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四百四十五章 张角传(三)
    ——公元155年——

    虽然不甚清楚何谓“传送”,但从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应当有“传递”和“投送”之意。

    然而张角并未感到任何异常,只是略一眨眼,原本奢华庄园客厅的景象便化为一片荒地,周遭草木稀疏,云雾弥漫,他发现自己的药篓并未被“传送”来,而那一头削尖的长杖还握在手中。

    少倾,有威严宏大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响起。

    “,”那声音道:“”

    周遭云雾散去,张角看到前方高远处有一座依山临水,地势极佳,然而城墙屋舍多有崩塌毁坏的土城,天空为阴云笼罩,难以分辨方向。

    若其坐北朝南,则自己正处于城池南方,东侧有湍急河流相隔,西侧又有高耸山崖阻绝视线,显然,那两名同样参加试炼的一老一少两名道士各占一处。

    宏大声音继续说道:“”

    三千守军,分散三侧,若强攻,则必须有传说中的“真无双”,即正面击败一千人的实力,而目前参与试炼的另外两人都不像有这等本领,张角思索着略微点头。

    “”那宏大声音顿了顿,补充说道:“”

    这条却是保护自己的,张角自嘲地想着,一个不第秀才,因缘巧合学会了一点“无双”战技,那个老道不提,即使是年轻道人,与他正面对抗时也绝无获胜可能。

    不过,贸然提出“如何获得全部三本书”也并非是无谋之举,以张角的观察,那两个道人虽然表现得颇为熟络,却是面和心不和。

    他们之前大约仅仅想到要如何比对手更快地通过试炼,互相之间竞争较弱,但自己却给了他们另外一条路,即“让所有对手出局,自己就能获胜。”

    虽然不知两个道人本领如何,但想必全都能一眼看出自己的实力低微,出言挑起争斗,却根本没有参与争斗的资格,于是他们在彼此不信任的情况下,明知那样做会对第三方有利,却只能选择先下手为强。

    这便是“二虎竞食”之计。

    这时,张角听到那宏大声音宣布:“”

    ————

    按照张角的计划,他将借助“幻影”能力用尖头杖悄悄刺死一些贼兵的斥候,然后换上他们的装束混进城去,虽然这等取巧之事在试炼中多半走不太远,至少能摸清守备配置。

    他猜中了开头,但没猜中结局。

    向城池前进不远,张角很顺利地发现了一支五人队的斥候,他们长相颇异于中原人,一个个孔武有力,五大三粗,身穿毫无防护能力的破旧皮甲,只有那斥候队长披挂了铁质半身甲,还带着牛角头盔。

    张角将“幻影”留在一处岩石之后,提着尖头杖悄悄跟随,并无声无息地戳死了走在最后的斥候。

    目前为止,尚算顺利,张角正要潜行返回,却见那斥候队长骤然转身,发现手下莫名被杀之后完全不尝试搜索,只是冲着那片空旷用古怪的语言大喝一声:“佛寺——偌大!”

    在张角理解那句怪话的意思之前,身体便仿佛被攻城锤撞中般狠狠飞了出去,在空中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哈!房的油!”斥候队长抄起腰间一对短柄斧,气势汹汹朝张角飞走的方向追去。

    “护?”“瓦特?”“歪儿?”其余三名斥候留在原地,各自用古怪的语言表示疑惑。

    不愧是修罗难度……安排试炼者算无遗策……张角一边在空中翻滚一边快速想道:体格相异,语言不通,若想要按照原本的计划,必须刺杀一名斥候队长,用他的盔甲掩饰体格和面貌差异,并保持沉默来掩饰语言问题,如此一来,即使能进城,也走不远。

    砰!张角摔倒在地,“幻影”消失,一时挣扎不起。

    “戴!”那斥候队长大步赶来,挥斧便砍。

    此时若是大喊认输,大约便会被传送出试炼场景,而之前自己豪言的“独得三书”便成了一场笑话,只能灰溜溜地离开这个神仙洞府,回去做那不见出头之日的落第秀才……

    我便赌——那“替死幻影”尚且可用!张角眼神一厉,完全不闪躲地逆持尖头杖狠狠刺向那铁甲盗贼毫无防护的咽喉。

    噗嗤!盗贼手中双斧狠狠斩中张角脑袋之时,张角刺出的尖头杖也戳穿了他的咽喉。

    “啪。”一声破裂的轻响传出,被斩中的“张角”支离破碎,并在左侧不到一臂远的地方重新现身,只见他满头冷汗,手臂颤抖。

    “虽然不懂你在说什么……”张角爬起身,看着喉咙喷血,双眼圆睁的斥候队长道:“但这次‘戴’的是你,咳咳咳咳咳!”

    呼——铁甲盗贼仰面栽倒,但下个刹那便随着一股清风化为一蓬金黄色粉尘向天空倒卷而去,原地只留下了那副铁甲和短斧。

    “”那个宏大声音在张角耳边响起。

    逃散?张角看向之前留在原地的三名普通斥候,果然已经不见了踪影——虽然多半也是化为粉尘,但既然说乐是逃散,就当他们逃散好了。

    几个结论,张角一边套上那件铁甲一边思索,其一,自己的“替死幻影”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远离,在对手动作迅捷的情况下,距离较短时并无用处;其二,这种蛮族盗贼的语言自成一体,又有通过大喝施展,近似“无双”的战技,难以渗透;其三,击杀头目会导致手下四散,但击杀普通贼兵却会招来头目注意。

    似乎……有可利用之处,但还需核实,而且过程中有颇多危险……呵,想击败两名“仙人”,又怎么能畏惧危险?

    张角整理了一下衣甲,又把牛角盔带上遮掩住面部,深吸一口气,向土城走去。

    ————

    这座盗贼占据的土城内外分为三层,驻扎普通盗贼和下级头目的外城,以及精锐盗贼和高级头目居住的内城。

    混在城里期间,张角又偷偷杀了一名什长——就是丢了手下这一“伍”的倒霉鬼,但再往上的百夫长却对此毫无察觉,再加上正面对抗一个“什长”已经是张角的极限,最终他转而开始在城中收集情报。

    组织结构上看,五人一“伍”,十人一“什”,一支十人队由一名伍长和一名什长以及八名普通盗贼组成,但一支百人队却有一百一十一人,多出了百夫长和他直属的十名亲卫队,同样,千人将也有自己的亲卫百人队,所以一个千人将下辖的人数是……

    张角晃晃脑袋,决定放弃计算这等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结论,便是杀伤普通盗贼最多引来一名什长,想引起百人长和千人将的注意力,则必须杀死他们的亲卫队才行。

    三名千人将的亲卫队分别守在内城的三道门附近,至于他们本人则不见踪影,或许在哪里饮酒作乐,直到亲卫受到攻击才会出现。

    相比没有名字的伍长,什长和百夫长,这三名千人将倒是有名有姓,分别叫做,“法卡斯”、“威尔斯”和“威尔卡斯”,张角念过几遍弄混之后就拒绝再去思索他们的名字。

    另外,虽然城外有天然路障相隔,但城内却是互通的,想必可能的互相陷害也会发生在此处,张角前往城西和城东的城墙上观察时,只见于姓老道那边手持拂尘,电光闪闪,无数象征被击杀的金粉四处飘散,而左姓年轻道人那边则四处丢符,黄风滚滚,时不时有盗贼被刮飞上天不见落下。

    粗略看去,已经有数名百夫长死在他们手上。

    即使带着牛角盔,张角也不禁额上冒汗,若没有那个“击杀试练者即失败”的规定,自己大概早就被这两人合击了。

    接下来的发展也不出他所料,两名道人摧枯拉朽杀入外城门之后,并未去冲击内城门,而是不约而同地冲向张角原本应当攻击的南门,而理所当然的,那边的守军几乎完全没有受损,直接迎上他们两个。

    二道浑然不惧,一边战斗一边相互警惕地保持距离,同时还在交流:“哼,果然只是个想浑水摸鱼的家伙,还敢说什么三书全收。”“若你不怕他有什么手段,为何入城后即刻赶来?”“你不也来了?”“……”

    两人正默契地拉开距离准备回到自己主攻的那个方向,却见战场边缘晃晃悠悠驶来一架马车,不约而同地同时出手将其摧毁后,才发现里面似乎躺着三名精锐盗贼。

    呜嗷——伴随着愤怒的咆哮,三条全身漆黑,宛如巨狼的身影从内城冲出,带领一干亲卫直直扑两名道人,令他们左支右绌。

    远远观战的张角悄然后退,从打开的内城大门溜了进去。

    区区什长的身份确实不高,甚至还要比千人将的普通卫兵要低一些,但这并不妨碍张角四处搜刮酒类请他们喝,所用蛮族语也只需“蜜德”“准刻”和“康姆”而已。

    不得不说,如此寡淡的酒他们都能喝醉,证明这个蛮族酒量普遍不行。

    “见过……仙人。”内城宝物库前,张角见到了一名身穿宽松华丽道袍,鹤发童颜,须发皆白的老者,不知是否先入为主,他觉得这位老道要比那于姓道人顺眼得多。

    “,”老道发出了和之前那宏大声音几乎一致的声音:“”

    “实力不济,不得不如此,”张角答道:“还请仙人赐书。”

    “”老道袍袖一甩,外城入口的鏖战情形于空中浮现:“”

    “在下愿意接受!”张角应道。

    正式考验已经结束,无法再进行干涉,此时有额外机会,自然要抓住。

    “”老道袍袖一甩,影像消失,身旁多出一人。

    只见他生得器宇轩昂,威风凛凛,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胯下一匹枣红骏马,手持方天画戟,对张角怒目而视,口中喝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