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二百七十三章 晨星与梦魇
    我叫阿卡托什,

    这教科书般的自寻死路……

    ——4e,201年,炉火之月,13日,9:43——

    我正和加卢斯、伊莉雅以及西塞罗一起赶回黑暗兄弟会圣所。

    黑暗兄弟会在马卡斯城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信仰迪贝拉的信徒和崇拜红鹰的弃誓者之间形成了诡异的平衡,双方都想把对方彻底打垮,但却全都克制着避免发生大规模冲突,但这样的对峙却使接触不到那些争斗的普通居民感觉城市周边安全了许多,因此对领主的管理大加赞赏。

    由于我之前的干涉,他们双方之间并没有真正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迟早会在对抗和冲突中逐渐互相理解,逐渐融合,当未来某位领主出身于弃誓者一方时,这座城市就会真正变得铁板一块。

    于是,在我把大多数真正不可原谅的人都丢去阿塔尤姆之后,实在受不了西塞罗“嘿嘿嘿”的加卢斯提出要回归圣所,毕竟暮蕊作为迪贝拉的圣女,已经不必通过去暗杀自己的姐姐们来获得关注,而且伊莉雅也对那些总想拉她去当圣女的迪贝拉主祭逐渐感到了不耐烦。

    回程的路线是弃誓者国王专门安排的,经过的大部分路程都属于他们的控制区,所以几乎不可能遭遇除了野生动物之外的敌人,毕竟手持红鹰之剑的加卢斯现在被称为红鹰的“唤醒者”。

    抛开这些额外工作不谈,加卢斯已经彻底认同了“夜母”,因为我通过西塞罗这个聆听者发布的任务都十分及时,有时候他接到任务前往仪式地点时,那里面委托人的黑暗仪式才刚刚结束。

    ‘布兰卡跳跃点、破碎塔据点、卡斯之矛……感觉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我翻着弃誓者国王提供的简陋地图,这些地图与通用地图的区别就在于它把瑞驰领范围内某些被占据的山洞、废墟和据点给标记了出来,还附带了威胁评估,虽然这东西对我没用就是了。

    ‘免了,那地方太阴暗,’我阻止蠢系统打开新窗口的想法,现在这一大堆关键人物的监控就让我非常头疼了:‘说起来他们是怎么通过那两条龙的封锁的?’

    天空圣堂神庙是上古卷轴主线的必经之路,它的前门和后门各有一条巨龙看守着,而龙裔主角要在刀锋战士幸存者戴尔芬和伊思本的帮助下进入其中并预言壁画,然后去寻找能够击败奥杜因的特殊龙吼“龙破”,但现在嘛……

    ‘毕竟由于老帕抢戏,这段主线被跳过去了嘛,而且刀锋战士也根本没有被消灭。’

    并且由于独孤城真假公主的闹剧,帝国皇帝准备来天际,而刀锋战士的大姐头也会随行。

    “哦~母亲~附近有什么值得杀的目标吗?(红桃)”西塞罗例行碎碎念。

    “”我切了频道回答道。

    作为夜母,我绝对不发行刺皇帝的任务,看这次兄弟会圣所要怎么毁灭~哼哼。

    ‘结果a姐还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啊,又自己接任务了……’

    确认这边暂时不会遇敌或者有什么变数后,我留下黑贞的幻象,偷偷打开湮灭之门传送到晨星。

    ——10:06——

    晨星城是古关“白地(the pale)”的首都,它的东方便是之前亚瑟他们进行战斗的辽阔雪原和丘陵,再往东则是冬堡塌陷造成的大坑。

    而这座城市本身则被常年积雪的崇山峻岭所包围,几乎无法发展农业,但同样由于被大山包围,它的港口相对温暖,冰封的月份很短,通过港口运输并贩卖从城市周边矿场中开采出各种矿物的获利,足够居民们维持生活,换句话说,这座城中无论男女,几乎所有人都是优秀的矿工。

    贝提尤德是一名干练的诺德女性,通过数年的拼搏拥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铁矿矿场,但她仍然愿意亲自和雇工们一起下井工作,她常对自己手下的工人这么说:“在晨星,没有穷人,只有懒人。”而她矿场的产能即使放眼整个晨星也名列前茅的事实令这句话非常有说服力。

    这样一位务实的女矿场主,即使有人羡慕她创造的财富,也不可能有什么阴暗的想法,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贩卖矿物获得的金币除了维持自己只比常人略微舒适的生活外,全都投入了对矿场的再开发和雇工的福利。

    那个举行黑暗仪式要杀她的人,如果让晨星的居民们知道的话,大部分人一定会非常惊愕——他是贝提尤德的丈夫,另一座矿场的矿场主,雷盖尔夫。

    雷盖尔夫所拥有的矿场产出的并非比较普通铜矿或铁矿,而是更珍惜的“水银”,嗯,是有着“水纹”的“银矿”而不是“汞”。

    要采掘这种用于打造各种首饰的珍贵矿物,不可能像铁矿那样只要付出就有收获,更需要的是运气,雷盖尔夫选择矿工的标准也不是踏实肯干能吃苦,而是运气的好坏,比如说某些轻易获得了许多战利品的冒险者,会被他请来在矿场中指出下一阶段的采掘方向。

    原本来说,他们两人出于个性互补而相恋并结婚在晨星也算是美谈,不少矿工甚至祝福他们的孩子会“像挖铁矿一样挖出水银”——嗯,以他们的水平也只能说出这种祝福了。

    但是,“实干家”和“玄学家”的收益在后者的“运气”不那么好的情况下可谓天差地别,从目前来说,贝提尤德的铁矿场规模是雷盖尔夫水银矿场的四倍以上就充分证明了这点。

    根据蠢系统给我放的录像,他们之间已经莫名发生了多次争执,大部分情况是贝提尤德指责雷盖尔夫不肯努力,而雷盖尔夫抱怨贝提尤德给她的工人福利太多,还不如拿来让他请更多“运气好”的工人。

    只是这样的话,就算雷盖尔夫有点渣,但还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但后来他却莫名其妙地认为是贝提尤德破坏了他的“运气”,只要她远离自己就能好转,于是在一次激烈争吵后两人分居。

    但即使如此,水银矿场的状况仍然半死不活地没有好转,于是雷盖尔夫进一步认为贝提尤德仅仅和他在同一座城市也会干扰他的运气,多次要求她离开晨星。

    对丈夫还有一丝幻想的贝提尤德把矿场委托给副手之后外出旅行,最近因为担心各地的“巨龙复生”而赶回晨星,结果却被刚刚遭遇了一场塌方的雷盖尔夫怒斥她存心破坏他的水银矿场,伤心之余回到自己独居的房屋拒绝再见他。

    于是雷盖尔夫数天前在远离晨星的某处农庄举行了黑暗仪式要求黑暗兄弟会杀掉贝提尤德以“恢复运气”。

    这种蠢任务我当然不会转发,但a姐通过自己的渠道获得了这个任务的情报,然后被巴贝特接走。

    以那个五百岁吸血鬼的逻辑和不在乎人类性命的作风,她大概会直接杀掉贝提尤德,然后在雷盖尔夫如梦初醒并陷入后悔时转手把他也杀了。

    虽然我支持给渣男一个教训,但这种方法可不行,无论如何先把巴贝特控制住再说,她好像准备潜伏在矿井中,趁贝提尤德刚刚进入,眼睛尚未适应的时候出手。

    吸血鬼这个种族,同时会被针对人形和针对亡灵的法术影响,而泽拉佩什这个马甲作为法师学院的首席法师和阿里-埃的圣女,根本不用帮忙就能……嗯?

    贝提尤德的矿井入口处,我保持隐身正准备来个黄雀在后,却看到巴贝特直接打了个哈欠睡着了……睡着了?

    ——10:16——

    “现在是什么状况?”我看了看刚刚从天上飞过去,金光闪闪的龙-阿卡托什,远处金碧辉煌的英灵殿,然后才转头看向喷泉水池上漂浮着的,有着众多监控画面的“地球仪”和在旁边拍打着翅膀的小黑龙。

    有哪个魔神忽然出手把法师马甲秒了?不可能啊。

    蠢系统回答:

    “哦……虽然瓦尔迷娜能让泽拉陷入噩梦,但祂没那个本事把我的意识拉进去,所以弹出来了是吧。”我看着监控画面上呼呼大睡的巴贝特和泽拉佩什。

    “嘿,”我确认了一下贞德那边的幻象还能维持,于是把目光投向矿洞门口的监控:“欢迎来到艾因兹贝伦相谈室ex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