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四百一十三章 众笔者,嘲笑着我的贪得
    ——第9年——

    诗云:驾月新成碧玉梁,青天万里泻银潢;广寒宫里无双树,无热池边不尽香。

    这广寒宫乃是太阴星君之居所,亦是天庭中为数不多可自行移位的宫殿之一,它环绕天宫一圈所需时日,恰好便是凡间一月。

    白玉墙、琉璃瓦、永夜蟾宫,皎月高挂,碧玉成宫殿,金盏托银花,五百丈高月桂树,三百尺深无热池。

    由于月宫本身能够移动,以及太阴星君地位超然之故,天庭规矩对广寒宫众仙子颇为偏向,先有姮娥嫁与后羿,又有嫦娥婚配吴刚,皆不曾闻玉帝降旨处罚。

    不过有传闻说,吴刚因对那位嫦娥恶劣,惹怒了木德星君,便罚他在某处砍伐不停生长的月桂,具体位置不为人知,但定然不是广寒宫,这里除了木德星君由于本身性质特殊外,不允许任何男子入内。

    这些仙娥中,嫦娥仅能在入夜后随太阴星君巡天,而姮娥却可以在黎明与黄昏,乃至太阳星君仍在的其他时段巡天,故而自觉比嫦娥高上一等。

    对此,太阴星君明确说过,两者仅是职责不同,并无高低之分,若谁借此生事便会被狠狠处罚,但却无法消弭两班仙子之间隐隐的矛盾。

    月桂作为木德星君化身,不方便管这件事,无热池中的月蟾亦没有资格发言,至于一众月兔,不捣乱就很好了。特别是捣药玉兔,竟异想天开替人做媒——而且还成功了。

    霓裳仙子乃是嫦娥一员,平素少言寡语,专注于缝制漂亮衣裙,由于手工不错。在一众仙子中还略有人望。

    某月十五,月宫跨越天河,恰逢天河水军演练,霓裳仙子与众宫娥外出观看时,不小心失足坠落,恰逢那日由于演练白刃战及跳梆登船需要,水军战船皆开启了大范围灵力屏蔽,导致霓裳仙子无法乘风驾云,眼看就要坠入天河,不料战船旗舰“寒鸦”骤然转向疾驰而来,稳稳接住霓裳仙子。

    这等小事在见多识广的月宫仙娥看来,完全没有值得称道之处,再加上那天蓬相貌丑陋,又黑又壮,听说还是个野猪成精,一点都不符合诸多爱情故事中男方形象,而且他接到霓裳后只是冷冷点头并送回,并无殷勤讨好之举,一般而言不该有什么后续发展才是。

    不料那霓裳虽未坠入天河,却因此坠入爱河,整日思念天蓬,由于天蓬本人形象实在无法恭维,若当真绣在哪里便是把那副绣品毁掉,霓裳思索之下,最终决定转而绣些小野猪的图案,却意外地颇受欢迎。

    如此看来,无论成年动物多么凶残丑陋,其幼年体也一定非常可爱,众女工不错的仙娥受到启发,开始绣一些幼狮、幼虎、雏龙、雏凤等。

    最终,小兔子图案开始在玉兔间流行时,其配套的故事引起了捣药玉兔的注意。

    自然不是“失足坠落”的版本,那件事之后太阴星君查过,很明显有谁在后面推了霓裳一把,若继续追查下去,说不得便要处罚一些人,因此,对外宣传时,故事的全新版本改为“霓裳迷路到天河附近,被天蓬体贴送回”这样。

    如此一来,竟然能在天庭迷路衬得霓裳越发傻了,但相比她莫名地看上一个手持九尺钉耙的黑壮水军将军,还更容易被接受一些。

    捣药玉兔仗着自身身份便利,时不时偷跑出月宫,去找天蓬将霓裳绣的小野猪给他,并讨回一些水军特产交回霓裳手中,两人虽彼此不知,但只要看到月老那里两人间的三年姻缘红线就知道兔子这番工作多么卓有成效。

    太阴星君原本默许了这事,但得知天蓬带个凤族少女回来,似乎有意图娶她为妻后,便直接踢爆了此事,原本只是想要霓裳放弃,不料因为那小凤女与天蓬的缘分只得一年,已经有三年缘分的霓裳自觉是她先来的,于是更加死心塌地了。

    经此一事,她那原本只在手帕香包等物上绣小野猪的行为直接升华,开始在大件物品上绣水军元帅,然而,这绣出来的古铜皮肤,相貌英俊阳刚,身形高大健壮的大将真的是天蓬吗?

    广寒宫内,月桂树下,霓裳仙子正在缝制绣品,而捣药玉兔化身成那副收不回兔耳朵的女童形象,正双手托腮蹲在一旁观看。

    “哪里不像吗?”霓裳咬断线头,打了个结,向正看着她作品皱眉的捣药玉兔问道。

    玉兔的耳朵耷拉下来:“你该问:‘有哪里像’才对吧,这哪里像那头猪啦?”

    “天蓬元帅的原型虽是野猪,但已经化形,又被天庭所召,不可如此称呼他。”霓裳抬手摸摸玉兔的耳朵。

    “哼……好吧,反正我同你一样被太阴星君禁足,也无甚机会去骂他了——咦?”玉兔正抱怨,忽有所感,仰头望去,却见月桂树上连续闪光,一名和蔼老者牵着个白发小姑娘凭空从树干上走出,举目四望。

    “星君。”霓裳起身见礼。

    “木老头,这又是新送来的玉兔吧,不必去见月姑,就交给我好啦~”捣药玉兔走过去,抬手揽住新来的“玉兔”。

    “呵呵……”木德星君看看那黑皮衣、亮金眸、碎白发的小姑娘并无异常,这才呵呵笑道:“你又被月姑禁足了罢,想借着安置她趁机出去玩,对不对?”

    “是是是,”玉兔道:“反正随便哪位神仙都能一眼看出我要做什么,我就不掩饰啦。”

    “玉兔,那孩子是……”霓裳看着那小姑娘,似有所觉。

    “霓裳姐你继续绣你的黑野猪吧,我带这新来的妹妹去兔子窝啦~”玉兔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然后牵着那女童的手一溜烟跑出了月桂园。

    “星君?那孩子是不是很危险?”霓裳阻止不及,只得向木德星君询问。

    “不必担心,那孩子很好——只要她没有一见你就杀过来的话。”木德星君手捋胡须道。

    “……哎?”霓裳仙子满脸的不明所以。

    所谓“兔子窝”,只是捣药玉兔对自己居所的叫法,那座宫殿的正式名称是“长生殿”,广寒宫月兔们将药捣完之后,存在此处,由嫦娥或姮娥取走以制作“不死药”,此“不死药”自然不是当真不死,只是改造体质,在一定程度上延寿,若吃得太多,化为仙人之体,就不得不飞升天界,然而此种飞升者法力神通全无,不重新修行的话,只能去做侍女或童儿。

    而与这捣药玉兔合作不死药的,便是总是被她拉着四处胡闹却无力阻止的素娥仙子,由于两人都是新手,抑或不认真做事者,做出的不死药得花两天吃上整整一筐才能延寿一天。

    “玉兔你不是……”身穿蓝紫绣裙,略显弱气的素娥仙子正吃力地搬着一盆药走出殿门,见到捣药玉兔正要招呼她来帮忙,却忽然一惊:“那不是李天王的女儿吗?”

    “素娥你眼花啦?李贞英我们还一起玩过,这个哪是啊,”玉兔偏头看看被自己一路拽来基本没开口的女孩,问道:“之前忘记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英琼。”白色短发女孩应道。

    “看,明明不是——咦?”虽然被禁足,但在广寒宫诸多仙娥的聊天八卦下,玉兔还是知道这名字属于托塔李天王新收的义女,此时终于发现自己搞了个乌龙,于是瞪大眼睛道:“你为什么要冒充新入住广寒宫的月兔?”

    “父亲说,让我找个看不到猴子的地方。”李英琼似乎完全不在意被误会,语气和神情都没什么改变。

    “猴子?我好像有一个。”玉兔抖了抖耳朵,径直冲进宫殿。

    “等等……”见玉兔一溜烟不见,素娥只得放下不死药盆来招呼李英琼:“那个,英琼,我这么叫你吧,你为什么不能看到猴子?”

    “因为会——”女童答到一半,忽然眼神一厉。

    “哎呀,那年跟星君去看灯会时顺便买的猴子灯还在嘛。”玉兔提着盏外形做成猿猴模样的灯笼走出宫殿。

    铮——擦——

    两道寒光闪过,玉兔手上的猴子灯直接被切出一对巨大的十字创口,然后在下个瞬间四分五裂飞散而去。

    “——切开。”李英琼现身在玉兔身后,这才把话说完。

    啪嗒,玉兔坐倒在地,双耳垂下不停颤抖,然后双手捂住脑袋放声大哭:“呜呜呜哇啊啊啊——”

    长生殿上空的月光似乎明亮了几分,素娥抬头望去,正看到太阴星君的面孔在月光中隐去,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很明显,她是特地来盯着这位传闻中的“金鼻白毛老鼠精”以免玉兔真的被伤到,但也存了给总是搞事的玉兔一点小小教训的心思吧……

    素娥努力板起脸,走过去按住玉兔不停颤抖的肩膀,用认真的语气问道:“怎么样,以后还敢随便掺和别人的事不?”

    “呜呜呜——不敢了——”玉兔哭得有点岔气:“我要下凡去当公主——呜呜呜——”

    这因果是怎么联系起来的?素娥呆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