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二百八十七章 祭坛和医师
    我叫阿卡托什,

    小烦你这家伙!

    ——4e,201年,炉火之月,18日,12:12——

    小烦觉得自己要瞎了,不是被“破晓者”,而是被身边的公主和护卫闪的。

    坐实帕拉索斯“护卫”的身份之后,小烦就一直怀疑由一个男性护卫来照顾公主是不是不太合适,直到她开始追踪在梭莫大使馆大闹一通顺便带走假公主的墨瑟·弗雷时,才发现带一个男子外出简直不能更方便。

    首先,身穿重甲,全副武装的强壮男性战士一看就很不好惹,即使带着两个疑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一路上也完全没有什么强盗或者野兽敢于接近。

    其次,由于墨瑟那家伙根本没有走大路,用不太灵光的“魔族之手”追踪时大部分时间都要穿林过水,而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工作都由帕里完成,至于清理宿营地,搭建帐篷、生火做饭等杂活更是一应全包。

    最后,他对艾米尔言听计从,即使没事呼唤一声,也会立刻应答,如果有具体的指示更是会立刻执行,即使刻意发出古怪无理的命令,也完全没有质疑或反对的意思——虽然艾米尔并未发出过那种命令。

    至于隐私方面的些许不便,凭借高超的潜行和隐身能力直接就解决了。

    “……帕里。”艾米尔正端着一碗蔬菜汤在喝,忽然想到了什么般开口。

    “请吩咐,公主殿下。”正在篝火前忙碌的帕拉索斯立刻应道。

    “……午饭后去一趟‘魄伊特祭坛’。”艾米尔空出一只手指向西南方的山地。

    “好的,没问题。”公主护卫一边回应一边走过来,把刚刚弄好的主食交给两位少女。

    真是的,如果戴尔文能有帕里的一半好,也不是不能考虑的,年龄根本就不是问题,可那个死秃头除了口花花之外就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小烦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帕拉索斯递过来的面饼。

    ——12:55——

    进入魄伊特祭坛的范围后,“魔族之手”就彻底废了,整体变得软趴趴的哪里也不指,小烦一开始还对于黑曜石是怎么变成这种模样有些好奇,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开始关注周围的求医者。

    在她看来,那位著名的虎人游医肯定和疫病之神魄伊特有某种联系。

    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急病、重伤的患者根本不可能及时送过来,而简单的,能被城镇药剂师几瓶药治好的患者也不会来,那么很明显,能出现在这个游医营地的只可能是慢性、不致命、发作时间长,而且其他地方的医生根本无可奈何的疾病患者。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古怪的疾病是哪里来的?会不会是魄伊特散播出去,然后坐等他们患病后寻求普通治疗手段无果后求到自己面前?而那位“干净的凯石”在这个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会不会,这位一向致力于清除瘟疫的医师实际上却是魄伊特的圣徒?

    想也不可能嘛。

    对自己的故事颇为满意,小烦准备和艾米尔分享一下,却在接近她时被突如其来的寒气冻得一哆嗦。

    似有所感的艾米尔转回头,小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瞳孔笼罩上了一圈淡淡的银光,即使她什么也没做,小烦仍然不由自主地心中发慌,那种仿佛打算杀掉眼中一切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莫非皇帝陛下有什么痼疾?

    “……没有。”小烦听到艾米尔回答,不,那肯定不是对她的疑惑的回答,而是以为这里应该有什么,但却不曾发现的感叹。

    正准备问她在寻找什么时,帕拉索斯从帐篷群中走出来:“找到了。”

    还能不能和人好好交流了!

    ——13:07——

    撒达姆兹·奥尘多,在小烦那里只是个名字而已,顶多再加上“布莱顿人”“凯石的弟子”“热衷于探索锻莫遗迹”这样的简单评论,因为这种人几乎不可能和盗贼公会扯上关系,所以也没有太多关注。

    不过,有证据表明他竟然和墨瑟有所合作,而且不知道对艾迪·塞普汀做了什么,那么,敲闷棍打晕带走这一套流程也是免不了的。

    “你们是什么人!”这个身穿长袍,看起来像是魔法师或者药剂师的中年男子刚一苏醒便大声叫道。

    哦……醒来飞快地判断出自己还未离开游医营地,因此打算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吗?

    “啊啊啊啊!好疼啊!!!”但是隔壁帐篷里的人叫声更大。

    “那人的内脏里长了小石头,你应该记得他,原本一直依靠药物止痛,但白石大师今天准备对他进行彻底治疗,所以不能用药,至少一两个小时之内不会想起你的,除非你能叫得比他响。”帕拉索斯嘿嘿一笑。

    “我什么都不知道!”奥尘多连连摇头。

    “是吗?那就说说看你知道的,把那个拿来。”帕拉索斯朝身旁的少女伸手。

    “……给。”艾米尔低眉顺眼地递给帕拉索斯一棵红色植物残存的根部。

    这演技,不是知道内情的人谁能想到他们两个的主仆关系其实是反的?所以这位公主大人翘家时才无法被轻易发现的吗?

    小烦提着敲闷棍的木棒,安静地站在一旁当看客以及负责武力威慑。

    “带着一名和她衣着十分相似女孩的家伙去了哪里,你还没那个实力知道,”帕拉索斯拎着那红色根须在奥尘多面前晃了晃:“但你一定知道这个被你添加到‘生死水’里的东西有什么用处,如果你拒绝回答,我也不知道这个为了寻找自己的妹妹,杀意已经压抑不住的姑娘会做出什么。”

    “啊啊啊!”隔壁的结石患者继续发出惨叫进行威慑。

    “生死水”这个东西名字听起来有些吓人,但实际上是用来治疗失眠、多梦,易惊醒的普通药剂,一般旅馆里都会有售,但是和艾迪呆过的痕迹同时发现的那瓶生死水,仅仅是略微散发的气味就让人感到困倦和恐惧——这种完全不搭的效果不是人为的才怪。

    奥尘多确认般地看了艾米尔一会,大概是在判断“姐妹关系”的真实性,几乎一模一样的外表自然非常有说服力,他又犹豫了一会,终于开口:“它被我命名为‘红色奈恩根’。”

    啊,确实挺像,小烦想着,但奈恩根可是……

    “你敢下毒?”帕拉索斯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如果不是在椅子上困得十分结实怕是要直接把这人拎起来。

    “奈恩根本身就能入药!”奥尘多毫不示弱地回应。

    “哼,那么它的‘药效’呢?‘医生’?”帕拉索斯松开领口把他丢了回去,而艾米尔非常配合地摸出乌木匕首开始把玩。

    你们真是够了,小烦努力让自己保持面无表情。

    “那是……”或许判断出面前几人不打算对他不利,于是奥尘多开始讲述。

    据他所说,在某次例行探索锻莫遗迹寻找古代药材或药方时,在那座被称为“津查遗址”的锻莫遗迹中发现了一名神志不清,答非所问的冒险者,他身上的药篓中就有数株这种红色的奈恩根,连嘴里也嚼着一株。

    那名冒险者虽然神志不清,但战斗力不俗,奥尘多费劲将他带到地面后,他一见阳光就十分畏惧地惊叫一声,抛下药篓便冲回了遗迹,之后奥尘多仔细搜索过那处遗迹,但完全不知道他跑去了哪里并如何消失的。

    由于来历不明,奥尘多没敢将它们交给凯石,经过私下多次试验,他发现这种植物有一种奇特的致幻作用,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受其影响而陷入昏迷、幻觉和沉睡的人的梦境,如果用量够大,说不定能够让受影响者一直处于幻境中——但他没有那么多材料可以试验。

    “我让她嗅蒸汽以及饮用时都事先询问过你妹妹本人的意见,绝对没有强迫!”奥尘多看着艾米尔手中上下翻飞的乌木匕首,心惊胆战地声明。

    “我们当然会确认,而你也没那个能力逃得我们找不到,不是吗?”帕拉索斯紧紧盯着奥尘多的双眼:“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那人得到了什么答案后离开的?没有特定单词的话,把前后所有的关键词都说一遍。”

    “呃……”奥尘多努力思考着:“由于是一次实验,所有的梦话内容我大概都记得,‘救命啊’‘为什么追我’‘飞起来了’‘讨厌亡灵’‘好多宝石’‘你对力量一无所知’‘看我干嘛’‘你才疯了’‘光与影的境界’‘听妈妈的话’‘嗷嗷嗷’‘好烫’”

    “嗯——”帕拉索斯一时陷入沉默。

    “……艾迪真有趣。”艾米尔的语气透出些许轻松。

    不确定给出的答案这些人是否满意的奥尘多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啊啊啊!!”隔壁的病人声音都有些哑了。

    一直持续的疼痛,人其实是可以逐渐适应的,对药理、遗迹和审讯推理不感兴趣的小烦分心看向隔壁想着,这种情形的话,大概是那种时不时撩一下的剧烈疼痛吧,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