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五百一十二章 赵云传(二)
    ——公元181年——

    冀州常山国中,近来有“仙人洞府”的逸闻流传。

    据说,常山山脉深处,有一处位置不定的神秘村落,偶尔有迷途的猎户或樵夫甚至行商误入其中,该村落虽然足以容纳数百人,但却几乎没有人居住。

    有人称在那里见过须发皆白的老年武者,他性格温和,但却不喜交谈,无论误入者如何问东问西纠缠不清,都只是为其安排好休息之所后便飘然离去。

    还有人成在那处见过脾气不好的中年道人,误入者若老实听话还好,稍有出格举止便会被他直接施展仙法制住,丢在客房中动弹不得。

    这两者几乎不会同时出现,但几乎所有人都见过送他们离开的俊俏少年,他温和礼貌,行事有礼有节,讲话不亢不卑,对那些误入者一视同仁,且有问必答。

    “名字吗?我叫‘常山赵子龙’。”

    “这里是哪里?好像叫‘武人之馆’。”

    “那两位?都是我的老师,不,只是客人,不是主人。”

    “此地主人是谁?嗯,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

    “有多漂亮?这个……怎么说呢……很漂亮就是啦。”

    “有多大?我想可能——”

    嗖——问出最后这句话的猎人声称自己话刚出口就直接被弹飞了。

    活该……你要不要再去问问王母娘娘或者观音菩萨多大年纪?

    综合来看,这是一处由某女仙或女神建造的“洞府”,请了一文一武两位先生教导那个叫做“赵子龙”的少年,被如此重视的少年究竟会有怎样的本领,以及他会何时出山,做出何种壮举,皆是常山国中闲人的谈资。

    ——啊?你说常山赵家?那个自己叫赵霸,给儿子起名赵风、赵云的老赵家?指望他能想出“赵子龙”这样的名字,还不如指望国主忽然大肆布施呐。

    ——哦,说起国主布施,之前闹瘟疫的时候……

    于是,所谓“仙人洞府”的传闻,便是这样一个算是比较值得讨论,但较真者不多的话题。

    ————

    常山,武人之馆。

    “一击灭掉五万叛羌,这是向王越回敬啊,”童渊叹道:“她在质问,那个‘一人一剑平贺兰’的‘剑圣’去了哪里?”

    “你只注意到了这点吗?老头?同在一个军营,同是叛军,叛羌尽灭,而汉人几乎无伤,你不觉得她‘凡是异族皆可杀’这个规矩颇合胃口?”张角应道。

    “那也不是你举旗造反的理由!”

    “贫道只是想宰个昏君而已!”

    “方外之人莫要与凡世牵扯过多!”

    “你现在想牵扯也没可能罢!”

    又来了,赵云在旁望天。

    自从“大贤良师”和“神枪”被那位“南华仙子”关在这处“仙人洞府”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年,期间,司隶瘟疫消弭,西凉羌人叛了又平,由于传闻比较滞后,待赵云将从市集听来,无论是时效还是真实性都成问题的消息转述之后,童渊和张角只能进行简单评判并逞些口舌之利了——然后不出数句就会变成互相的人身攻击。

    是的,当然,这处“武人之馆”并没有限制赵云进出,事实上,每次赵云自此归家时,位置可以千变万化的“洞府”就会原地停留,这也正是它会被迷路的樵夫猎人发现的原因。

    刚刚跟随童渊习武时,父亲赵……良辅还会在他归家时进行“考教”,但等到赵云能够随手用一根木棍将父亲手中的大斧挑飞,就像对待赵风一样时,他终于连考教的资格也没有了,只能转头大力发展自家的实力。

    赵云的字“子龙”是师父童渊起的,父亲也颇为赞同,然后给赵风取字为“伯虎”,合“风从虎、云从龙”之意。

    “听闻这批‘三河骑士’都是各自携带的部曲,立下大功的那个叫曹孟德的,家里人更是给了他一万骑兵,”赵良辅如是说:“我们老赵家作为南越王后裔,不能折了面子给人当护卫什么的,以后你若出山,为父定然令伯虎率——呃,率两万人相随!”

    把赵家上下连带旁支所有人全派上去也不够吧……赵云无奈,但总不好拒绝父亲的心意,而且给他立个目标也不错,当时只能拜谢。

    “江湖骗子!”

    “粗鄙武夫!”

    赵云的思绪转回来时,在外面不知有多少人崇拜的“大贤良师”和“神枪”又像小孩子一样吵了起来,而想打破这种局面,最方便的办法是——

    “两位师父的关系真好~”赵云夸赞道。

    ““谁跟他关系好了!””异口同声。

    “……”

    “嘿,子龙都会耍心眼了,”童渊摇摇头:“肯定是你教的。”

    说完,也不等张角回应,童渊背着手扬长而去。

    “嗯……子龙你此番下山,却不同以往,乃是要寻找一种正确的治世之策,”张角面色不变地把话头接了下去:“贫道与童渊关于此事的观点颇有冲突,故此均不曾教你。”

    “是,师父,”赵云应道:“但何谓‘正确’?”

    “你综合我与童渊这些年来教导你的知识自行判断,”张角道:“至于你最终选择的策略具体是倾向于贫道还是他,正好为我们之间的争论做一个了结。”

    “弟子定会认真思索。”赵云应道。

    对于童渊和张角的治世理论,赵云从他们平时的争论也能看出些许,一个自上而下,一个自下而上,几乎没有共存的可能,然而硬是能在一起住了三年……那位“华南仙子”果然有非常手段。

    “此次平定凉州之乱,刘……呵,皇帝征召了中原几乎所有世家的子弟,虽然有林仙子插手,但想必其中有才之人已经脱颖而出,对于如何治理天下应当也有自己的看法,”张角续道:“若能听取他们对于此事的看法,或许对你的选择有所助益,然而素味平生去询问这等重要之事,怕是得不到回答。”

    “这同样也是弟子寻找治世之策时需要面对之考验的一环。”赵云应道。

    “若你遇到太平道之人,无需理会,贫道‘消失’如此长时间,想必他们已经找到了新的道路,”张角似乎有点迟疑:“但如果遇到你师妹,还是稍作关照罢。”

    “师妹?”赵云想了想,道:“弟子听闻‘大贤良师’弟子众多,不拘男女,具体是哪位师妹?”

    “拿着杏黄旗,总是迷路,还不听话的那个。”张角的声音恼怒中带着点……慈爱?

    这态度可不像弟子,倒是听说太平道道祖有个女儿,似乎和自己年龄相仿……赵云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继续问下去的好。

    “那么,弟子下山后便前往洛阳,见一见诸位凯旋的英雄并进行品鉴。”赵云点点头:“师父可还有其他吩咐?”

    “该交代的早已说过,最后便是……”张角叹了口气:“若有人问你师承,而你不得不回答的话,自称是童渊的弟子,莫要提起贫道。”

    “咦?这——”“这是为师的命令。”未等赵云辩驳,张角就把话堵死了。

    “虽然你每次外出收集来的情报多半模糊不清,但朝廷又想对付太平道是不会有错的,若一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自称是太平道道祖的关门弟子,你觉得他们会做什么?”张角摇头道。

    “师父谬赞。”赵云拱手。

    “……”张角呆了片刻才想到赵云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偷偷塞私货想抹黑朝廷被徒弟发现了吧?”童渊从门外重新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杆银枪。

    “童师父。”赵云转身行礼,在两个师父同时在场时,他会加上姓氏。

    “哼,子龙的武艺都是你教的,贫道又不懂,若你塞什么进去也看不出。”张角反唇相讥。

    “接着,”童渊将银枪丢给子龙:“此枪名‘龙胆’,乃是为师年轻时所用,倒是正适合身量尚未长开的你,待你加冠后,那把‘豪龙胆’想必也可以用了——顺带一提,它们可以破除绝大部分防御类的‘无双’。”

    “多谢童师父,”赵云接住“龙胆”,耍了两朵枪花,俊俏的脸上显出微微笑意:“弟子很喜欢。”

    “太狡猾了,”张角看着直皱眉:“贫道的教导和训练能够让子龙不受类似妖术诅咒、蛊毒瘟疫或者特殊无双的影响,却是没法拿出来现的。”

    “可惜的是,无论是为师还是这个游方道士,都不穿戴盔甲,却是没有类似的物件相送。”童渊不理会张角,继续说道。

    张角似乎在想什么,被叫做“游方道士”也没有反应,忽然仰头高声说道:“贫道和坏脾气老头的弟子即将下山游历,不知仙子可有礼物相赠?”

    “张师父!?”赵云一惊,虽然那位“仙子”几乎不曾出现,但两位师父分明是被她关在此处的,这等要求……

    嗡——

    随着张角话语出口,一道通天彻底的淡绿色光芒将这处客厅完全笼罩,并在下个瞬间向四面八方骤然扩散开去,光芒所过之处,天地剧变。

    由于“武人之馆”正身处山巅,赵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极远处的常山国和周边平原上的村镇瞬间化为废墟,,紧接着又被无数茂密的丛林与灌木覆盖,只留下了仿佛荒废许久的数条官道,而视野中的整个世界都被笼罩上了一层淡绿。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角喃喃自语。

    “碧海青天夜夜心……”童渊也有些呆滞。

    那明明是绿色的天,赵云从震惊中恢复,瞥了两个师父一眼,如果这就是仙子赠送的礼物——一整个可供躲藏的世界,那可真是贵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