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五百三十五章 张角传(十)
    ——公元184年——

    凉州,张掖县城一所普通民居中。

    “你们疯了吗!竟然真的组织起武装?这下朝廷,不,十常侍岂非有充足的借口来剿灭太平道了?”扛着一杆杏黄旗的少女正压低着声音指责面前的中年人。

    “那你说该怎么办?大侄女?像投降派那样,老老实实替他们画符,左手收钱,右手就以税收的名义还给他们?”中年人眉头紧锁,对于少女的冒犯却没有什么不悦之色。

    “总有,总有办法的,总之你先让道徒们把武装解除,不要被捉到把柄。”少女声音有些迟疑。

    “我们是猎户、农夫、屠户、木匠,并非军队,至少在不知内情的人眼中根本无从分辨,也没有借口捉拿——至于被捉到的,都是死守分坛不愿放弃或者早就被记录在案者,比如坛主青牛角。”中年人摇着头。

    “曼成叔……”少女看上去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两人都无法察觉的另一个世界中,身着明黄道袍的张角正看着他们唏嘘不已。

    他自然没有赵云那般硬生生撕开“山河社稷图”的本领,但暂时令它变得透明可见并能传递声音却可以办到。

    在他不在“现世”的时间里,女儿张婕试图以一己之力统合日渐fen lie的太平道,她先是劝说那些只是单纯使用过符水,想要报恩的浅层道徒脱离太平道使其不会太过庞大,又让各处分坛收敛在人前露面的次数,更赶赴济南找到那个改良“符水”的张绝让他行事低调一些,最后,在听说“太平道与匈奴勾结”之后直接赶来想要平息这种传言——看起来,她是希望在维持原本治病救人的宗旨上,降低外人对太平道的警惕和觊觎,但看起来收效甚微。

    毫无疑问,在那与他们毫无干系的凉州叛乱中,“符水”以及“九花玉露丸”造成了大批原本应该战死的将士侥幸生还的奇迹,想要就此抹除太平道给世人造成的能“活死人,肉白骨”之印象,除非他们销声匿迹二十年以上才行。

    而在凉州发生的这起“匈奴攻击太平道分坛”事件,虽然以匈奴被刺史董卓派人击退而告终,太平道勾结匈奴的传言也被暂时压下,但十常侍却不肯善罢甘休,派出使者以“询问”为名将分坛尚未离去的道徒尽数捉拿。

    由于青牛角和他建立的分坛在凉州小有名气,所以他直接放弃了逃走,为从钜鹿赶来重建太平道分坛的张曼成、程远志和邓茂等人打掩护,至于张燕和郭大贤,他们本就是新加入太平道的人手,却没有暴露之虞。

    接下来,张婕开始说服张曼成等人返回钜鹿,毕竟作为总坛,目前为止尚没有人敢去找麻烦,但张曼成等人却认为回去只会给人一网打尽的机会,正巧凉州这边他们又施诡计又动手拿人,关键是全都成fa gong了,想必不会再次引发关注。

    ————

    张角在倾听双方交流的同时时,也在思考着“黄天”内的情形,遍布废墟,且有诸多在凉州之战中阵亡者的灵魂游荡。

    他曾经想过,仙子“林好”授予他天书,并协助推广符水,使太平道发展成为了一个能够影响八州范围的庞大组织,当真没有想过他们的最终结局吗?

    在以前的张角看来,大约只有被剿灭、被吞并控制,或揭竿而起三种结局,但随着“黄天”的出现,第四种未来悄然浮出水面“在这‘山河社稷图’中照常生活下去。”

    在此方世界中,唯一完好无损的建筑只有“林好”所点化的“武人之馆”、“圣人之馆”抑或其他外观不尽相同的“馆”,其中大半都有意外误入者,张角并未接近他们,但就像很久之前那样,救援陷入必死境地的凡人,并依据选择的待遇进行相应的试炼。

    张角有种预感,虽然《天遁书》和《地遁书》中的大部分法术他都无法使用,但如果想要使用那个可以将“此世”之人带往“彼世”的五行遁法,则必定会成fa gong。

    多了一条后路,这让张角在得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箴言后时不时感到的不安有所消减,但他仍然无论如何都想知道,若照这样发展下去,太平道究竟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结局,毕竟,今年可已经是甲子年了。

    “咚咚。”房门被轻轻敲响,张婕停下话头,疑惑地看了一眼张曼成。

    “外面示警的斥候并无反应,多半是认识的人。”张曼成点点头示意她放宽心,而后起身开门。

    门外是一名,铁塔般的壮汉,看服饰甲胄似乎是董卓军中将领。

    “管亥将军突然来访,可有要事?”张曼成显然认识此人,稍稍向外打量后,将他请进门来。

    “曼成叔,他是?”张婕面带疑惑地问道。

    “这是管亥,属于凉州刺史董卓手下陷阵营的将领,这只特殊部队因为‘符水’的缘故而对我们的态度很好,被派来作为我们之间的联络官,”张曼成介绍道“这位是‘大贤良师’的女儿。”

    “唔……总觉得他和我们有缘……”张婕转了两下手中的杏黄旗,若有所思。

    “在下就不多留了,”管亥神情严肃地开口“洛阳传来消息,幽州、并州、凉州有多地出现‘太平道勾结异族’的传闻,且有人在入侵的胡人队伍中看到了太平道的制式道袍。”

    “什么!”张婕瞪大眼睛“他们怎么敢!”

    “看来刺史大人阻止流言传播的努力白费了,十常侍栽赃不成改为直接派人亲身上阵。”张曼成叹气“那么,洛阳方面的应对如何?”

    “皇帝大怒,下旨令各地驻军捉拿太平道道徒,只不过董卓大人有游侠相助,消息得到的稍早些,”管亥道“我来此便是询问诸位有何应对之法。”

    不出所料,张角叹息,看来无论如何退让,也填不满十常侍的贪婪,只不过他们顾忌着“剑圣”王越的看法,这才要想办法给太平道扣上“勾结胡人”的帽子,毕竟谁都知道,那位曾“一剑平贺兰”的剑圣最是厌恶胡人。

    “可,可恶,我要回钜鹿去!”张婕显得有些慌乱,但仍然快速做出了分析和决断“无论如何,总坛都会是他们最后攻击之处,我要去提前疏散道徒,还要救出两位叔叔。”

    “恕我直言,张家xiao jie由于近年来的活跃,只怕已经被朝廷画影图形重点关注,只要出现在凉州之外的城镇中,就会被当地捕快或守军捉拿。”

    “……”张婕呆住。

    确实如此,张角摇头,她在试图整合太平道的过程中,几乎从不掩饰自己的身份,有时候还会和ren da打出手,再加上时不时迷路,遇到需要帮助者也乐于伸出援手,此举虽然替太平道搏得了不错的口碑,但这么一来,朝廷鹰犬想要找到她反而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有自己在旁边看着,除非那王越不顾面皮亲自出手,不然来多少都是白送,张角略显自傲地想道。

    “诸位可以放心,我必定会以生命护卫xiao jie周全。”此时,一直站在张婕身旁的马元义沉声应道。

    “大师兄……”张婕面现激动,却一副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样子。

    呵呵……张角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当初走的匆忙,只是随口一提要他保护婕儿,不料这些年竟一直实实在在地护卫左右,可见自己当初看人还是挺准的,但是,婕儿如今这般大了,对他的称呼还是“大师兄”,看来他也不是那么开窍嘛。

    “大人的意思是,‘太平军’的各位无论如何隐蔽,但只要互相联络,总有迹象可循,”管亥打断一副要生离死别模样的太平道诸人,说出了他来此原本的目的“诸位不仿暂且加入‘凉州军’,待洛阳来人无fa gong而返后,再行谋划,而张家xiao jie也可与董卓大人的两个孙女一同玩耍些日子,若有人想检查后宅,就得先问问吕布大人的答不答应。”

    ……啧,那个方天画戟的锻造方法竟然是那吕布不断用无双雷电轰击,若承受不住化成铁水就要重造,工坊中有很长时间都电闪雷鸣,据说后来找到了完全不会被雷电融化的天外晶石才锻造成fa gong。

    说到吕布,张角又想起了当初在试炼仙境时讲到的那个“吕布”,虽然面貌一模一样,盔甲也大同小异,但当时那个全程只使用了普通的武技,也没有这等红黑雷电“无双”,更何况,若算起年纪,当时这边的吕布只不过刚刚出生而已。

    这倒是进一步证明了他那对“林好”仙子是来自于未来的猜测,想必,在原本的历史中,这次朝廷对于太平道的全面围剿就是他“大贤良师”的末路吧。

    不过,身为一州刺史,隐藏钦犯这等作为,按律已经可以称为谋反了罢,或者说,那董卓原本便有志于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