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的 第四百一十四章 有些人不是你能教好的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古朴清幽的古琴声。

    一道白光闪过。

    躺在微黄的竹林落叶上的林海丰缓缓睁开了眼,面露疑惑,他往周围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东瀛的破庙前。

    林海丰低头看了看毫发无损的身体,不解的缓缓站起身来。

    就在他想要进入破庙时,远处的古琴声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一条小道,直通古琴传来的地方。

    小到竹叶茂密,即使到了深秋,竹叶纷纷无声飘落,却依然让人看不到前路。

    他走了几步,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一处凉亭中,一名女子正面对远处的山河风景,弹着古琴。

    林海丰拾级而上,来到了这名女子身后。

    他刚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女子的肩膀,而当手碰到女子肩膀时,女子却是一动不动。

    林海丰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卡!卡!”

    坐在监视器前的钱导手里拿着大喇叭,将头上的遮阳软帽摘了下来,站起身,对着亭子中的林海丰和波多野芽衣大声喊着。

    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互相看了看,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波多野芽衣的反应也太慢了吧?”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花瓶啊,穿上这衣服倒是不错,就是太不机灵!”

    “林海丰也是,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就随随便便弄一个女孩来拍戏,真把这拍戏当成是玩了?”

    “还不是因为有孙老板在后面支持他的原因……”

    “这一下耽误的功夫可就大了,还不知道咱们这次拍摄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在这么远的地方想玩又没得玩,唉!”

    ……

    工作人员小声的说着话,各有各的想法。

    远处,一直跟在林海丰身后的摄像师,将摄像机放了下来,转身看向了钱导的方向。

    监视器机位就位于停止不远处的小竹林中,其他没有事情的工作人员几乎都围在这里,看到钱导这模样,似乎是要生气了。

    钱导神情复杂,看了看一边走过来,一边小声说着话的林海丰和波多野芽衣。

    波多野芽衣不断的低头,不断的道歉。

    钱导缓缓坐下,直到两人走到他的面前。

    “钱导,刚才对不起了,芽衣可能是没有经验,所以当时没有及时反应!”林海丰抱歉的说道,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波多野芽衣是他推荐的。

    不过,波多野芽衣第一次演戏,有这样的表现,倒也不让人意外。

    钱导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海丰,你刚才的一镜到底演得十分不错,基本上可以算作是一条过了,但芽衣小姐的问题还不小啊。”

    “我明白的……”

    林海丰笑了笑,看了一眼波多野芽衣。

    “钱桑,林桑,还有大家,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让大家费心了。”

    波多野芽衣看,忙将头低了下来,弯着腰,朝着林海丰钱导以及其他工作人员陪着不是。

    毕竟这么多人都在旁边等着,因为她一个人的反应不及时,就耽误了大家所有的心血,不道歉是不可能的。

    “等下再来一条吧,就从刚才你踩着阶梯上去的开始,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在芽衣的身上,唉,先休息一会儿!”

    钱导认真说道,面容却不轻松。

    他身后的韩应宁抱着手,神色复杂的看着林海丰,想了想,还是将他拉到了一边。

    韩应宁递过来一杯饮料。

    林海丰一大口将饮料喝下,擦了嘴,笑呵呵道:“芽衣的表演是不是还行啊?”

    “还行?我可真佩服你的大度……不说她了……我觉得你在波多野芽衣这件事情上有些大意了,虽然波多野芽衣外在形象的确是不错,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拍摄经验!我刚才可是看着钱导整整和她说了一个多小时的戏,可刚才连一个反应都来不及,这实在是……海丰,咱们作为摄制组的演员,实在是没有必要趟这一滩浑水。”

    韩应宁压低了声音道。

    林海丰淡然一笑:“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如果你想说这个,那就算了吧。”

    “怎么能这么就算了呢?昨天宫子的事情的确很令人气愤,但毕竟是她和铭扬广告之间的事儿,他们之间如果出了问题,顶多也就是他们自己解决,咱们只要按照合同办事,就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但现在你推荐了芽衣,如果她因为拍摄的问题而耽误了拍摄计划,那到时候铭扬广告的姜总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韩应宁面色严肃道。

    “没这么严重吧?要知道,如果让他们重新选择,那还不知道要耽误多久时间呢,如果他们连这一点成本转化都不懂的话,那也就没必要合作了……说道合同,我们和他签的合同总共也就不到一个星期,可这一个星期里,他们连女演员都不一定能选出来呢,咱们之间的合同不就是作废了吗?”

    林海丰将手一抬,笑道。

    “作废就作废啊!按照合同,这是他们违约在先,钱会一分不少的打在我们的账上,但是我们还有起诉他们违约的权利。如果他们之后还要拍这条广告的话,按照行业规则,也是会优先考虑我们的。”

    韩应宁说道。

    “宁宁,不要想这么复杂。”林海丰一脸不在意的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如果上纲上线的一说,我的确是有些多管闲事了,但我看好波多野芽衣,可能刚开始一两天的表演的确会有些问题,但在闲暇时,我会花功夫去教教她,你就放心吧。等这件事完了,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想和你谈一谈!现在就到这儿吧。”

    林海丰笑嘻嘻的将杯子递到了韩应宁的手中。

    韩应宁拿着空空的杯子,很是无奈:“钱导那可是教过无数演员的,连他都教不好波多野芽衣,你能教好吗?别忘了,你自己都是个新人啊……”

    “新人又怎么啦?”林海丰摸了摸额头,“你想想,几个月前我也正跑着龙套呢,要按照演技上来讲,只怕连我现在的1/10都比不上。”

    “但那是你!你聪明,学习能力强,只要有人肯教你,一学就会!可是你看波多野芽衣那一副呆萌的模样,我只怕你就算教她一个星期,她想要做到自然的回头和你回眸一笑都没那么容易呀,而这个笑容可是第一幕最为重要的镜头!”

    韩应宁叹了口气。

    “好啦,不说这么多了。”林海丰没有再回应韩应宁的话,摆了摆手,往摄制组走去。

    “宁宁姐,你别担心,他心里有数的。”黄圣宜看到韩应宁那副模样,走过来安慰道。

    “我就不知道了,你和方笑然怎么对他那么有信心?这又不是他自己的事,而是要他去让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表演基础的人去参与这么成熟的广告拍摄呀。钱导别看他笑着,指不定现在多生气呢。”韩应宁无奈道。

    “看来,你对自己手下的艺人似乎没有什么信心啊。”另外一边,听到韩应宁所说的方笑然,手里拿着摄像机走了过来。

    “我对他有信心,可我对波多野芽衣没有信心!这是林海丰的第一支商业广告,拍的好,知名度一下就能打开,要是拍的不好,不只是没人再来找他打广告,工作室没了收入,甚至连这名声都不会好听的。”

    韩应宁想的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方笑然和黄圣宜,相视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