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七百零四章 杜若含秋光
    天界,碧游宫。

    “朝辞白帝彩云间,疑是银河落九天。”

    “竹外桃花三两枝,温泉水滑洗凝脂。”

    “葡萄美酒夜光杯,桃花流水鳜鱼肥。”

    “身无彩凤双飞翼,可惜吃啥都不腻。”

    “好诗,好诗,”做完歪诗,我一边自夸,一边咔嚓啃了一口随手摘的仙桃。

    多宝道人跟在我旁边,神情古怪,金色闪电般的眉毛几乎要垮下去。

    之前,他听到第一句时还点了点头,第二句开始就皱起眉思索,第三句之后神情变得哭笑不得,听完最后一句直接无语。

    “师妹……你这诗句……尚需雕琢……”他最终犹豫着这么说道。

    “哦。”我继续啃桃子吃。

    化身七香车的蠢系统吐槽道。

    ‘哼,那当然。’

    谁让多宝这家伙跟我拽文,参观碧游宫就参观吧,还多话,说什么“师妹,你看这碧游宫景致,老柏青青,与山风似秋水长天一色;野卉绯绯,回朝霞如碧桃丹杏齐芳~”

    这碧游宫建在紫芝崖山巅,四周有金雾彩霞、祥瑞雾霭翻涌,也有瀑布深潭、温泉溪流,至于黄杨绿柳,果树仙珍更是不缺,还有青鸾白鹤、锦鲤金鱼盘桓其间。

    漂亮归漂亮,看看就是了,还非要作诗称赞,难道我要给他接上一句:“奈何老娘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吗?

    ‘行车时不要同司机谈话!’

    我踹!

    “嗯?师妹,你这法宝可是出了问题?是否需要师兄帮你修理?”多宝注意到了我踹车踏板的动作,疑惑地观察了一下蠢系统的化身。

    蠢系统化身的“七香车”并非是“装饰着七种花的车”,而是由七种香木做材料的车,鉴于“金克木”这个克制关系,我作为“金精”有这么一辆车也算合理。

    “不劳师兄费心,这种蠢物,捶或者踹上几下就好了。”回答时,我又敲了几下车厢壁。

    蠢系统特别老实地又平稳了一些。

    见到这一幕,多宝的坐骑发出了兔死狐悲般的低低嘶鸣。

    多宝道人的坐骑是一只凤凰,灵智未开,外型也和元凤以及直系子女相去甚远,尤其是对鸟类而言最重要的尾翎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会随着她的飞行在身后拖出来的,无形无质的火线。

    至于名字……我都懒得吐槽了。

    多宝是哪里来的欧皇吗?!

    “师妹,即使你对这法宝的造型不满,也切莫有意伤害它们,”多宝则开始絮叨:“它们虽然是死物,但也是有生命的,如果你悉心照料它们,它们也会尽可能的回报你,如果你对它们不好,说不定在某次关键的使用中就会突然出问题,师兄知道这种说法有些不可思议,但师尊并没有进行驳斥,就证明它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嗯……我点头做受教状,作为整本书里法宝最多,甚至以这个特点为名的截教大弟子,他既然说了,那肯定就是有道理的。

    或许掐算之法可以确定某件法宝会在什么时候出问题,但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该行为等于“自己算自己”,这可是占卜算卦界公认的“做不到”事项。

    蠢系统趁机说道。

    ‘你敢出问题?’我瞧了瞧车内装饰,把手按在车窗的窗棂上。

    它特别理直气壮地说:

    和蠢系统交流之余,我注意到多宝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似乎先是疑惑,继而了然,最后变成了怜悯和坚定,这种微表情,根本不用我特意盯着他看就能发现。

    内心戏也太多了,他在想什么玩意?我一边继续啃桃子,一反思刚刚自己在交谈间是不是透露了什么。

    他刚才说……“对法宝造型不满”?这七香车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好吗?我不是应该“失忆”吗?还有之前的歪诗……见鬼哦。’

    ‘哼……好吧。’

    我放下捏着窗棂的手,转而看向前方再次出现的“通天截教碑”,这说明我和多宝已经绕碧游宫周边走了一圈,比想象中要更费时。

    之前通天教主收我为徒之后,似乎接了个电话——我是说神识传讯,接着嘱咐多宝带我游览碧游宫周边,便匆匆离去了。

    而游览得出的结果是,教主大人那“截取一线生机”的想法虽然早已完善,但之前只收了多宝一个弟子,还没有成立教派的想法,直到这次“飞升事件”发生。

    要我猜的话:原本来说,天界是他们师兄弟三人的地盘,慢慢开发也就算了,有什么争执也容易处理,但这次哗啦一下升上来三个圣人,由于属于同阶,他们没法掐算出其实有两个必然失败,只得匆匆开辟道场,将预备考察的弟子先收进门墙——毕竟那可是女娲、伏羲、和轩辕,收巫收妖收人都有天然的优势。

    这导致了除碧游宫以及最近的一些道场的建造时间比较久之外,其他洞府和道场都是崭新和条件齐备,能拎包入住的那种——不过没有wifi。

    现在大约是得到了只有女娲一人成圣,剩下两个变成“三皇”的结果,鉴于女娲基本没有什么广收门徒的事迹,所以接下来的行事方针就要进行改变,对她的拜访也要写进日程里。

    进一步推论,通天师父这是去为一些事情善后了,而且应该不是他自己的,随便猜猜的话,多半是给太上老君那个慢性子圣人帮忙,毕竟玄都还昏着呢,那种牵扯到圣人的事故,只有身边有圣人照顾才能妥当。

    不过,只要太上老君真的离开他的八景宫,我想治好玄都也是随手的事。

    ————

    接近通天截教碑之后,多宝从凤凰背上跳下,打发她去和其他仙禽玩耍,然后四下观察了一番,继而转向我,道:“师尊仍未归来,师妹是在此等候,还是由师兄带你前往居住的洞府休息?”

    “在此等候?师尊吩咐的?”我反问道。

    天界这里,除了普通的,或有灵性的飞禽走兽外,至少也是没法掐算的大罗金仙,也就是“炼神返虚”这个层次的,想要知道他们规矩,还真得出口问——或者去问提示姐姐。

    “不……但……”多宝迟疑了一下,看向通天截教碑道:“师兄入门时,在此书下姓名,继而被师尊带入碧游宫,沿途讲述门规,师尊行至宫内宣讲位置时,恰好讲完,师兄曾猜测这或许是入门仪式,故而未敢擅专。”

    嗯,这点我倒是可以确定,这绝不是什么仪式,顶多是内门弟子的特殊待遇,不然那足够摆个“万仙阵”的弟子挨个走一遍?当这里是t台吗?

    ‘如果通天教主要把你劈了当柴烧,我绝对不阻止。’

    丢开胡说八道的蠢系统不管,我看向多宝:“那么,小妹便在此等候师尊返回,师兄若是有事,便可——”

    吱吱吱——嚓嚓嚓——

    话音未落,便听到通天截教碑上传来古怪的摩擦声,转眼望去时,便看到有字迹在上面自行出现,然后又自行抹去,两厢僵持,结果产生了略显刺耳的怪声。

    “师兄可曾见过这状况?”我走过去转向石碑正面。

    “不曾,师兄见到此碑时,它乃是空白的。”多宝也跟了过来。

    通体黝黑的石碑之上,正刻着两个金色的名字,“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在它们之下的第三行,吱吱吱地自行写上了第三个呈白色的名字。

    喂!这太过分了吧,你不好好当你的三皇跑来截教干嘛?就算要跑也该去瞧瞧你妹妹吧?

    ‘提示姐姐?伏羲在哪里?能看到监控画面吗?’

    提示姐姐秒答。

    ‘不,算了,意料之中。’

    嚓嚓嚓,伏羲二字又宛如时间倒流般自己把自己给擦掉了。

    “这……不可思议……”多宝感叹道:“师兄与师妹你的名字写上去是直接的金色,这出现白色名字并自行抹除之事却不曾见过。”

    是啊,一共才有我们两个弟子而已。

    吱吱吱——新的名字再次出现:

    嚓嚓嚓——再次抹除消失。

    我那个便宜八哥在纠缠通天教主?强,无敌,佩服。

    唰唰唰,,这一次名字出现的速度极快,而且一直没有消失。

    说来也是,“三皇”应该是指伏羲、炎帝和轩辕,八哥用那俩名字肯定不行,神农就……

    我的思路还没理顺,便见“神农”两字忽然被打散,自行翻滚组合,变成了三字,终于彻底稳定了下来,并绽放出同我和多宝名字上一样的金光。

    嗯……按照典籍所著,赵公明是“天皇得道”,而人族有资格称为天皇的只有伏羲一个,说赵公明是他的三尸之一完全没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