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二百九十章 女儿和母亲
    我叫阿卡托什,

    修罗场,加卢斯的,嗯……

    ——4e,201年,炉火之月,19日,9:35——

    霍斯加高峰是天际乃至整个塔玛瑞尔大陆最高的山峰,但这座山峰自然不会像根柱子一样直上直下,它向南方以一种平缓的坡度降低海拔,在接近天际省南方边缘时,虽然地势仍然很高,但已经和普通丛林没什么区别了,有不少猎人和药剂师选择在这里居住,同时,这里也是天际东西方战争的南线。

    此时,带着女儿回去见妻子的加卢斯正在向昨晚借宿处的屋主,一名老猎户和他的小孙子道别,而我……

    “贞德姐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伊莉雅有些担心地问我。

    “不,没有,只是有些想打人。”我翻了个白眼。

    “哦……”伊莉雅看了看正在对一只野猪头标本龇牙咧嘴做鬼脸的西塞罗,明白般地点头。

    不,虽然那家伙也挺欠揍的,但打他的话我跟本不用“想”,借口都是现成的:我陪着新结识的姐妹去见她妈妈,你一个小丑掺和什么?跟来就跟来吧,为什么要教借宿猎户家的小孩子怎么说出带符号的话?老猎户可是昨晚就想把我们连夜赶走的。

    蠢系统插话问道。

    ‘有准备和没准备能一样吗!懂得卸力的人可以从三楼跳下而毫发无伤,但他睡觉的时候意外掉下床却可能摔断胳膊!’

    当时小烦拿着美瑞蒂亚的“破晓”以及我的“魔族之手”,身边还跟着艾米尔,于是她在魄伊特祭坛产生类似于“那家伙真不幸”的想法时,肾结石的疼痛就被转移到了艾米尔的身上,但还没等她感觉到就直接推送到了我,泽拉佩什身上,简直……

    ‘哼,反正病源已经被那个虎人医生治好了,现在只是有点对于中招的不爽而已。’

    虽然拥有本世界最高权限,但仍然和当初作为阿赖耶时一样,无法探知特定的人在想什么或对其思维进行干涉,倒不是出于什么隐私或人权方面的问题,而是因为那东西太脆弱,一旦我那么做了,由于优先级的压制,对方会完全失去自主意识变成无条件遵照我的逻辑来思考的木偶,个性强烈的话更是会直接炸掉脑袋,所以,我想让谁做什么事,基本都通过化身的行为来干涉,至多通过一些幻觉暗示或者梦境来引导其行为。

    然后,在这个世界,更是有十六个存在完全脱离了我的监控,要知道哪怕是圣灵,我稍微花点时间也能确认祂们在干什么,但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个魔神的行踪,只能在某些祂们很可能会出现的事件上守株待兔,而目前来说,剩下的魔神已经完全没法用这种办法捉到了。

    之前被莫拉摆了一道,这次又是美瑞蒂亚,虽然这个正在向德鲁伊方向努力的女神应该不是有意坑我,但也代表着祂们能通过某种手段和我对抗。

    ‘话说,这种武力上绝对碾压,但却会被弱小的对手耍得团团转的剧情似乎颇为眼熟啊。’

    ‘……还真是。’

    ——9:47——

    “您是位绅士,两个女儿也非常可爱,但我仍然希望您以后不要随便去普通人家住宿了!”老猎人咣地摔上了林中小屋的门。

    “小丑哥哥再见~(半颗红桃)”屋内还传出小男孩语调奇怪的声音。

    “真可惜~那孩子很有天赋~(方块)”西塞罗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我就不问到底是杀人的天赋、做小丑的天赋还是说怪话的天赋了,抬手弹起一枚塞普汀金币,西塞罗见状立刻闭嘴,做出一副随时要逃走的模样。

    啪,正面。

    流光环绕,玄甲变银甲、黑旗化白旗,复仇者灵基再临变成裁定者。

    当然不是再次精分,贞德这个身份本身就是学院首席法师伪装,无所谓分不分,丢硬币只是为了决定要不要揍西塞罗而已,可惜是白的,不能打。

    ——如果非常想打的话就再丢一次。

    ‘双面人,像不像?’

    dc的双面人被火烧毁容,贞德死于火刑,而我在上古卷轴世界被烧了不止一次……竟然一语三关,姑且不回松嘉德揍它了。

    “贞德姐姐~哎嘿嘿……”伊莉雅过来拉住我的手臂直笑。

    这丫头有些怕黑贞,但对白贞却十分亲近,明明都是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我们走吧,”加卢斯看看这边,似乎想说什么又最终放弃:“这里离黑光塔楼已经不远了。”

    这位前“夜莺”其实并不算渣,和卡利亚来往的时候虽然有些暧昧,但谁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似乎打算在事业有成之后再公开恋情并结婚,遭遇墨瑟背叛之后大概是自认为和卡利亚已经没了继续下去的可能,坚持等待多年后才转而接受了伊莉雅的母亲西尔维娅,从伊莉雅的年龄来看,他坚持的还算久。

    当然,把孩子丢给老婆自己跑路这点是没法洗的,现在等女儿找上门再回去认错,直接获得原谅的可能不是很高,大概得被西尔维娅收拾一顿吧。

    ——11:33——

    “嘿嘿嘿~(红桃)杀你们没有钱拿,属于做白工~不杀,不杀~(方块)”西塞罗怪笑几声,略一挥手,几名拦路强盗就直接高高飞起坠入湖中。

    这从念动术改良的魔法越发好用了啊。

    裂谷城又称为盗贼之城和犯罪之城,在里面居住的所谓贵族,除了一部分真正的贵族之外,很多人都是一些抓不到把柄,用大量金币给自己洗白的罪犯,据我所知,盗贼公会的成员在城内执行任务时,比冒险者探索未知的地下城还要危险。

    而那些财富、智慧和武力都不怎么够,也没有势力,平时一般都搞些小打小闹勾当的蟊贼和强盗,基本都在裂谷城外活动,大贵族的货船和商队他们不敢动,没什么背景或者人数不多看起来很弱的行人基本都是下手目标。

    一个普通成年男性,两个漂亮女孩,外加一个莫名其妙的小丑,看起来就不怎么强。

    会这么认为的,基本都被西塞罗用“伸缩自如的爱”给丢进湖里去了。

    这么说来,如果有野心的话,西尔维娅和手下的那群女巫完全可以成为裂谷城外围的扛把子。

    这个范围之内除了躲藏起来的刀锋战士外,基本没有什么能和她们分庭抗礼的势力存在,虽然东南有斯丹达尔的警戒者哨塔,但那些人可不会对这种抢地盘的事情有兴趣。

    “伊莉雅,你妈妈……不,西尔维娅她还好吗?”加卢斯没管西塞罗的扔人行动,他望着已经出现在眼前的塔楼,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嗯,身体健康,也很精神。”伊莉雅眨眨眼睛,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怎么问。

    “那……她喜欢用鞭子抽人的爱好有变化吗?”加卢斯又问出了一个含义丰富的问题。

    “没见过妈妈用鞭子,她是女巫啊?”伊莉雅回答。

    加卢斯看上去松了口气,正准备问其他问题时,伊莉雅又补了一句。

    “不过妈妈的房间里挂着根很粗的绳子。”

    “……”

    ‘不得了——’我表面上还在保持贞德的高冷,但除了这个短语外一时根本想不到其他评价。

    ‘说起来,卡利亚短暂加入过亚瑟的队伍,之后她跑去哪里了?’

    我根本没有想看修罗场的打算,只是确认一下另一位女主角在哪里而已,像这种没有加入主线队伍,也没有什么必死的flag的角色,我一般是不会特意留一个窗口监控的——因为要同时监控的人太多。

    蠢系统发了一连串的定格图片。

    三小时?

    喂!

    “伊莉雅~我不是说过不许跟外人走吗?这是谁?”随着刻意拉高的声线,穿着女巫长袍的西尔维娅从塔楼的方向走了过来,虽然在跟伊莉雅说话,但眼神紧紧盯着加卢斯。

    “哎?妈妈你不是给我看过他的画像?他是——”

    “是谁?!”“啪!”

    伊莉雅话说到一半,西尔维娅掏出“绳子”凌空甩了一个响鞭,少女吓得紧紧抱住了我的手臂。

    “那个,西尔,你有气也别吓到了孩子……”加卢斯的气势完全被压制了,他弱弱地说道。

    “哦,你还知道你有孩子?”西尔维娅目光投向伊莉雅,不知怎么的又转向了我,接着来回看了看我和加卢斯几次,眼神似乎又冰冷了几分:“几个孩子呀?”

    总觉得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误会?

    “这……”加卢斯一时呆住,对于这预料之外的情况他显然没有打腹稿。

    “加!”卡利亚从身后的树丛中冲了出来,看看加卢斯又看看我:“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吗?已经这么大了?”

    有没有孩子你自己不知道吗?卡利亚原来还有天然呆属性?

    ……加卢斯,走好不送,我会为你在松嘉德留位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