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一肩担,路坎坷,我不说
    所谓财大气粗,就是这么任性,我得了东胜神洲那些小国的dna点数,一口气哗哗哗把所有对抗环境的进化分支点了出来。

    眼看着红色迅速蔓延,我稍微理解了当初那个“玩家”的想法,只要进化出基本传播手段,就可以坐等dna点数气泡出现,只不过唯一的问题在于由于传播范围过大,必须在第一时间把自主变异出的症状退化掉。

    但我是不会犯他/她那种错误的,已经和提示姐姐商量好,只要出现症状,就直接退化,完美~

    嗯,另外就是,由于猩猩流感的特殊性,猴子们不会表现出“症状”,而感染的凡人不会表现出“特殊能力”,所以变异出的症状全都会在凡人身上体现出来。

    关于“症状”,进化界面上有一紫一绿两个计量条,分别代表了“影响力”和‘严重性’,两者相乘,将得出橙色的“关注度”。

    如果说,仅仅是如果,“猩猩流感”获得了能够极短时间内将感染者杀死的症状,关注度也不会提升多少,因为影响范围太小,急病去世者不知凡几。

    但反过来,只要影响力够大,无论症状多么微小,也会引起极大关注,比如这个“恶心”,一两个凡人反胃恶心,旁人还可以说这人怕是吃坏了肚子,或者怀孕了,但如果一州一国的人集体恶心呢?大概会立刻戒严封锁吧。

    如果是普通世界,大约会是什么国际卫生组织来“关注”,而这个世界,毫无疑问是天庭的巡查,回头他们查出传播源头是花果山,不用袁洪去闹天宫,十万天兵就杀下来了。

    唔……十万天兵?我瞄了眼世界地图。

    区区十万天兵,敢来就打爆他们的狗头!

    提示姐姐仍然沉默,看来我想把她培养成吐槽役的打算任重道远啊。

    不扯别的,现在对于东胜神洲的攻略计划有点受阻,虽然蛟魔王很能打是没错,但毕竟只是蛟而不是龙,那点区区龙威在其他魔王面前不值一提,目前为止也仅仅占据了十洲的一小半而已,那六个盘踞在大国里的魔王让蛟魔王和猴群寸步难行。

    虽然我有出征指令,但每次把箭头指出去,确认框上都会反馈一个“本次出征将全军覆没,是否继续”的消息,那还继续个鬼哦!

    经过提示姐姐的扫描,剩下的魔王分别是兕(si)魔王、鹏魔王、狮驼王、猕猴王、狐猴王、巨蟒王、巨蟾王、蝎子王和蜈蚣王,加上刚收服的蛟魔王,确实可凑足十魔王。

    且不说那些多出来的冷血动物和昆虫的王,牛魔王啥时候改名兕魔王了?猕猴和狐猴你们两个住在同一个洞府又是闹哪样?

    至于猴王袁洪,之前不知从哪弄来朵筋斗云就算了,跑去西海一趟不仅拿到了烧火棍——我是说破邪红莲棍,回来之后连三十六变都会了,莫非须菩提偷偷藏在花果山?

    嗯,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对一众猴子猴孙丢下句“我去前面探探路”,便冲进那些魔王的地盘变成了个不知什么东西直接消失了。

    难道变的是提莫吗……

    ——第4年——

    却说太上老君的烧火童儿金灵与银灵,奉命前去参加人参果树开园宴,却因金蝉子一行使了巧法赢得赌赛,两个童儿见未能取回人参果而潸然欲泣,早知老君不会看中这果子的众宾客纷纷作壁上观,时而调笑一两句。

    最终还是被他们唤上一句“干娘”的九尾狐看不过眼,带两个童儿回压龙山盘桓玩耍了一段日子,说服他们老君不会因这果子怪罪下来,方才送他们回天庭复命。

    金灵银灵回到兜率宫,原本欲请罪,却不见老君,问守门童儿方知老君于日前去凌烟阁同燃灯古佛讲道未归。

    欢喜之下,两个童儿一股脑把紫金葫芦,羊脂玉净瓶、七星剑、幌金绳和芭蕉扇丢回丹房,各自跑走当做无事发生过。

    未料老君虽不在丹房,但丹炉中却自行炼着一炉丹,那丹每过一时辰便会呜呜作响,将丹炉盖子冲开,气流四散。

    因金灵银灵归还宝物时随手便丢,其他物件尚好,但最轻的芭蕉扇却在这气流中时不时地掀动挪位,终于在丹炉第三次喷气时径直飞出丹房,迎面贴在路过的小女冠脸上。

    “老君恕罪则个!”女童直接跪下朝丹房叩头。

    半晌无人应声,小女冠悄悄揭下脸上扇子望去,将房中无人,这才长舒一口气:“吓煞人了,还以为我要偷拿芭蕉扇的事情暴露了……咦?”

    小女冠望望手中芭蕉扇,又瞧瞧无人丹房,再次欢喜叩头:“多谢老君成全~”,拿着扇子便喜滋滋地走了。

    只见她绕过正殿与草药园,又过几条廊宇,却是到了老君的牛栏。

    那牛栏中有一青牛,一白牛,见女童过来,便同时抬眼望去。

    “小青~小白~”小女冠一扶栏杆跳进牛栏,去摸两牛之头:“我找老君借来芭蕉扇了耶~”

    青牛做不耐烦状打个响鼻,而白牛却颇为喜悦地反蹭她手心。

    原来这青牛乃是老君化身李耳时之坐骑,出函谷时带它一并飞升,而这白牛却是天生天养的仙牛,却不知为何一直不曾化形开智,被送来老君处与青牛作伴,这却惹了麻烦。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老君那化身飞升时带着青牛,但这青牛却带着虱子,于是原本普通的牛虱变成了仙虱,青牛自不在乎这些许叮咬,但从未闹过虱子的白牛却不行,自送来起就被叮得颇为暴躁,总在栏中转圈奔跑,试图用牛角或尾巴戳死那些牛虱。

    看牛的童儿亦不知该如何对付虱子,不胜其烦之下,便找了这新到老君兜率宫中的小女冠来顶缸,未料她原本便出于牧民之家,无论牛或牛虱应付起来均得心应手,最终顶了那童儿的差。

    然仙虱终究不比凡虱,即便全都被摘出踩死,没几日功夫便会重新自青牛身上生出,小女冠没奈何下准备试试道听途说来的偏方:用老君扇火的芭蕉扇冲那牛猛力扇下,牛虱就会飞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它们重新找回来不知要花费多久,故而可以还一段日子的清净。

    她原本打算向老君出言去借,未料机缘巧合之下直接拿到了。

    “小青,你在那边站好。”小女冠将白牛牵到一旁,举起扇子对准青牛:“莫怕,我这一扇下去,你身上就不会再生虱子啦。”

    青牛口中嚼着草料,面无表情地看向女童。

    “嘿!”小女冠用力挥下芭蕉扇,兜率宫周遭顿时狂风大作。

    诗云:

    神牛仙虱正猖狂,不敌蕉扇露锋芒,劲气飘扬草飞扬,守门童儿躲避忙。

    玉帝前来访太清,金灵银灵战兢兢,正问老君何处去,空中飞过青牛精。

    “这样就——小青!?”女冠放下芭蕉扇观看,却见牛栏中早已不见了青牛踪影,待抬眼望时,一个青色的牛影正嚼着草料远远飞出了兜率宫。

    “糟啦!若老君出行要骑牛又找不到时,我定然会被处罚的!”小女冠翻身骑上白牛:“需在老君发现之前把它追回来——小白!我们走!”

    “哞!”白牛自是不知何谓擅自下凡,四蹄一踏便腾空而起直追那青牛而去。

    这白牛虽非凡品,却也无法瞬息间走过十万八千里,将将追下界时,已是追丢了那青牛的身影,正载着那小女冠四处寻找,身上莫名开始发烫,鼻息喷出阵阵火热之气,一对牛眼更是开始呈赤红之色。

    女童因感坐骑发烫,去看时却大吃一惊,手忙脚乱地在袍袖中翻找:“啊啊,此乃化妖之症,我竟忘了但凡天庭飞禽走兽下界皆会化妖成魔,好在我一直带着几粒‘那物’。”

    白牛喷气不止,在其眼珠即将完全变红之际,口中被那女童塞进数颗丹丸,于是想也不想直接咽下,体热及红眼瞬间消失不见,但同时心脏却剧烈跳动起来。

    女冠翻身下牛,绕到白牛面前,歪头注视它:“我听闻若用了这种丹丸,化妖时便不会出现残余兽类外貌之丑陋怪相,但具体形貌却美丑不定,小白,我记得你在天河见过天蓬元帅罢,脑中就这么想——‘与那天蓬越不像越好’。”

    天蓬元帅?白牛脑中出现一名天将,身穿金甲,方面阔口、豹头环眼,脸膛黝黑,胡须虬结,吾要与其完全不像——

    嘭地一声,半空中白牛的身影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着书生袍的男子,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他朝看呆了的小女冠微微一笑:“小生‘牛魔王’,见过姑娘。”

    “什么蠢名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