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收集末日 第九百五十七章 存在的熔解(五)
    ——2004.7.30——

    “那两个少*,以及他们的名字,不是我猜的那样吧?”

    龙之介指指远处时不时传出爆响和轰鸣的战场,向正被奥尔加玛丽扶着的格蕾问道。

    由于绊住**的召唤阵已经消失,一群人自然不会留在屋顶当靶子,趁那边一言不合打起来之后,各自扶着伤病员**了那栋废旧*馆。

    “你如果猜他们是十*前同‘地上极光’一起出现的‘从者’,那就没错。”格蕾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还**到不得不断断续续讲话的程度,至于那个“亚德”,此时呆在它的笼子里一动不动。

    “上杉谦信?武田信玄?”龙之介想起那部电影的剧情,调侃了一句。

    “虽然他们不是一个层次,但非要类比的话,是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格蕾应道。

    “你们时钟塔对**战国的历史还挺熟嘛。”龙之介吐槽道。

    “研究那部电影,顺便而已,”格蕾指指周围宛如天幕的“极光”:“毕竟,制片人是十*前那场‘战争’的亲历者。”

    “远坂时臣先生?”龙之介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同帕尔瓦蒂聊天的伊什塔尔。

    “虽然不清楚具体的事宜,但据我们所知,召唤出从者并彼此争斗的人员中有他一个,”格蕾点头:“除了远坂时臣之外,其他你可能认识的人有:卫宫切嗣、言峰绮礼、间桐雁夜。”

    “当时,我的导师‘君主·埃尔梅罗’也有参与,这两个少*从者正是被他带去时钟塔的,但不知他们现在为什么会被召唤至此——她是有什么特殊吗?”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被龙之介搀扶着的**。

    龙之介在无魔世界犯中二的时候,没少给**套奇怪的身份,现在到了真正有神秘的世界,反倒希望她真是个普通人了,那样的话才不会莫名其妙地死上这么多次。

    “你就当她是‘最后的御主’好了。”龙之介随口一说。

    “嗯。”显然格蕾也是随口一问。

    “我们不必再走了,就在这里观战吧,他们可能还会需要我们帮忙。”转过废弃的街角之后,奥尔加玛丽眼光四下一扫,停下脚步。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你住的凯悦酒店?怎么就塌了?”龙之介也看向奥尔加玛丽注意到的那一大堆建筑垃圾。

    在雷夫·魔神柱的“固有结界”“红莲地狱”里,是完全复刻了冬木市的模样,但却把所有正常景物都被扭曲成了废弃、破败、燃烧的姿态。

    这座本身有二十五层高的酒店原本还算个地标建筑,但现在只剩一片呈放射性倒塌的废墟,正好可以拿来做掩体。

    “要说的话,其实也不奇怪,因为它本身有不易察觉的质量问题,正常情况还好,但这‘固有结界’将它**并废弃化之后,原本的问题便瞬间爆发——不然还能是谁特意把它炸掉的吗?”奥尔加玛丽不甚在意地挥挥手:“事情结束之后我就从里面搬出来好了。”

    “嗯......”龙之介点点头,看向魔神柱的位置。

    ————

    名叫“亚历山大”的红发少*驾驭着一辆能飞的雷霆牛车,一手缰绳,一手短剑,机动尚可,但远距离上几乎**攻击力,而叫做“吉尔伽美什”的金发少*站在牛车上,双手环抱,静立不动,但周身却不停地激发出一道道金色涟漪,然后从里面投出各种各样的武器对黑亚瑟进行攻击。

    两人配合起来天衣无缝,但互相之间却似乎不怎么待见,从开始**到现在,龙之介已经看到了好几次两人因为攻击失误而进行的争执,或者叫甩锅?

    不过,能互相甩锅就证明他们在战斗中很轻松,毕竟是飞行兵打陆地兵,几乎**被还手的可能。

    至于那个漆黑的亚瑟王,除了一开始丢出几道大约是风刃的东西,以及用大剑抽飞碎石进行攻击之外,并**释放她的宝具,想想也是,那种定向且持续性的攻击,想要命中一辆灵活的牛车,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她现在主要的做法就是依靠附近的废楼和魔神柱来抵挡吉尔伽美什投射的武器,并找机会在亚历山大驾车冲来的时候和他对拼一记。

    形似高塔的魔神柱曾变出眼睛瞪向漆黑的亚瑟王,但很快又自行缩了回去。

    要比喻的话,此时的亚历山大和吉尔加美什的组合就像是一个高明的骑手,远远用弓箭牵制,突至近前时换上马刀借马力重劈,而他的对手是一个全身重甲的剑士,只能在骑手临身时进行反击——哦,后者好像是事实,不用比喻。

    又是几**防交错后,亚历山大抓住机会,趁漆黑的亚瑟王在两栋废楼间纵跃时疾驰而过,嘭的一下将她从空中撞入一栋废楼,声响震天。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从者来说不算什么,亚历山大拉高牛车,绕着那栋废楼盘旋,似乎打算趁她跳出来再如法炮制一次。

    轰轰轰——

    古怪的轰鸣声从那栋坍塌了一半的废楼中响起,龙之介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那似乎是一家摩托车专卖店。

    那位亚瑟王终于忍无可忍想要找辆载具同亚历山大对抗吗?但摩托车又不会飞不是?

    轰轰——嘭!

    从那栋大约是摩托车行的废弃建筑中凌空飞出一辆通体漆黑混杂着血红的摩托车,漆黑的亚瑟王正稳稳地站在上面,那把漆黑长剑被她如同棒球棍一样挥动,在同亚历山大的牛车交错时,狠狠地拍在那两头拉车的雷牛脑袋上。

    哞喔!

    两头牛惨叫一声,便连同亚历山大驾驭的牛车同时崩碎成漫天的金粉,显然这大约是宝具的东西已然被一击而碎,那黑剑如乘胜追击般斩向因为事发突然而稍稍愣住的亚历山大。

    呼——嗖!

    漆黑亚瑟王的黑剑一掠而过,却打了个空,再抬头看时,发现吉尔伽美什不知从哪弄来一只形似机关鹫,由黄金和绿宝石组成的魔法道具,正坐在上面的一个宝座上,指挥着一大堆锁链将刚刚受到突袭而陷入混乱状态的亚历山大捆住带走。

    “。”站在摩托车上,漆黑的亚瑟王这么对被吊走的亚历山大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