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的 第五百一十八章 哈哈,受打击啦?
    客厅内。

    “年轻人,干什么事情都要有见识,有些事儿,强求不得,就比如说一杯茶吧,能会品,才能吃出它的真味,也才有资格去喝这杯茶。”李国伟一边意味深长的说着,一边端着姜茶笑着。

    林海丰脸色微变。

    他眼睛一闭,沉默了一分多钟后,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再次扫了一眼自己和徐亚蕾的茶。

    “现在想出点什么来了没?看到这两杯茶,有什么启发吗?”李国伟歪着头问道。

    “您想要对我有什么启发?”林海丰微微眯着眼睛问道。

    “你还真是有些……”李国伟无奈一笑,没有将愚笨两字说出,指了指徐亚蕾的那杯茶道,“亚蕾喝的那杯茶,名叫大红山,取自于东越省武夷山脉顶峰天字号茶场,成茶于春,要专门采摘之人手采才行,于浸泡间,兰香四溢,微苦却回甘,久泡而有留香,市场价值1万多元一两,亚蕾是知道这茶的,因此品茗间,小口啜饮,方觉真味。”

    “是吗?”林海丰笑了笑,露出了不易察觉的轻蔑。

    “然而你呢?”

    李国伟的手指向了林海丰,接着说道。

    “喝茶大口牛饮,不知闻香而鲸吞,实在不是喝茶之道!不过,你是年轻人倒也不足为怪,因此怕你浪费,给你所喝的,只不过是多块钱一两的余杭龙井,味虽不错,和大红山相比,却少了更多的茶味。”

    李国伟一番茶道讲来,徐亚蕾深感佩服,韩应宁微微呆了呆,心里却一惊,她似乎有些知道他借说茶道要表达什么了,隐隐为林海丰担心起来。

    林海丰面不改色,缓缓转动着玻璃桌上的杯子,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李导,这话,另有他指吧。”林海丰问道。

    “你知道最好了!说到底呀,年轻人要有自知之明,我知道你这么急匆匆的联系我,想要跟我说些什么。老洪的推荐,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这角色我肯定会给你。毕竟能被他看上眼,说明你也有点本事。只不过,我要拍的这部剧可不是随便塞个人进来就能担纲的,更难听的话就不说了,我也不想打击你一个演艺圈中的新人。反正你要知道,很多事情都是需要积累的,光靠某些人的推荐走后门,你以为自己真的有那个本事能扛得下来吗?”李国伟沉声说道。

    果然是这样。

    林海丰心中了然,笑了笑,看来,剧组将自己的角色换做成了古董店老板是来源于李国伟的授意。

    “受打击啦?”

    李国伟笑道。

    “打击?我有什么受打击的?”林海丰将手一摊,大度道,“不过,可能我有些事情也得打击打击您了!”

    “什么意思啊?”

    李国伟笑着的表情就是一僵,徐亚蕾不解的看向了他。

    韩应宁心中一惊,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

    林海丰外表好像没什么,心里一定是动了怒气的,要不然,一句话都不会跟李国伟多说了。

    “李导,我实在是不敢苟同你的待客之道,不过这也倒是让我见识到了所谓大导演的胸怀了,所以说,你真的认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对的吗?”

    林海丰慢慢悠悠道。

    “什么对不对?难道我还有做错的事吗?林海丰,你也要明白我的苦心,我这样说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演艺圈中路漫漫长,心浮气躁不仅喝不好茶,更是做不好演员!”

    李国伟用教训的语气道。

    “李导,我们先不说那些,就说说现在。不管我如何是演艺圈中的新人,也不管我年纪的大小,提前约好,一大早上的就到你这里登门拜访,暂且不说你睡不睡懒觉的事儿,明明一大早就起来了,却还让我在外面等着。这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等到喝茶,明明在同一场合,你又拿出了档次分明的两种茶,美其名曰的借此想要教我做人的道理。我不知道,这是您个人的习惯,亦或是新加皮特有的待人接物风俗,但至少放在大华,不管有任何的理由,这都是极其傲慢和没有礼貌的表现!”

    林海丰朗声说着,挺直腰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直视着李国伟。

    韩应宁心中微微吃惊,偷偷的拉了一把他。

    林海丰却是一动不动,显然是没打算收回自己所说的话。

    徐亚蕾心中同样惊讶。

    李国伟虽然算不得上是什么一顶一绝世无双的大导演,但不管在国内外,还是有些声望的,至少在她印象中,还没有谁会在李国伟的面前这样说话。

    李国伟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后,嘴角微微抽了抽,脸色一沉,想要反驳林海丰,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这,你这年轻人真是牙尖……”

    李国伟万般郁闷,长出着气。

    “李导!”林海丰悠悠一笑,郑重说道,“这可不是我牙尖嘴利,而是你实在让我惊讶!至少像这样的事儿我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是做不出来的,我也很奇怪,是什么让您这样一个声名在外的大导演做出这样的事儿,这要是说出去,只怕别人要说的不是我没有见识,而是您这样一位长者没有名堂吧?”

    “什么?”

    李国维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

    “再说了。”林海丰呵呵一笑,拍了拍被子,笑道,“有件事我只怕还得告诉您一声,得让您失望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国伟又气又怒,只不过就如同林海丰所说,他是长者身份,也不好真的做出什么暴躁行为,不然倒是失了自己的分寸。

    徐亚蕾和韩应宁相视一笑。

    徐亚蕾略带惊奇的看着林海丰,不得不承认林海丰的胆子是真大。

    韩应宁则有些紧张,她看得出来,李国伟已经处于发火的边缘了,不禁一个劲的朝林海丰使着眼色,生怕他再说出什么让人生气的话来。

    “您刚才说,给我喝的这是块钱一两的龙井,给徐亚蕾小姐所喝的是1万多块钱一两的大红山,实在是不好意思啦,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你被人骗了。”林海丰笑道,不急不忙的喝着茶。

    “开玩笑,我被骗了,被骗什么了?”

    李国伟一愣。

    “这龙井的确不错,不过,市场价应该不止块钱一辆,说起来还是那个给你采办茶叶的人有点良心,至少在龙井茶上没做什么手脚,反而给了你更好的。不过我觉得,那人应该是认为,这龙井你是用来待客的,你的客人来自天南海北,见识广远,好坏龙井还是能分得出来的,因此只敢往好的买。只是,那1万多块的大红山嘛,其实它本质上也就是市场价不到500块钱一两的武夷山低地素茶,卖出了大红山的价格,是因为造了假。李导,悲催呀,你是着着实实的被人坑了!”

    林海丰说完,放下茶杯,假装同情的看着他。

    “假的?”

    李国伟噌的一下,站起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