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的 第三百六十三章 原来你是干这个的呀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看来做主持人也不简单啊。”

    林海丰联想到这一两个月来的经历,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慨。

    “可不是。”刘灿笑道,“这个年头做什么容易呀,别看很多人风风光光的,但在背后要忍受的事情,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林海丰点点头,随后却奇怪问道:“灿哥,不过涵哥这也有点太惨了吧,怎么说和朴先生谈话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儿,怎么你们几个人开车就开过来了?车开过来,至少也得十几20个小时吧。”

    “这倒是有原因的。”刘灿笑了笑说道,“因为在沿途我们还要见好几拨人,特别是几个省台的卫视宣传方面的负责人,总不能坐个飞机下一回坐个飞机下一回吧,其实我们这几天都是在开车的。”

    “原来是这样啊。”

    林海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然,汪大涵如果真是被打压到出差,只能坐车出差,那也实在是有点太惨了。

    “欧!”

    隔板的朴先生依然在不停的吐着。

    林海丰看了看手表,这前后都快要十几分钟了,正在处下去,朴先生把自己的胃都给吐出来了。

    林海丰皱起眉头和刘灿互换了个眼神,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刘灿将烟头扔在了洗漱池内,一起走到了隔间外。

    “朴先生,你没事吧?”

    刘灿用高丽话问道。

    “我人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里面的朴先生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好!”

    刘灿眼睛一睁,连忙用力的推开了门!

    在里面的朴先生,正趴在马桶旁,使劲的吐着,要等他转过头来看这两人时,嘴唇都有些泛白了。

    “我去!”

    林海丰差点都被吓到了。

    这朴先生也太惨了,原本一张脸还是红红润润的,此刻却变得惨白,尤其是那张眼睛,布满血丝,几乎和死人也差不多了,刚才他吐的时候得多用力啊。

    刘灿忙一把将朴先生扶了起来。

    好在这酒吧里时时刻刻都有人处理厕所的卫生,打扫干干净净,就好像家里一样,因此倒也不算脏。

    “怎么啦?”林海丰看到朴先生,连忙问向刘灿。

    刘灿没有回答,将朴先生扶到了厕所一边的椅子上,用手掐他的人中,又示意林海丰用纸巾蘸了水,拿了过来。

    刘灿用湿纸巾擦了擦朴先生的脸,语气有些发颤的说道:“这回你可把事情闹大了……”

    “咋啦?”林海丰一脸莫名。

    “你说咋啦,你把这朴社长直接给他喝翻了,他这现在是已经喝过气了!我看,赶紧还是把他送到医院里去吧,不然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刘灿紧张的说道,“不过,我还是先得和涵哥去说一声,这事绝对小不了了。”

    朴先生坐在椅子上哎哎呀呀,就连*声都没什么力气了。

    林海丰看了一眼他,眼睛微微一闭,随后睁开眼,一把拉住了准备离开的刘灿。

    “拉我干嘛?”

    刘灿差点被林海丰拽倒在地上。

    “先别把事情搞这么大。”林海丰勉强笑道,“这件事我能解决。”

    “这人都喝成这样了,你又不是医生,怎么解决呀?”刘禅指着瘫软在一旁的朴先生,又急又气。

    他忽然在心里觉得,把林海丰带过来一起玩是个错误的决定,这要等一下真是把这朴先生给喝死了,那不仅自己得玩,就连汪大涵也得玩啊。

    林海丰还没说话。

    “我好难受呀,我好难受呀……”朴先生喊了起来,一个劲的拽着白色衬衫,扣子都快被扯掉了,“我感觉我快死了,谁来救救我?”

    朴先生一边这样说着,眼睛忽然猛的一下张开,竟真的带着些乞求的模样。

    “我靠,这事情真大啊……”

    刘灿都快要被吓死了。

    娱乐圈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有多少的年轻才俊因为贪杯而死在了酒桌,特别是在这种娱乐圈里的应酬上,喝起酒来,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林海丰却拍了拍刘灿的肩膀,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药丸,左手抓住了朴先生的下颌,用力的一枪,朴先生顿时将嘴张开了。

    林海丰将那粒药丸扔进了嘴中,随后将他的脖子扬了扬,只听得咕噜一声,朴先生将那粒药丸给吃了进去。

    在一旁的刘灿莫名的看着林海丰,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你,你到底给他吃的是什么呀,我怎么觉得你这人越来越有问题啊,你可千万别害我,我们可是好心带你来玩的。”刘灿结结巴巴的说道。

    “哈哈!灿哥,你就把心放回你的肚子好了,你不是说他不过就是有些喝多了吗?把这粒药丸吃进去就好啦,这件事甚至都不需要让涵哥知道。”林海丰抱着手,轻声说道。

    “你这人真是……可千万别乱来呀,等下要是弄出什么,通通完蛋。”

    刘灿一个劲的揉着手,万分无奈。

    “淡定淡定!”

    林海丰拍拍刘灿的肩膀,哈哈笑道。

    刘灿将胳膊一甩,紧张的看着吃下药丸的朴景泰。

    几秒钟的时间,在刘灿看来,却像有一年那么长,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时,朴景泰的身体却是突然一颤,紧接着,原本已经无神的眼睛冒出了亮光。

    “好啦!”

    林海丰小声笑道。

    刘灿松了一口气!

    他也是经常喝酒的人,朴景泰显然是过了那个危险期了,他更加意外的是,林海丰竟会随身带着那种解酒的药丸。

    朴景泰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脸色已经很不错了,刘灿也没打算去挪动他,毕竟这时候人最需要的是几分钟的休息时间,作为一个喜欢喝酒抽烟的人,他也是懂的。

    刘灿往林海丰的身边挪了几步,笑呵呵的小声说道:“陈琳啊,我勒个天哪,你只不过穿了一件简单的像睡衣一样的衣服,怎么身上连这东西都带呀,该不会你是做那一行的吧?”

    “啊?”

    林海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刘灿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神情暧∽昧的看了看林海丰,笑道:“没关系啦!我知道这小演员不好混,要想维持自己演戏,必须得找一些外快,去做夜店模特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现在才想起来,难怪你这么能喝啊,你又说不是富二代,还能住那样的地方,该不会你那所谓的女朋友是个富婆吧?”

    “我去!”林海丰一把将刘灿推到了一边,都快气死了,“灿哥,你在瞎说什么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难道你把我当成在夜店里面卖的牛∽郎吗?”

    “牛∽郎?”

    刘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进来的几个上厕所的男子听到这话,不自觉的自言自语了一句,齐齐看向了林海丰和刘灿。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