去。

    说起来,自己是不是有点勇过头了?

    吱呀——

    随着隔间门被拉开,整个厕所都被深沉的红色所侵染,隔间里面,一个穿着被鲜血染红的校服的双马尾小姑娘一点点地抬起她扭曲可怖的脸,同时,有分不清来源的声音四下回荡。

    “”

    当花子完全抬起头同金晶双目相对时,厕所里那恐怖的回响戛然而止。

    全身染血的小姑娘瞪着金晶,先看了看她脖子上的御守,又看了看她的肩膀,最后看向她的额头,接着,花子的眼睛里忽然有血泪夺眶而出,下个瞬间,她直接从厕所隔间里冲了出去。

    “”

    嗯?御守的次数没有消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