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狂婿〕〔战婿归来〕〔北雄〕〔慕少的千亿狂妻〕〔无敌医仙战神〕〔代号修罗〕〔快穿女主真大佬〕〔我真不是大魔王〕〔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龙王的傲娇日常〕〔诡三国〕〔黑石密码〕〔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猪传〕〔都市潜龙〕〔寒门崛起〕〔武神纪元〕〔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一世龙皇〕〔洛诗涵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二百八十八章 密会与谋划
    我叫阿卡托什,

    这个委托……好像完全反了……

    ——4e,201年,炉火之月,18日,18:35——

    “欢迎,阿斯垂德女士,您比我想象中更加美丽。”

    雪漫城,蜿蜒区,某间豪华贵族别墅的会客厅中,正举行着一场超小型的宴会,参会人员只有阿斯垂德和她的丈夫艾恩伯约恩,以及面前这位非常具有贵族特色的男子和他的护卫。

    他穿着红褐色的精美贵族华服,虽然款式和雪漫其他贵族没什么太大差别,但从衣领袖口的花纹、披肩和靴子的用料、各种精致配饰等细节方面展示出了他不是什么普通的贵族,以阿斯垂德的眼光,可以看出,那几件就像随便搭配的小饰物,随便一个的价值都足够买下十多件同款华服。

    在黑暗兄弟会面前展示武力显然是下策,所以他的护卫虽然看起来孔武有力,但仍然默默地站在一旁,而这位委托人则通过自己在雪漫的房产、屋内的装潢,以及身上的服饰来展示财力,对于目前为止一直拿钱办事的阿斯垂德来说,这样的应对刚刚好。

    “我们一般不吃别人准备好的食物,”一身贵族长裙装束的阿斯垂德在宴席桌旁坐下,朝对面的男子抬了抬下巴:“抛开无聊的问候,你有三分钟的时间来说明邀请我们的理由。”

    比想象中更加美丽?怕是早就对她的外表一清二楚了吧。

    阿斯垂德和艾恩伯约恩在雪漫逗留这些天,基本没怎么掩饰行迹和外貌,但一般人想要猜到一位游历的贵族女士其实是黑暗兄弟会的首领,还真需要十分大胆的想象力。

    “我叫阿蒙德·莫提雷,是帝国的一个小贵族,而这是我可以交付性命的护卫萨德斯,”男子自我介绍道:“请女士您前来,自然是为了生意,一桩大生意。”

    “哦,‘小贵族’的‘大生意’。”阿斯垂德随意应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您应该知道,天际高官时间处于帝国和风暴斗篷之间的争斗中,而这件事令南方首都省的大人们头痛不已,”阿蒙德没有继续生意的话题,而是转向时事:“帝国公主艾米莉亚·塞普汀自告奋勇前来‘平叛’,但莫名其妙看上了某个风暴斗篷方的贵族,似乎还打算结婚,如果这就是她的‘平叛’方法,倒是挺值得敬佩的,可惜,订婚不久她就在梭莫大使馆的事件中被人掳走了。”

    “你还有一分钟,”阿斯垂德不为所动地说道:“而且我们不接救人的委托。”

    “当然不,她失踪的话对‘我们’来说反而有些好处,但那些事就没必要细说了,‘我们’希望委托您的是——”阿蒙德身体前倾,稍稍压低了声音:“刺杀尤瑞尔·塞普汀二世,帝国皇帝。”

    碰!阿斯垂德一拍桌子站起身,转头看向一旁的丈夫,而艾恩伯约恩则瞬间化作残影,以极快的速度在屋内巡梭了一圈,而那位萨德斯如影随形地跟着他。

    “附近没有人,至少能听到屋内说话的距离内没有。”艾恩伯约恩完全无视那名护卫,返回阿斯垂德身旁后低声说道。

    “呵呵,敢谈论这个话题,我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除非有魔神或者圣灵关注着这里,不然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我们之间的谈话。”阿蒙德悠然自得地说道,萨德斯也面无表情地站回了他的身后。

    “哼,你成功为这次会面追加了时间,”阿斯垂德慢慢坐了回去:“现在你可以具体说说这个委托了。”

    “只靠一名公主来平定一个省的战乱,即使是最愚蠢的皇帝也不会做出这种计划,虽然这个计划由公主本人提出,但皇帝在应允之余把整个东帝国公司都送给她,还派遣了半数的锐眼鹰跟随,这就显得十分耐人寻味了。”阿蒙德端起面前的一杯蜜酒一饮而尽。

    “皇帝本来就打算联姻?”阿斯垂德微微皱眉。

    “东帝国公司是帝国掌控下最大的一支船队,而乌弗瑞克·风暴斗篷麾下的‘孤风’、‘酷海’两大航海家族在和梭莫的大战中损失惨重,几乎完全失去对海洋的掌控,”阿蒙德撇撇嘴:“很显然,乌弗瑞克看出了这点,所以才前去刺杀至高王托伊格,以实际行动证明他对公主没有兴趣。”

    “唔,继续。”阿斯垂德思考着,随意应和。

    “什么‘公主调皮’、‘喜欢溜出去玩’、所以才在‘去参观巨龙时遇到了雪蹄家族的艾斯盖尔’,全都是借口!她很显然在那些锐眼鹰护卫的保护下逐个去和有适龄子嗣的风暴斗篷方贵族相亲了!别以为‘我们’都是傻子!”阿蒙德稍微提高了声音。

    “这么说,皇帝会因为公主的失踪而前来天际?”阿斯垂德问道。

    “呵,事实上,从公主出发开始,皇帝就已经在做前往天际的准备了,不出预料的话,他还会带来剩下的那一半锐眼鹰,如果政治手段或者联姻失败,就会以武力手段解决,”阿蒙德放下酒杯,抬手指了指周围:“或许‘伟岸者’巴尔古夫可以在天际省的内战中宣布中立,但他敢在皇帝的大军面前也这么说吗?原本的缓冲区变得畅通无阻,皇帝可以直接沿白河杀到风盔城,而以锐眼鹰的战斗力,把乌弗瑞克一举成擒根本不是问题,那他的地位岂不是更加无法撼动?”

    “所以,你希望我们可以在皇帝刚刚抵达天际,还没动手之前直接将他刺杀,这样,趁锐眼鹰忙于调查或者向风暴斗篷报仇时,‘你们’就可以控制住首都省并拥立新皇帝。”阿斯垂德微微一笑:“没错吧,‘上古议会’的议员先生。”

    “您是怎么……呵,原来如此。”阿蒙德发问到一半,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衣服上的某件配饰,然后恍然大悟:“我竟然自大到以为您不清楚它的含义。”

    那是一个倒三角的黄金挂饰,周围有些如同光芒般的条纹,而正中则是一只诡异的竖瞳,它代表着湮灭危机之前,协助皇帝执政的“上古议会”,但由于马丁·塞普汀连续一百年的在位时间而变得名存实亡,如今他们借着《白金协定》的签署,皇帝的权威开始下降时再次登上政治舞台,自然不可能容忍天际省内战这么个好机会变成皇帝恢复权威的踏脚石。

    虽然黑暗兄弟会近年来和帝国省的联络中断,但更早一些的历史自然不会遗失,虚弱奥拉瓦更是对此一清二楚。

    “呵,黑暗兄弟会对于你们掌控帝国的计划、要推举的皇帝是谁都不感兴趣,”阿斯垂德盯着对面的议员先生:“我关心的是:你要为这次行动付出多少酬劳?”

    “四万塞普汀金币!”阿蒙德比着手指:“它们当然无法随身携带,在确认皇帝遭到刺杀身亡后,会有其他人告诉你它们藏在哪里的,我们非常相信贵组织的信誉,但毕竟……呵呵。”

    “唔……”阿斯垂德思索起来。

    她并非在思考酬金,事实上,这个任务的酬金哪怕更少,她也会接下来,皇帝?皇帝又怎样,把本人实力、保护他的人和势力,以及刺杀后逃走的难度和可能的报复全部量化之后,两万左右是个可以接受的价格、

    但是,这个任务最大的收益却并非那些金币,如果这个任务能够成功,黑暗兄弟会将像数千年前刺杀某位帝国皇帝成功后那样再次名声大振,当初可没有夜母和指手画脚的聆听者存在。

    根据这些天在雪漫收集到的情报,美神迪贝拉在马卡斯城现界击杀了娜米拉,紧接着波耶西亚干掉了兽人的主神玛拉凯斯,天际省西南方简直一片混乱,而这些事都是由那个聆听者小丑引起的,不出所料的话,他应该已经回到了圣所,把这些功绩渲染一番归功到夜母身上,而那些留守者大概会被糊弄过去成为夜母的信徒……

    但这样一来,把她这个圣所首领置于何地?替“夜母”统筹全局的管家或者女仆长吗?以后只能老老实实地接受那具棺材里诡异尸体的命令?

    所以,无论是为了黑暗兄弟会的权威,还是阿斯垂德自己在圣所的话语权,这个任务都必须接受并完美达成才行,但对面这位议员自然不可能知道己方对这次刺杀已经志在必得,那么应该还可以要求他们进一步配合作为接受任务的条件。

    “我可以做主同意这次委托,”阿斯垂德说道:“但你们必须提供皇帝的详细行程、护卫人员的组成以及实力,毕竟我们的势力仅仅覆盖了天际省,对于常年呆在首都省的皇帝及其护卫完全不了解。”

    “这点您可以放心,事实上,他的随行人员中就有‘我们’的人,他会及时传出情报的,但如果您把他们全打算杀光的话,也不必刻意留手。”阿蒙德举起酒杯:“敬我们之间合作顺利?”

    “呵,合作愉快。”阿斯垂德也端起面前蜜酒,遥遥一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开局地摊卖大力〕〔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