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四百一十七章 活一遭,流风客,慕娇娥
    ——第9年——

    天河水军大营,中军大帐。

    “天蓬,有陛下密旨到。”

    天蓬元帅将复生水军安置完毕后,正待找时间和符灵谈谈霓裳仙子之事,却见真武元帅手持一份旨意踏入大帐。

    “密旨?”天蓬放下军务文书,颇为讶异,须知玉帝可并非凡间帝王那般可被“假传圣旨”,他言出即法随,每道旨意均自带天威,真实性毋庸置疑,但同样的原因,传旨时动静颇大而无法隐瞒,那么这所谓密旨又从何而来?

    “这份旨意同陛下之前令你前往狮驼国捉妖时的旨意一同发来,”察觉天蓬疑惑,真武元帅解释道:“其上同时附加有一道封印,在特定前提下方可解开。”

    “哦?最近的前提是……托塔天王下界擒妖?”天蓬走向真武接过旨意。

    真武道:“外层封印确实如此,其自述曰‘李靖率十万天兵前往西牛贺洲或东胜神洲时自解’,具体是何旨意我却未看。”

    真武元帅素来极重规矩,即使这发给自己的旨意上并未说明不得他人拆看,亦不曾尝试展开,但他明显对此颇为好奇,故而转交旨意后却逗留不走。

    天蓬失笑,于是主动直接展开那卷圣旨,在无人传旨的情况下,那圣旨应当会宣读它自己。

    在两位元帅的注视下,那卷金色书卷自行展开并缓缓燃烧,同时有金字于空中逐个浮现:“令天河水军于托塔李天王下界后备战,并于水军码头发生与天王相关事件后即刻发兵对其支援。”

    “这旨意无头无尾,但确实是陛下之命没错。”玉帝圣旨燃烧殆尽后,真武向天蓬微微颔首,一甩袍袖转身出账:“我这便去整备水军。”

    “唔……”天蓬亦跟随出账,颇感疑惑。

    天河水军虽于名义上隶属托塔李天王管辖,但实则却有自己独立驻地与诸将领,平素便与其他天军无甚往来,更别提相关事由了,故而,这‘与天王相关事件’为何,天蓬一时却想之不出。

    然而,对于为何要支援李天王,天蓬却能轻易想到缘由。

    当日围攻狮驼国时,水军即便有翊圣牵制那巨蟾,却仍然损伤近半,可见下界妖王实力着实非凡,故而玉帝才会令天军总帅托塔天王率十万天军前往剿灭。

    天蓬素来听闻,李靖不善治军,但凡出战便指望四大天王、二十八宿出力,又或者靠那哪吒三太子神勇,本人除了一座七巧玄黄玲珑宝塔外无甚拿得出手,若是被那些妖王一阵突袭打乱阵势,说不得便要败退。

    然而支援之说却从何而起?天河水军共计八万,尚有两万战力未复,若十万天兵已被击败,再投入六万又有何益?

    天蓬正望着水军营寨思索,却见一轮明月从天而降,荧光闪烁,耀耀生辉,将整座大营映照得一片银白。

    太阴星君亲临?!

    未及思索更多,那轮“明月”已然坠入营中,凛冽寒风四散,将小半座水军营帐都笼上一层晶莹剔透的寒霜。

    “唔,至少可以确信并非星君,若星君出了这等失误,大概能冻结整条天河。”天蓬没空惊讶,匆匆腾云而去处理这起“事件”。

    “霓裳!我没去找你麻烦,你反而杀上门来了是吧!”

    未等天蓬靠近明月坠落之处,远远便听到了符灵恼怒的声音,从地点来看,那轮月亮似乎正好砸在水军女兵营地中,不过……霓裳?天蓬不由得脚下放慢,若真是她的话,自己此刻过去完全是雪上加霜,或者火上浇油?

    “!”天蓬正犹豫要不要踏入军营,便听到里面传出一声娇喝,一只完全由烈焰构成的庞大火鸟骤然腾空,继而急速坠下,炽烈的火焰随着轰然巨响蔓延开去,却只消融了那些冰雪,对于营帐物资等物毫无影响,而后,符灵的声音再次传出:“还不离开?”

    “符灵姑娘,我来此是有正事,你若抓住降落时的小失误不依不饶,我也不怕展示一下在月宫学到的法术。”另一个不甚熟悉的女声响起,似乎在克制自己。

    这……天蓬一时进退两难,符灵与霓裳两人,在印象中分别是率直天真与害羞自持的性格,不料在自己未在场时,她们竟是颇有攻击性,这样一来他根本无法装作没听到地迈步走进,若是稍微远离,再制造动静告知自己已至,又怕这期间她们再次打起来。

    天蓬在兵营门口直打转,无法下定决心,还抽空瞪了正用八卦目光看他的守门女兵一眼。

    “哟,符灵,霓裳,你们在吵什么?”翊圣元帅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天蓬来得及庆幸时说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吵的?”

    “谁跟她是一家人!”两人异口同声道。

    以前怎么没发现翊圣有把小事弄大,大事弄炸的本事?天蓬十分想要锤墙。

    “切开!”似乎一直在,但并未出声的第四个声音响起,听起来像个幼小女童,却满含着破坏欲与杀意。

    “英琼!”“什么!”“咦?”内里三人明显都有些措手不及。

    根据所知条件,符合这一切的只有李靖新收的义女,金鼻白毛老鼠精总朝诸女将杀将过去的李英琼,但她不是只会对猿猴类产生杀意?

    天蓬未及细想,抄起钉耙筑破营门便冲了进去。

    营内有少量冰雪融化的积水,围观的诸多女兵,呈对峙姿态的符灵与霓裳,这都是应有之义,无甚特别,天蓬转向翊圣元帅所在,却发现她腹部盔甲被整块切开,只露出一抹白皙,而曾见过容貌的天王义女李英琼正把小脸贴在那里不停磨蹭,口中还呢喃道:“妈妈……”

    “这……”天蓬一时完全无法思考,呆立当场。

    “兄长准备看到何时?!”翊圣元帅面泛薄红,扯过身后大氅将腹部连同那李英琼一起裹住。

    天蓬醒觉,匆忙退出兵营,而后才逐渐想出缘由。

    传闻原初孔雀曾将如来佛祖吞入腹中,后被破开肚腹而出,因此被称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而那李英琼灵智未开前曾偷饮佛前灯油,受影响将原身乃是孔雀的翊圣元帅误认为母亲也属正常,至于切开腹部盔甲衣物等凶险之举,还得如来佛祖负责。

    如此一看,就连如来不去处置反手可灭的小小老鼠精,非要天庭出手的原因也已经明了:他若敢出手碰到那小鼠精,说不得她便会当着三千佛陀、五百罗汉与四大菩萨的面喊如来一声“爸爸”。

    唔……方才忘记问霓裳为何来天河了。

    不过,这件事姑且应该算是“与天王有关的事件”,那么就先行出兵罢。

    ————

    东胜神洲,聚窟国。

    十大妖王大打出手,鏖战三天三夜,未分胜负,期间各妖王轮流休息,各自进食,稍事休整,便再次加入战斗。

    由于双方皆默契地没有转移阵地,周遭树木尽皆被平推,河流被扩宽何止一倍,而那沿河山壁更是被完全压倒,化为一座浅浅小湖。

    袁洪修炼有成,有诸多变化,又有筋斗云代步加速,外加一对极利近战的红黄双棍,突袭除春十三娘外任何一头妖王皆可得手,然而对面那蜘蛛精似乎也是如此,故此双方皆认准对方,若不能一举擒获或击杀,便无从向周围其他五毒妖王下手。

    然而,在经过一开始的互相试探与争斗,其他八妖王之间已然把互相的本领摸透,即便是以潜伏暗杀为主的蛟魔王和蝎子王亦无法出手刺杀,只得边战边等待机会。

    时至傍晚,双方正默契地逐渐停止争斗准备分出人手去觅食,忽见一道银白亮星从天而降,划过明亮轨迹直直朝西边远方而去。

    正诧异间,忽见周遭灵光闪烁,有十多个遮天蔽日的天罗地网张开,将交战场所完全封禁,又有仙云滚滚,天空中密密匝匝闪现出数万天兵之身影,他们齐声喝道:“下方妖物听着,你等已被托塔李天王率十万天军团团包围,识时务者速速投降!勿谓言之不预也!”

    袁洪抬头望去,但见那天兵密集处,有帅旗高耸,上书“托塔天王李”,一旁又有四大天王、二十八宿之旗帜各自迎风招展,因距离较远无法一一认出,只能看到金闪闪盔甲与明晃晃武器在阳光下烁烁生辉。

    “怎么,这便是你之谋划?拖延战斗时长以引来天兵?”袁洪向春十三娘说道,语带不屑。

    “呵,我等‘五圣兽’毫无根基,说走便走,”春十三娘一甩鞭子拉开距离,笑道:“猿魔王你又如何?能否抛下那满山猴子自行逃走?”

    “嘿~”袁洪耍着手中双棍:“你我皆知对方在战斗中对自己的实力有所隐瞒,但现在看来,你似乎隐藏得少了些。”

    “呵呵呵~大话谁都会说,你这‘猿魔王’的真正实力,便让小女子静静观赏罢。”话语间,春十三娘的身影逐渐透明,而那些正在缠斗的毒虫也逐个悄然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