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快穿女主真大佬〕〔重生南非当警察〕〔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春回大明朝〕〔仙魔三国大玩家〕〔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四百八十四章 张角传(八)
    ——公元178年——

    “你……竟愿为维护那昏君到拼上性命的地步?”

    交手数十回合后,张角仍然无法将童渊拿下,在又一次施展“妖术”无效后,皱眉问道。

    此时的张角已并非二十年前那毫无修为,只能凭借侥幸和拼死之心与武者战斗的自己,或许仙术水平仍然不是老牌“仙人”左慈和于吉的对手,但对于尚未踏出“那一步”的寻常“无双武将”,完全可以进行压制,比如令其迷惑、混乱,甚至听命于自己。

    然而,童渊却凭借周身泛起的凤凰虚影,一次次将张角命中他的法术消弭于无形,以张角目前的眼光,可以看出他完全是在燃烧生命力进行战斗,经过如此长时间的交手,他原本还算旺盛的生命力早已如烧尽的木炭般灰白一片。

    此时,那凤凰虚影燃起的火焰却越来越炽烈,将童渊的动作加持得越发有力和快速,张角稍有懈怠迟缓,那如龙之枪便会直奔面门、咽喉、心口等要害而来,而为了应对这等攻击,张角不得不将自己幻影转移,继续施展限制、控制类型的法术。

    如此下去,不必张角真的击败他,只需转身离去,这位“神枪”便会因为没有敌人激发那凤凰之影而直接死亡,或者说,燃烧殆尽,甚至连身躯都会化为灰烬,所以才有此一问。

    “呵呵,我要保护的却不是那贪财的皇帝,而是千千万万的汉家百姓,”童渊对那“拼上性命”之语却混不在意:“他可以因宦官、外戚,乃至吃错了丹药而死,却决不能死于领悟‘无双’者之手,以大贤良师之智慧,自当知道那会是何后果。”

    还能是何后果,无非就是继任的皇帝害怕有人再这么干一次,会极大地加强对于“无双”者的限制和管控,而由此引发的诸多矛盾冲突,最后倒霉的只有普通百姓而已。

    “呵,看在我们处于同一层次的份上,你还有什么遗言,可以趁早说了。”张角不接童渊的话头,转换话题道。

    当然是同一层次,只有在境界上相当,童渊才可能抵御掉自己这个“仙人”的法术,只不过这等以武入道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称呼罢了,“剑圣”、“神枪”只是个权宜之计。

    那边,童渊把自己的生命燃烧殆尽,但张角这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引气入体、身与气合”,某种意义上他使用法术时也是在燃烧自己,而且,刚刚晋升便对这“神枪”一口气用了那么多法术,此战过后后如果不休养几个月,怕是什么法术也用不出来——倒是稍稍顺了童渊之意。

    “我观太平道作为,绝无想要作恶,搅乱天下的打算,”童渊也不谈虚的,直接说道:“日后无论大贤良师想要做何事,请务必‘不忘初心’。”

    成立太平道的初心是……“代天宣化、普救世人。”

    说起来,张角后知后觉地想到,闹成这个样子,那“华南仙子”一定早已知晓,那么,她会用什么办法分开明明不想继续打下去,却因为谁先撤谁死而不得不继续打下去打的自己和童渊?

    ————

    滋滋——

    在张角和童渊又一次互相发动攻击时,同时听到头顶传来类似细微雷电的声音。

    未等两人做出反应,一柄完全由赤色雷电构成,巨大到如同城墙一般的方天画戟便直接凭空出现,毫不停留地狠狠劈下。

    那似乎是许久之前看到过的“吕布”所用武器?他已然从单纯力大成长到这种程度的无双勇士了吗?

    即使被凌空劈下的“雷电戟”引得头发直竖,张角仍然立在原地思考着,甚至在暼到童渊撤枪后跳,略显狼狈地逃离波及范围时,还刻意调整了一下南仙杖的握法,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轰!

    雷电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击中地面,白光四溢,在场之人皆目不能视,然而张角却毫无感觉,不,准确来说,他感到自己正被些许柔和的雷电引导着坐下。

    电光在下一刻散去,张角发现自己正坐在一把竹椅上,身处一间不甚华丽,甚至可以算作简陋的砖瓦房之内,而刚刚逃开的童渊则正一脸迷惑地立在这间瓦房的院落之中。

    向院外望去时,原本的林间空地已经变成了一座林中小村,就如同当初在巨鹿山林中那般奇妙的深山之村般,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在其中居住,即使以张角如今的眼光,也完全没发现之前那片空地是如何改变的。

    不过,比起那些无关紧要之事,那同样突兀地出现在瓦房正中,银白长发,身穿黑色华服,头戴雪白兜帽披风,手持如桃枝般的手杖,周身有粉红色不知名花瓣飘落的少女牢牢地吸引了张角的注意。

    近二十年来,虽然一直有断断续续的联系,也曾听闻过她的活动事迹,但直到“梅林仙子林好”此刻以和当初毫无变化的外貌出现在他面前时,张角才对“她是一名仙人”有了直观的印象。

    最近,听闻有不少受到她帮助的百姓称她为“菩萨”,虽然可笑,但在某种程度上大概讲出了真相,只要把“扫地惜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改成她对凡人的态度便差不多了。

    “”林好似乎悄悄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才转头看向张角和童渊,态度一如张角印象中的亲切,温和:“”

    仙家,真是个好名字,如果放进诸子百家里面,绝不会有人敢排在它前面。

    张角看了眼如临大敌的童渊,暗自决定不跟他解释,这种看到异常强大者便觉得对方很有可能对他不利的心态他大概一时改不过来。

    在自己还是凡人之时,看林好便高山仰止,如今成了“仙家”,看她仍然高山仰止,从童渊的表现来看,他虽然成名多年,但大概也没有近上一点点。

    所以说,想知道这位“仙子”具体的实力多强,考验的不是本身实力,而是眼光有多高,如果想要描述她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考验的也不是理解力,而是词汇量。

    ————

    “”“神枪”在进入瓦房落座,并报上姓名之后,林好便向他问道:“”

    “那么,我会……如何?”童渊本身对于死亡并没有什么畏惧,因为他必死的决心在拦截张角时便已经定下,但因为自己过度消耗而影响“无辜”的来世,却令他无法接受。

    “”林好思索着回答:“”

    “这……”童渊一时无话可说,毕竟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事不关己的张角则暗暗记下:林好拥有探知和影响“阴间和轮回”的本领,至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目前来说不得而知。

    糟了,自己刚才是不是偷偷想了“事不关己”?

    “”林好几乎同一时间把脸转了过来:“”

    哦,“散仙”,这就是对刚刚踏入非凡领域,主要使用法术的仙家称号?

    “为使太平道的子民不受欺压,贫道不得不如此。”张角正色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林好的肩膀似乎稍微垮了一点,又似乎没有:“”

    “符水和药丸……”张角说到一半便自己停下,若剑圣以及十常侍出手,又岂会放任重伤者逃走?而且就像自己想过的,对于第一个做出这种事的人或组织,朝廷是一定会打压到死。

    “,”林好微微举了下手中之杖,小村周遭和天空便笼上了一层近乎完全透明的结界。

    似乎完全没有针对自己的措施?张角略一思索,便自嘲地笑了,原本他还是凡人的时候,或许不好监控,如今成了“仙家”,只怕如夜晚中的火把那样明显,而且,作为赠与自己三卷天书,并对太平道有诸多关照的的“华南仙子”,对他下达命令连理由都不需要。

    “这位神仙姐姐~”那被童渊带来的孩童似乎终于理解了童渊“没有多余寿数”是怎么回事,抱着他的木枪啪嗒啪嗒地跑到林好面前:“‘百鸟朝凤枪’我也会,能不能把我的寿命分给师父?”

    张角惊奇地看到,林好脸上露出了如冰山融化,冰河解冻般的细微笑意:“”

    “我不怕!”小童声音清脆地应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