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的 第五百七十章 女人的心思你不要猜
    凌晨四点半。

    林海丰被韩应宁从房间中赶了出来。

    站在门口,林海丰摇着头,干笑了两声,就准备走向电梯口,而当他将身子转过来时,却在走廊的尽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林清婉。

    她穿着来时的衣服,面无表情的抱着手靠在电梯口,眉毛微微动了动,眼睛中闪过一抹红色,嘴角微跳,眉宇间带着怒色。

    “你怎么上来了?”林海丰皱着眉头问道,

    “可别告诉我,你在这楼上楼下玩恶趣味,玩完了楼下,你就往楼上?”林清婉贝齿微咬。

    “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把老娘当什么了?”林清婉打掉了林海丰的手,尽管脸上还有些倦色,却强打着精神,一把推开了他,“林海丰,别以为老娘有那么一点喜欢你,就真把我当成了个洋娃娃,想捏的时候捏,想揉的时候揉,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哼!”

    她说着,按动了电梯,背向林海丰。

    “林清婉,你如果不想听呢,现在就走,但是我告诉你,心里别憋着气,到时又说我没哄你,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就好好的给我站着,转过身来,仔细的听我说!”

    林海丰抱手,毫不客气道。

    林清婉肩膀一耸,电梯门慢慢的打开了,只不过她却并没有走进去,身子动了动,在电梯口站住了。

    哗啦一声,电梯门又重新关上。

    林清婉咬着牙,缓缓转过身来,咬着嘴皮,一脸怨恨的看着林海丰,又很是无奈。

    林海丰心中叹了口气,要说今天晚上这事儿,自己也的确做得不地道,但他知道,绝对不能在林清婉这样的女人面前有丝毫的示弱。

    他于是将韩应宁喝醉的事儿简单的说了说。

    只是说完后,林清婉的情绪并没有好很多,轻哼了一声,指着林海丰道:“所以这就是你大半夜把我喊过来的原因?因为另外一个女人喝醉了?”

    林海丰当然没有说自己是因为韩应宁的角色而情难自控,所以才将她喊过来。

    “就是大晚上的忽然想你了,难道不行吗?”

    林海丰昂着头,直视着林清婉的眼神。

    林清婉顿时愣了一愣。

    “自从我从东瀛回来,还一直没有和你见过面,在东瀛,你就说他要来找我,我还把地址给你啦,结果你不来,我这心里也挺不舒服的……今天晚上喝了些酒,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才会大晚上的找你,难道这不行吗?”

    林海丰将头一偏,郑重道。

    “这……”

    林清婉结结巴巴,虽然林海丰说话的语气很是强悍,丝毫没有看到任何的歉意,但她心里却觉得甜甜的。

    “你要是不相信,咱们现在就进去,刚好她醒了,之前因为她喝得太多,所以大半夜我不放心才上来看看,我可没有你所想的那种恶趣味。”

    林海丰道。

    “我还以为……”

    林清婉昂起了头。

    “你以为啥?”

    “我还以为你和那些富家公子一样,喜欢玩那些恶趣味的东西……”

    林清婉小声的嘀咕着。

    “呃,想什么呢,你看我身上哪里有点像富家公子?我要是富家公子,用得着这么麻烦吗?还开两间房,弄了一间不好啊。”林海丰将手一摊。

    “那些富家公子的事儿,你不知道的……”

    “啥?你知道,那难道你经过呀。”林海丰眉头顿时紧锁起来。

    “当然没有!”林清婉立即否认道,“我是什么性格,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虽然爱钱,但在没有看到能有将来一张长期饭票,并且能养得起我的,你以为我会轻易的把自己的身体和将来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吗?”

    “哈哈!”林海丰忽然大笑起来,“难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马马虎虎吧……”林清婉嘟起了嘴,“至少从目前看来,你是我见过比较靠谱的!我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初心,记得你所答应过我的那些事儿,不然,你可别指望我一辈子都像个洋娃娃似的任你捯饬!”

    “啧啧。”林海丰伸手捏住了林清婉的鼻子,摇了摇道,“瞧你这说的,刚才还介意着我把你当洋娃娃呢,怎么现在自己倒主动这么说了?”

    “放开我!”林清婉向后退了一步,摸了摸鼻子,道,“我可以当洋娃娃,但前提是你能撑得起我这个洋娃娃,你记住了,当我是洋娃娃可以,但一定不要玩弄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你这……哈哈!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大晚上的,先下去休息吧,再让你开心开心呗。”

    林海丰嘻嘻一笑,上前一把揽住了林清婉的胳膊,另一只手按动了电梯门。

    林清婉看着林海丰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心里没来由的一气,可是却又没有办法,她忽然发现,尽管自己心中有气,甚至很想真的按照林海丰所说的去推开那个门问一问,但当真正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又将嘴紧紧的闭上了。

    她很担心。

    真的担心林海丰玩出一龙二凤的把戏,到那时,她可就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了。

    因此,她也只能看着嬉皮笑脸的林海丰生着闷气。

    不过这道闷气,很快在楼下的房间里变成了一声声的长吟,再多的生气,也于无形中化为乌有。

    早上天一亮,林清婉睡得跟个小猪似的,打起了轻鼾,一晚上三四次,算是彻底的将她搞乏了,此刻就想睡觉,哪里还有找林海丰麻烦的想法。

    林海丰看她那副模样,就没有再喊了,为她盖好被子,走出了房门。

    当林海丰来到楼上,敲了一会儿门,没有人应,正在他奇怪时,手机却响了,一条短信从韩林的手机上发了过来。

    内容很简单:

    我在楼下。

    酒店大堂。

    韩应宁梳洗整齐,虽然同样是昨天的衣服,却要比之前精神得多,脸上没有了醉意,更没有了那种悲哀之色,又恢复了那个干练果决的女经纪人形象。

    “真重新开了房?”

    韩应宁看着林海丰从电梯口走出,办完了退房手续,不禁笑了笑。

    林海丰打了个哈欠,将手一挥:“不重新开间房,难道我在这大堂应付一晚上啊,能睡个两三个小时也不错。”

    “可是,我看你这睡眠质量不好啊?”韩应宁眯着眼问道,轻轻的吸了吸鼻子。

    “还好啦,毕竟只睡那么几个小时,你知道的,我要么不睡,一睡至少要六七个小时连在一起,间断的睡觉,实在是不习惯。”林海丰伸了个懒腰。

    “其实昨天晚上……”韩应宁顿了顿,“我让你出去,你可以再进来的。”

    “进来和你睡啊?”

    “去你的!”韩应宁的脸一红,“你可以睡沙发呀,要是摆老板的谱呢,也可以把床让给你,毕竟我是你的员工啊。”

    “算了吧!”林海丰挥手笑道,“我最怕的就是去猜女孩子的心思,你们女人这张脸说变就变,我虽然不傻,但很多时候实在拿女人无奈。”

    “瞧你这样儿……好啦,不说废话了,咱们找个地方吃个早饭,然后,直接开车去孙老师那儿吧。”

    韩应宁说着,直接向外走去,直走到一半,又回头看向了林海丰,目光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