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的 第五十四章 为什么不放过我?
    “你还要怎么着?”龙哥一脸气愤的转过了身,他本就一肚子气,在这么多人面前丢面子,够掉价了。

    林海丰朝着龙哥勾了勾手,脸上前所未有的阴郁,离他最近赵靓颖可以明显看到他右手手指竟在微微颤抖。

    赵靓颖一阵奇怪。

    虽然她不知道林海丰和这龙哥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显然,龙哥是畏惧林海丰的。奇怪的是,那林海丰又为什么手会发抖呢?

    她不禁抬头看了看林海丰,多年在外的拼搏,让她比普通女孩子具有更加敏锐的观察力,此刻他的眼皮因为情绪的波动在抖动。

    龙哥无奈地摇头,只得又往回走了几步。

    “林海丰这个名字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林海丰问出了一个让周围人都莫名其妙的问题。

    “啊?”

    龙哥心中一咯噔,眼神中闪过慌乱之色,挠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别说龙哥一脸蒙逼了,赵靓颖和小雪等人互相看了看,都觉得莫名其妙:这有什么怀疑的吗?

    龙哥到底还是个老混子,忙笑了笑,找到了理由:“丰哥,现在想找一个人,哪有那么难啊。我不是跟包租婆认识吗?之前咱们有矛盾,我当然想要知道你是谁了……在这里我给你道个歉了,我不应该……”

    众人觉得这个解释倒也挺正常的。

    只是林海丰却冷哼一声。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告诉我,包租婆什么时候告诉你的?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到时我打个电话证明你撒谎,把你腿打折,医药费我出!”

    林海丰这样一说,差点让龙哥双脚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但到林海丰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他连忙上前抓住了手机,摇摇头求饶似的说道“别别介啊,丰哥……”

    “那你还不快说实话!”

    林海丰猛地一声暴喝,整个店里都嗡嗡直响,就连小雪等人都吓了一跳,钱小乙一脸懵逼,忽然觉得不认识起眼前的林海丰来,张广川面色一凝,好像是猜到了什么。

    龙哥半辈子30多年,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狼狈过,但他不得不承认,林海丰虽然像个小白脸,但真正凶起来的时候,却让他发自内心的害怕,甚至比之前来找他的那些人都让他觉得可怕。

    “可是……不好说呀……那些人会要了我的命的……”

    想了想,龙哥咧着嘴苦着脸,悄悄的在林海丰面前说了一句。

    林海丰心中一动,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咬了咬牙,低声自言自语“柳飘飘,你真是跟鬼一样……”

    “啥?”

    龙哥听得莫名其妙。

    林海丰面部僵硬,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脸懵逼的老板娘,用手指着后面稳道“老板娘,后面有空的房间吗?”

    老板娘愣了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龙哥抬起脚,恶狠狠的说道“你傻了是吧?丰哥问你话呢?”

    “有有,后面是个院子……”老板娘连忙回答道。

    龙哥嬉皮笑脸的看了看林海丰,又有些遗憾的看了看赵靓颖,低声的对林海丰说道“丰哥,你是不是想带着姑娘到后面去交流交流感情啊……”

    啪!

    林海丰一巴掌拍在了龙哥头上伤口处,龙哥哎呦一声,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小雪和赵靓颖一听龙哥那话,脸唰的一下红了,别人没发现,赵靓颖的眼中竟有了一丝期待。

    只是林海丰恨不得一脚踹死眼前的龙哥,一把扯着他的短衣,将他拉了起来“你一天到晚脑袋里面都想着什么呢,给我进来!”

    “啊!”

    所有人都傻了!

    龙哥一脸谄笑,双手合十带着求饶的表情“丰哥,别啊,我对男的不感兴趣,你也别对我感兴趣啊,你看我长成这样,就饶了我这回吧……”

    “你他妈是不是个神经病啊?”

    林海丰都快被这龙哥给气疯了,用手指着后面院子的方向道,“我叫你过来,是想要问问你事情,别跟我扯那些乱七八糟的。”

    众人齐齐舒了一口气。

    林海丰回头一看赵靓颖等人,歪着头,无奈问道“你们该也不怀疑我……”

    “没有,没有!你是直的!”

    赵靓颖等人连忙摆手。

    林海丰嗤声一笑,拉着龙哥往后院走去。

    一到后院,林海丰一把将龙哥推倒在了地上,一屁股坐在了槐树下,用手指着他说道“现在告诉我,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打一开始林海丰就有些怀疑了。

    龙哥刚开始并没有看到林海丰,态度嚣张的很,和往日没什么区别,但一看到他后,明显可以感觉到眼神中的忌讳。

    只是林海丰明白,就算上次展现了一些功夫,狠狠地教训了龙哥一番,但龙哥到底是三十多岁的人,又是土生土长的燕京人士,在江湖上漂了这么久,绝对不会因为一顿打就表现的那样低三下四。

    因此,这背后肯定是有隐情的。

    这个隐情却要让林海丰揭开一段他不愿意揭开的伤疤。

    龙哥蹲在地上瞟了一眼林海丰,知道现在也不是隐瞒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上次林海丰等人在小餐馆里打架后,龙哥都快疯了,他认识陈新年,却不认识林海丰,被打之后,先是去医院缝了伤口,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找到林海丰。

    本来想找陈新年,结果却发现他跑回老家了。

    只是,他的寻找行动刚刚进行一天,还正在家里养伤,突然两个戴着墨镜的黑西装男闯入家中,把他拉到了河边。

    两个西装男没有废话,所说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警告龙哥不要去找林海丰的麻烦,在这里,两个西装男透露了林海丰的名字。

    被恐吓了一番,龙哥虽然害怕,却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实在想象不出,一个跟陈新年混在一块的家伙能有多么深厚的背景,因此并没有停止搜寻。

    结果倒好,找了不到半天,龙哥在家里捧着个西瓜,正吃得开心,几个西装男冲了进来将龙哥家里一顿乱砸,连他最新买的50寸大电视都给砸个稀巴烂,龙哥本人更是被抓着浸到了马桶里。

    做这一切,西装男没有给龙哥和他弟兄逃出去的机会,一句话没说,直到打砸后,领头的西装男要拿出刀切掉龙哥的手指,龙哥才磕头捣蒜,痛哭流涕的求饶。

    因此,尽管只见过林海丰一面,一是被林海丰打过,二是被这些神秘人打过,龙哥印象也十分深刻,一见到他立即就认了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从之前见到林海丰一开始,尽管龙哥再愤怒再生气再憋屈,也下定决心,不会跟他对着干。

    林海丰在听龙哥讲述的时候,在他身边慢慢地走来走去,龙哥讲述完后,林海丰一闭眼睛,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放在下巴处,悠长的叹了一口气。

    “柳飘飘,都一年多了,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我?我都跑出几百公里了……”林海丰低着头,碎碎的念着,肩膀微微颤抖,让龙哥看呆的是,分明一滴眼泪掉落在了地上。

    龙哥砸吧了一下嘴,缓缓地站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丰哥,你没事吧?”

    龙哥怯生生地问道。

    林海丰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瞅了揉眼睛,明显看得出,他的眼眶有些发红。

    “姓龙的,先前咱们有些误会,但我这人呢,讲究的是和气生财。我从外地来,只为求财出名,在京城不容易,你是京城本地人,或许感受不到。但不管怎样,我不希望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丰哥说的是,先前我这人是混账了,不该对你的女人下手的。”龙哥连忙赔笑道。

    “不管是谁的女人,你那样做事也不对,知道吗?”一想起这事,林海丰还是有些气的。

    “我知道我知道,以后只要丰哥您在燕京,我绝对管好自己的手脚,还有嘴巴。只要丰哥你一句话,我立即出现!”龙哥做出了发誓状。

    “你怎么样关我屁事,我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牵扯,反正不要惹到我身上就行。等一下出去,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林海丰整理了一下衣服,调整好情绪,冷声道。

    “知道知道。”

    龙哥笑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带路!”林海丰向外一指,龙哥屁颠屁颠的带着他往店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