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四百五十七章 曹操传(四)
    ——公元166年——

    “确实如此,蔡先生,学生此前被一条由墨水构成,外表是龙,抑或蛟的怪物所袭击。”

    曹操正色向赶来询问情况的蔡邕回答道。

    虽然不知制造那条“墨龙”者是如何做到的,但闻讯赶来的仆从和侍卫们均坚称看到他和袁绍打闹时将墨水洒了一身一地。

    他,和袁绍,打闹?

    曹操强行打破了那即将生成的想象画面,直接作出结论:那名“御龙者”十分傲慢,在并未仔细观察的情况下将他们全部当做普通十岁小童对待。

    不但小看了他和蔡琬,同时也高看了袁绍。

    “它的外表和女儿所画完全一致,若父亲想看,贞姬可以重新将它画出来。”蔡琬那边的说服力要大些,毕竟她手上箜篌的弦全部从中而断。

    “不必,”蔡邕观察着潭边情景,缓缓摇头:“历经‘党锢之祸’,‘无双’勇士之名已经为大部分官宦所知,但凡诡异无法理解的情景,定然是‘无双’引起,我原以为并未参与宦官与外戚之争的曹、袁两家不会受到波及,不料……看来曹候仍然被人迁怒了。”

    “祖父于宫中从未争权,父亲所司也仅是钱财流转,竟然——”曹操略感惊讶。

    “有时,受到针对并非因为你‘做了什么’……”“——更可能是因为你‘没做什么’。”蔡邕话到一半沉吟不语,而“替身”则直接补完了下半句。

    正是如此,曹操略一思索,便理解了这话,无论是获得胜利,打算清除异己的外戚势力还是遭到失败,欲寻机报复的宦官势力,都对那些双方皆不支持的“中立”人士虎视眈眈,除非他们表现出足够维持中立的力量。

    “学生被……搭救时,曾听她称呼那人为‘左慈’。”曹操一时想不到要如何称呼那名如天上明月般的女子,于是含糊道。

    “这名字……为师似乎听过,但不甚详细,若你想知道,可以去询问曹公,大司农虽然仅仅掌管钱财,但汇总各地账目时亦可能有相关逸闻附加而来,”蔡邕拍拍在他面前表现的十分乖巧的蔡琬:“为免节外生枝,今日我们便尽速赶回洛阳。”

    “……是。”虽然十分好奇那位女子追踪左慈的结果,但曹操自知目前在场者都没有资格参与那种动辄飞腾的战斗,硬要说的话,自己加上“替身”倒还勉强可行。

    “蔡先生!”和这边开始思考政局或武力问题的师徒不同,袁绍上前两步,一脸喜滋滋的模样:“弟子领悟‘无双’了!”

    “……”曹操努力制止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哦?”蔡邕倒是没怎么怀疑:“为师听闻有在情况危急时觉醒‘无双’的例子,若你也是如此,可称因祸得福。”

    “您看!”袁绍抄起他腰间带鞘的短剑,遥遥朝不远处的树木一挥。

    嚓!足以被两人环抱的大树上出浮现一道锐利剑痕。

    你还没玩够?曹操用不赞同的目光瞪视在袁绍有举动后立刻跑过去拔剑砍了大树一剑的“替身”。

    “不觉得挺有趣吗?”替身向曹操摊手:“而且经此一事,我能够在不现形的情况下影响外界了。”

    所以这次“因祸得福”的是自己才对,曹操想着,以前这“替身”只处于旁人看不到他他也碰不到其他人的状态,除非以自己的形象现身——当初他就这么坑了一把叔父,现在可以直接对外界发动攻击,性质瞬间就改变了。

    思索间,袁绍又呼哈着劈出两剑,但“替身”动作稍慢,只砍出了一道痕迹。

    “嗯,奇怪?时灵时不灵?”袁绍疑惑自语,而后又远远向其他方向连劈数剑,“替身”只来得及赶上一两次。

    “大概还需要练习?”袁绍自我总结道,然后向蔡邕炫耀:“这个‘无双’,弟子将他命名为‘斩空剑’!”

    是啊,和你脑袋一样空,曹操看着一脸怪笑走回来的“替身”,无奈想道。

    ————

    “”

    师徒四人乘车赶回洛阳时,忽听半空中传来一声振聋发聩的断喝,有道刺眼剑光直直朝黑龙潭方向飞射而去,那道剑光虽然只是一掠而过,然而明亮的剑痕却如同苍天之伤,将沿途云层尽数劈开,在蓝天上留下一道清晰的规迹,久久不散。

    “不愧是单人独剑踏平贺兰山的‘剑圣’,”蔡邕望空叹道:“党锢之乱时,王越仅仅护卫皇室血脉,不参与任何争斗,难免让人猜测他实力是否尚存,但此剑一出,无论那些人有什么心思都得放下。”

    “听闻他的剑只斩胡人,如今这是?”蔡琬有些疑惑。

    “事实上,在‘无双勇士’逐渐增加,边军能自行抵御胡人入寇后,王越几乎不再出手,只专心保护大汉皇室,因此无论外戚和宦官争权夺势有多么激烈,皇帝即使失权,本身也会安然无恙,”蔡邕道:“此次出剑,多半便是因为那‘左慈’对皇室出手了罢。”

    “……”“这么说,如果有人要废掉老刘家自己当皇帝,他也会出手咯?”

    曹操神情变得有些严肃,而“替身”却毫无顾忌地说道。

    “如果‘剑圣’能杀掉那个袭击我们的家伙,倒还算——”袁绍望着天,话到一半,然后呆住。

    只见那道划过天际的剑痕以一个优美的弧线遥遥落在黑龙潭附近的山中时,有道巨大而璀璨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继而化为一座黄金与银白交错的宏伟巨塔,巨塔向周边骤然散出一圈粉红光芒——不,那是座因为那光芒而显形,无边无际,开满了粉红花朵的庞大花园。

    那巨塔和花园略微闪烁之后,在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完全消失,同样消失的还有那道横亘天际的剑痕。

    与不明所以的蔡邕不同,曹操几乎瞬间就联想到了那名周身散落着粉色花瓣的白发女子,脱口而出:“他打错人了!”

    “确实,”蔡琬赞同道:“这种‘无双’和那借助墨水才能成型的黑龙完全不同,希望‘剑圣’先生能及时收手,不要伤到那位……姐姐。”

    不,曹操以不知哪来的信心想道,希望那个剑圣够聪明,不要惹怒了“她”,不然便死无葬身之地矣。

    ————

    返回洛阳之后,蔡邕屑女儿归家,袁绍也回袁家去炫耀他肯定会失效的“无双”,而曹操则去向父亲询问洛阳周边关于“符咒”、“左慈”、和“飘散花朵的白发女子”的相关情报。

    作为前司隶校尉,现任大司农,曹嵩即使无法像真正负责情报的官员那样消息灵通,知道的也一定比一般百姓官宦更多,而这点上他确实没有让儿子失望。

    曹嵩将曹操领到他书房附近一处看起来很偏僻的仓库,打开门之后,里面是成捆成架的书简。

    面对儿子惊讶和佩服的眼神,曹嵩傲然道:“司隶校尉掌‘监察举报’之责,然而现任司隶校尉完全是个蠢货,只‘举报’,不‘监察’,看到奇怪然而不值得举报之事便抛之脑后而非如为父一般记录存档,在上官询问时一问三不知,如此任人唯亲,大将军窦武死期不远。”

    “原来父亲支持宦官一党。”因在场只有父子二人,曹操对这种发言并未作出惶恐之色,平静应道。

    “你祖父曹腾为四朝元老,影响深远,即使我家改为支持士人,也丢不开‘宦官之子’的头衔,那为何不支持本身便对我们有好感的宦官势力?”曹嵩道:“最关键之处,便是皇帝可以没有外戚,但却不能没有宦官。”

    “孩儿受教。”曹操行礼道。

    “去吧,你所寻找的内容大致都在‘异人异事’条目中,另外,诸如‘皇室传闻’和‘朝臣罪行’等条目你能不能看便自己揣摩。”曹嵩说罢,转身而去。

    你敢收集我自然敢看……曹操腹诽了一句,终究没去探寻那些一听便很厉害的条目,径直来到“异人异事”条目区。

    由于有“替身”相助的缘故,曹操很快找到了一些关于扰乱洛阳的符咒和道人左慈的消息,这名道人似乎热衷于对许多刘氏后裔恶作剧,只不过由于被他所扰都都是些基本和灵帝攀不上关系的旁支,所以并未受到重视,判断是某些隐世之人对皇室不满的报复行为。

    “看来我们的父亲判断也有失误,”“替身”说道:“连续三位皇帝都无子,改由远亲即位,如果这个道人不是在提前积攒定策之功,便是打算先一步斩草除根。”

    “那他为何会来袭击我、袁绍和贞姬?”曹操眉头直皱。

    “唔姆……因为你们两个日后会为了争夺贞姬而大打出手,并且胜利者会成为皇帝?”“替身”信口胡说。

    “呵……”曹操的目光扫过一条看似不甚重要的情报,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那不可能。”

    ——某月某日,洛阳周边百姓见到白发女冠以符水救治受伤的“无双勇士”,效果远超寻常,其自称梅林,有时又称林好,疑似太平道高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