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猪传〕〔都市潜龙〕〔寒门崛起〕〔武神纪元〕〔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一世龙皇〕〔洛诗涵战寒爵〕〔鉴宝黄金指〕〔重生农家:种种田〕〔小妻太娇嫩,枭爷〕〔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万古帝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代号修罗〕〔护国神帅〕〔仙尊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二战场
    我叫伊莉雅,

    我又踩死了马库尔。

    15:57:20

    吉尔伽美什的辉舟上没有搭载其他人,卫宫切嗣通过望远镜确认了这点。

    空中金色辉舟与雷霆牛车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但即使是完全的外人也可以看出他们双方的不对等,在暂时失去这个最强的宝具后,rider除了被动招架那无穷无尽的宝具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除非他能发出相当于两个saber合力解放宝具真名程度的攻击,否则这样的场面就意味着征服王不久之后的败北。

    对于插不上手以及实力悬殊的战斗,切嗣不打算进行更多的关注,他正沿着柳洞寺防御结界的外围潜行,以寻找远坂阵营的御主们。

    如果他所料不差,远坂时臣那个叫做言峰绮礼的弟子,恐怕也在进行同样的行动。

    除了那次惊鸿一瞥,切嗣并没有和绮礼有过直接接触,但他已经被切嗣归类到了最危险的敌人之列,某种意义上讲,他比那些assassin还要可怕。

    作为圣杯战争中的助手,明明应该凡事以配合他的老师来行动,但却出于自身的意志做出了大量多余的事情,在大部分assassin被消灭后更是变本加厉,其中很多事情甚至和获取圣杯毫无关系。

    还有那些简直像是故意浪费一样使用的大量令咒,一想起就让切嗣愤恨不已——如果一场比赛的裁判偏向其中某一方的话,对另外一方的斗志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如果可能的话,赶在他再一次通过令咒强化assassin之前通过远程狙击将他击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于是,在指示舞弥按兵不动只收集情报,并让saber·lily照顾好爱丽丝菲尔后,他全副武装地绕着柳洞寺的结界进行顺时针搜索。

    15:57:19

    卫宫切嗣一定就在附近,言峰绮礼做出判断。

    明眼人都能看出rider正处于极大的劣势中,他正是因为和黑saber拼得两败俱伤才落到这个境地的,同理可证,黑色saber此时的状态绝不会太好,即使勉强还能行动,但至少也无法出场战斗。至于白色saber和其他帮手,完全不足为虑。

    说起来,这个魔术师杀手的愿望竟然是拯救世界这种可笑的想法,虽然他自己不会往外说,但艾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以及他那个女助手可没有保密意识,在龙之介将他们的目的收集完毕之后,仍然时不时地泄露出“要让世界上再没有战争和流血”“实现永恒的世界和平”这样的疯话。

    那家伙到底有没有想过,人类到底为什么会发生战争?因为生存资源的不平等,或者思想观念的冲突,以及主导者的贪欲。

    如果要想让世间再也没有战争,首先需要把全世界的各种资源平均分配,并且取之不竭,接着让所有人类的思维和行为方式都一模一样,任意两个人之间的交流都不会有起冲突的可能,最后,完全抑制羡慕、嫉妒等负面情绪的产生——把一群绵羊放进无尽的草场,它们当然不会互相争斗。

    能够完成这种伟业的只有神,而那个魔术师制造的人工圣杯,只凭区区六十年的魔力就想要做到?

    很显然,卫宫切嗣这个外行被艾因兹贝伦家的老头给骗了,深信不疑那是什么万能许愿机,可以实现奇迹。

    然而奇迹也分大小,八月飞雪这种小事在热带也是会被称作奇迹的,具体到这个圣杯来说,“赋予自己察觉世间痛苦和不幸的能力”这种奇迹完全没有问题。

    于是,因为过于接近大圣杯而感到的效果变弱的言峰绮礼沿着柳洞寺结界的边缘开始逆时针前进。

    15:55:24

    爱丽丝菲尔维持着隐身,正尾随在卫宫切嗣身后。

    并非她刻意不听从切嗣的指示,实在是他这次的行动太鲁莽了,即使archer和rider在空中打了起来,附近几乎没有能太过强大的英灵,可assassin这个职阶的战斗力本来就不是倚靠本身力量强大,即使因为魔力缭乱而使的效果有所削减,但万一没有察觉到呢?

    如果让saber·lily随行是肯定会被发现的,只好把她留在越野车那里待机,爱丽丝菲尔一边维持着隐身魔术一边悄悄跟着自己的丈夫,同时紧握着自己的右手,这样如果真的出现意外,还可以随时召唤saber过来救援。

    不过,这种警惕应该是多余的吧,如果切嗣真的遭遇危险,可能还没等她使用令咒,伊莉雅就已经从天而降,虽然她平时对切嗣各种嫌弃,但真的有事时还是会及时出手相助的,连着两个令咒全都用在切嗣身上了。

    说起来,切嗣这种矮身碎步快走的动作是叫战术潜行吗?爱丽丝菲尔试着学了下,但因为衣服不太适合而作罢,然而在她直起身时,却在林间另一个方向上看到了某个熟悉刚刚还想到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似乎还推着轮椅?

    于是爱丽丝菲尔毫不犹豫地丢下丈夫去找女儿了。

    15:52:11

    对于assassin们商讨的所谓“计划”,雨生龙之介不打算发表评论。

    由梅尔蒂伪装成caster,推着昏迷中的林好惊鸿一瞥地出现在切嗣面前诱敌,只要他追踪而来,四天王便立刻同时出手击杀,不给他任何召唤英灵的机会。

    嗯……先不说她作为assassin要怎么装成caster,毕竟御主感知英灵时看的可不是外表,就算被误认了,caster推着林好经过这种事一想就很奇怪吧,为什么要带着那个毫无战斗力的御主来决战之地?就算卫宫切嗣忽然智商下降上了当,要伏击一位魔术师杀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些话已经完全被林好听去了,被她听到和被caster听到完全没有区别好吗?

    不出所料,卫宫切嗣在看到那个“诱饵”时连脚步都没停地继续前进,梅尔蒂不死心地又绕到前面几次,但切嗣完全和没看到一样不做出任何反应。

    这种事难道失败之后还能多尝试几次?她是准备怎么解释自己推着轮椅在林间飞奔只为赶到切嗣面前露一小脸的情况?

    “总之,换个方式——咦?”再次失败之后,梅尔蒂正打算解除伪装,却有些惊喜地继续保持了下去。

    卫宫切嗣没有上当,但那个被吸引而来的紫衣白裙的身影,明显是他的妻子爱丽丝菲尔。

    与诱敌的梅尔蒂相隔一定距离,互相之前完全看不到的“伏击地点”那里,龙之介正牵着艾米尔的手听assassin们交流。

    “bad……”小姑娘指着面前的三个黑衣身影说着。

    哪有说自己坏的?龙之介揉揉她的脑袋继续听。

    “引来了错误的目标,怎么办?按原计划进行?”马库尔朝梅尔蒂的方向指了指,然后收回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那个女人不能杀,我们无法携带‘圣杯之器’”扎伊德连连摇头。

    “击杀,更改,捕捉。”戈兹尔的声音伴随着低沉的轰隆声。

    如果是卫宫切嗣的话还不好说,但你们竟然盯上他的太太,caster的反应速度可就会变得……龙之介为了掩饰自己不屑的表情向天看去,结果就看见一道因为速度太快,轨迹宛如红色直线的身影从天而降。

    啪叽!咔嚓!

    马库尔割喉的动作还没完成,就被一身血衣的caster踩住脑袋,直直砸在地上变成一片放射性的金色光点,而扎伊德和戈兹尔则完全没有来得及反应地被caster的双手分别按在身上,瞬间冻成了两座冰雕。

    “把艾米尔交给我,”caster随手敲碎那两座冰雕,一边挥散那些泛起的金色光点一边看着龙之介说道:“接下来的战斗已经不是你能参与的,尽快离开冬木吧——至少也要渡过未远川,我无法确定‘那个’的波及范围会有多广。”

    “需要我协助疏散居民吗?”龙之介还记得caster告诉过自己她的愿望是这场圣杯战争中不会有“任何人”死亡,这个“任何人”自然是包括了冬木市民的。

    “呃,那倒不用,接下来是一种会对魔术师的心智造成毁灭性影响的事件,对知识不够的普通人反而近乎没有影响。”caster似乎在考虑要怎么措辞:“如果你非要留下的话,不管柳洞寺里出现什么东西都不去看就行。”

    “唔……我看我还是离开的好,”龙之介思考一下,认为自己已经可以算的上是合格的魔术师了,于是决定暂时压下这股好奇心,“以免你还要分心保护我。”

    “正确的决定,而且san值鉴定这种事也没法保护。”caster说着不明所以的话,同时对龙之介施放出一个淡蓝色的保护性魔术:“走吧,记得无论这边发生什么大动静都不要看。”

    “好的,祝你计划顺利,master。”龙之介转身朝柳洞寺的反方向离开,于此同时,他注意到梅尔蒂的伪装已经被爱丽丝菲尔所识破。

    那位艾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正控制着大批秘银丝冲那个“伪装者”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