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三国史(六)
    关于“江左梅林”被“剑圣”击杀这件事,在民间传播的过程中衍生出了不少奇怪的版本。

    比较接近真相的说法是,“梅林”是对大汉的威胁,她和太平道有不浅的联系,连行刺宦官之事也是她策划的,最终,她在洛阳周边偷偷实施阴谋时,“护国剑圣”悍然出手将其抹杀。

    嗯……前一半竟然完全正确呢。

    至于“阴谋”……悄悄为京城所有寿终正寝的老人延寿八年,并残忍地留给他们一身影响行动的痼疾,然后让他们在寿命将近的一个月前获得准确提示,确实是某种邪恶的阴谋呢。

    不过,由于我这些年口碑经营得不错,所以这种毫无根据抹黑我的传闻受众并不多,还出现了完全相反的另一条传闻:

    曾任司徒的大儒蔡邕,因不满十常侍把持朝政愤然辞官,但他掌握着某些十常侍的把柄一旦离京就会爆发,于是身为朝廷鹰犬的王越便打算杀人灭口顺便毁灭证据,适逢其会的“梅林”全力阻止了他的行为,虽然使其不得不撤退,但本人却因伤重不治而牺牲——这里还特别指出,是“符水”也救不了的重伤。

    这种黑十常侍顺便抹黑王越的说法听起来就不像真的,怀疑的人也不少。

    流传最广的说法是,王越怀疑蔡邕用那六十三车书卷偷偷从洛阳带走了行刺的钦犯,但因为没有证据而无法搜查,“剑圣”决定干脆摧毁所有的书车——你看他连天都打黑了。

    而认为知识是无价之宝的“梅林”以生命保护了那些书卷,失手杀人的王越悻悻离去,死去的“梅林”化为金色星辰,升上天空后变成了“文曲星”——保护知识和书卷嘛。

    说得好有道理,如果“死”的不是自己,我大概已经信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梅林从“现世”被强行移动至“山河社稷图”时,外在表现就是变成一蓬金粉四散消失。

    传成这个样子,我完全没办法若无其事地跳出去说“我又回来啦”,至少也得搞一个像模像样的“复活”仪式才行。

    “我感觉你完全搞错了这句话的用法。”我一边吐槽蠢系统一边在涿郡附近那医馆模样的“仁慈者之馆”里看张飞和夏侯姬大战张颌高览,关羽单挑颜良文丑。

    ————

    张颌、高览、颜良、文丑,号称河北四庭柱,在历史上,他们全都先属韩馥,再投袁绍,又降曹操——如果颜良文丑没被关二哥斩了的话。

    这种标准的“三姓家奴”行为,却没有像吕布那样引起非议,许多人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这点,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不单单是因为他们的主公并非义父。

    细究起来就可以发现,他们先后投降的人,皆是切实占领了河北,即冀州以北,幽州以南这一范围的君主,他们作为河北本地人,听命于占领者这一点,虽然有些狡猾,但并没有任何错误。

    至于现在河北的局势……南边是成了国中之国的巨鹿太平道,北边是正在收敛流民打算做一番事业的刘备,他们为什么会北上,原因显而易见。

    当然,如果刘备像历史上一样被曹老板打跑,他们四个也没阵亡的话,毫无疑问也是会当场投降的。

    不过,历史上的张郃可不是玩爪子的女装大佬,高览也不是穿得跟阿萨辛一样的刺客,颜良和文丑如果关系好到跟亲兄弟一样,也不会被关羽逐个击破。

    他们的无双分别是:

    “嗯……这种‘两人共用一个无双’的情况就算了,张郃的无双很值得吐槽啊,足够优美华丽的标准是什么?”

    很显然,这就是理解错了无双特性的结果,大概这个张郃以前打架总输,意外穿过一次女装之后无往而不利,于是一发不可收拾,现在这个模样大概是他多番尝试之后的最佳外表。

    嗯……说起来这个“华丽”的标准是谁在判定来着?

    “蠢系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蠢系统。”思考一秒之后,我果断甩锅。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我正准备趁蠢系统没反应过来时把锅扣稳,却见两个战场各现异象,关羽那边有一条翠绿青龙冲天而起,张飞这边则有耀眼赤星从天而降。

    听名字似乎是非常厉害的“招式”啊。

    原本来说,张飞一边要保护夏侯姬一边不能让张郃高览过桥,比较长的蛇矛在面对身法灵活,一击即退的两名刺客型人物时有点施展不开。

    关羽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可以“秒掉”颜良或文丑,但在对方两人的精妙配合下却做不到这一点,又因为要避免波及周围的民居而刻意收敛了力道,也无法轻易取胜。

    但是,在这“异变”发生之后,张飞的蛇矛宛如活了过来,如闪电般叮叮叮几下就引得张郃高览破绽百出,不得不放弃游斗和他拼起力气来,至于关羽那边,则以一记“升龙”直接将颜良文丑吹飞撞墙。

    “哼,看来是老天不让我们去投刘玄德了,兀那黑汉,我们后会有期!”

    “可恶,你这红脸汉子空有一身好武艺,竟做出劫掠村落的愚行,定然会遭报应的!”

    分别位于幽州两地的河北四庭柱,宛如约好了一般同时丢下狠话准备撤退。

    “二位请留步!”“且慢!”

    不同的画面中,有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很显然,无论是关羽还是张飞,都不会对不久前还是对手的人说“请”,说出这句话的,乃是一名骑着白马、黑衣黑氅的青年,他从范阳桥以北的方向赶来,但因为那批吃瓜群众拦阻,完全无法通行,最后一夹马腹,硬生生地连人带马一起从那些百姓的头顶跳了过来。

    “二位将军,请留步。”刘备气喘吁吁地赶到桥上,对张郃与高览说道。

    “哼!没错!”张飞挥舞着蛇矛:“得罪了俺老张还想走!?”

    “得罪了夫君还想走?!”夏侯姬跟着叫道。

    “……”眼见张郃高览又摆出战斗姿态,刘备十分无语地走近,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走了夏侯姬的兔子并丢给张飞:“看好你的娘子。”

    “嘿嘿,好。”张飞接过兔子,开始傻笑挠头,而没了兔子的夏侯姬小心翼翼地四下看了看,被桥北那一群流民吓了一跳,刷地躲在了张飞身后。

    “备行止有差,令百姓无法相信而南下,十分惭愧,”刘备道:“两位将军武艺如此高强,若有北上之意,或许能为他们添些信心,安居乐业,备在此谢过。”

    “不敢当将军之称,我等也只是游历在外的河北散人而已,因听闻幽州遭乌桓入寇,担心乡亲才自冀州返回,即使没有刘广阳请托,此亦是分内之事。”高览应道。

    瞧,连刘备任广阳郡守都知道,投奔之意昭然若揭啊。

    刘备自然是装没听懂,和他们又讲了两句场面话,稍稍批评了一下张飞堵桥的行为后,便带着他们让开了道路。

    这番作为有立竿见影之效——那些原本就不怎么坚定的百姓有一小半原路返回了。

    至于关羽那边,则变成了某种情景喜剧。

    一个原本躲在宝物库里面的村长,也是方家族长的老人跑了出来,告诉他们这是一场误会。

    在关羽巡视至此前,颜良和文丑刚刚击退了一批袭击村落的山贼,因为他们的动作比较大,把村中弄得满目疮痍,最后十分不好意思地表示愿意赔偿,而村长则表示不但不需赔偿,还要为他们救援村子的行为给予报酬。

    他们两个和村长在宝物库门口推推搡搡,而周围村民各自在屋子里看热闹,这行为在巡视至此的关羽看来,就是两名恶徒在威胁村长,各村民敢怒不敢言,于是一招就斩了过去。

    接下来,不屑于问和不屑于解释的两批人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打了起来。

    “哼……看来是关某误会了,”关羽道:“你们两个虽然本身实力不济,但合击之术却是不错,不然早已被某制服,问出实情了。”

    “哼……我们兄弟还有成长的可能,无论如何,两人总比一人强。”颜良哼道。

    “若非你最后那招古怪,我们兄弟可没那么容易落败。”文丑亦道。

    “不错,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二位的品性值得赞赏,”关羽道:“那么,你们是否愿意随某协助兄长治理着广阳郡?”

    夭寿啦,小弟开始收小弟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