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护甲和仪式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蓄力憋大招……

    ——4e,201年,炉火之月,20日,17:19——

    裂谷城南郊,是一片怪石嶙峋的山地,其中某面石壁上有一扇看上去十分粗糙的石质大门,门上刻画着一个象征着某种鸟类的抽象环形浮雕,而石门附近正有人围观一堆碎掉的黑色石头。

    以伊莉雅的魔法水平,大致能判断出她目前所站的位置上原本有一个大型魔法结界,它会拒绝任何没有经过许可的人进入,而许可正是由这块已经碎掉的“夜莺之石”所赋予的,它被人碰触后会在对方身上笼罩上一层薄薄的,类似护甲术的东西,这样穿过结界时就不会被拦在外面。

    照理说,这种近似增益的变化系魔法效果不应该引起受术者自身魔力的反击,但那“夜莺之石”碎掉的样子看起来就和魔法陷阱被破坏时一模一样。

    除非,贞德姐姐身上有更加强大的保护法术,并且性质和那“许可”相同,这么一来,黑石施放法术时必须要提高到和它相当的强度,结果由于不堪重负而破裂。

    要说原因的话,毕竟最近都在和魔神或圣灵打交道嘛,多半是某位存在顺手给的祝福,虽然还不能肯定是哪位,但看着贞德脸上那越发嫌弃的表情,伊莉雅决定还是不去问的好。

    “好吧,我相信你们口中的‘夜母’能够保护好你们了,那么,跟我来。”卡利亚对破碎的夜莺之石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夜莺大厅”的正门。

    “嘿嘿嘿~那当然,母亲是无所不能的~(黑桃)”小丑嘿嘿着跟上。

    “虽然盗贼公会的元老内讧与黑暗兄弟会无关,但毕竟牵扯到了我们的熟人,无论如何,有帮手总是好的。”贞德一边说着一边也跟进了大门。

    加卢斯和西尔维娅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带着伊莉雅默默地走进大门。

    嗯……现在再对妈妈保密的话是不是已经晚了?以妈妈的聪慧,这起意外事件暴露出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多啊。

    伊莉雅走进大门后,一眼就看到了那座正扬起手臂,而手臂上停着三只夜莺的巨型女性雕像。

    好吧,完全没有保密的意义了。

    ——17:22——

    “看来这些年墨瑟没有回来,”卡利亚观察着由于空间完全封闭而没有太多灰尘的地面:“你也没有。”

    “是啊,没错。”西尔维娅带着点怨念接话,虽然两人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啊……我那是担心一走进这扇大门就会被女士抬手拍死。”加卢斯看着那尊巨型雕像说道。

    走进大门之后,迎面是一片平坦的石质广场,而广场正中就是那座身披华丽纱衣的女性黑曜石雕像,整体来看足有普通人的五倍大,如果真的能够行动并一巴掌拍下来……

    伊莉雅摇摇头把这个想象甩开。

    广场的另一侧,则是个有着许多倾倒座椅的小型高台,似乎是举行会议的地方,而它左右的山壁上各有一扇和外面大门同样陈旧的浮雕门。

    “右边是夜莺的生活区以及装备和战利品收藏室,在夜莺小队重建之前没有去的必要,”卡利亚带着大家走向高台左边:“我们要先举行仪式联系上女士才行。”

    “仪式?难道不是直接呼唤神名?(方块)”西塞罗语调奇怪地说着:“是不是?母亲~(红桃)”

    正在四下观察大厅装饰的伊莉雅注意到贞德张了张嘴,但又皱皱眉,最终什么也没说,她应该是想让小丑不要在其他魔神的神殿里那么轻浮吧?

    “嗯?(梅花)奇怪?母亲~(黑桃)母亲~(红桃)”这位小丑先生等了片刻没有回应,于是张开双手迈着古怪的步子前进三步,后退两步地跳起了古怪的舞蹈。

    “夜莺大厅能够隔绝任何魔法手段的窥视和联络,除非有哪位魔神或圣灵以超过女士的力量强行穿透,但那样一来,这里就会完全崩塌。”卡利亚回头对西塞罗说道。

    “哼~(黑桃)好吧,估计母亲只是怕把你们砸死~(红桃)”西塞罗不满地停下了舞步。

    伊莉雅歪歪头,微妙地感觉到这位小丑先生似乎说的是真的?

    “说到仪式,我们现在是不是少个人?而且我的‘夜莺甲’也在墨瑟偷袭时毁掉了。”加卢斯有些迟疑地问道。

    “夜莺甲本身就是女士赐予的,如果祂愿意原谅我们,自然会再次赐下,如果不原谅。就算那身盔甲仍然完好也无法抵挡女士的怒火,”卡利亚停下了脚步:“好了,去看看女士是否愿意原谅你?”

    “呃……”加卢斯看着面前的陈旧石门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伸手推开了它,然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伊莉雅好奇地探头看去,只见门后是一座不算太大的洞窟,周围并没有像外面的广场那样被打磨光滑,正中是一个地面绘有夜莺标记的圆形小广场,并且有路径分别向三个方向延伸,在保持同样间距的情况下生成了三个供人站立的小型平台,而从大门通向圆形广场的路上,有三座分别绘着新月、半月和满月的方形石桌,它们的桌面上各自摆放着一套青灰色的精美皮甲。

    “现在想想,当初的选择就像是命运的预言,”加卢斯走向标记有新月的石桌:“大部分光芒被遮盖的新月,正好对应了我这些年完全不敢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情况。”

    咔——啪——呼唰——嘭——

    在接触到石桌的同时,上面摆放的皮甲便自行飞起,拆分成肩甲、护胸、腿甲、靴子、手套、披风以及面甲等各种零件,然后异常精准地附着在加卢斯的身上。

    如翅膀般的大氅、形似鸟喙的头盔面甲,以及造型向鸟爪靠拢的手套和靴子,如果晚上穿上这身从高处滑翔而下,或许真的会被误认为一头巨大的夜莺。

    伊莉雅惊叹了一会这种能自行穿戴的盔甲,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它们并非真正的盔甲,而是在“附着”后借着加卢斯此时正在穿着的皮甲塑造出外形和材质,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变化系法术。

    “你还好,我要追查墨瑟的下落,同时也要防止被他找到,不断地替换身份,就像着这半月’一样,既是追踪者,又是逃亡者。”卡利亚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半月石桌,那件“皮甲”像之前那件一样自行“穿戴”到了她的身上,但能很明显看出在众多细节上专门朝女性化方向改良过。

    “但是,‘夜莺仪式’需要三个人,墨瑟的‘满月’谁来代替?”加卢斯因为面部被夜莺面甲挡住而有些沉闷。

    “我我我~(红桃)”西塞罗举手。

    “绝对不行!”除了伊莉雅,大家异口同声地反驳。

    “我也不行,除非你们想让这东西像外面的黑石一样炸开。”贞德摇头。

    “哈,那不是只剩我了?你们之前还不打算带我,结果呢?”西尔维娅哈哈一笑,走向“满月”石桌。

    但就在她伸手要去碰触“夜莺甲”时,整件皮甲瞬间如同被什么东西撞到一样互相散开并远远飞了出去。

    “妈妈,你不是举行过鹰身女巫的仪式?那样的话你和塔楼的阿姨们就都是‘海尔辛’的信徒啦,无法接受‘夜之女士’的东西。”由于那次事件和自己有关,伊莉雅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原因。

    “现在怎么办?你们两个能举行仪式吗?不行的话先回去,我那群女巫姐妹里还是有没举行过仪式的,只是泛泛地信仰智慧之神。”西尔维娅后退了几步离开石桌范围,看着那件夜莺甲开始逐渐飘起并回归原位。

    “不用,我来找加卢斯本来就已经做好了两个人沟通的准备,毕竟如果自己进行沟通会死,而两个人只会十分疲惫——咦?”卡利亚解释道一半忽然愣住。

    由于那些夜莺甲的部件飘飞得太慢,伊莉雅接住面前的一只手套试图把它送回去,却感觉它瞬间粘在了自己手上,并在下一瞬间转化形态缩小成了适合自己的小号皮手套。

    唰唰唰——

    原本正要回到桌上的夜莺甲部件全体停滞了一下,接着全体转向朝伊莉雅飞去,还没等她惊呼出声,各种部件已经完全组合完毕,接着,一个小一号的“夜莺”就这么出现在大家面前。

    “卡利亚阿姨?我可以参与仪式吗?”伊莉雅掀开鸟喙面具,眨着眼问道。

    “当然可以,这样一来谁都不会有负担了,来!”卡利亚稍微愣了愣然后点头,抬手指向那个圆形广场外围的小型平台:“你和你爸爸各自站在和自己盔甲图案相同的位置上,不要说话,我来主持仪式。”

    “哦……”伊莉雅活动了一下手脚,向那平台走去,由于她往常基本穿法师袍或者便服,还有些不适应皮甲的重量。

    “你最好确定这个‘仪式’绝对安全。”伊莉雅听到妈妈在一旁这么说道。

    “当然,毕竟伊莉雅算起来也是我的孩子,”卡利亚一边指挥着伊莉雅和完全不敢说话的加卢斯站位一边说着:“你看,小加加给女儿取名字时都想着我呢。”

    不不,伊莉雅(illia)和卡利亚(karliah)并不太像吧,而且这位黑暗精灵阿姨的逻辑一到这方面就变得很奇怪啊。

    然而伊莉雅的无声反驳并没有什么用,她注意到西尔维娅看向加卢斯的目光已经犀利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