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五百二十五章 赵云传(六)
    ——公元181年——

    赵云正从兖州赶往洛阳。

    被淡淡绿光笼罩的“彼世”中,是无法骑马或乘车的,因为它们所必须的牛马等牲畜一旦进入这里便会陷入沉睡,因此赵云平时在废弃官道上行走时所用之物乃是张角所教授的“神速符”。

    具体做法是,在两张符纸上分别写“日行千里”与“夜行八百”,沾水后在双腿膝盖部位各自一拍,行走间便会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速,使用者只需稍稍调整方向确认自己没有偏离原本目标即可。

    这种符咒在外界时,由于障碍众多,非是长距离的空旷平原无法自如使用,但在“彼世”,却异常合适,毕竟只要沿着空无一物的官道行走即可,完全不必担心会撞上什么人——至于那张角师父所说,无法交流的蛮族,则根本不曾见过。

    此次下山,需要探问治世方略的四个势力中已经见识了三个――江东孙氏虽然因为什么误会而不待见他,但他们不知为何把自己的方略挂在嘴上,因此很容易便探听到了虚实。

    最后剩下的,便是听闻战后被封为凉州刺史的董卓了,而与那“天下无双”的吕布交手,也是赵云此行的目的之一。

    不过,这次的路途却比之前更远,要途径洛阳和长安这两个分别作为两汉首都的巨大城池,赵云很是好奇,它们的“废墟”会是什么样子。

    赵云正思索间,脚下的“神速”却逐渐减速,最终令他在一处范围异常巨大的广阔废墟前停了下来。

    这处废墟与平常那些看似年久失修才而垮塌的废墟不同,大部分城墙房舍尚算完整,但放眼望去却尽数一片焦黑,城门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面烧掉一半的匾额,上书几乎无法辨认的“洛阳”二字。

    这……赵云稍有疑惑,很快推论出了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异族”入侵之前,洛阳便提前因为什么事故而彻底烧毁了。

    但,这里可是当朝国都,究竟发生了何事才会令其直到被彻底烧毁也没有扑灭大火?

    带着些许疑惑和警惕,赵云倒提着“龙胆”,走向洛阳城的“废墟”。

    ————

    “嗯?”

    踏入城池废墟的瞬间,赵云听到不知何处有一丝隐约的琴声传出,四处张望后却毫无发现,似乎那转瞬即逝的琴音只是他产生的错觉。

    “无此可能,我本身不擅音律,两位师父更没有这等闲情逸致,所以……”赵云略一思索,转身登上了焦黑的城墙。

    居高临下的观察,推翻了他之前关于“彼世”中“完全没有居民”的那个猜测。

    在完全成了废墟的城池中,正有近百名汉军士兵在四处巡逻,或者说,至少是打扮成汉军士兵的人,虽然距离较远看不清面目,但赵云仍然能感到他们全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而无视了周围的废墟。

    其他被“林好”关起来的人?赵云刚生出这个想法,在下一瞬便自己否定了它,不是他为两个师父吹嘘,像这种明显无甚武力者可以说毫无被“禁锢”的价值。

    无论如何,去一问便知,赵云擎“龙胆”从城墙跳下,向最近的一队士兵走去,他们穿着的服装基本一致,而且看样子似乎在巡逻,或许有交流的可能。

    “请问——”

    那是一队共计六人的汉军士兵,从他们身上的轻装甲胄以及手上并无武器这一点来看,或许是辎重兵?

    赵云从后方接近,刚刚出口招呼,他们便整齐划一地转头看了过来,饶是以赵云的胆量也微微滞了一下:“……请问,你们在做什么?”

    六名士兵如同没听到一般对赵云的提问毫不理会,从他们目光的方向来看,所注视的目标似乎还在赵云后方很远,但他身后只是被烧毁的城墙而已。

    “那是什么?”在赵云准备再次发问时,那支队伍中队长模样的人疑惑地开口问道。

    “听起来像是骑兵奔驰?”“你疯了?这里可是山地。”“不然你说那是什么?”未等赵云做出应对,另外几名兵士便纷纷回答,并互相抬起杠来。

    他们似乎陷入了某种情景的重演,完全看不到自己?赵云不再试图搭话,而是稍稍后退,决定静观其变。

    “什么!怎么可能——”“当真是骑兵!”下一刻,这队辎重兵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一般惊呼起来,并各自从“空中”抄起“空气”并摆出防御姿态。

    在赵云看来,他们手上空无一物,取出那假想中物件的位置也是身旁的半空,这六人各自拿着不存在的武器试图抵御不存在的敌人,场面可笑又诡异。

    “顶住——”“砰!”

    在赵云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脑袋有问题的时候,那名首当其冲的队长宛如被什么高速冲来的物体撞到搬直接倒飞了出去,而另外五人也各自做出了完全不像是自己发力能做出的动作——比如其中一个人原地转了两圈后忽然毫无征兆地反方向转起来,而另一人扑倒在地,但双腿却凌空抬起,后退着将他拖出十数步,其他人也各自惊呼惨叫着散开。

    这……赵云只迷茫了不到两息,便看出这队人遭遇了什么——一队速度惊人,数量同样惊人的骑兵,他们完全无视路上的这支小队伍,直接冲撞碾压了过去。

    所以……他们已经死了?赵云想道,除非这支队伍之中有强大的“无双勇士”,否则在这种冲击下,无人能够生还。

    六人小队最终各自扑倒在地不再动弹,似乎那支骑兵已经离去,赵云踏前两步想看看是否能帮忙的时候,他们却各自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仿佛之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重新集合成一支小队,沿着原本的路线开始巡逻。

    为了防止他们再这么“表演”一次,赵云没有尝试再次打招呼,而是开始根据这起遭遇战中透出的信息进行推测。

    能够在山地间行走自如的强大骑兵,毫无疑问是凉州之乱中,对汉军造成了重大伤亡的那支“山地骑”,据说他们直到战事结束也没有被消灭,而是退回了西凉以外的草原,至于这支倒霉的辎重队,来历则无法考证了。

    毫无疑问,这支小队在与山地骑接触的短时间内便尽数阵亡,令他们完全没有机会使用符水或九花玉露丸。而明明已经阵亡之人却出现在“彼世”……或许就像那些成了废墟的城池一般,若非通过类似“圣人之馆”或“武人之馆”,便只有死者才能来到这里。

    虽然不知道“林好”想要做什么,但她明显没有打算对这批亡者进行审判或是送入轮回,只是让他们如生前般行动,并不停地重复死前的情景——不,如果不是自己去干扰,或许他们会一直巡逻而不是“表演”。

    “那么,”赵云自语道:“排除掉其他的不可能后,‘仙子’这种做法就只有一个目的了——她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他们‘复生’,所以才会阻止他们接触‘彼世’和留下新的记忆,以此类推的话,平息凉州叛乱之战中所有的“阵亡”者,大概都在这个世界里。”

    ————

    接下来,赵云又尝试接触了几批“阵亡者”,虽然他们不会对他的问题做出回应,但全都通过表演“临终情景”让赵云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简单来说,他们处于常人眼里“死定了”的状态,包括但不限于被大量骑兵践踏、作为岗哨时被割喉,踏入埋伏被敌方乱箭齐发之类,完全没法用“心脏长偏了”,“当时在装死”等借口重新出现,估计想要“复活”他们的林好也十分头疼吧,在没有找到办法解决之前,只能让他们呆在“彼世”了。

    另外,还有一点,从口音上判断,他们似乎全都是洛阳本地人,莫非是被“仙子”送回原籍了?这么一想,如果阵亡数真的达到了朝廷宣称的“两万余”的话,三河之地、凉并二州应该会有更多的兵士在对外界毫无感知地“巡逻”,一旦看到自己,就会表演一番他们是怎么死的。

    如果一路上都是这种“死者”的话……有那么一瞬间,赵云对自己此前定下的“通过彼界一路前往凉州,会见董卓和吕布”的决定有了些许迟疑。

    不,他们并非死者,赵云摇摇头把自己将“彼界”与“阴间”等同的想法甩掉,他们只是……对,没错,只是“尚未复活”的人罢了,赵云一边努力说服自己,一边绕开那些巡逻的“兵士”向西方行去。

    不若,找个“此世”相对僻静的地方,划开间隙穿越过去,花钱买匹马或者雇辆车什么的再向西行吧?不,不,勇敢点,赵子龙,他们是活人,没什么可怕的。

    赵云正在纠结,忽然听到某个非常熟悉的洪亮声音从皇宫废墟的方向传来。

    “王越!我知道你能感知到我!来吧!我们隔着世界比试一番!具体结果绝不会有第四人知道!”

    童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